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玄铁令
    随后,那名神王陵弟子,也做到了和傅抱碧一样的事情,连续收获五枚令牌,第六场上,才被一名其他宗门的天才弟子击败。

    最后,这名神王陵弟子,也是一脸笑意,收获四枚令牌,跳下擂台,并无沮丧。

    其实,如果第五场战后,他立即下台,还能多保留一枚令牌。

    不过,人心就是这样,贪心不足蛇吞像,认为自己还有余力,还能再战,结果往往是输。

    当然,如果实力强大,拥有绝对碾压性的力量,又另作它论。

    在这名神王陵的弟子之后,斗神台上,又不断有人上台,再下台。

    一般的人,能坚持个一到两场,就算不错;实力高的人,能达到四到五场,如傅抱碧,还有之后的那名神王陵青年。

    但是很多人,可能刚上去,就要下去,最后留下一枚令牌,恨恨离去。

    厉寒等人,站在入口处,呆呆地看著这一幕,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不是冰火九极洞,是修炼的地方吗,怎么成为武斗场了。

    不过,不明白,不代表他们傻,只是看了几眼,就能隐隐猜到,这和他们在擂台之上赌斗的那种黑铁令牌,很有关系。

    而且,有些人失去,就很心痛的样子,而得到的人,则很开心。

    看來,这种黑铁令牌很重要,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请问……”

    不明白就问,厉寒四人,悄悄靠近坐在外围的一名青衣隐丹门弟子,开口问道:“在下伦音海阁内宗弟子厉寒,沒请教……”

    “嗯。”

    那名青衣隐丹门弟子,是一个二十余许的削瘦青年,脸色白皙,容貌倒也算英俊。

    只是眼睛部位,明显受过刀伤,多了一道指长的刀痕,略微给他增添了一份戾气。

    他本來正看得津津有味,摇头晃脑,突然被人打扰,自然有些不高兴,就要回头怒斥,一回头,却赫然发现,身后站了四人。

    这四人,前面两人长得倒也不难看,只是却是男的,本來绝对沒有让他熄灭怒火的本事。

    只是,目光一转,落到厉寒牧颜北宫两人身后的两人身上,他却瞬间一呆,随即,眼睛亮了起來。

    目光在一身绿色衫裙的杨晚,以及黄衣薄袖的牧颜秋雪身上掠过,他瞬间换上了一副笑容,笑眯眯地一拱手:“隐丹门内宗弟子,‘丹心指’计华扬,这两位师妹是……”

    “呵。”

    只一眼,厉寒就看到了对方的想法,不过也不说破。贪恋美色,人之常情,只要不是身体有问題,看到出众的美女,都会露出热情的心态。

    只要他们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不算什么,而他正好有事要问他,看对方这个表情,这自然是最好的机会。

    于是,他伸手一指,微笑著点头介绍道:“这两位是我伦音海阁内宗弟子,杨晚,另一位,则是牧颜秋雪。”

    “杨师妹好,牧颜师妹好,”

    闻言,计华扬完全忽视了站在一畔,人高马大的牧颜北宫,直接朝两人走了过去,搓了搓手,就想上去跟两人握手。

    但是,杨晚,牧颜秋雪眉头一皱,都不由微微退后半步,绕到厉寒身后,躲在对方触及不到的地方。

    “计师兄。”

    厉寒笑笑,伸手一拦,闻言,对面那名青衣隐丹门弟子计华扬,顿时一怔,随即明白自己的笑容太过猥琐了,当即尴尬的扬了扬手,干笑道:“呵呵,呵呵……”

    “对了。”

    他眼睛一亮,看向厉寒:“刚才这位师弟,有事情问我。尽管问,我保管知无不言,言无不答,这火神山,还沒有我计华扬不知道的事情。”

    “不怕厉师弟见笑,我这人不学无术,修炼十余年,蹉跎光阴,至今才混元后期境界。但是,在修道界中,倒是又得了另一个称号,叫包打听。”

    “嗯。这是最好。”

    闻言,虽然知道对方多半有一份吹嘘的心思,起了曲线救国,从另外一个方面套关系的想法,但厉寒正好利用这点,当即也不点破。

    于是,他直接指了点前面的斗神台,问道:“这是干什么的所在,不是來此修炼突破的吗。为什么沒有人前往冰火九极洞,却直接在这山下战斗了起來。”

    刚才,进來时,他们已经发现,所谓的冰火九极洞,多半就是火神山上空,那个垂直下來的巨大漆黑深洞。

    洞穴深处,还不时传出一阵阵火红或冰蓝的光芒,互相流转,交相辉映,蔚为壮观。

    而奇特的是,这个洞穴,不是从上往下走,而是从下往上,也就是说,是垂直著,朝上面升去。

    而在洞穴深处,厉寒等人并沒有看到多少可以步足的台阶,明显要靠赤身飞行。

    那么,这个洞穴,就是修道界,大名鼎鼎的修炼圣地,冰火九极洞,突破气穴境的最佳场所吗。

    黑洞与现在山脚底下的广场擂台,相隔了近千丈的距离,石壁光滑,如同刀削,根本无法攀行。

    但现在,却有人在上面,用巨大的石柱木桩,钉出了一排排的悬空朱漆回廊,供人落脚。

    偶尔就有一两名面带喜色的青年弟子,从上面走过,而后,來到洞前,接过一面符箓之后,贴在身上,随即身躯便仿佛飞仙一般,全不著力,直往上升,慢慢地消失在洞穴深处。

    看來,这些,就是那些有机会,有资格进入冰火九极洞的八宗天才弟子了,一个个,皆是半步气穴境巅峰的修为,看起來,沒一个好惹。

    而这,就是厉寒的疑惑所有,所有人不直接上去,申请进入冰火九极洞,在这底下,战斗个什么。就算斗得再热火朝天,有什么作用。

    听到厉寒的询问,这名青衫隐丹门弟子,顿时一怔,随即,微笑著打量了一眼厉寒四人,开口问道:“你们是新來的吧。”

    “嗯。”

    听到对方的问话,厉寒微一皱眉,开口道:“不错,有什么问題吗。”

    “沒,沒。”

    如果是别人,估计此刻计华扬,便要口骂菜鸟了,但看到厉寒身后两个千娇百媚,各有特色的少女,这骂语自然就出不了口。

    反而,他继续一脸微笑,装作十分热情地道:“那就难怪了,因为,只要來过此万妖岛一段时间,都会知道;而一般只有刚到來的新人,什么也不懂,所以奇怪。”

    见厉寒,牧颜北宫,以及厉寒身后的杨晚,牧颜秋雪,此时都盯著自己,眼睛中带著一丝好奇,他瞬间自信心爆棚,热力指数暴涨,开始滔滔不绝地给厉寒等人介绍了起來。

    而听完对方的介绍,厉寒等人也终于明白,这斗神台,是一处什么样的所在。

    原來,十年之期快到,新一届的天才弟子榜又要重新开始更新了,这关系到日后这一代,谁能称王的问題。

    是不是可以脱颖而出,留名后世,就看这两年了。

    沒有哪一名年轻弟子,能够免俗,说自己完全不在乎。

    不为其他,哪怕只为能与其他天才弟子同列,甚至有挑战他们的资格,就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十日九星,七榜三奇,五君七侯……

    这些名字,哪一个,不是如雷贯日,即使过去千百年,只怕都有人记起。

    而现在,里面不少人物,已经成为各大宗门的支持,长老,甚至掌门,副宗主一级的人物,位掌重权。

    可以说,每一个十年,能名列其中的天才,都是这个世间,真正的天之骄子,只要不陨落,将來,几乎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

    而想要参与这样的竞争,突破气穴,是最低的门槛。

    连气穴都达不到,那是连边都摸不到的,更不要说,气穴,也不过是其中最为垫底的存在而已。

    所以,这一两年,來到冰火九极洞的八宗弟子,世家门人,真龙王朝的王子公主,甚至一些散人高手,层出不穷。

    每个人,都想在这里突破气穴,加入到竞逐年轻一代之王的荣耀当中。

    但是,名额就那么三十个,平时都要争得头破血流,更何况这种非常时期。

    于是,又正好赶上仙妖战场妖潮爆发,战事倾危,各宗年轻一代,但凡有点名气,有点实力的弟子,都來了。

    顿时,这里就像市场赶集一样,关于冰火九极洞的名额竞争,就变得更为激烈了。

    于是,问題來了。

    谁能进入,谁不能。谁有资格,谁无资格。到底怎么算,谁说了算。

    各人谁都不服谁。

    于是,除了一些固定的名额,以及正规的道路进去的名额之外,八宗高层,不得不又设下了另一个规矩,才算是慢慢平息了所有散人高手,以及世家门人们的不满,怒火,以及纷争。

    那就是斗神台的设立。

    八宗高层,专门从固定的三十个名额中,取出了三个,每个月,交给众人去争夺,只要收集满三十枚玄铁令,即可不用仙功,进入其中。

    而玄铁令,就是之前众人在擂台之上争斗时,所赌斗的那名黑铁令牌。

    ……

    第一更,求订阅,求鲜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