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荒天君,下
    所幸,这万妖城上空,有著万兵屠妖大阵的力量。

    万兵屠妖大阵,原本是为了对抗妖族而设,但也有一定的作用,是为了稳定万妖城内的局势。

    所以,在这股巨大的冲击波突然爆发的瞬间,头顶天空,忽然亮起了一道道亮黄色的光芒。

    这些光芒,纵横交织,如同罗网,散发出一股股奇异的柔和的光波,瞬间中和冲击波,将其消散。

    但就算如此,除了离得稍远一些,那些第一时间受到震击的人,仍然一个个虚软乏力,虚脱在地,个个面色发白,神情惊恐。

    如果不是此刻全身乏力,无能逃走,只怕现在所有人早就“呼啦”一声,全部逃走了,有多远跑多远。

    “砰,砰!”两声闷响,旁边的人,终究还算有点距离,可战场中心的‘龙鹰长老’裘天洛,以及厉寒,却没有任何缓冲带。

    两人齐齐闷哼一声,一如破袋,一如枯枝,仰天倒飞而出,如败草一般倒落在地。

    落地之后,两人忍不住齐齐“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转作苍白,再无任何血色。

    这一击,厉寒固然破去了对方的魔鹰,可自身也受到反冲击重创,内腑震伤。

    而龙鹰长老,更不好受,他发出的魔鹰里面,可蕴含有自己的一缕魂道意志在其中,一一被星辰之力射爆,如同中了十二记连心巨箭,这让他受的伤势比厉寒还严重数倍。注:字符防过滤 heiyaПge 即可观看

    只见此刻,他脸若厉鬼,浑身衣衫,狼狈不堪,粘满泥尘,摇摇晃晃站起,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对面的白衣青年。

    “我承认,小看了你,但这样,更让我无法放你离开!”

    “同归于尽吧,以我之血,燃我之躯。最后一式,万龙灭印!”

    只见他脸上露出决然之色,“砰!”的一声,无数血雾炸开,他的气势急速攀升起来,最后直接越过了气穴后期,达到了气穴巅峰,甚至迹近半步法丹的地步。

    显然,他也有如厉寒一般,燃烧气血之法,而且比厉寒的暴元烈血诀更精,更强大,推升的修为,也更上一层楼。

    而后,他双手十指如穿花结绳一般,快速舞动起来,一道道黑色冥焰,在其身周生成。

    最后里面,这些黑色冥焰,竟然带上了一丝丝惨淡的血色,如同里面有了一条条人类的血管,如同一枚枚小龙,在里面生成,缠绕,穿行。

    最后,所有血色大放,‘龙鹰长老’所修,通灵最强一式,万龙灭印,终于施展而出!

    一道包含著一万条血色小龙的黑色方印,在厉寒眼前,越来越大,快速接近,天地为之开裂,地面隐隐隆动起来,似乎也感受到了不安。

    天空之上,万兵屠妖大阵再次亮起,一道道亮黄色的光芒,闪烁著刺目的光辉,在半空中凝结成一道数十丈长宽的巨形神剑,似在犹豫要不要击。

    四周众人,都感受到了可怕的窒息般的气息,远处,保护著尹小青,杨晚,牧颜北宫一行人的伦音海阁主事,‘千手追魂’仇九风,脸色大变,怒喝一声:“裘天洛,你疯了!”

    然而,纵使他想出击,也来不及。

    而且此时的‘龙鹰长老’裘天洛,原本实力就不在他之,此时更是燃烧气血,精神,甚至一切生命,来发动这一击。

    再加上地品功法的加持,威力更是强大得连他也不能阻挡。

    为了救厉寒的性命,拼上自己,是不是值得?他站在原地,一时有些犹豫。

    而地面之上,厉寒脸上现出了一丝惨然之色,一缕血色,悄然在他的嘴角绽放,猩红刺目。

    感受到天空中,越来越近的黑色方印,厉寒一声苦笑。

    如果再给他一次发出九天刑印的机会,他也不是没有机会抵挡,纵然重伤,亦能活命。

    但是……没有了,此刻精神力全部耗光,空空荡荡,精神识海如同一片枯塘,别说发出一道九天刑印,就算想感知到一丝精神细丝都难。

    先前极限状态的星耀苍穹,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精神力。

    再加上他不过刚刚突破气穴,境界不稳,地洞穴已经试验过两次,虽然很快恢复,但又连续使用离水断魂和星耀苍穹,难免有些支绌。

    实力尽出,挡龙鹰长老两式,已是难能可贵,但此时,暴元烈血诀的时效也到,气血退去,浑身虚软,后遗症开始发作,真是祸不单行。

    龙鹰长老这燃烧气血,甚至生命力的最后一式,却实在无能为力了!

    厉寒只能眼睁睁地看著,静静等死,挣扎都没机会。因为对方这一招,实在已经超出普通人的极限,几乎已经达到了法丹之近乎无敌的程度。

    即使他全盛状态,也很难是其敌手,更不要说是此时了。

    但就在此时,远天边,一声轻“咦”,随即,一道仿佛闪电般的灰色人影,陡然一晃,就从数十里开外,近乎瞬移一般的到达了天工山战场中央,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方不断涨大,越来越近的方形黑印。

    “嗯?”

    他伸出一只手,一只看起来不过普普通通的手。

    甚至有些苍白,比常人更普通。

    但就在这只手伸出的瞬间,天地忽然变作苍茫,一道道环形水流,出现在他的掌心中央。

    环形水流不断扩散,蔓延,慢慢的,把那道黑色方印圈禁在其中。

    而后,水流旋转,一圈接著一圈,黑色方印之上的光芒开始越来越黯淡,越来越黯淡。

    最终,那可以毁天灭地,甚至击破一座城池的可怖黑印,堂堂地品功法,就这样,涅没无闻,化作一团团黑光,在水波流转间,全部消散一空。

    无声无息,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所有人如同被封住了嘴巴的鸭子,僵硬在原地,头脑不正常的抬高,眼睛无声放大,如同见到了最不可思议,最失魂落魄的事情。

    “这就,消失了?”

    “厉寒,得救了?”

    杨晚,牧颜北宫等人眼中的惊痛欲绝之色,转化作了狂喜;‘千手追魂’仇九风眼中的犹豫,变作了惊愕。

    而其他,也是一个个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是……”

    ‘龙鹰长老’裘天洛眼睛中,露出了不能释怀的仇恨,望著对面这个一身灰衣,突然出现的年轻人。

    没错,他看起来很年轻,只是神情有些苍老,似乎经历了世间百态,重重沉沦。

    在他身上,看不到丝毫道气的痕迹,但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道的流转。

    没错,就是道。

    天地之大道,所有人一生都在追求的东西,平时看不见摸不著,缥缈不可及,却似在他的身周,形成了肉眼可见的东西,被他禁锢在了他的周身之围,充满著一种奇特的气息。

    云气托身,天地为背景。

    “你是,荒天君,秦天白?”

    燃烧完自己的血肉,生命,发出了那至高至绝的一击,‘龙鹰长老’裘天洛眼中的神彩快速黯去。

    纵然再是不甘,纵然再是痛恨,但是,他的生命力,仍在不断朝萎去,就仿佛是一朵正盛的花,突然所有生命力被抽失,开始凋零。

    他的生命力,也仿佛飘摇的烛火,不断流散,复归于天地间。

    ‘龙鹰长老’裘天洛的面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苍老,而后充满了褶子,皮肤不再道光流转,而是死气沉沉,皮肤干裂,满是皱纹。

    说出最后一句话,他整个人,“扑通”一声倒了去,身上的生命气息彻底消失,死不瞑目。

    而他最后所说的那一句话,却在现场,引起了喧然大波。

    所有人赫然朝著那突然赶至,一掌就磨灭了他以生命为引发动的禁忌攻击的灰衣年轻人看去,眼睛中,有吃惊,有疑惑,有担忧,还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膜拜。

    因为他不是别人,他是——荒天君。

    上一个十年,天间,最出名的年轻强者之一,五君七侯之首。

    天之骄子,所向纵横,无有匹敌,如同伦音海阁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在真龙群英榜上赫然排名第三,小小年纪,就直接去了跨界壁障,准备代表真龙大陆,参加跨界真龙战,所有人都以为,他会载誉归来。

    谁知,谁也没有想到,几年之后,却突然传来他陨落的消息,在跨界壁障处,一朝被人废去修为,沦为一介凡人。

    而后,他却以这样的状态,单掌退鬼君,风云自绕膝,从此消失无踪,说是要重走昔日之“道”。

    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重走的什么样的“道”。

    就在此时,他竟然复出了,而且……

    想到之前,那不带丝毫烟火气,却似是道的载体的一掌,所有人都沉默,惊骇,震惊,望著那站在院子中心,一身灰衣的苍老年轻人,面容复杂。

    这一掌,只怕,已经不是凡人所能想像的极限了吧?

    是气穴巅峰,还是半步法丹?

    他,修为恢复了?而且,更上一层楼?

    想到之前时弄花的重新突破,风云再起,所有人都感觉到,或许,这两人,昔日的天之骄子,真的又重新回来了。

    是开心,还是羡慕,抑或,震撼,敬仰?

    一股股莫名的感觉,莫名袭上所有人的心头。

    ……

    第三更,补欠三,求订阅,求鲜花。

    大世之临,敬请大家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