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穿黑袍的人
    最终,几人还是沒有违背厉寒的意见,就在这附近,随便找了间小客栈,住了下來。

    青龙区和朱雀区虽然各有特色,一者繁华热闹;一者尊严高贵。但是,平民区也有平民区的好处。

    这里,不会有道修者随时经过,不会有外面那么多喧闹噪杂,这里平民质朴,生活简单,生活在他们中间,有一种久离红尘,却忽然有一天,复归自然的感觉,反而更容易让他们在此中感悟世间大道,反璞归真。

    对他们即将要进行的气穴境突破,都有一定的好处。

    厉寒等人乐得清静,而且,此处距离尹冬书之家十分近,若是再有疑问,也可以随时去询问他们,最重要的,他们也不是矫情之人,非要住什么高贵的地方,或者繁华的地方,只要有个安身之所,便已足够。

    夜,静静來临。

    万妖城的上空,繁星闪烁,据说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人死后的灵魂所化,厉寒坐在窗前,面北而坐,眼睛深处,似有亮光闪烁。

    他在思考,也在抉择。

    在來此之前,他绝对沒有想到,此处居然如此复杂,他们四个堂堂从八大宗门之一,伦音海阁过來的人,也会遭遇到麻烦。

    听完尹冬书的话后,如果他还不明白,他们被人坑了,那才奇怪。

    让他奇怪只是,如非正常,那三名王朝供奉,实沒必要刚好得罪他们,虽沒什么损失,但也沒多大好处。

    毕竟三人将來,如果沒什么意外,还是都能突破气穴境的,不过早一步晚一步而已,那三名王朝供奉,不会如此愚蠢。

    除非背后有人指使,或者,另有隐情?

    厉寒目光闪动,急剧思索。

    他并不全信尹冬书的话,他也以自己的判断來思索,总觉得这其中,云遮雾罩,似是隐藏了一层迷雾,有人故意在针对他们。

    不过,他们刚來这万妖城,又怎么可能会得罪有人,所以,这也是厉寒等人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的宿敌,冢圣传在其中捣的鬼。

    厉寒目光闪烁。

    “上报宗门?”

    一,不说有沒有用,來回的时间,花费的精力,还有最终可能的扯皮,都让他有些犹豫。

    而且,即使查出來,是真事,那又如何?

    人家是王朝供奉,这边是宗门长老,内刑殿怎么可能为了他们这三个人,而得罪一方巨擘。

    更何况,人家的确又沒有对他们怎么样,只是说下一个月再來,就算报上去,估计被处理的机会也不大。

    宗门最多催一催,再写一道引荐书。

    那么,也就只有自己解决了。

    可是,怎么解决?

    和尹冬青等人一样,上斗神台?可是,厉寒又实在不甘。

    自己等人,明明是明明白白而來,带著宗门旨意,为何,会忽然要走到这一步了?

    而且,斗神台,也沒那么好通过。

    通过了,也不一定会突破。

    不然,凭慕容暖的实力,应该早就凑够过一次玄铁令,进过冰火九极洞,早就突破了。

    可是,看他现在的样子,却是失败而归。

    慕容暖的实力,绝对有普通气穴境强者的样子,不输一些宗门的顶尖半步气穴境弟子。

    他來此时间不短,而且刚开始就听说,他有过十五连胜的战绩,再加上隔三差五,随便胜三五场,就有可能凑够三十枚玄铁令。

    但是,他现在依旧在辛苦的凑著玄铁令,明显沒有成功,其他人进去了,又一定能突破吗?

    沒有谁能保证。

    即使是再大的天才,也明白,想要突破气穴,天赋,资质,悟性,努力,机缘缺一不可。

    虽然前面的那些都重要,是地基,是能不能成为气穴的基础。

    但有时,就是后面那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不过万分之一的机缘,却阻挡住了他们的脚步,让他们成为被苍天遗弃的一份子。

    谁都不能保证,一次成功。

    慕容暖不能,时弄花也不见得能,他厉寒,还有杨晚,牧颜北宫,以及这边的尹冬书,他们能吗?

    辛辛苦苦,是不是都是一场空,镜中花,水中月,空费光阴,白耗岁月?

    厉寒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们无法停下去。

    这正是厉寒苦恼的地方。

    目望窗外,思绪悠悠,厉寒很久,沒有如此认真地看过一次天了。

    而且,他也明白。

    凭自己的实力,获得一次进入的机会,不难,难的是,两次,甚至三次。

    杨晚呢,牧颜北宫呢?

    他们,就有点力有未怠了,毕竟,这斗神台下,不乏八宗能人,即使是一些世家弟子中,以及散修之中,也有惊才绝艳的人物。

    不然,散修弟子中,怎么会出现一个像慕容暖这样的变态,连伦音海阁排行靠前的几名顶峰弟子,都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他们可能胜一两场,甚至三五场,但是十场以上,就绝对不太可能。

    即使实力再提高,想一人拿到三十枚玄铁令,也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厉寒,有这个把握,但也只限第一次。

    第一次,可能厉寒能轻松收集到三十枚玄铁令,但正如现在的慕容暖一样,当他名声在外,别人都知道了他的强大时,一见到他上台,便退避三舍。

    那到时候,赚取玄铁令的速度,就会比原來慢了许多。

    他恐怕连第二次的机会都不会有,更不要说,还要为杨晚,牧颜北宫奔波了。

    这,就是他所苦恼的地方。

    如何办,到底怎么办?

    夜渐渐过去了,东方天边,星辰渐醒,一轮红日,慢慢跳了出來,露出一个笑脸。

    新的一天來临。

    厉寒披衣窗前,几是一夜未眠。

    ……

    第二日。

    厉寒等人,闲來无事,便离开了平民区,來到青龙区闲逛。

    他们想打探一下消息,看看最近,万妖城有什么大事发生,或者,除了参加斗神台,以及正规途经一路,还有沒有其他的办法,进入冰火九极洞。

    路过一个集市,见到有很多卖漂亮风车,纸鸢,银铃,糖人的地方,杨晚,牧颜秋雪毕竟是女子,见状顿时忍不住眼睛一亮,凑了过去。

    见状,厉寒,牧颜北宫相视一笑,反正心情如此苦闷,难得有她们感兴趣的物事,便让她们疯玩一回也好。

    当即,四人走进集市,随便逛了起來,有时看到什么小吃,还随手买下,一人一串,倒也是其乐逍遥。

    昨天遭受不公正待遇,而生的闷气,倒也消耗了不少。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几人才走到集市尽头,前方是几条十分偏僻的巷弄,厉寒等人正欲回头。

    蓦然,一名十分奇怪,在这大白天,也身披黑袍,头脸也都罩在黑色宽袍之下的年轻人,拉住他们,在他们耳近低声说道:“你们,需要购买玄铁令吗,一万三枚,如果需要,就跟我來…”

    说完,就欲朝著前方一条十分偏僻的巷子冲去。

    “嗯?”

    厉寒四人眼睛陡然一厉,转身狠狠盯著年轻人。

    “玄铁令,一万三枚,那么,十万不就是三十枚,刚好是正常价格。”

    如果有人沒有正规途径进入,而又恰好听到这个消息,只怕还真会心动。

    然而,他们都是提前听过这其中所藏风险的人,所以一瞬间,厉寒的眼睛便阴沉了下來。

    “沒兴趣,你找错人了吧,请离开…”

    说完,径直接著杨晚等人离开。

    身后,黑袍人看著厉寒等人消失的背影,脸色阵青阵白,黑袍笼罩下,是一张有些猥琐的年轻人面孔。

    他恨恨地跺了一下足,而后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片刻之后,朱雀大区,依旧是那间漆黑府邸之内,富丽厢房之中,这名猥琐的年轻人,一脸恐惧,正在向上首两名年轻人汇报著什么。

    “不上当,沒用的废物,那还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

    听完这名猥琐年轻人的汇报,其中左首的那名一脸阴邪的黑衣年轻人,一脸愤怒,“砰”的一声,将一只茶壶摔倒在年轻人面前。

    滚热的开水,瞬间将年轻人脚部,烫得起了十几个密密麻麻的水泡。

    然而,他却只能咬著牙,不敢伸手去擦,也不敢运起护身道气抵抗,忍得很辛苦,面孔不住扭曲,却只能低伏在地,浑身颤颤兢兢。

    看到这一幕,另一边,另一位血衣年轻人,忽然开口道:“算了,勾兄何必如此生气。他们既然正规手段进不了冰火九极洞,虽然购买玄铁令沒有让他们掉入陷阱,但是……除了这两条路之外,他们就只有去打斗神台一途了。”

    “先找几个人,去阻击他们,那里,我们有不少认识的人,平时也有不少人,想來巴结我们,一直沒理,现在正好是机会。”

    “随便吩咐几句,给点甜头,他们就会乖乖为我们办事。到时候,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受了挫折,自然会再回來,找我们购买,到时候,就可以直接以贩卖玄铁令的重罪,判处他们极刑,给他们一个痛快了。”

    “哈哈,不错,我们不但帮周兄弟做好了事情,还解决了这一个大麻烦,他肯定要对我们感激涕零,这样,到时候那件事的好处,又要再增一两分了。”

    “哈哈,不错,就是如此。”

    另一旁,那名血衣年轻人,庞九真也是微笑道。

    两人相视阴阴一笑,都沒有低头,去看底下的那名猥琐年轻人,仿佛办砸了事,给他如此一点处罚,反而是轻饶了他一样。

    而那名猥琐年轻人,也不敢有一丝不满,反而只有恭恭敬敬,忍著浑身剧动,看著他们在上首笑得欢快。

    ……

    第二更,求订阅,求鲜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