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阴谋
    于是,目光一转,厉寒已经有了决定,随即,他故意传音入密,让杨晚三人不要轻举妄动,然后,如常再次指点数次……

    然而,这几次,却次次失误,每次都有人抢在他们之前,上台挑战,结果被打得鼻青脸肿,留下一枚玄铁令回来。

    刚开始,还有人以为是偶然失误,然而次数多了,甚至没有一次是正确的,这时,这些人才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等人是被涮了……

    所有人看向厉寒的眼神,顿时不善起来,一个个眼睛通红,带著仇视,仇恨的目光。

    不少人,心都在滴血。

    如果是赚的,那自然是皆大欢喜,高兴的事情,如同凭白捡钱一样;

    但如果是亏的,想到为赚取那一枚玄铁令,有多辛苦,多艰难,一直不敢冒这个险,攒在手中,可能就是他们这最后唯一的一枚玄铁令。

    这一次,以为万无一失,必定胜利,才上台,结果却闹得灰头土脸,被赌输,那心情,有多难受,可以想见。

    这些人,现在杀了厉寒的心都有了。

    然而,厉寒却夷然不惧,稳坐钓鱼岛,根本不曾在意四周众人的目光。

    如果,这些人纯属倾听,他也不介意指点他们几句,让他们长些见识,多些对敌的经验,赚点旁听。

    然而,这些人却把他对杨晚,牧颜北宫,尹冬书的指点,当成自己抢钱的砝码,处处抢先,贪心不足,如同喂不饱的饿狼,不知一点感恩,反而对自己等人怒目相向。

    这些人,让他们亏点仙功,也算行善积德。

    他们真的以为,自己坐在这里,和颜锐色,一句一句,真的都是在白费功夫么?

    破魔瞳也是要消耗精神力的,自己一场场下来,已经无比疲惫,怎么可能浪费在这些人身上。

    他一拖三,本来就比较辛苦,哪顾得上这些毫无相识,从无交情的普通人。

    如果对方是软语相向,也许,他还能好心,随便指点一两句了。

    可这样恶意抢夺,还恬不知耻的继续回来蹭消息,似乎永不知足,这就让他有些厌恶了。

    对这些人,他再不复当初时的好感。

    因此,面对这些人的恶视目光,厉寒也冷冷地扫射了过去,而看到他的表情,杨晚,牧颜北宫,牧颜秋雪,尹冬书也同时站了起来。

    他们都是一伙的,自然不容厉寒一人独自分担压力。

    刚开始时,那些人眼光还是凶狠的,恶毒的,赤红的。

    然而,过了良久之后,似乎厉寒的目光带著一种魔力,他们却不由无端心虚,如同被剥开了所有伪装,露出了最无助,最丑恶的一面,所有人纷纷转回头去,心中暗凛。

    想到刚才厉寒随口一两句,就能把台上一名实力还算不错的弟子一切秘密都揭破,如同摊开来放在大家眼前。

    一些平时不注意的小习惯,小破绽,都一针见血的指出,输得体无完肤,这些人的心中,才忽然想起,厉寒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存在。

    如果,他拿这些能力,来对付自己,那会怎样?

    所有人心中齐齐一凛,忽然皆是不由自主,退出十余步,这才有些后悔起来。

    原本,大好机会,虽然不能上台,但至少,得到了经验,见识,对于日后挑战,肯定有帮助。

    对于自己的实力,也大有提升。

    然而,就是因为几人一时的贪念,结果却引来这样的结果,此时,剩下没有去的人,纷纷对这些弟子怒目而视,显然,认为是这些人破坏了厉寒的讲解。

    而这些人,忽然感觉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不善起来,顿时心慌,纷纷失足无措起来,后悔不迭。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一时猪油蒙了心,可惜,他们现在也知道,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情,厉寒再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们讲学了。

    时机一过,机会再无,最终,在其他人的目光压力下,只能纷纷恨恨的离去了。

    围坐在厉寒身边的圈子,顿时散了一大半。

    然而,剩下来的弟子,厉寒仍然不愿意再讲述了,人心险恶,得一望十,刚才他们是没有想起来,如果那些人走了,又来一批,最终只能是恶心人。

    虽然刚才有人已经得到了教训,但是,难保剩下的人不继续冒险。到时,自己不指点他们,反而是得罪了他们。

    一个两个还无所谓,三个五个也应付得了,但如果人数一多了,自己这边,也的确有些吃不消,干脆,不予则无过,大家两不相干,各做各的,岂不更好。

    于是,他起身,示意杨晚等人,自己五人直接换了另一处地方,空荡荡的,有人跟过来,然而,他直接一声冷笑,淡淡道:“接下来,我不会再开口指点了,大家要在这边坐著,也随意。”

    五人坐下,有人不信,继续围在旁边,然而,厉寒嘴角轻动,却只是传音入密,杨晚等人再上台,摘下几枚令牌。

    而其他人的见状,知道厉寒确实不会再对他们解说了,这才不由一个个十分郁闷的,恨恨离去。

    直到所有人都慢慢离开,厉寒这边,五人小圈子,才再次清静下来,然而为以防万一,厉寒仍是宁愿选择传音入密,也不再直接发声相述。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金乌西坠,暮鸦呀呀叫著,从头顶的天空掠过,一天又将过去。

    经过一下午的时间,厉寒并未亲自上台,而是纯靠指点,让杨晚,牧颜北宫,尹冬书三人,一人赚了三到四枚左右的令牌,这才准备离开。

    他自己,当然也可以上台,然而今天,在场并未看到什么值得关注的高手,像之前在场的丰华池,傅抱碧,尤其是那个慕容暖,都未出现。

    厉寒不准备暴露自己,引起别人注意,到时候,到他挑战时,难度增大,所以,干脆以指点的方式,让杨晚三人先上去试水,小赚一笔。

    不过,就在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因为牧颜北宫的一时贪心,在厉寒指点过他一次,又摘得一枚令牌之后,却因为太过自信,懒得跳下台,直接被另一名神王陵的弟子挑战了。

    结果,一番剧烈的战斗之后,牧颜北宫虽然实力不错,也已达到半步气穴境,然而功法,经验比不足,还是很快败在了那名神王陵弟子的手下,失去一枚令牌。

    这让今天本来应该完美的落幕,多出一丝瑕疵,回来之后,牧颜北宫一直低著头,惭愧得无地自容,然而,厉寒却并没有责怪他。

    别说事后谴责,没什么用处,就算有,凭厉寒几人的交情,也不会这么做。

    最重要的是,厉寒明白,事情可一而不可再,今天这样的事情,估计很快就会传遍所有人的耳朵,那些今天在场,吃了自己亏的人,很快就会把事情传到沸沸扬扬,到时候,所有人都会提防自己。

    而自己虽然依旧可以指点,但是,事情并不是绝对,有策,即有破法。

    如果有人一直观注著他们,在他们准备上台捡漏之时,直接提醒,原来那人就跳下擂台,他们将毫无机会。

    而上台的他们,还未等他们下台,便有高手发出挑战,最终,他们也会失败,惨不忍睹。

    所以,今天这样的事情,可一而不可再,总会有聪明人,想到解方。明天最多再来三五场,就很难继续进行下去了。

    随后,才是厉寒,真正的舞台,那时,就全凭实力,去挑战了。

    至于最后能摘到多少枚玄铁令,厉寒心中也没底。就看接下来,挑战的人,是强是弱,还有,有些人是不是一看到自己,马上就会离开,或者拒而不战,那就是今日此举,的一个小小的弊端了。

    目前,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然而,厉寒虽然能看到这一点,牧颜北宫,尹冬书等,可没有这个眼力,他们还以为,今天的事情能一直继续,所以回来的路上,一直咋咋忽忽:“太爽了”,“太厉害了”,“照这样,厉大哥你都不用上台,我们便能替你把令牌收集完整了”,“对,明天继续,让他们看看我们的厉害”,“哈哈哈……”等,激动人心的词汇。

    几人更是乐观的人认为,若天天都按照今天的标准,不出十天半个月,所有人便能全部进入冰火九极洞,进行冲穴准备,然而,看到这一幕,厉寒笑笑,却也没有否决他们。

    现在,他们正是兴头上的时候,如果浇他们一盆凉水,自然能让他们清醒过来,但是,难得他们如此高兴,又何必呢。

    明天过后,他们自然会看到情况的改变,到时候,自己不用提,他们也能自然明白过来,自然不会再抱这种态度了。

    回到客栈的厉寒四人,并未继续交谈,所有人都带著各种或兴奋,或沉思的表情,回到自己屋内,继续打坐休息,准备明天的大战。

    杨晚,牧颜北宫等,抚摸著他们这一天赚来的几枚玄铁令,梦中嘴角都是笑的,他们已经看到,自己等人凑齐完玄铁令,进入冰火九极洞,突破气穴,扬名立万的时候到了。

    而厉寒,却是静静坐在床塌之上,面朝满天繁星,紧闭双目,手边握著一枚通体晶莹的青绿色的玉佩,默默感悟。

    这枚风水灵佩,虽然当初让牧颜北宫等人把玩过一阵,不过随后又回到他的手中,一直由他保存。

    闲来无事时,他便拿出,进行参悟。

    “风,风……水,水……风水,风水相合,合二为一,天地大道,道在何处?”

    有风吹来,空气中带著湿润的味道,这一夜,厉寒再次彻底未眠,在苦苦修炼之中度过。

    ……

    同样的夜晚。

    朱雀区,天工堂,后院华屋。

    一身黑衣,面目冷酷,带著一丝奇怪的邪恶味道的天工山真传弟子,勾高俊,面前,跪著几名衣饰不同,表情各一的八宗弟子。

    “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轻轻地敲了几下手背下的太师椅,表情漠然,神情淡漠,面无表情地朝膝前的几名八宗弟子,淡淡地开口说道。

    “是,是,我们已经注意到对方了,他今天果真去了斗神台,不过一直没有上场,所以我们也没有轻举妄动,如果他一上台,一定让他好看,把他赶下去,让他们凑不齐玄铁令。”

    “他没有上台?”

    黑衣青年勾高俊神色一动:“那他的几名小伙伴呢?”

    “啊,他们倒是上去了,还赚了几枚令牌,只是我们只关注那个厉寒,没有……”

    “白痴!”

    猛然间,勾高俊如同发了勃然怒火,踢了最前面一名白衣青年一脚:“我要他们一个也无法在擂台上取得任何一场的胜利,那几个人得到玄铁令,和他得到有什么不同。明天,明天我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只要对方之中任何一个人上台,就给我把他们赶下去,我要他们,五天之内,所有仙功,全部花完,最后回来,跪下来求我们,不得不买我们的玄铁令。”

    “好,好,我们一定办到。”

    为首的白衣青年忍痛,然而却不敢有丝毫不满,立即赌咒发誓道。

    “哼,办好了有重赏,办不好……你们想解决的那件事情,就不要怪我勾某人丝毫不讲昔日情面了……”

    “是是,我们这就去办,再找人,明天勾大少一定放心,我们让他们,吃不了兜著走!”

    “滚吧!”

    一声冷喝,暗红的灯火下,这几名年轻人,在那名为首白衣年轻人的带领下,离开了天工山的分部驻地,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这座华屋,几人面色都有些阴郁。

    “明天,不管是对方哪一人上台,都一定要把他们给我打下去。”

    “是,冷少,我们一定办到。”

    “哼,办不到,我不好受,你们同样难看!”

    风吹过,夜色,带来一股凉意,几名年轻人,在白衣年轻人的带领下,慢慢的汇入夜色中,消失不见。

    而远处的平民区,风停客栈中,厉寒等人,并不知道这一幕。有人在针对他们,布下了一个局。

    第二日很快来临,厉寒等人,再次回到冰火九极洞前,却赫然发现,气氛有些诡异。

    ……

    第三更,补上月第20张月票的加更。四千字大章,二合一章节,今天一万字更完。求订阅,求鲜花,求月票。

    明天大情节,请大家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