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中心妖区,万妖岛
    厉寒等人抬头看去,也不由惊呆。

    这石碑太高了,黑色的石碑,就像一根擎天之柱,直耸云霄。

    柱碑之顶,还蹲伏著一只四足,双翼的奇异凶兽,有些像是龙犼,又有些像是麒麟。

    总之,金光闪闪,就不是一般的威武壮丽,睥睨天下,威风凛凛。

    石碑之上,最高的字体,即使隔著千丈远,也能清晰看见。

    那不是石碑的字体刻得足够大,而是应该刻画了一种远目阵法,帮助人感知记忆,自动刻入人脑海中,使得这座仙功万秀榜,才能成为万妖岛的真正标志之一。

    万妖岛一共有六大标志,这仙功万秀榜的‘黑天碑’,就是其中之一。

    厉寒等人沒有细看,这个榜单,还是一年前的,跟他们关系不大,就算了解,也沒有什么用。

    反正他们本届不可能上得此榜,而且,新一届的榜单还沒有出來,现在了解,都只是过去的信息。

    不过饶是如此,最上面的三行信息,还是自动的跳入了他们的眼帘,让得他们怔了一下。

    “仙功万秀榜,第一名,‘破锋’邪无殇。所属宗门,葬邪山,仙功数:3615000。”

    “第二名,陌上花。所属宗门,天工山,仙功数:3454000。”

    “第三名,司徒尚季。所属宗门,隐丹门,仙功数:2786000。”

    “邪无殇,陌上花,司徒尚季,这三个人,好恐怖的仙功数,居然都达到了两三百万。最高的,甚至接近四百万。”

    对于这三个人,除了排行榜首的‘破锋’邪无殇,厉寒等人略微熟悉,听说过之外,其余两人,连名字都沒有听说过。

    可以说,在以前,在他们眼中,这两个名字,最多不过无名之辈。

    但现在,他们感觉,可能是自己太孤陋寡闻了,所以才沒有听说。

    因为这两个名字,能在仙妖战场这样残酷的地方,居然闯入第二第三,若说沒有惊人艺业,谁也不相信。

    他们以前,资格根本不够,所以不知道这两个名字,而现在,因为他们來到仙妖战场,甚至來到这中央妖区,才有资格,第一次,从这仙功万秀榜之上,了解到这两个名字。

    但除了两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和他们身后各自所属的宗门,另外一些信息,四人依旧是一无所知。

    只有榜首,葬邪山这一届的首席大弟子,‘破锋’邪无殇,几人听说过一些。

    因为,他是和他们宗门的首席弟子,秦天白,再加上梵音寺的现任首席弟子,梵空冥,并称三大变态级的存在。

    秦天白,是五君七侯之首,号称‘荒天君’。

    梵空冥,虽不入五君七侯,但那是因为他是出家之人,不为俗世之名所扰,而且以前名声不显,真正出名时,是在五君七号名号出现之后。

    他的成名战,是混元境时,就以一已之力,连诛过天南鬼寨五大气穴境寨主连手,将他们一一诛灭,救出无数凡人。

    他的‘灭轮空渡’称号,就是从此而來,后來,他实力渐升,提升到气穴,气穴中期,气穴后期,现在只怕已达到气穴巅峰,成为梵音寺这一届的首席大弟子。

    所以,与荒天君等齐名。

    而邪无殇,是几人之中,比较特异的一个。

    他和梵空冥一样,也是成名于五君七侯排列之后,不然,所有人都说,以他的实力,若再重排五君七侯,他纵然敌不过秦天白,但也绝对是五君第二,甚至七侯第一的存在。

    他的称号叫,‘一点寒芒’。

    这个称号的意思是说,他的枪一出,天地之间,就彻底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看到一道寒芒。

    随即,眼前一切,就归于寂静,因为你的人,已经死了,此生,最后看见的一眼,就是那一点,越來越大,越來越亮的枪芒。

    邪无殇的武器,就是枪,有人叫他‘破锋’邪无殇,就是因为,他的枪名,‘破锋’。

    破锋之枪,见过的人不多,但据所有见过的人都说,那是一柄邪异可怕的武器,只怕至少达到了中品名器的级别,甚至有极小的可能,是上品名器。

    邪无殇的绝技,名叫飞雪六月一字枪,据说枪锋扫出,天地变色,六月飞雪,横亘一时,在他手下,死亡过的气穴境强者,沒有十位,也有八位。

    这样一个人,能排在仙功万秀榜第一,也就不奇怪了,以他的个性,既然來到这仙妖战场之上,自然不可能汲汲无名,能有如此成就,不奇怪。

    第二名的陌上花,所属宗门为天工山,天工山也是一等一的大宗门,也不奇怪。

    唯一奇怪的是,排名第三的,居然是八大宗门中,最不擅长战斗的一宗,隐丹门。

    这是一个,比伦音海阁还不受重视,还被人觉得可有可无的宗门。

    因为宗门内,虽然号称,‘丹,武’同修,但毫无疑问,隐丹隐丹,就是以炼丹为宗旨,武道虽然也修,但是,明显不重视。

    武道天才,都宁愿投奔其他七大宗门,也不会來隐丹门。

    这导致,隐丹门的武道天才极少,成就惊人的就更少,平常最多也就做一些低级护卫工作,能在这仙妖战场上,排名第三,那绝对是逆天惊世的存在。

    难怪厉寒等人如此惊诧。

    实在是不是不诧异,这司徒尚季,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之前,从來沒有听过。

    隐丹门居然有这样一号人物,还真是让人意外。

    厉寒对八大宗门的印像,还停止在潮音大会上见过的那几个弟子。像葬邪山的血衣年轻人,血无涯,就很厉害,修炼了半地品身法道技,残影诀,能一身化数影,非常厉害。

    他也是潮音大会上的第三名,仅因为一个意外,才被应雪情超过,落后为第三,不然,他至少应该是第一,第二名。

    而天工山,殇璃易,同样让厉寒印像深刻。

    他是本届潮音大会的第一名,修为更是高深莫测,似乎比所有人都要强上一线,根本与他们不是同一境界。

    而他,更是在潮音大会上,暴露出了修炼过地品残招的事实,让所有人震惊无比,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里,修炼到了这样高深奥妙的法诀。

    至于隐丹门,印像却实在不深,如果不是最后,厉寒抢了对方为首的那名女弟子,万璇纱的前十之位,否则,都记不住。

    不过,对方有一人,却十分不凡,乃是万璇纱身后的那名懒散青年,风无鞘。

    他可是一直平平无奇,却在最后关头,异军突起,连超风追寒,养雁风,冢圣传,最后成为仅次于殇璃易,应雪情,血无涯三人的第四名。

    这隐丹门,虽然不以武道见长,看來,也不可小觑啊。

    厉寒此时,隐隐有点觉得,以前可能小看了这个宗门,不止有风无鞘这样的隐世怪才,有万璇纱这等炼等圣手,现在,又多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大师兄,司徒尚季,居然高登仙妖万秀榜第三名,不能让不人垂心。

    ……

    不过,暂时都不是管这些的时候,不管这些人如何强大,估计,最终都会一一遇见,而现在,还是先打听好冰火九极洞所在方位,然后赶去,努力突破了气穴境再说。

    不成气穴境,根本沒法跟那些人同一个舞台,即使知道,又有何用。

    要知道,能上这里的仙妖万秀榜前十的,每一个,可都是天纵之材;而且别说前十,就是前三十,前五十,前百,都肯定是各宗都名震一方的人物。

    如厉寒在下面,看到了长仙宗的大师兄,荆枯叶,还以自己宗门,五大顶峰弟子之二,之三的,风清绝,燕离川等人。

    ……

    经过了黑天碑,厉寒等人继续往前走,忽然,人群中传來一阵哗然,厉寒等人抬头看去,便见到,一队姿容彪悍的银衣军士,骑著一种似狮似虎的披甲凶兽,手持长枪,巡逻过码头。

    所过之处,所有人纷纷避让,退出一条道來,有人惊声低呼道:“是真龙王朝的银甲军。”

    银甲军,又有另一个称呼,叫执法军。

    万妖岛,是八宗的中心,仙规森严,而且來往人员复杂,八宗都有,自然难免生事,所以必须有银甲军巡逻,维护秩序。

    这里是唯一,不可能有妖兽攻至的地方,一旦有妖兽攻到这里,也代表仙妖战场,人类阵营的惨败,那时,几乎就是世界末日一般的存在了。

    所以,平时这里,都驻扎有大量军队,再加上各大宗门的长老,留守人员,以及來往弟子,这里,简直铜墙铁壁一样,根本不可能攻破。

    如果有妖兽敢昏了头,往这里冲,那是找死,分分钟教会它做妖。

    厉寒等人也跟著退到一边,知道这些人不敢惹,真龙王朝的银甲军,人员虽然不多,但是,每一个,至少都是半步气穴境,小队长,甚至是气穴境一级的存在,不能惹。

    最重要的是,即使能打赢他们,也沒用,因为会惹來更高的人员,银甲军的首领,可是几位气穴境巅峰,甚至半步法丹级的存在,是真龙王朝的守护龙族一员。

    是属于真正的皇脉,掌有极强的力量,而且,能发动这万妖岛上的万兵屠妖大阵的力量,根本不是一人一宗,能与之抗衡的。

    等到这群争甲兵士走过后,才有人啧啧惊叹:“看,他们座下的,都是龙狮,是半步气穴境凶兽。

    这样的凶兽,平时避都唯恐不及,却唯有银甲军,能将其驭服,做为坐骑,座下骑下,每人一头,组合起來,也是一股恐怖的战力。”

    “他们的衣甲,武器,也都不凡,全是伪名器级别,甚至,有的小队长,大队长一级,拥有名器。”

    “真龙王朝,繁华富庶,恐怕比我们八宗都要富有,他们修炼的功法,是统一的军阵战法,一人实力虽弱,合起來却强,是我们妖一区,最中坚的力量。”

    “沒有他们,妖一区早就攻破。”

    “是啊是啊。”

    所有人都在惊叹,不敢靠近,等到他们离开,码头上才恢复了原來的热闹,所有人又各行其位,搬东西的搬东西,聊天的聊天,路边小摊上,吃饭的吃饭。

    总之,这里不像仙妖战场,倒像是一处人类的集市,而且人流量明显不少,不弱于一些中原地位的中型城市,普通人都能见到。

    而在其他地方,普通人根本不能生存,显然是不可能出现的,这是第一次,厉寒等在仙妖战场上,看到普通人的存在,而且生活得还很好。

    他们,也是组成万妖岛的重要一部份。

    ……

    今天只有一更,明天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