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燃血
    缓缓转头,面色僵硬的看向地上,那五名乱刃组的成员,一个个鼻青脸肿,横七竖八,躺满一地。

    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一名气穴境初期巅峰的小队长,‘绿水刀’柴童。

    一名气穴境初期巅峰,四名半步气穴,堂堂天工山一整支执法小队,向来名声赫赫,威震天下。

    却在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名不显山不露水的伦音海内宗弟子,轻松击败,如此狼狈,简直不堪一击。

    今日过去,天工山执法小队的大名,只怕要蒙上一层污点,一朝而毁;而天工山这煌煌大宗,也会在所有人面前,沦为笑话。

    身为天工山在这天工堂的主事长老,‘龙鹰长老’裘天洛,沉默著,面无表情,但是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著厉寒,半天也没有动一下。

    他的眼睛之中,似乎藏著千万把刀子,如果眼睛能杀人,厉寒早已死了不知几千几万次。

    然而,厉寒却毫无畏惧,冷然对视,眼睛中,甚至气势一点不比对方弱。

    这一幕,看在门洞外,所有围观的八宗弟子眼中,除了惊叹,只剩惊叹。

    此刻,站在这天工山前院,只身一人,独自面对那么多天工山气穴境长老,执事,还有无数半步气穴,混元境真传弟子,内宗弟子,却凛然无惧的厉寒,仿佛蒙上了一层光,一层神圣的光。heiyan下一章节已更新

    让他看起来,那么高大,那么显眼,那么独特,那么刺目。

    “怎么样,还不够是么,那么,就继续吧!”

    厉寒等了半晌,却不见对方回话,当即再次开口道。随即,一撩衣袖,摆出手势,身上的气息再次变得阴冷了几分。

    明明没有起风,这天工山前院中,所有内宗弟子,真传弟子,却无端的皆有些心头发冷。

    明明对方只有一个人,他们这边,却拥有对方实力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高手,不知为何,他们却皆无端心生一股惧意。

    这股惧意,不知从何而来,却让他们胆怯,畏惧,不由自主,朝后退了一步,远离厉寒气势的中心,仿佛那样,能让他们心中安慰些。

    是厉寒打败了这些内宗弟子,执法小队吗,不是……

    是他身上,此刻仿佛有著一股众人没有,独特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的东西。这东西,才是真正让人畏惧,让人胆寒的原因,逼迫得众人不得不退出一步。

    而反应过来,想到这是他们天工山的主场,这么多人,济济一堂,居然被对方一名气穴境三代弟子给逼得齐齐退出一步。

    所有人顿时面庞一红,脸色顿时就变得更加尴尬了。

    ‘龙鹰长老’裘天洛冷眉对视,与厉寒气场交接,然而,他的精神感应何等强大,四周众位弟子的表现,却也一一被他看在了眼内。

    看到厉寒只是摆出一个手势,自己这边众多内宗,真传弟子,居然害怕得齐齐退出一步,瞬间,就不由一皱眉,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一些,面沉如水。

    比起厉寒几招打败他们这边数位内宗弟子,一整支执法小队时,更加难看,更加失望。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畏畏缩缩,在这个时候,根本不敢冒头的‘黄铃剑’勾高俊,‘落魂钟’庞九真两人,‘龙鹰长老’抬了抬眉,终于不由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来人,把对方所说的那几名伦音海弟子,全部给我放出来!”

    “这,长老!”

    勾高俊,庞九真闻言,顿时不由齐齐心中一凛,有了不好的预感。

    庞九真朝勾高俊使了一个眼色,勾高俊顿时不得不硬著头皮,强撑笑颜,上去到‘龙鹰长老’裘天洛的背后,低声道。

    其实,人他们早已带出来了,就在中院,不过,看到这边事情有变,似乎不像他们想像的那样,他们又不敢带出来了,所以让人看守在那边,不许乱动。

    此时听到‘龙鹰长老’裘天洛的话,自然大急,勾高俊就想凭著自己父亲的面子,暂时压一压这件事。

    然而,这一次,‘龙鹰长老’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只是淡淡话了一句:“带人!”

    声音虽然平淡,然而任谁,都听得出他话语中那隐藏的怒气,如同一座火山未爆发前,勾高俊无端听得心头一颤,再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是。”

    顿时,另外几名执事对视了几眼,立即快速脱离小队,朝中院走去。

    这件事,他们多少知道一些,然而以为对方不过普通的几名伦音海弟子,还有一个凡人,而这边,却是自己宗门的副宗主的独子,不敢得罪,也就没有放在心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此刻眼看事情闹大,‘龙鹰长老’发怒,他们自然不敢再拖,只得硬著头皮,急忙走到中院,把人全部带了过来。

    几名黑衣囚卫,押著五名全身血迹,身上还带著枷锁,脸色菜黄,口中还封上了麻纸,禁止他们开口说话,明显受过鞭笞痕迹的囚犯,慢慢从中院走出。

    瞬间,引起前院,以及厉寒,还有外面所有围观的八宗弟子的目光。

    当看到那几名‘犯人’所经受的酷刑,“嘶!”饶是这些见多识广的八宗弟子,也不由一个个头皮发麻,寒意直浸到了脚底,感觉有些发呕,急忙回过头去,不忍再看。

    而厉寒,在看到这第一幕的第一瞬间,一股熊熊怒火,就再也压制不住,瞬间腾空而起,将他烧没。

    “这,就是你们对待我朋友的方式?这就是所谓的,抹黑你天工山,乱设私刑,囚禁盟友弟子,对待我们这些在仙妖战场,拼死拼杀,为维护人类而战斗的中流砥柱,这就是你们天工山的对待方式吗,哈哈哈哈哈!”

    一瞬间,一层血色,自厉寒的足底升起,而后迅速蔓延,朝著他的头顶冲去,短短片刻间,厉寒全身,便包裹著一层淡红色的火焰,暴元烈血诀已经全面启动。

    本来,他突破气穴境后,已经基本用不上这种禁术,但是,这一刻,他毫无疑问,直接就发动了起来,而且,一来就是最高层次的,‘血燃十重’。

    而另一边,当看到这一幕,即使之前面对如此大事,都一直保持淡然的天工山主事长老,‘龙鹰长老’裘天黑,也不由气得双眼一黑,差点昏倒。

    他转过头,一张脸黑如锅底,望向身后自那几人被带出来后,被一脸畏畏缩缩,躲在人群角落的勾高俊,庞九真二人,身上气势无风自动,一字一顿,森然问道:“这事,是你们做的?”

    “我?”

    感受到了‘龙鹰长老’从来没有过的滔天怒火,这一刻,一向自以为有所依恃的‘黄铃剑’勾高俊也慌了,急忙“扑通”一声跪下,泣不成声,叫道:“长老,我们……我们不过一时犯……”

    “糊涂”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陡然,他身边一身血衣,绣条条奇异断纹的‘落魂钟’庞九真,却忽然一把封住了他的口。

    而后满脸堆笑,一脸笑容地凑向‘龙鹰长老’裘天洛,开口道:“意外,意外,失误,失误而已。

    我们不过邀请这几位朋友来贵宗作客,绝对没有为难他们的意思。估计是狱卒屈解了我们的意思。

    我们是让‘好好招待’,‘好好招待’他们,‘好好招待’四个字还说了三遍,没想到他们是这样招待。

    这几人该死,该杀,破坏我人类联盟的团结,理应拖出来,千刀万剐,以儆效尤。龙鹰长老,你说是不是?”

    说完,还对他隐蔽地眨了两下眼睛。

    闻言,‘龙鹰长老’先是双眉一轩,差点怒火冲心,不过接著,却又不禁眼睛一亮。

    回头望了一眼那边气血攻心,怒发如狂的厉寒,又看向了跪在地上,一脸畏惧,颤颤兢兢的‘黄铃剑’勾高俊,想到他背后的人物。

    忽然,‘龙鹰长老’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没错,是那几名狱卒误解了意思,私自作主,犯下大错。来人,下令将他们全杀了,人头送到伦音海驻地,任凭处置,以作陪罪!”

    “长老!”

    这一下,押解杨晚,牧颜北宫等人出来的四名狱卒,瞬间脸色全白了,脸上血色一时尽退,脸色变得无比骇然,“扑通”一声跪倒,齐齐面向‘龙鹰长老’,急叫道:“我们冤啊,这事都是勾……”

    然而,还没等他们出口,‘龙鹰长老’裘天洛忽然面沉如水,左掌一挥,一道黑色的刀气,直接从袖中发出,将这四五人的头颅斩落,血水滚了一地。

    无论内外,全场一时哗然。

    而厉寒,更是愣住了,接著,却是忍不住,再次仰天“哈哈哈哈”的狂笑起来。

    这一次,甚至比上次更盛,更是忍不住的饱含讥讽。

    “作客,作客,哈哈哈,这是你们请来‘作客’的客人,送入天妖牢,酷刑相对,封麻鞭打,最后还怪罪狱卒错判命令。

    好,好,这样的宗门,颠倒黑白,枉顾人命,混淆众人耳目,把所有人都当傻子,我今天终于算是见识了。如果不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我如何对得起我这受了一个月之苦的朋友?”

    “杨晚妹妹,牧颜北宫兄弟,你们,受苦了,我厉寒,誓为你们报今日之仇!”

    说完,他一头长发,无风自动,双眼睁开,却陡然变了颜色所有人骇然望去,就见他的眼瞳之中,似乎变成了一片浩瀚的星空,神秘璀璨,光华耀眼。

    四周无穷院落,在他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全部无风自动,变得颤抖起来。

    一片片瓦宇飘落,砸碎在地,天地如同发生巨变,万妖城上空,升起一股可怕的蘑菇云,这是令人室息的气息。

    此刻,厉寒身上的气势,赫然不亚于天工山在这的主事长老,气穴境后期强者裘天洛,甚至,犹有过之。

    那引动天地异相,一城生变的能力,更是裘天洛所不及。

    对面,那名‘龙鹰长老’裘天洛,一直稳坐钓鱼台,稳如泰山的平静脸上,也终于不由露出了一丝惊容。

    ……

    第四更,补欠二,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