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惨败
    “正主终于出现了吗?”

    厉寒冷笑。

    他坚持到现在,本来只是为了要拿一个三十连胜的名誉。

    没有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几个幕后的黑手,不用抓,居然自己跳了出来。

    “天工山,葬邪山弟子,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们?”

    厉寒看著对面的对手,冷声道。

    “哼,战胜我,再问。”

    “好。”

    厉寒也动了怒气,当下也不废话,直接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出招吧!”

    “这是你自找的,现在退下去,也来不及了,一剑动星河!”

    勾高俊手在腰间一模,那柄全身缠满了十几枚铜铃的奇异软剑,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黄铃剑黄铃剑,这就是他名号的由来,而后,一剑拔出,寒光闪烁,攻了上去,就仿佛是一道倒卷的星河。

    而星河之中,靡靡奇音,乱人耳膜,扰人思绪,最是容易中招。

    勾高俊虽然为人霸道,但也不全是傻子,不然也不能修炼到今日之境界。

    这其中,虽然有他背后的人撑腰,丹药外物不缺,但他的资质也不可能全部一无是处,不然,再多丹药外物,也突破不到半步气穴。

    所以,他莽撞,但不代表他是傻子,厉寒能取得二十九胜,哪怕这二十九连胜,其中有些水份,但也绝对是和慕容暖,冷枯松一个级别,甚至更高。

    这让他不敢怠慢,所以,直接出了死手,而且,是抢先出手。

    他手中的黄铃剑,是一柄奇门武器,所谓奇门武器,也就和普通武器有所区别,带上了一丝秘宝的特质。

    剑身上的黄铃,也是一种武器,可以发出摄魂音波,让对手更难抵抗,两种武器合一,自然更是防不胜防。

    可惜,他还是小瞧了厉寒,尤其是小瞧了厉寒的精神力。

    这黄铃剑,如果对上其他武者,自然大占便宜,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可惜偏偏遇上修炼幻术的厉寒。

    “波!”

    厉寒张口一吐,一道奇异的音波,顿时发出,把勾高俊武器上发出的摄魂幻音全部抵消,而后反作用到对方身上。

    勾高俊顿时变得有些迷迷糊糊,修为虽高,心灵力量不强的弱点顿时暴露出来。

    而后,厉寒绝招频展,不过十余招,就攻破了勾高俊的防线,将其逼下擂台。

    “现在,可以说了吧?”

    勾高俊摇了摇头,直到退下擂台,这才反应过来,一张脸孔,顿时不由变得通红,十分难看。

    “居然败了,而且败得如此快,如此惨,在所有人面前,大失颜面!”

    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他怒气上冲,身形一动,又欲再次冲上擂台。

    就在此时,一只手按在他的肩上,来者是一名身穿血红衣衫,满身绣著诡异血红断纹的诡笑年轻人。

    他对他轻轻摇了摇头,轻声道:“换我去吧!”

    “是庞兄。”

    看见来人,知道对方实力比自己还高一个境界,勾高俊大喜,急忙道:“替我狠狠教训他。”

    “不用你说,我也会做。”

    身形一闪,一身血衣,脸带诡异微笑,似乎让人不寒而栗的葬邪山这一届核心弟子之一,‘落魂钟’庞九真赫然落向擂台,站在厉寒身后。

    “乖乖退出擂台,交出你得手的玄铁令,也许我可以放你一马。不然,这万妖城,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地。”

    “是么?”

    厉寒冷冷一笑,毫不畏惧:“既然如此,那还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动手吧!”

    “好,倒是有骨气,我庞九真,就最喜欢有骨气的年轻人,因为他们现在,都成为了我手下的枯骨。”

    ‘落魂钟’庞九真阴阴一笑,身形一闪,忽然就出现在了厉寒身后。

    “好快。”

    厉寒也不禁吃了一惊,不过却也不惧,在庞九真落向自己身后的同一刹那,身形一闪,已经消失不见,再一次,已经落向擂台另一侧,距离庞九真足足有二十余丈距离。

    “身法不错嘛,不过,那又如何?”

    ‘落魂钟’庞九真淡然一笑,忽然一招手,掌心间,出现了一枚巴掌大,白银色的灵钟,灵钟之上,绣著无数道或回旋卷曲,或直面舒展的奇纹。

    一股恐怖的灵气,将整个擂台之上,卷起一道灵气漩涡,甚至隐隐有形成风暴之势。

    “又是一名音攻弟子,而且……”

    厉寒见状,脸色也不由微微一变,落到对方的落魂钟身上,他并没有听过庞九真的大名,但是,这不妨碍,他看出此钟的不同凡响。

    至少是中品名器一级,这庞九真,勾高俊,看来身份十分不凡,拿出的武器,都是中品名器啊。

    不止庞九真,刚才那名黑衣天工山弟子,‘黄铃剑’勾高俊,腰间抽出的那柄缠满黄铃的奇异软剑,也是一柄中品名器级宝剑。

    “不过,那又如何,实力的差距就是差距,这是你拿再多秘宝武器,也抵消不了的。更何况,岂只你拥有音攻类秘宝,我也有!”

    随著微微一笑,厉寒同样一扬手,掌心间出现一枚紫血斑驳的奇异铃铛。

    这铃铛不似对面的银色灵钟,铃铛之上,斑驳纵横,满是风霜之意,还裂开了一道指甲长的口子。

    上面似乎有斑斑血迹,荒沉古老,明显是一件旧物。

    “幻器,紫血铃?”

    对面,‘落魂钟’庞九真脸上,那得意的笑容,猛的一怔,神情变得阴沉了起来。

    “不错,还算有点眼力,如此,那便让我拼一拼,谁的音攻更厉害吧!”

    “哼,怕你不成!”

    猛然间,庞九真一摇手中银色灵钟。

    “铛,铛,铛!”

    灵钟撞击,发出震耳欲聋的怪响,擂台下的人,都一个个东倒西歪,实力弱的直接头昏眼花,口鼻冒血。

    更不要说擂台上的厉寒,直面此钟,然而,他却毫无惧色,直接关闭了耳识,而后,暗运道力,灌注入自己手中的紫血铃之上。

    “砰,砰!”

    一圈圈血色暗光绽开,仿佛凄艳的血花,紫血铃之上,紫光大放,一道道奇异的音波,在擂台之上互相冲撞,比拼的,就是谁的道力更盛一筹,谁的秘宝更强一些。

    只是,苦了擂台下的那些人,不少人已经六识模糊,眼冒金星,不得不不断的往后退了,甚至已经快要退出冰火九极洞的护罩之外。

    然而,一音波仍是不断传来,只是被护罩隔了不少,总算小了许多,众人已经能勉强忍受,但也一个个变得面色苍白,更是对擂台上,仍在战斗的两人畏惧不已。

    就连杨晚,牧颜北宫四人,也不得不退出了擂台的范围,无力抵抗。

    十余个回合过后,斗神台下,一片寂然,再无一人,就连冰火九极洞洞口,悬空浮廊之上,所有人也赶紧逃开,此地一片死寂,只剩擂台上的两人,仍在不断对攻。

    然而,又过数回合后,终于,精神力的强弱分出了高下,厉寒站立原地,巍然不动,只是面色略显苍白,而庞九真,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手中落魂钟之上,已是灵光黯淡,原本的银色,消失不少。

    “说,是谁指使你们来对付我的?”

    厉寒手持紫血铃,如神灵降世,走到庞九真面前,面带威压的问。

    “哼。”

    庞九真面色苍白,十分难看,更带著一丝刻骨的怨毒,他收起手中银钟,从怀中掏出一枚玄铁令,扔在擂台之上,而后返身一跳,跳下擂台,直接一拐一拐,朝冰火九极洞护罩之外走去。

    “到底是谁?”

    猛然,厉寒再次喝道,这一次,他已经暗运了一点精神之力,使用了幻术,顿时,庞九真心灵一震,受到重击,喉咙一甜,再次欲吐血。

    他回头,恨恨地看了一眼厉寒,知道若不回答,只怕是走不出这擂台之外,只是头:“回去问你们伦音海阁的弟子周京吧。”

    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一步步走开,扶起同样受伤严重的‘黄铃剑’勾高俊,跄踉离开。

    “我们伦音海阁的弟子,周京?”

    身后,擂台上,厉寒一脸诧然,随即想到什么,猛然面色一变:“居然是他们在我背后捣鬼,周京,冢圣传!”

    一瞬间,他就想明白了一切,心头更是不由大恨,同时暗暗有些发冷。

    自己等人,都远离了妖八区,来到中心妖区,距离原处千里万里之远,更刻意避免与他们见面,原以为能逃脱他们的打压,没想到,在这冰火九极洞下,仍能被算计。

    “好狠,好狠!”

    “这是要断自己等人进入冰火九极洞的机会啊,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更不要毁人前途了,这是不死不休的大恨。”

    “等我从冰火九极洞出来,突破气穴,便是我们了结一切新仇旧怨之日。”

    冷哼一声,厉寒心中已有了决定,当下拾起地面之上的那两枚玄铁公,也给身一跳,跃下擂台。

    虽然面色难看,但是历经艰难,总算是把三十枚玄铁令凑齐了,而且还有剩余,自己,已经可以进入冰火九极洞去,一月闭关,看看试试能不能直接突破气穴,一飞冲天了。

    “气穴!”

    他朝护罩外的杨晚,牧颜北宫等人走去,而另一边,鲁雨星,应承悦等伦音海阁弟子,见到他取胜,也围了过来。

    ……

    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求月票。

    关注官方微信_,无尽神域最新章节也可以在微信上看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