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战麒麟
    下品名器,而且是下品名器巅峰,接近中品。

    擂台下,不少人眼睛大亮,望著秋龙池手中的那柄梦幻般的紫色长剑,一个个身体前倾,不能自已。

    所有人眼睛中都冒出贪婪,渴望,欲念的光芒。

    也难怪他们。

    在这擂台下,除了少量八宗之中那些过來观战的那些顶尖弟子,大部份人,还是在这修道界,地位不高的底层弟子。

    或者散修门人,或者世家弟子。

    这些人,很少拥有名器。

    只有一些极为顶尖的大宗门高层弟子,拥有名器,而且多是下品名器,想拥有中品名器的,都极少,大多已经跨过了气穴。

    那可不是他们所能仰望的。

    而下品名器巅峰,已经是他们所能想像的极限,但现在,已经有一柄这样的名器级宝剑,出现在他们面前。

    就是厉寒,也不禁微微一愣,神情中略带了一丝忌惮。

    他自然就有一柄名器,自然明白名器的珍贵,那可不是普通弟子,能抗衡得了的。

    就是之前见过的伦音海阁最为顶尖的几名弟子之一,‘赤刀’裂红裳,还有‘一剑朱光’颜万千。

    他们也有名器,但也只是下品名器劣品,远沒到低品的地步,更不要提巅峰。

    下品名器,也有级别之分,从低到高,依次是劣品下品名器,低品下品名器,中品下品名器,上品下品名器,以及极品下品名器。

    最后才是巅峰下品名器,半步中品名器的地步,也就是秋龙池此刻拿出來的,这柄龙池梦剑的级别。

    不过,想到他的身份,所有人也就晃然。

    黄衣,是整个神王陵中,只有陵主嫡系一脉,寥寥十数人才有资格穿戴的衣服颜色。

    黄,代表尊贵,至高无上,是帝王的象征,普通神王陵弟子,是不可以穿黄衣的。

    而他,既然是神王陵陵主秋龙上的儿子,那么,即使只是最小的儿子之一,能得到一柄下品名器作武器,也就十分正常了。

    即使这柄武器,是下品名器巅峰,也是理所当然。

    而想到他身后的法丹境强者,‘无上东风’秋龙上,所有人,即使再觊觎他手中的那柄龙池梦剑,也绝不敢生出任何占有之心了。

    因为,法丹境强者,那是他们根本无法抗衡的存在。

    ……

    两人沒有废话,随著两声“请”字,厉寒与这名出自神王陵的顶尖弟子,秋龙池战在了一起。

    “轰,轰…”

    厉寒也抽出了一柄剑,伪名器级别的风雷轻剑,两柄剑,一柄缠绕风雷,一柄破入虚空,如梦似幻,还散发出真龙一般的气息,斗得难分难解。

    不过,厉寒手中的风雷轻剑,毕竟品阶低了,以前还不觉得,然而,一旦跟真正的名器过招,还是下品巅峰名器,那就远远不够看了。

    数十招后,厉寒手中的风雷轻剑,已经多了数个缺口,威势大减,风雷之力,也随之减弱数分。

    厉寒看得心疼无比,虽然有心使出五剑合一,但最终,他还是沒有这么做。

    身形一退,厉寒收剑归鞘,面色变得严肃,身上升腾起一股股的气血之力。

    “暴元烈血诀…”

    这名对手,是他在这斗神台上遇上的最强的对手,值得他用心对待。

    见状,对面那名神王陵黄衣青年,脸露冷笑:“终于舍得用出真功夫了吗,我等了很久,下面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剑术,绕风柔剑…”

    “嗤嗤嗤……”

    随著他剑势一变,一改之前那种长江大河,连绵不绝,硬碰硬的风格,龙池梦剑变得如春蚕吐丝,随风回绕,忽左忽右,如意转折。

    剑尖所向,似东似西,似南似北,一会打向的是胸口,却突然转向耳后,一会是耳后,却又突然垂向了腰眼。

    简直是变化无穷,神鬼莫测,防不胜防。

    然而,此刻,厉寒整个人,却似乎有一股诡异气流,凭空托起,他缓缓上升,整个人气息变得幽深,奇异,而后,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玄潮有数,天地归元…”

    “砰…”

    一圈圈水流,在他身周涤荡而开,这些水流,呈蓝色,幽静,绝美,充斥著一股奇特的水之奥义。

    人品顶阶防御道技,玄潮诀;人品中阶攻击道技,引流归元。

    如果真认为如此简单,那就错了。

    此时,厉寒启动了暴元烈血诀,实力提升到气穴初期。

    最重要的是,他将两门功法合而为一,在里面,更是加入了他最近日日手握风水灵佩,感悟,体悟到的一点风水奥义。

    风,无形,无相,但一旦积聚到极致,却能摧城破寨,无物不毁。

    水,至柔,至阴,但却无物可破,坚不可摧,又是天下至刚之物。

    风水会合,玄潮为体,引流归元…

    这一击,石破天惊…

    秋龙池的剑尖,变幻莫测,明明是点向厉寒的左肩,却在最后一刹那,变为了厉寒的胸口。

    如果沒有防备,厉寒被这一剑,必定开膛破腹,身死当场。

    但就在此时,一圈蔚蓝色的水流,却突然出现,冲开了剑尖,而后,一条蓝色怒龙,从中冲天而起,绕天三匝,然后落到了秋龙池的身上。

    “你败了…”

    片刻之后,水流崩散,秋龙池一身狼狈,再不复原來风度潇洒的模样,而厉寒,气息也有些微喘,但并无大碍。

    “很好,你是一个值得我尊敬的对手,我败得心服口服。”

    秋龙池并未曾发怒,真气一震,浑身水流便化作水分子,蒸发得一干二净,重新恢复了原來的干净清爽模样。

    只是衣服沾过了水,终穷变得有些皱巴巴,有些碍眼而已。

    但他爽然一笑:“给,这是你应得的玄铁令,有机会,去我神王陵作客,我带你看看我们神王陵的剑仙玄壁。”

    说完,伸手从衣袖内摸出一块漆黑色的令牌,扔给厉寒。

    厉寒一把接住,也沒有细看,直接收入袖中。

    两人相视一笑。

    剑仙玄壁,又名剑仙三千壁,神王陵内,一处奇特的地点,据说,上面雕刻著三千枚栩栩如生的剑仙形状,天悟够高的人,能从中悟出绝世剑法。

    不过这属于神王陵的禁地,和伦音海阁的水月潮音洞差不多,除了立下大功,或者核心弟子一级,否则沒资格进去。

    而他竟然说,要带厉寒进去一观。

    而厉寒闻言,也不诧异,点了点头,道:“好,有机会一定去一观。”

    经过这一战,两人竟然有一些惺惺相惜之感。

    最重要的是,这秋龙池,一点不复大宗嫡传弟子的骄傲,反而十分平易近人,半点沒有那些嫡传门人骄纵,跋扈的感觉。

    让厉寒感觉到非常难得,气息相投,所以愿意与之结交。

    秋龙池“哈哈”一笑,提起手中紫色长剑,身形一纵,下了擂台,竟然不复久留,直接一个纵身,飞跃离去了。

    看來,应该是去找个偏僻地方,换衣服去了,见到这一幕,厉寒微微一笑,也有些忍俊不禁。

    原以为他不在乎,原來是强撑,终究还是在乎自己的形像的。

    随后,整个斗神台下,冷场了半晌,十九连胜了,只差一场,就要破二十连胜。

    所有人自忖,连持有下品巅峰名器的神王陵顶尖弟子,秋龙池都失败了,更不要说自己。

    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坐在角落处,那个一身白衣,按剑横膝的古风年轻人。

    也许,唯有他,能阻止厉寒的连胜之路,将他打落尘埃了。

    ……塞外冷氏,亲外弟子,半步气穴巅峰之境,人称‘百世麒麟’,冷枯松。

    在斗神台下,所有世家门人中,他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能被勾,庞二人驱动,愿意为他效力。

    “既然如此,沒有其他人了么?看來,也只有我与你一战了…”

    见状,终于,冷枯松缓缓站起了身來,目光缓缓的扫射过全场,所有看到他目光转过來的人,都不由心中一震,感觉到心底最深处的秘密,都暴露在这个人面前。

    不过让这些人松一口气的是,冷枯松很快回过头,望向台上,膝上的那柄奇特长剑,居然不舞而起,直接缓缓上升,凌空盘旋在他的上空,缓缓转动,仿佛一枚指南针。

    “凌空驭剑术…”

    见状,不管是台上还是台下,所有有心之人,皆是不由脸色微微一变。

    “居然是冷家的秘传剑术,不世之剑,‘凌空驭剑术’,看來,这冷枯松,是动了真格的了。”

    “厉寒,有这个本事吗,让他连凌空驭剑术都用出來吗…”

    “不知道,但这肯定是一场龙争虎斗,看吧…”

    “呼…”

    一声轻风微动,冷枯松的人影,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见,下一刻,所有人眼前一花,却发现,他赫然已经站在擂台之上。

    “好高的轻功。移影功,冷家的半地品身法绝技…”

    一些千年世家,未必输于宗门多少,或许在人才上,肯定不如海纳百川的各大宗门,但是,在顶尖功法上,拥有半地品的,也不在少数,只是沒有地品而已。

    冷家,就是这样一个大宗族。

    而冷枯松,正是冷家的嫡系弟子之一,得传这门半地品身法,移影功,也就不足为怪了。

    ……

    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求月票。

    这两天被空调吹得有些头疼,码字难受。还欠两更,容后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