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微微一笑慕容暖
    三个名额虽少,但也算是十分之一。

    而最为重要的是,这等于是,给底下的普通修士打开了一个缺口,让那些本来没甚机会,甚至,永生都进入不了其中的人,开了一个可以追求的通道。

    如果一片绝望,此时,那些没有希望的散人高手,世家弟子,肯定要闹事,但现在,名额虽少,总有一分机会。

    就像,除非活不下去,否则,平民根本不可能起来造反一样;

    而贫富差距那么大,千年间,只要上升通道不断,即使这个通道,可能依旧是一个假像,可能依旧是一种不平等,但是,普通人依旧会遵守规则,拼命向上爬,而不会直接反对这种制度一样。

    只要还一线机会,他们就能活得很开心。

    但是,如果认为,这三个名额,真如此好拿,那就错了。

    而如果认为,拥有这三个名额的人,真的不用仙功,那就更是大错特错,贻笑大方。

    因为,八宗高层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连自己的弟子,都要支付昂贵的仙功,才能进入,他们怎么可能给普通修士,开这样的后门。

    不然,普通修士没闹,他们自家,肯定要后门失火。

    一切的原因,都归结为,玄铁令的获取方式。

    想要上台挑战,每个人,至少要身怀一枚以上的玄铁令。

    不然,如果失败了,没有玄铁令拿出来,可是会被驱遂出万妖岛,十年不得入内。

    十年不得入内,那么,还有突破气穴境的希望吗?显然是没有了。

    即使有,一个几十岁的苍老之身,再次前来,八宗又怎么会放这样的人,进入冰火九极洞,浪费那极为珍贵的名额。

    而想要获得玄铁令,自然也不是凭空得来,或者去哪领取的,那是需要拿仙功,去换取的。

    一万仙功,兑换一枚。

    十万仙功,也就是十枚。

    也就是说,你必须在斗神台上,胜利三十场,一场都不能输,才能凑足一次进入的机会。

    而如果输了一场,还必须再多胜一场,也就是说,你至少要拥有三十枚玄铁令,也就是三十万仙功。

    这个价格,比正常人高出了二十万,整整多出两倍。

    而谁,又有这个本事,自称能在擂台上,三十连战皆赢,一场都不输呢?

    所以,最终的可能,是要打上四五十场,甚至六七十场,才能凑够。

    这还是实力强大的人。

    实力低弱的人,兴冲冲而来,辛苦凑足十万仙功,可惜,来到这里之后,入洞无门,只得将其兑换成玄铁令,拿来赌斗,最终,可能输得倾家荡产,一无所有。

    数年收获,无数辛酸,全部付诸东流水。

    最终,只有灰溜溜而去,信心丧失,斗志全无,这一辈子,再难有突破气穴境的机会。

    这就是现实的残酷。

    不过,再残酷,依旧还得参加,因为,这就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也是唯一能突破气穴境的机缘。

    即使拼得头破血流,九死一生,这些人,还是一个个奋不顾身的,往擂台上冲。

    毕竟,每个月,总还是有那么两三个人会成功。

    而如果你实力足够强大,在这里,可能一万仙功的本钱,就足够赚回三十枚玄铁令。

    所需花费,反而的确比仙宗弟子要少。

    厉寒闻言,却不由瞬间想到了其中的一个破绽,询问道:“如此做,不怕有些仙宗顶尖弟子,到这里来,光凭赌斗,就能赚取大量仙功吗?”

    “呵呵,哪有如此简单?”

    计华扬闻言,摇头一笑,嗤之以鼻,开口道:“如果如此简单,普通弟子怎么可能受得了?”

    “那些仙宗顶尖弟子,一个个是气穴境以上的修为,只要什么也不做,每天来这里赌斗几场,估计一个月下来,随便就能收获上百万仙功,肯定没有人应战。”

    “而且,仙宗规定,也不许气穴境以上弟子下场的。”

    “而气穴境以上,半步气穴,大家境界其实都差不多,谁也不让谁,当然由于功法或其他宝物的原因,实力有高有低。”

    “但是……仙宗还设下了另一条规定,只要参加斗神台的赌斗,也就没有获得正规途经进入的资格,而且,玄铁令不会逆回收,兑换出去就是一枚普通令牌,无法返回重新换成等价仙功。”

    “所以,也就是说,你来这里参加赌斗,除了拿到一堆废弃的玄铁令,毫无作用。”

    “所以,除了毫无希望,不能从正规途径入手,无奈之举,否则,谁也不会来这里参加赌斗的。”

    “毕竟,那么多仙宗弟子,世家门人,散修之士,总有几个实力强绝的高人。”

    “如果一旦把你战败,你的玄铁令就要归他,最后得不偿失,还有可能损失自己的仙功。”

    “因此,有正规途径进入的,一般不会来此,也就不可能存在赚取仙功一说。”

    “只有那些不被宗门重视,或者拿不到正规名额,或者自恃实力,想以一博十,省去大量仙功的宗门弟子,或者那些根本没有其他道路的散修高人,世家门徒,才会来此,参加赌斗台的博斗。”

    “一般而言,即使一名实力强大的人,也需要一到两个月,才能凑够进入的令牌。”

    “而很多人,可能四五个月,甚至半年一年,也凑不齐,这就是很多人的悲哀。”

    “当然……”

    说到这里,这名隐丹门的青衣弟子计华扬,忽然悄悄俯伏,在厉寒耳边低声道:

    “也有一些人,不走正途,故意不突破,反而来此斗神台,赚取令牌,然后暗地里,低价卖给其他想要进入洞穴的散修弟子,赚取大量仙功。”

    “不过,这在整个万妖岛,是严厉禁止的事情,一旦发现,会被重惩,轻则没收所有令牌,仙功;重则废去修为,打入妖牢,生不如死,所以,一般只会在暗地里进行。”

    “如果有人找你售卖令牌,你一定要小心,可能,那些都是悍不畏死,穷凶极恶之辈,千万不要搭理他们,一旦听到就赶紧离得远远的。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写。”

    “很多刚来这里的散修弟子,都以为捡了大便宜,十枚令牌才一万仙功,或者两万仙功,结果死不瞑目,历史上,也莫名消失了不少弟子,如果查不到,仙宗高层也只有当作看不见。”

    “所以,你千万要小心。”

    “这种话,我也只敢悄悄跟你说说,别人,我是万万不会告诉的。”

    “还有这种事情?”

    闻言,饶是厉寒,也不由听得心头一凛,眉头微皱,没有想到这看似清平详和的万妖岛,也有如此龌蹉阴寒的事情。

    “是啊是啊,还有,你们听了就算,千万不要到处乱说,否则,引起那些人的注意,我就惨了,千万千万……”

    说完之后,计华扬一脸后悔,似是有些责怪自己多嘴,急忙打补丁道,千叮咛万嘱咐,一脸后怕,显然对那些人是真的畏惧,要厉寒等人千万不要告诉旁人。

    对此,厉寒有些想笑,不过又有些心寒。

    能让此地如此一名老油子害怕成这样,看来那些人,真的不简单。

    幸好,厉寒等人来此,本来就是要走正规途径,所以,别说去向那些人买令牌,就是这赌斗台,也不会参加。

    因此,听完之后,只是一笑,随即纷纷向他保证,那名隐丹门弟子,‘丹心指’计华扬,这才轻了一口气,拍拍胸脯,然后,急忙走开了。

    似乎,与厉寒等人打好交道,结交两名绝色少女的诱惑,也不重要了。

    看到这一幕,厉寒等人脸色更为凝重,不过都没有说什么。

    他们一转身,准备绕过这边,直接从另一边的浮梯,登上火神山,前往冰火九极洞门口登记。

    就在此时,擂台之下,某一个区域,忽然一名身穿蓝衣的年轻弟子,身形一纵,跃上擂台,瞬间引来一大片人的目光。

    “慕容暖,我要向你挑战!”

    这斗神台,可以上台,等待别人选择自己进行挑战,当然也可以直接点名唤姓,指定某个挑战之人。

    不过,想要挑战的人,一般不是什么普通角色,多半都是有些能力的人。

    这些指名道姓挑战的,倒更多是为了磨励自己的武技,以及增加与敌人临敌的经验的。

    厉寒等人虽然刚才没问,但也知道,这周围每天围了这多么人,不可能每个人都是要来天天参加斗神台的。

    有一部份人,可能是等哪一天上台的人实力弱一些,想要捡便宜。

    但更多的人,估计也是为了观摩别人的战斗,而后增加自己的经验。

    毕竟,一些天才的战斗,以及一些势均力敌,精彩异常的场面,也会对自己触类旁通,增加感悟。

    能来到这里的,没有一个弱者,都有自己的绝学或者独门秘法,能多观摩一点,将来,到仙妖战场上,也能学习过来,成为自己实力的一部份。

    原本这没有什么,毕竟,之前挑战的事厉寒等人也见得多了,但是,见到这个上台挑战的人,厉寒等人,却皆不由神色微微一动,而后绕行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站在一旁,驻足观看。

    因为他们赫然发现,这名上台的蓝衣弟子,衣摆下方,绣有一个缩写的道字,仿佛飞仙凌空,赫然正是一名伦音海阁弟子。

    而且隶属上三峰之一,玄道峰。

    “玄道峰弟子,看来,还是我们伦音海阁顶峰弟子之一啊,这下有好戏看了!”

    牧颜北宫忽然笑道。

    而厉寒等人,却都没有说话,神情变得有些凝重。

    玄道峰,这还是厉寒等人,第一次看到有伦音海阁弟子上场。

    顶峰弟子有强有弱,目前只有一半左右突破了气穴境,还有一半左右,在半步气穴境徘徊。

    但显然,即使只是半步气穴,这些顶峰弟子也不可小看。

    每一个,都不知道在这个境界蹉跎了多少年,早已达到巅峰,而且修炼有各种高深玄的功法,实力不足小觑。

    能让他们都小心谨慎,想要指名挑战的人,自然更不简单。

    他们都朝台下看去,想要知道,这个能被自己宗门一名顶峰弟子挑战的神秘人物,慕容暖,到底是一个什么人物?

    随著话声,台下一片静寂,过了半晌,才突然哗然。

    “有人居然要挑战上一次的十五连胜强者之一,慕容暖,这人真是脑子秀逗了吗?”

    “咦,这人看起来不弱啊,是伦音海阁的弟子,伦音海阁一向不以武力见长,他,真的能成功吗?”

    “微微一笑慕容暖,那可是本届散修弟子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一个人物,来历神秘,他,会接受台上那人的挑战吗?”

    “毕竟,是一个大宗门的顶峰弟子,天生起点就比别人高出一截,修炼的道技至少也有一门以上的半地品,这一战,有得看了!”

    随著所有人的议论纷纷,开始时,没有人应声,但是,在台上那名蓝衣伦音海阁青年说出第三遍时,终于,一个披著宽阔,头扎木簪,脸色白皙的青衣年轻人,缓缓站起,开口沉声道:“如你所愿!”

    随即,身形一纵,整个人仿佛一只陡然张翅的大鹏鸟,扇起一股狂风,就从众人头顶之上,跃上擂台。

    站到擂台之上之后,他只是微微一笑,那笑容,居然令满天的星辰,都失了颜色。

    不少八宗的少年男女,全部看得脑子一迷糊,有一种眼冒星星的感觉,满是膜拜。

    女子犹罢,连男子都如是,擂台下,远处围观的厉寒等四人,无不看得微微一凛。

    一个笑容,居然有如此魔力,这名年轻人,实在不简单。这真的是散修界,能出来的弟子吗?

    厉寒微微凝眉,眼睛也随之亮了起来。

    他从对方身上,看到了幻术的影子,虽然,那幻术,已经修炼反璞归真,炉火纯青的地步,融入了他的一言一行,一举手一抬走,一句话一个笑容中,平常人绝对看不出来。

    但厉寒不是平常人,但也是修炼幻技的道者,而且,还是伦音海阁幻灭峰,唯一的幻道传人。

    他对这个青袍年轻人,顿时起了浓烈的兴趣,因此,观看得更加认真起来。

    ……

    第二更,四千字大章,二合一章节,求订阅,求鲜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