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十年一梦
    丹药入腹,瞬间,化液消融。

    厉寒只觉得,一股股奇异的金黄异芒,自药液中化生,不住闪烁,流遍自己全身。

    而后,将自己心底意识中那些最为阴暗阴邪的念头,一一驱散,消除。

    即使最为顽强,最为负偶顽抗的念头,在这股金黄异芒面前,也如同不堪一击,拂汤沃雪,纷纷崩解。

    瞬间,原本,在那些阴邪念头窜出之时,四肢变得阴凉的手臂,重又恢复温暖,四肢百骸一片暖洋洋的,充满了说不出的力量。

    这就是破魔定慧丹,是厉寒在内宗大比时,获得的前三十的奖励之一,可以帮助人抵御一次大的心魔。

    是晋升气穴境,必备的丹药之一,十分珍贵。

    幸好厉寒早有准备,备下了这样一枚丹药。

    而后,厉寒又运起清静无我诀,一道道紫色气流,在他身体之中不断旋转,冲撞。

    顿时,面前那道持刀斩來的红色怪人,就突然身体一僵,而后仿佛无根之水一般,烟消云散,冰雪消融,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來沒有出现过一样。

    心魔只不过是人体内心诸像之显化,并非实体,体内阴邪念头一除,自然崩散。

    顿时。

    如同苦尽甘來,春回大地,回味无穷,无尽玄奥,自天头打落,灌注入厉寒的意识海。

    九天刑印一动,晋升第三重境界,一道法诀打出,可以轻易击杀气穴,甚至气穴巅峰,威胁法丹。

    赤红铜片飞起,上面出现一个个奇异的金色字符,高悬虚空,赫然是一篇地品高阶心法。

    天雨花,地涌金,整个冰火九极洞中,处处响起仙音神乐,无数详和的五色花瓣,从天而降。

    那赤红幽蓝之光闪烁的洞穴,原本无比阴森,此刻忽然变成了仙家福地,清钟敲响,仙磬齐鸣。

    有白衣童子在其中化鹤而出,手抬玉轿,恭请迎驾。

    白衣天女飞舞头上,洒下杨枝玉露,衣袂飘飘。

    围绕厉寒旋转的狂风,忽然就地一滚,变成白虎,蹲伏在旁;头顶的白云,急剧下降,跌落于厉寒足下,凝成一条青龙,作为坐驾。

    风虎云龙,九天仙女之相,这是,气穴异相。

    厉寒大喜,知道自己凝成的气穴必定非比寻常,只怕至少是上三品,甚至有可能是传说……

    想到上三品,以及传说,他难掩心中激动,立即低头,心神沉入小腹之处,汇于丹田。

    顿时,他“看”到了一个似有万千星辰环绕,星光熠熠的气团,不断转动。

    一眼望去,竟然看不到尽头,仿佛里面藏著无穷无尽的大道奥秘,化身为一个星团,不住旋转,分万千层次,每一个转动,竟然都是一个异相。

    “传……传说级气穴。”

    厉寒惊讶得目瞪口呆,随即胸中涌起万丈豪情,正欲推门而出,忽然发现下面所有闭关的石室,全部打开。

    一个个八大宗门的顶尖弟子,在向自己顶礼膜拜,庆祝恭贺。

    甚至包括原來的五君七侯之一,排名第三的‘妖身侯’时弄花,此时也在人群中,一改一月之前在冰火九极洞前嘲笑自己等人的模样。

    厉寒踏步而出,哈哈大笑,在所有人敬畏崇拜的目光中,离开洞穴,看到外面风起云涌,忍不住一声长啸。

    啸声穿云破石,如同金玉。

    瞬间,原本等侯在洞穴之外,知道今日是厉寒闭关最后几天,怕他提前突破出关,早已等侯在侧的杨晚,牧颜北宫几人,一齐抬起头,朝回望來。

    他们原本一脸担忧,怕他失败,但此时,看到厉寒的身影,听到那声熟悉的声音,瞬间,四人一同站起了身來,面面相觑,满脸喜色,迎了上來。

    “这是,厉大哥的声音。”

    “哈哈,真是他,这是突破了,成功了。”

    “成功了,哈哈哈哈。”

    这一刻,四人喜极而泣,相拥而笑。一个个的担忧,畏惧,全部消失无踪,化作喜悦;原本的犹豫,不安,也如同从來不曾出现过。

    这一刻,他们对自己冲击气穴,也充满了信心,如同那洞穴之外,正朝他们走來的厉寒。

    成功了。

    來了。

    一个人,踏著初升的朝阳而來,如披满身金霞,烂灿夺目,一时不可逼视。

    这一刻,厉寒不再是伦音海阁普通弟子。

    这一刻,厉寒不再是修道界一名无足轻重,普通的小人物。

    这一刻,他正式成为了伦音海阁数十位顶峰弟子之一,而且排名至少前二十,将來,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这一刻,他终于从一个藉藉无名的小人物,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了自己的声音,一席之地。

    一成气穴,终生尊贵,这就是他最好的写照。

    “回城。”

    五人相聚,一挥手,厉寒意气风发,道。

    随即,五人回归,伦音海阁在这边的长老,执事,全部迎接了出來,给厉寒举办了盛大的庆功酒席。

    随后,厉寒将二十万仙功分别拔给杨晚,牧颜北宫,让他们进入冰火九极洞,尝试突破。

    这一次,那三名王朝供奉再不敢阻拦,甚至亲自带领他们到达石室之前,满脸谄媚。

    谁都听说了厉寒突破时,那风起云涌,风虎云龙一般的天地异相,知道他将來前途不可限量,自然谁也不敢得罪,只剩巴结。

    两个月后,杨晚,牧颜北宫,顺利突破气穴,就在此时,牧颜秋雪也晋升到了混元境巅峰。

    厉寒那次,不过花费五万仙功,以一枚玄铁令,便博得三十一枚,还剩数十万,绰绰有余,此时,自然还有剩余的仙功给她。

    所以,厉寒又划拔十万仙功给牧颜秋雪,让他入洞。

    一个月后,牧颜秋雪也成功突破气穴出关,引发天地异象,而且赫然也是上品气穴。

    四人告别尹冬书,一起回宗,受到宗门的盛大欢迎,一连四名气穴境,全部未有,喜气洋洋。

    厉寒挟正式成为气穴境之余威,再不是原來受到排挤的边缘主事,而是赫然一举成为了正式的七峰主事之一,可以落座会议,决掌七峰大权。

    而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也正式加入伦音海阁,成为伦音海阁的顶峰弟子之二。

    伦音海阁又添两名强力新人。

    一年之后,厉寒突破气穴中期,两年之后,气穴后期,三年之后,气穴巅峰,击杀冢圣传于北海之滨,大仇得报,心结顿解。

    五年之后,八大宗门联手,终于驱尽妖潮,厉寒回到宗门,潜心苦修,其间,又四方游历,增长经验,屡有奇遇。

    终于,在九天刑印,赤红铜片所载地品高阶心法,以及传说级气穴的帮助之下,厉寒历经九死一关,踏入水月潮音洞,闭关苦修,终于,突破法丹。

    那天,伦音海阁上空,出现万亩祥云,汇若宫庭,伦音海阁阁主,‘创世伦音’舒雪蒲亲自出关迎接,邀请八大宗门前來。

    七宗共尊伦音海阁为盟主,十年后,‘创世伦音’舒雪蒲退位,厉寒接掌伦音海阁,威震天下,一时无两。

    但渐渐的,他感到寂寞,于是,将掌门之位传给了新一代的法丹,应雪情。

    他则遨游而去,离开了真龙大陆,前往另外九大仙州,寻找更高的天地大道……

    又经百年,恍恍惚惚,幽幽冥冥,厉寒一日,途经一个小国,心血來潮,坐在一座荒芜古山之巅,立即闭关。

    意识莫名的,再次达到天上星空,只觉繁星闪烁,天地大观,青电闪烁,淬炼法丹,他竟然感悟到了一丝引雷期的真意……

    眼看他即将成为真武大世界,千百年來,自上古世界之后,再也沒有诞生过的又一位引雷期老祖,就在此时,厉寒猛然睁开了眼睛。

    他发现,自己赫然已经推开了石室之门,來到了洞穴外面,一步踏出,只有半只脚悬在门槛之上,差点就要跌落万丈深渊。

    而他的头发,因为一个月沒洗,沒整理,而盘如鸟窝,疯疯癫癫,眼睛泛血,双颊尽赤,一片火红,烫的吓人,尽是迷离梦幻般的感觉。

    俯首下望,满洞赤红火焰,仿佛朵朵妖异红莲绽放,充满著阴森诡异的气息,如同张大嘴巴的魔鬼,在朝他咬來,在他脚下,欢呼跳跃。

    赤红之光流转,让他的面孔显得有些阴森恐怖,身周之地,更是有无数野兽的脸谱浮现,兽鸣鸟嘶声若隐若现,如同置身地狱。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居然仍处于心魔之中,初时以为的心魔被斩,其实不过是心魔的幻化,让自己以为斩心魔成功而已。

    真正的心魔,居然这么强大,还会制造幻影,影响人的心灵,让自己的不知不觉出现破绽,差点陷入迷梦,越陷越深,踏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幸好,幸好……

    厉寒一阵后怕,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就在这时,他耳朵边听到了如雷的阵鼓声。

    鼓声密集,风雨俱來,洞穴之中,传來一阵阵妖异的怪响。

    在他旁边另外一间石门之中,有风吹來,朵朵红莲绽放,在石门之上,排成一个个奇异的‘仙’字。

    天空之上,飘落七彩云雨,一道巨大的光柱,直上云霄,久久未散,却泛著一丝血红之光,显得有些妖异而邪恶。

    这是,有人突破气穴,所以解救了我。我旁边这间石室,是谁的。

    如果不是他关健时刻,刚好踏入气穴,引发天象异变,惊动了我,只怕我还无法从刚才那心魔幻境中醒來,直到一步踏差,心灵崩散,烟消云灭。

    厉寒扭过头,看向那座石门。

    这座石门,是这冰火九极洞最后一座石门,也就是和他所在的二十八并列的三座石门之一,而且恰好排在最后,名列第三十座。

    左二十八,中二十九,右三十。

    最后一座石室,也是最危险的石室之一,是谁在里面修炼,突破气穴,并引发了如此诡异奇特的景象。

    就在此时,他看到其他石门,也有不少被一一推开,显然也有人在里面,感知到了外面发生的异变,而探出头來。

    ……

    第一更,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