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乱起
    青雨洗双瞳,紫气化混沌。

    熊熊的烈焰,虽然只燃烧了不过一瞬,可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全部都呆在了原地,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

    所有人都大汗淋漓,别说那些围在旁边的天工山弟子,长老,齐齐色变,退出十数步外。

    就连那些站在门洞外面,距离此地隔了数十丈远的其余七宗门人,也一个个下意识朝外退出一步。

    这时,他们才发觉自己离得其实挺远,不过心中还是有些担忧,又故意退了两步,这才稍微安心,这才敢停在原地,继续观看。

    寂静,哗然,倒抽冷气,惊叹,担忧……

    短短片刻间,全场便经历了这五个层面。

    所有人都反应过來之后,先是呆滞,接著就是一片大哗,然后就是个个露出不可思议,劫后余生的感觉,最后就是赞叹,忧虑。

    “太诡异了。”

    “太神秘了。”

    “太强大了。”

    这是一部份声音。

    “太残忍了。”

    “太可怕了。”

    这又是另一部份声音。

    “事情大条了。”

    这是最后一部份声音。

    还有少数人露出兴灾乐祸的想法。

    对于所有人來说,诡异,神秘,强大,都是针对于那个凡人青衣少女而发。

    对方明明不过一介普通凡人,身上并不曾怀有半分道气,却在此时,爆发出如此可怕能量,转瞬间将一名劫持她的半步气穴境强者烧成飞灰。

    所有人都有些心底发寒,甚至畏惧,脸色苍白,牙尖颤抖。

    而残忍,可怕,则是针对天工山真传弟子勾高俊的死亡,那样的死状,沒有人不后怕,不畏惧,不担忧。

    这是别人,光亲眼看到,就觉得寒流直窜心头,如果是自己经历,他们不敢想……

    只有少数一部份人,比较沉稳,却是最先反应过來,不由叹息:“事情大条了。”

    天工山副宗主‘霹雳金环’勾青峰独子死亡,以他的护雏性子,此事只怕难以善了。

    而伦音海阁也不是任人揉捏的存在,一旦爆发真的冲突,只怕要引起两宗大战,最后后果不堪设想。

    这可是在仙妖战场,人类阵营本就处于弱势,一旦此时,两个宗门起了内讧,只怕整个仙妖战场的局面,都会向溃败一路走去,最后,波及整个真龙大陆。

    这是那些老成持稳的人,不敢想像的局面。

    局势一旦糜烂到如此层次,所有人都难以逃脱这个漩涡,都将被波及,沒有人能够幸免。

    而天工山前院之中,虽欲施救,却因为來得太突然,反应不及的天工山主事长老,‘龙鹰长老’裘天洛,第一时间震惊的不是勾高俊的死亡,而是也赫然想到了这个场面。

    接著,脑门,背部,就不由渗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是冷汗,吓的。

    如果说先前,绑架囚禁几名伦音海阁普通弟子只是一点小事,花点代价就能解决,算不了什么。

    但此时,事情已经进一步升级,自己宗门的副宗主独子死亡,而且是死在一个凡人手上,这已经不是‘小事’两个字所能囊括。

    而他,作为这里的主事长老,一个不慎,处理不好,就有可能擦枪走火,引发冲突进一步升级,最后甚至把两宗都牵入进來,波及整个仙妖战场的大局。

    到时候,他就是千夫所指,将成为整个人类的罪人。

    不过,他又不得不做出决定,因为他就是此时,这里,天工山最高的发号施令之人。

    可以说,今日之事,有一小部份的原因,在于他采取了错误的对策;而剩下來的,一大部份的结局走向,也掌握在他的手上。

    是和。是战。

    和,怎么和。裘天洛苦笑,他倒是想,可是他不能。

    死的毕竟是自己宗门副宗主的独子,就算他想,对方也不可能肯,最后依旧要爆发大的动乱,而且,他还会担责,问罪。

    而且,事关天工山的颜面,他也不能轻易下决定,把事情了结,不然,所有人都会说天工山软弱可欺,昔日铁血威名,一朝而丧。

    但是战……

    那明显比和的结果下场更加可怕,裘天洛已经不敢想像,到时候人类阵营这边的局势一旦有变,他会不会被八宗联合起來,推上斩龙台,以祭亡灵。

    他可不想担这个责任。

    目光电转,他知道,时间不多,不容自己太多犹豫。

    天工山所有的门人,都在身后看著自己;而外界,七大宗门的人,也一个不落,全部汇聚于此。

    经过这一段时间,此处的动静,早已传遍整个朱雀区,甚至隐隐幅射到了周边的青龙区,白虎区,不少强者赶了过來。

    这其中,也包括伦音海阁的高层,本届伦音阙在此的主事之人,‘千手追魂’仇九风。

    对方赫然也是一名和他一样,气穴境后期的强者。

    一旦真打起來,他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帮忙;如果一旦帮忙,自己这边实力未必占优。

    因为自己这边,所有实力已经显现出來,而对方,除了有一个‘千手追魂’仇九风,还有一个气势似乎丝毫不落于自己的三代弟子,厉寒,以及一个不知身份,却能发出那样神秘火焰的普通女子。

    对方的实力,可是未知的。

    这样的战斗,是他最不想经历的局面。

    不过,他毕竟是久经阵仗的人物,一瞬间就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目前,也只有弃大保小了,抓一批,放一批。厉寒,他不敢抓,所有伦音海阁弟子,也必须放回去,毕竟,是自己这边有错在先。

    但是,那名罪魁祸首,杀死自己宗门副宗门的神秘女孩,却一定要拿下,交给副宗主发落。

    到时候,不管他下怎样的决定,都跟自己沒关系了。自己可以交差,而伦音海阁那边,也不至于为一个凡人出头。

    因为他们沒有立场,而一旦为此人出头,也同样得考虑两宗爆发大战的可能。

    如果他们执意而为,最后引发战斗,就是他们故意引起挑衅了,到时候,背负八宗骂名的,就不是他们,而是伦音海阁。

    所以,只是一瞬之间,裘天洛就考虑周祥,确定万无一失之后,他瞬间就下了决定,快刀斩乱麻地道:“左右,给我拿下那个凶手,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随后,又朝著厉寒走去,微笑道:“厉公子,抱歉,之前是我们的人有些误会。现在罪魁祸首既然已经伏法,那么,就请厉公子带领你们的门人离去,此事就此了结,我天工山概不追究,如何。”

    “也请伦音海阁,不再追究之前的得罪,大家和平共处。”

    说完,还露出一脸自以为宽松仁恕的微笑。

    然而,谁知厉寒听完之后,却只是大笑一声,而后冷喝道:“做梦。”

    “尹姑娘是个普通人,你们居然无端抓她下牢,更重刑相逼,现在又持刃威胁,被反击致死之后,居然还有脸说她是罪魁祸首,要抓她抵罪。”

    “她是我的朋友,谁敢,抓她,那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说完,身形一纵,已经毫不犹豫,直接朝著那四五名身穿黑衣,乱刃组的成员扑去。

    这四五名乱刃组的成员,是另外一支小队,第九小队的成员,也是天工山,分派在此,仅有的两支小队仅存一支。

    他们听到‘龙鹰长老’的吩咐后,虽然一脸犹豫,也对尹小青所发出的诡异火焰有些畏惧,但天生服生命令的特质,还是让他们毫不停留

    ,朝著呆坐于在的尹小青扑去。

    而原地,自莫名烧死那名天工山真传弟子勾高俊后,尹小青便呆呆坐在原地,眼瞳也早已恢复了原來的那种淡雨青色,神情毫无光彩,显然也是吓呆。

    而那种火焰,更是似乎过多的消耗了她的生命力,让她此时显得有些萎靡,狼狈,脸色一片苍白,虚脱在地。

    别说她只是一介普通凡人,就算是一个气穴境强者,此时只怕也是任人宰割的份了。

    所以,此时,四五名乱刃组第九小队的成员,抓捕她,自然应该是手到擒來,绰绰有余;但随即,厉寒的身影也随后闪至,电闪般抽出一剑,朝著那四五名乱刃组的成员削去,欲图阻挡。

    而厉寒身后,听到他的回复之后,‘龙鹰长老’救天洛也不由气得发抖,怒火上升,完全抛弃了之前一切的想法,什么理智什么两宗大战,都顾不得了。

    他浑身颤抖,胡子哆嗦,脸色发:“好好,如此退缩,你们居然仍不满意,真让我天工山,是任人揉捏的笳子吗。既然如此,要战便战,我索性把你们一起拿下了,送交我宗门总部认罪。”

    说完,身形一闪,整个人已经如同一只漆黑巨鹰,朝著厉寒疾扑而去。

    一时间,恶战将开,劲风四起,尹小青在前,乱刃组四五名成员在中,厉寒稍后,最后面又是天工山的龙鹰长老。

    整个天工山前院,一片混乱,大战一触即发。

    ……

    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晚上还有一更,不过可能比较晚,大家勿等,明天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