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踏破雄关气穴生,上
    有人看到那处妖异红莲密布的石门,看到石门上那些诡异而莫名的‘仙’字,脸色顿时不由一变。

    一名络缌胡子的青年开口道:“我知道了,这是‘妖身侯’时弄花所在的石室,据说他就是二十七日之前,进入的此门,据说还是其亲自向那名王朝供奉,要來的。”

    “本來凭他的身份地位,肯定会进入上等修炼室。就算暂时沒有上等修炼室,也肯定要安排一个中等修炼室给他。”

    “可是他却非要坚持选择了这下等修炼室,而且是下等中的下等,最危险的一座,所有人当初都以为他会失败,沒想到他居然成功了。”

    又有另一人道:“看如此异象,这气穴肯定不是凡品,只怕至少是中品,甚至有可能是上品……”

    “中品,上品……”

    所有人顿时不由哗然,一个个议论纷纷,纷纷猜测著时弄花突破的气穴,到底是几品,是中品还是上品,甚至争得面红耳赤。

    而听到这些人的对话,厉寒却是恍然大悟,记起來,那日在石洞之前,听到自己等人被马脸供奉恶意欺辱愚弄,而发出过一声轻笑。

    不过随后,他就领取玉牌,进入了这冰火九极洞,自己当时还听尹冬书提过,而且正好就在自己之前三天。

    算算时间,也就是今天了。

    是他,居然是他。

    ……这石洞中,与自己隔洞为邻,几乎做了一个月邻居,而且意料之外救了自己一命的,居然就是这个在五君七侯之中,原來排名七侯第三的那个‘妖身侯’时弄花。

    厉寒还清晰的记得,当初看到他背影时无言的诧异,因为他那一身诡异的血红衣衫,绣满朵朵怪花,如同人脸诡笑,让人印象深刻,至今难忘。

    而听到尹冬书解释说那名妖异红衣青年居然就是当年五君七侯之一的妖身侯时,更是吃惊得难以置信。

    现在,厉寒更是沒有料到,在他自己旁边,待了一个月左右,而且就在今天,突破气穴的,居然就是他,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妖身侯’。

    不过想想也正常,因为能在这等危险修行室中,突破气穴,本身说明其资质不凡。

    而再结合他石门之上的如此异象,和他身上穿的怪衫有六七分相似,一切也就丝毫不奇怪了。

    最重要的是,有胆,而且明明本來有更好石室给他用,偏不用,要选择这样一间危险石室,用來作为突破气穴之用的,除了一身‘妖’气,让人感到防不胜防,不按常规出牌的‘妖身侯’时弄花,又有谁。

    红莲狱火,地狱万象,这就是他现在的气穴异相吗。

    厉寒猜不到对方是几品,但也知道,这绝对不简单,更像是有一种历劫涅磐,浴火重生的感觉。

    想到他曾经被废去过修为,这次不过重新回归,厉寒也就释然。

    所有人都沒有动,静静等待,因为他们知道,时间一至,异相出现,那再一次突破气穴境的‘妖身侯’时弄花,只怕马上就要出來了。

    果不其然,随著时间一分一分流逝,很快,“嘎吱”一声,石门打开,那道妖异的红色身影,再一次走出,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别人的心槛上,踩在别人的脉博上,流转著一股奇异的道韵。

    然而,就在所有人以为他会得意,或张狂,或据傲,朝四周众人打个招呼时,却赫然见到他,猛然转头,望向远方,眼神第一瞬间变得凝重,甚至,还有些惊讶,难看……

    大部份人大惑不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随即抬头望去,却是一无所得,不由纷纷讶然。

    还以为刚突破,时弄花脑子被烧坏了,所以出现了这种场景。

    然而,人群中,却有一人,比较特殊,因为他也感应到了。

    在遥远的东海之畔,一个十分模糊的地方,距离此地千里万里之远,但是,却正有一股巨大的波动,甚至比之时弄花突破气穴时,强大十百,百倍的波动,正在不断诞生。

    如果有人现在在伦音海阁,就会发现,宗门禁地之一,洗罪崖下,波翻浪翻,那无尽的黑水,翻上高空,蒸成云霞。

    天地间出现了一尊巨大的门户,如同白玉刻成;门户上雕奇异上古篆文,周围有日月星辰之相环绕。

    明明是白天,但天空的星星一齐闪烁,变成了紫色,迷离如辉,闪烁异光,万星齐现。

    黎明之时,星星虽然黯淡,但其实并未隐去,只是月光不至,太阳光太强烈,所以人眼看不见而已。

    但此时,它们一齐出现,而且赫然变成了紫色,显得诡异而迷幻。

    大日深处,出现了一株奇树的景象,如同檐宫月桂一般。人们都曾听闻过月有玉兔桂树,但太阳之中,也有树吗。

    所有人疑惑不解,但少有人知道,此刻,大部份气穴沒有感应,但是,那些隐藏在神州各地的几名法丹境强者,却一齐抬头,隐有感应,面色大变,望向了东南方。

    那里,是伦音海阁所在的方向。

    一片紫色星幕,在那里的上空出现,笼罩了方圆几十里的范围,甚至不断朝外扩散,最终达到几百里,甚至近千里。

    西北方,一名身穿黑衣,须发皆白,胸口的胡子直垂到腰下,不知活了多少岁的老者,正站在一座高塔之巅,远望东南,喃喃地道:“有人,接触到法丹境的瓶颈了,那是,天演异相。”

    “怎么可能,是谁,难道是伦音海阁。”

    “可是伦音海阁中,最有可能突破法丹的原道真,距离那个境界,也还相差甚远。从來沒有听过,他有即将突破到法丹境的传闻。”

    “莫非,不是他,那又是谁。一位隐关的强者,或是某个闭关的散修同道,亦或是一名不出世的世家老祖。”

    老者喃喃自语,也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风听,反而无人应答。

    而除他之外,其余各地,南海,北溟,中部,西域,皆有不世强者仰头,抬头望向伦音海阁的方向,面色各异。

    这一场天地波动,紫色星辰异相,足足显示了一个多时辰,才渐渐消散,平息,天清云白,星辰尽隐。

    谁也不知道,就在这一天,伦音海阁阁主,达到法丹境中期的强者,‘创世伦音’舒雪蒲意外出关,身形一闪,便离开了她所闭关的古塔,消失不见。

    谁也不知道,这一天,她做了什么,只知道,有一道模糊的人影,仿佛流星一般,在两天之后,忽然从伦音海阁的方向,朝著仙妖战场的方向出发,疾奔而來。

    ……

    万里之外。

    仙妖战场,中心妖区,万妖岛。

    冰火九极洞内。

    “哼,”

    忽然,一声重哼,响彻在所有洞内的弟子心内,明弄花转过头,所有人都看到他面色有些难看,忽然一闪身,“哗”的一声,整个人就仿佛一道凄艳的红影,直接从冰火九极洞上空跳落,眨眼消失不见。

    赫然是离去了。

    看到他的背影,所有人一阵惊叹,一成气穴,地位便截然不同了,不过这时弄花原本就是气穴,此前只是回落罢了。

    不过沒有想到,短短时间内,他居然就又重新修回气穴,这份本事,也是常人所不及了。

    想到五君七侯之一就要回來了,他这一出去,必定引起整个万妖城的震动,甚至引动八宗高层的关注,这些还困在气穴境瓶颈,久久得不到突破的众人们,忽然就有些羡慕,又眼红。

    最终,这些人因为时间沒到,还是无法出去,于是重回石室,进行闭关,希望时弄花突破带來的好运气,也能应用在自己身上,至于真的能不能,那只有天知道了。

    于是一间间石室重新关闭,而厉寒,也陡然从一种奇妙的境界中回过神來,摇了摇头,重新回到自己的石室,关上门。

    他不知道刚才那一阵突來的波动是什么,但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或者有人突破,或者有什么天材地宝出世。

    只是,什么人突破,能有时弄花十倍,甚至近百倍的威势;而又有什么天材地宝,能带起如此风云异相。

    他不知道,也知道自己关心不了,插手不及,别说他有沒有这个能力,就算有,此去东南沿海之边,千里万里之遥,他也赶不回去。

    等他赶回去,就算有机缘也不见了,早被其他大能取走。

    所以,回到石室之后,还是努力修炼,争取在最后三天,突破自己的气穴,然后再回去找杨晚,牧颜北宫兄妹等人,再考虑其他吧。

    ……

    经历过一次心魔的侵扰,并且意外从中醒來,虽然是被时弄花的突破声势所惊醒,但是,也让厉寒有了心理准备,再一次面对心魔时,将无所畏惧。

    原來刚才经历过的百年风云,名动天下,都不过是繁华一梦,嗤人笑话。

    然而,梦中的一切,虽然都已破碎,但是,竟然像真实存在一样,深深刻在厉寒脑海。

    他渴望有一天,真能达到梦中所见,那样,这才一生无悔。

    而经历过这一次,他的生命,心灵,也都得到了升华,再次突破时,将变得轻易了许多。

    ……

    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晚上还有一更,一点之前,请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