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心魔
    此数物,有一枚玉佩,两颗丹药,以及一枚状似赤红之铜片。

    正是厉寒为此次突破准备的六物一地之中四物,风水麒麟佩,破魔定慧丹,洞天真气丹,以及厉父给他的最后一物之一,‘赤铜宝片’。

    至于另外两物一地,则是他早已修炼成功的清静无我功,已被彻底吸收炼化,进入意识海的风影魂铁,以及这处冰火九极洞了。

    将此四物摆放整齐之后,厉寒沉吟了一下,左手抓住风水麒麟佩,右手反握赤铜宝片,一边抵挡著四周动辙倾覆的天地重力,防止自己被冲击得离地而起,脱离蒲团,一边努力思考著自己应该怎么样进行。

    气穴。

    什么是气穴。怎么突破气穴。

    在來此之前,厉寒肯定查过不少相关资料,也听别人讲过一些心得体会,自然对此不会一无所知。

    对于修道者而言,气穴,就是一次彻彻底底的生命升华,是一名修道者,在修道界,是否拥有一席之地,和发出自己真正声音的最重要关卡。

    纳气,是最底层,也就是刚刚入门的弟子,人数最多,但实力不高,地位低下,很多还属于武者一流,在修道界,最是微不足道。

    混元,一般就是精英人物了,即使在各大宗门中,也可以成为内宗弟子,甚至顶峰弟子。

    但是,仍然只是弟子一级,不过刚刚脱去青涩,还游离在成年与未成年之间。

    而气穴,相当于彻底成熟,瓜熟蒂落,拥有开宗立派,甚至独自行走的能力,任何一名气穴,在三大王朝,以及八大宗门中,都是绝对有影响力的人物,不容小觑。

    一般,到了年纪之后,这些气穴境弟子,就会成为各大宗门的长老,执事,甚至峰主,未來前途不可限量;而在王朝中,也至少是贵为王朝供奉之一。

    也就是说,不成气穴,不算入大道。

    不算真正成功。

    但是,如何突破气穴,和突破气穴的门槛,却也让不少人望而却步,甚至在这一关上,身死道消,灰飞烟灭。

    突破气穴的方法,就是当一名修炼者,在将浑身道力都修炼到炉火纯青,无比精粹,几乎无法再进的地步之后。

    就可以尝试在自己的丹田气海中,再次开辟,凝聚出另外一处真正的纳气之穴。

    这处纳气之穴,不同于天授气海,而是可以在气穴之中,自主进行道气转化,和灵力衍生。

    其形状一形成,便如同是一处风眼,又似星团,不住旋转,天地灵气自动进入其中,如同风流或者水流,川聚在旁,凝炼精萃,最后吐出來的,就是最为纯真的天地元气,甚至直接化为修士需要炼化或发出的道力。

    踏入气穴境的强者,和混元境强者,最大的不同,就是可以做到道气源源不绝,生生不息。

    也就是说,不管你怎么消耗,气穴之中的气眼,都可以源源不断的从天地元气中,提炼精萃出你需要的道力,弥补自身,随用随恢复。

    等于说是,气穴境强者,很少有脱力的时候,除非你动用绝招,或者本质上受创,以及被人封锁了气穴的恢复能力,否则很难被击败。

    当然,绝对的实力压制,那是另说。不过这个世间,最主流的强者便是气穴境,法丹境总共也沒有几个,你也不会那么巧遇上,而他有兴趣对付你,所以,基本不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而凝聚气穴的办法,就是感悟天地大道,驭风御水,将自己体内的精纯道力,全部在丹田气海中,不断进行压缩,最后凝聚成一道‘道气旋转之漩’。

    这道道气旋转之漩,就是所谓的气穴。

    气穴一旦形成,道气则川川不息,随取随用,气旋中会不断生成新的道气,比原來的慢慢炼化强大快速不知多少倍。

    等于同样数量的道气,混元境强者可以持之飞行一百里,但是,气穴境强者,可以飞上一日一夜都不会累。

    这就是差距。

    天壤之别的差别。

    而现在,厉寒就是要在这冰火九极洞之中,借助那不断旋转的奇怪重力场,将自己体内的道气,不断进行压缩旋转,最后注入自己感悟的风水大道,将其凝成一道永远不会崩散的道气之漩。

    但是,说得容易,做起來难,历來不知有多少半步气穴境巅峰的强者,困在这一境界不知多少年,可能到死都不能突破。

    而尝试于突破的,可能根本形成不成新的气旋,就能能形成,有 气旋凝聚不稳,最后突然爆炸,更是一身道德根基全废,甚至死于非命的,也不知多少。

    可以说,这是一项十分凶险,但又不得不进行的难关,压缩道气,本來就十分困难,艰险,而天道不能合一,气旋不稳,一旦崩溃,爆炸,那更是毁灭性的灾难。

    前者还有抢救的余地,后者,几乎就是身死道消,再无起來的可能了。

    所以,突破气穴,最大的几个难关之一,就是如何确保自己凝聚成的气旋,不会又突然崩散,这才是需要用到风水二系宝物的最大原因。

    幸好,此二物,厉寒已经带到了,一,就是他意识海中的风影魂铁;二,自然就是他在武祖遗墓中找到的二物之一,风水麒麟佩了。

    ……

    思绪电转,花费一日功夫,细细思考,推演之后,第二日黄昏,厉寒开始尝试,先压缩道气,凝聚成气漩的雏形。

    厉寒早已达到半步气穴境巅峰,又经过不断炼化提升,浑身道气早已变得不知多精纯,所以,粹炼这一步,直接可以忽略。

    他现在要进行的,就是在丹田气海中,将所有道气不断压缩,然后成为一处自动旋转,吸收吞吐的道气之漩。

    手握赤红铜片,厉寒一张口,服下那枚颜色淡白,仿佛两个小圆套在一起,有些奇怪的丹药,洞天真气丹,然后,闭上了眼睛。

    一股股奇异的气流,在他的身体中产生,而后顺著经脉,瞬间进入到厉寒的丹田气海,化为一道小小的风旋,不断旋转。

    这个风旋能持续的时间不会长,最多只有三个时辰,所以厉寒要趁这三个时辰之内,将自己的道气附著在上,而后在那道原本的风旋消散之后,仍能保持如常,不断旋转。

    这就是洞天真气丹的珍贵之处,很多人,突破气穴,遇到的第一大难关,就是不知道如何把压缩过的道气,压缩成一道气旋,因为这个形态,太难做到了。

    但是有了洞天真气丹,就会自动在你的丹田气海中,生成一个暂时性的风旋,这个风旋,可以附著道气,基本相当于气穴境强者凝聚气旋的雏形,不过,能不能依靠此进阶成功,就看你的基本功,以及造化了。

    厉寒不敢怠慢,知道时间紧贵,三个时辰一晃而过,所以,当即小心翼翼地调动起自己体内的一缕道气,朝这个风旋之上依附而去。

    然而刚刚过去,瞬间,“砰”的一声闷响,那道道气,被那道风旋弹开,而后消散得无影无踪,仿佛从來不曾存在过。

    “太小了。”

    厉寒皱了皱眉,而后沉定心神,又将一缕更大一些的道气,朝其依附而去,然而这次又太大了,那道洞天真气丹形成的微小风旋,一个细微的摇晃,差点崩散,而在将这道道气流弹形之后,道气流弹到丹田内壁之上,让厉寒身子一晃,难受得欲吐血。

    不过厉寒并沒有气馁,一次不成,就两次,两次不成,就三次……三次不成,那就十次百次……千次万次……总有一次会成功。

    就这样,不断尝试,增加或削弱自己依附过去的道气流,终于,一次十分饶幸的,厉寒成功将一缕道气流依附在其上,顺著风旋的转动,这道道气流散发出微微的莹光,也随之不断转动,越來越快。

    不过,随著转动,它也快速的消散起來,看來用不了多久,就会又被削弱得无影无踪。

    但是,厉寒并不担心,因为有过一次成功,下面來就容易得多了,果然,随著他的不断附加,他有了心得体会,不直接将道气流朝其上撞去,而是先用心神控制道气流,也如风旋一样朝著同一个方向旋转,然后小心翼翼靠近。

    风旋转动,引动气流,这道道气流,便也被附著在其上,而后越积越多,就仿佛一个厚厚的白茧,将那枚原本的透明色风旋包裹其中,然后形成了一道更大一些的道气旋。

    这就是气穴境的雏形了,但是这次不是说厉寒成功了,这不过是第一步,最难的还在后面,那就是如何保持它的稳定,和以后不崩散。

    这才是最困难的步骤,如果连前面这个凝聚道气旋的步骤都做不到,那还谈何修炼成气穴。

    所以,趁著洞天真气丹形成的风旋还在,厉寒开启了第二道步骤,也就是所谓的,“压缩”。

    只有压缩过的道气旋,才能直接挤压掉原來的药力风旋,而后彻底凝固,就和三角架将其定型一样,这才是最关健的一步。

    而在这一步之中,就要将你领悟的风水奥义,融入其中,使其依照风的流向,水的力度,不弱不强,才能不断的旋转下去,保持下去。

    时间一分一分流逝,外界的天地重力,动辙变幻,忽重忽轻,厉寒面孔之上,也被冰蓝火红之光,映得忽蓝忽红,正是在这样的压力中,厉寒身心空灵,整个人如同完全忘却了尘世,内心只倒映著丹田气海中的模样,悠然忘物。

    ……

    一丝丝奇异的能量,因为这冰火九极洞的旋转力量,而诞生,被厉寒吸纳进入,汇入他的丹田气海,附著在那团依旧不住膨胀压缩,极其不稳的气旋之上,让其多了一点星星点点的异芒。

    它的爆动,竟然小了一些起來。

    厉寒见状大喜,这才知道,为什么冰火九极洞,那么受欢迎,这种只有这洞穴之内才有的奇特物质,就是帮助人稳固气穴的不二良药啊。

    不过厉寒也知道,那些不过是辅助,而且数量太少,还是要看自己。

    “压缩,压缩。”

    “砰,砰。”

    那道厉寒丹田气海之中的道气之旋,仿佛心脏跳动一般发出奇异的声响,忽大忽小,虽然有了冰火九极洞中奇异重力的影响,变得变静了一些,但仍然随时有崩散,或者爆炸的危险。

    于是,厉寒干脆放任自流,反正只要保证它不立即崩散就行,随即,一边意识沉入到自己左手中的那枚风水麒麟佩之上,一边脑海中,又再一次勾动起脑海中那方长方形的黝黑魂铁。

    左脑中,如同掀起万丈青波,天波浩淼,蔚蓝浅蓝,那是风水麒麟佩之中的水之奥义在起作用。

    至刚,至柔。

    “哗,哗……”

    潮水席卷,厉寒如同置身大海边缘,亲眼看到一朵朵白花溅落,然后又升上高空,四周岩石,纷纷粉碎,腐蚀,只留下荒芜的痕迹。

    但荒芜之上,又蕴生机。

    每一波潮來,海滩上都会留下无数贝壳,还有随潮水而來的小鱼小題,在其上不断跳动,生机活泼。

    而更远处,随著其温润海风的滋润,绿草也生长得更茂盛,更翠绿。

    而右脑中,风声呼呼,又是不同。

    如同置身风海,厉寒仿佛一片微不足道的树叶,在其中不断漂流,随时有被撕成粉碎的迹像。

    风无情,风无意,风能催毁万物,但风到柔时,也能蕴发生机。

    “刚,柔……”

    风,也有刚柔的两面;而水,也是同样。

    难道,风水之奥义,就是刚与柔。

    就在厉寒疑惑的瞬间,在他脑海中,那枚长方形的魂铁,似是受到牵引,散发出一道道淡淡的青芒;而在他的手中,那枚巴掌大,碧绿色的玉佩,则不断闪动,其上雕刻著的那只麒麟,如同活了过來,眼睛中,紫色光晕流动,映照出万古星空的场景。

    三个时辰之后,沉浸在风水奥义中的厉寒,浑然不知时间之流逝,直接“啪”的一声,丹田中,那枚由洞天真气丹形成的风旋,终于药力耗尽,化光散去。

    而厉寒体内,那道刚刚成型,还沒來得及好好感悟,打入风水大道的雏形气旋,顿时“嘎啦”一声,慢慢崩散。

    厉寒吓得一跳,急忙挽救,然而迟了,再转了不过十來圈,这道气旋,就仿佛一个垂朽的老者,迈不动脚步,最终,一声声清脆的脆响之后,一道一道,仿佛散落的棚架,又恢复了原來七零八落的模样。

    甚至,因为其崩散的冲击,厉寒的丹田气海,也隐隐作痛,肉壁之上,更是渗出了细细密密的血珠。

    “不行,失败了。”

    厉寒惨然,抬起头,他就想到沒有那般轻易,但也沒有想到,明明已经快要凝聚成型,仍旧这般艰难。

    看來,凝聚气穴,果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只能慢慢來,慢慢磨。

    厉寒身上虽然还有其他洞天真气丹,但是,他也不打算现在就服用了。

    现在服就是浪费,还不如等自己先自己多试验几次,失败几次,等有了成效,有了经验之后,再一举服下,奠定成功。

    思绪已定,厉寒不禁庆幸起这次还好,多买了一粒洞天真气丹,不然现在就沒有办法了,只能强行凝穴。

    而现在,至少还多了一份希望。

    有这份希望在,他就有动力。

    ……

    随后的时间,厉寒就在不断试验,不服用洞天真气丹的情况下,按照之前那一点微弱的感受,继续不断尝试压缩道气,凝聚气旋。

    而另一方面,他则手握风水麒麟佩,意识勾动脑海中的风影魂铁,不断感悟风,水二道的终极奥义。

    风,水。

    呼呼呼。

    脑海中,似乎有一点灵光,在闪烁,随著感悟的加深,时间的过去,这点灵光,慢慢显现,变得清晰,最后在厉寒的心中,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但是,仍不够,仍然不够。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一天,两天,三天,五天,十天,十五天,二十天,二十五天……

    眨眼,已经过去了大半多个月,一个月的期限,已经只剩最后三天了。

    厉寒对于风水奥义的感觉,越來越多,越來越复杂,也渐渐的把握到了一些规律。

    太刚易散,太柔难以成旋,刚柔并济,有刚有柔,这才是凝聚气穴的关健。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果然,厉寒再凝聚气旋时,果然变得轻易了许多,即使沒有服下那最后一粒洞天真气丹,但是,厉寒已经能凭自身,慢慢凝聚出一个雏形。

    气流旋转,散发异芒,星星点点,如同莹玉,慢慢的,厉寒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脱离了这个洞穴,离开了他所在的真武世界,莫名的來到头顶的天空,俯瞰脚下的土地,石穴,还有石穴中,那个坐在蒲团之上,一动不动,面色忽红忽蓝的身躯。

    在这片星空中,他的呼息变得若有似无,绵绵不息;呼出的气流,带著旋转的风声,又像一片落叶飘过,慢悠悠的,打著旋,坠地,又被另一股柔风托起。

    水。

    忽然间,这些风中,这片树叶旁,无端出现了水流的痕迹。

    水流旋转,带著柔柔的,温暖的力量,托著树叶,做著奇异的转圈,慢慢的,散发出无穷的生命的活力。

    厉寒周围,出现了奇异的景观。

    灵力变化成一片片的羽毛,开始在他周身飘落,雪白雪白的羽毛,仿佛一片片大雪,蔚为壮观。

    厉寒周身,莫名生出一朵朵拇指大小的白色莲花,仿佛微型菩提,闪烁著智慧,玄奥的味道。

    灵力化羽,身生莲花,这是……感悟到了一丝大道轨迹的迹像了。

    厉寒的身躯,顿时变得晶莹起來,仿佛丝毫不著力,透著一股奇妙的韵味,仿佛已与天地合为了一体。

    “天人合一。”

    这就是凝聚气穴过程中,所必须经受的天人大关吗。

    厉寒忽然有一丝欣喜。

    欣喜过程中,精神忽然回落,忽然瞬间钻回身躯,厉寒睁开眼來。

    他的双眸,变得异常的清澈透亮,眼神坚定有力,第一次对冲击气穴,多了一层巨大的信心。

    目光仿佛是能穿透人体、物体一样,神光棱棱而显方形,这是心,意,神都达到了最为巅峰的体现。

    而后,他福至心灵,知道时机难得,赶紧一伸手,又从储物道戒中,取出了最后一枚被他封存,准备留作备用的‘洞天真气丹’,一仰头,吞入了腹中。

    顿时,药力散发,一道微型的小型风旋,又出现在他的丹田气海。

    而经过这近一个月的尝试,试验,厉寒已经有了最为丰富的凝聚气旋经验,一道道柔不著力,却又韧而绵长的道气流,顿时全部附著在那枚小小的白色风旋之上。

    风,旋,水,柔,同时,四周不断交替变幻的冷热,重力,将其压缩得更为精纯,奇妙,甚至多出一丝微微的光泽。

    只不过几个晃眼的功夫,那道白色气旋,变成了一枚厚厚的白茧,茧中间有一个中空,仿佛环绕的风眼,又似一个深不可见底的海眼。

    道气流如同泉水一般朝其涌去,而后又从其中吞出,丹田气海中,永远的保持著一个相对稳定,饱满的感觉。

    源源不绝,生生不息。

    道气旋,成。

    这一次,再沒有要崩解或者爆炸的感觉,它旋转得相当稳定,而且吞吐元气也十分快速,其上闪烁著淡淡的黄芒,明显是气穴将成的迹像。

    厉寒咧嘴一笑,正要自闭关中惊醒,猛然有所觉,心内深处,在气旋将成的那一刹那,猛然一黯。

    而后,一些奇怪的念头,忽然纷纷在他心间聚拢,组合成一个仿佛折纸一般,无眼无鼻无嘴的红色魔头。

    这魔头身体一跳,突然就化出了他的体外,而后左掌一挥,掌心中出现一了一柄血红的长刀,凌空一斩,就朝厉寒的脖颈斩來。

    劲风扑面,厉寒甚至已经闻到了它身上的血腥气,这让他顿时不由心中一寒,想起了一事,该死,心魔。

    突破气穴时,前两个难关虽难,但终究有解决之道;而修道者需要面对的,最后一个难关,也是最难的一个难关,就是心魔。

    心魔不过,心灵崩毁,肉身自败,凝聚气穴即使再成功,最后也会功亏一溃,甚至沦为凡人,或者身死道消。

    “不,不能就这么看著,一定有办法的,对,办法。”

    厉寒眼睛一亮,早在來此之前,他就对心魔有过了解,知道修炼者突破气穴境时,在最后关头,心灵最为放松的时候,与天地交交感,心境外接,很容易受域外天魔影响,就都会出现心魔。

    而且,幻术修炼者尤甚,因为平时修炼的便是幻念,与各种幻境作伴,伴随的心魔,也往往最为强大。

    不过,在來此之前,若论前两关,准备的东西不算多,但对于心魔,却是最为忌惮,准备也最为丰富的。

    所以一瞬间,他的右掌,将掌心中的那枚赤红铜片贴在了眉头,用一股真气紧紧吸住,瞬间,额头上便传來一股异常清凉的感觉,头脑顿时一醒。

    而后,他手一抓,石台上的最后一枚丹药,落入他的手中,那赫然是一枚方形,半黑半绿,里面似有道道金黄之气流转的奇怪丹药,被他直接一口吞入了腹中。

    ……

    第一更,二合一章节,近七千字大章,求订阅,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