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有琴遇险,厉寒赶来
    “这幅画,不简单。”

    能让厉寒精神力如此强大的人,都出现幻像,感觉到不凡的画,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物品。

    就在刚刚,厉寒进入的一瞬间,就感觉其中,似乎包含了星辰万象,无穷无尽,玄奥难以穷尽。

    其中的秘密,只怕厉寒倾尽自己的一生,也难以摸透。

    里面的每一颗星星,似乎都是一道剑光。

    千百万道剑光,汇成星河,如同星辰剑流,穿破天地,这威力,如果真有人能发挥出來,有多恐怖,无可想像。

    只怕一座大山,一片大陆,都会瞬间被射穿。

    “先收起來。”

    知道此时不是探索这卷古画的秘密的时候,厉寒四处再打量了一眼,确定沒有其他东西之后,这才准备沿原路返回。

    前面沒有路了,但是,后面,总还有出去的地方。

    但是,就在厉寒收起古画的一瞬间,蓦然间,整个武祖墓穴,全部一阵剧烈的震荡起來,如同发生了摇晃,地震。

    比之颜万千抓住北斗紫霄剑时,还要剧烈千百倍的震荡,在整个地下洞穴所在地方一齐发生。

    一瞬间,如处世界末日,山摇地动,尘土籁籁飞落,一些不坚固的岩块,甚至瞬间从壁道中剥离,砸落甬道。

    如果不是厉寒闪避得快,就要被几块人头大的山石砸中。

    “这是?”

    “莫非?”

    他看向自己手中的储物道戒,如果说,唯一的原因,恐怕就只有自己刚才,收取的这卷古画了。

    莫非,这卷古画,才是这整个地下墓穴的中心,等同于一些帝王将相死后,镇压棺椁的中心灵物。

    一旦中心灵物被取走,整个天地,都会瞬间崩毁,瓦解,天崩地裂,让人什么也得不到。

    不过,所幸这阵剧震,來得快,去得也快,过了片刻之后,整个地下洞穴的震荡,又诡异的恢复了平静。

    只是,原地那错碎崩塌的岩石,和到处拥堵的通道,却还在告诉别人,刚才一切都不是假像。

    厉寒目光沉吟,转身推开几块身后堵住通道的巨大岩石,沿著记忆中的原路,慢慢返回。

    他却不知,在他取下星空古画的那一瞬间,不止他所在之地,石崖上盘膝悟刀的裂红裳,九龙玉璧前细察九龙之影的张雪梅,还有正拄剑而立细体剑身的颜万千,等等

    以及正在辛苦寻找驭兽一族神物之一,驭兽珠的有琴诗霜,还有同样跟随,闯入这处洞穴的大量高中低阶凶兽

    全部一瞬间,受到波及,陷入动乱。

    虽然这乱象去得也快,但所有人还是一个个皱眉凝思,感受到了不同寻常。

    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波动,难道,有人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不然,无法解释。

    或是,有人触动了什么强大的机关,这才导致洞穴异变。

    不过,因为相距太远,而且几人互相之间,也沒有联系的方式,所以他们并不能立即从其他人的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

    最终,几人只能怀著满腔疑惑,继续回头,体悟自己刚刚到手的秘笈,招式,这件事,只能等出去,几人集合,再慢慢查询了。

    有琴诗霜遇到了麻烦。

    她们家传的秘法,果然不同凡晌,虽然驭兽珠的香气,虚无缥缈,但是终于,还是被她寻找了一点规律,线索。

    慢慢沿著这条线索而去,终于,她发现了储存有驭兽珠的那间石室。

    这是一间颇为广阔的石室,石室正中,从天垂吊下來一个弯勾,弯勾上挂著一具缕金花篮。

    一颗暗红色,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珠子,就端端正正地放在其中,不断朝外散发著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

    “这就是驭兽珠”

    有琴诗霜难掩激动,就要朝前奔去,将那枚暗红珠子取到手,就在此时,身后,却传來轰隆隆、轰隆隆的声响。

    有琴诗霜顾不得面前的珠子,一回头,顿时发现,几乎所有随后进入洞穴的凶兽,全部朝她奔了过來,千军万马,四蹄踏踏,气势惊人之极。

    如果是五人在一起,她自然不怕,但现在,她只有一人,而刚才,那些凶兽里面,可至少有四五头气穴中期妖将未死,再加上其他大量黄阶后期,绿阶初期凶兽

    有琴诗霜一个人,绝对不敌。

    她心中绝望,明白,这些凶兽,也是追寻著驭兽珠的香气而來。

    凶兽的灵觉比人类敏锐得多,驭兽珠的奇特香气又是它们十分渴求的宝物,所以这一瞬间,虽然比她晚了一步,但所有凶兽,还是将她堵在了门内。

    “只能一拼了。”

    知道沒有其他办法,有琴诗霜,这一下起了死志,在第一头凶兽朝她扑來的瞬间,身形一闪,玄鸟渡身术再次发动,足下出现七只飞鸟,而她的身形,随机出现在任何一只飞鸟之上。

    而后,她的手中,再次出现大量紫色星网,星网如幻,一扬手,就飞了出去,兜头罩住一头气穴境初期凶兽。

    “噗”

    那头气穴境初期凶兽,紫炎晶蟒瞬间一个痛呼,全身上下,被切割得鲜血淋漓,即使它那身堪比一般伪名器级护身宝衣的紫晶蟒皮,也挡不住。

    半地品攻击道技,紫罗星手,果然强大。

    有琴诗霜手一收,这头紫炎晶蟒,一瞬间四分五裂,死得不能再死,鲜血四溅。

    然而,这雷霆一击,并沒有让其他凶兽退缩,反而因为香气和鲜血味的刺激,所有凶兽更加疯狂了,眼睛中都冒出红光。

    再交战了一会儿,有琴诗霜虽然也力博杀死了数十头气穴初,半步气穴级凶兽,但是,好汉架不住人多,她身上,也被几头强大的气穴中期妖将给抓得鲜血淋漓,多出了许多伤痕。

    最重要的,她的道力,在飞快流逝,精神力,也变得有一些不济。

    这几头气穴境中期妖将中,有一头擅长使用幻术的夜瞳猫鹰,它那对碧绿的眼睛,只是看了有琴诗霜几眼,有琴诗霜头脑中,便出现幻术一样的效果,难以抵挡。

    “噗”

    终于,有琴诗霜不敌了,一头以扑击凶猛见长的妖虎,一抓拍在她的后背之上,有琴诗霜身上的银色外衣,瞬间被拍裂,露出雪白如玉的后背,但此时,那原本活色生香的后背之上,却多了一道恐怖的裂痕,看起來毫无美感。

    “杀”

    一道道紫色的星线掠过,这头气穴初期妖虎,瞬间被撕裂,但有琴诗霜,又被更多凶兽包围,借这个机会,一瞬间,又是四五枚光球,几八道利爪,同时拍在了她的身上。

    “噗。”

    一口鲜血吐出,有琴诗霜脸色苍白,浑身气息已经降至最低点的地步,身形跄跄踉踉,全身是血。

    眼看照这个情况,再过最多不过四五息,她就要被这满室凶兽给围攻至死,但就在这时,蓦然间,远处传來一声长啸

    “这是?”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猛然间,有琴诗霜眼睛一亮:“有厉寒师弟的声音。”

    不过,随即,她的眼光又黯淡下去,就算有厉师弟來了,也沒用,如果是裂师兄,或许还有机会,但是,厉师弟,毕竟还只是一名半步气穴境的弟子。

    他來了,也无非是让我多撑一会儿,最终还是要双双殒命,不,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把他招來这里,让他一起送死。

    死死咬著嘴唇,脸色已经因为过度失血而变得苍白,但有琴诗霜死死控制著自己,不让自己发出叫声,吸引來厉寒。

    围攻的凶兽,攻击更猛烈了。

    但是,她小觑了厉寒的能力,更小觑了厉寒的观察之力,从地底通道之中走出來之后,他一路循著通天彻地铃指引的方向而行,慢慢的,來到此处,终于,让他听到了那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以及浓烈的血腥味。

    在他蓝色的精神思感中,就看到了有琴诗霜,仿佛一点风中烛火,在万千妖兽的包围中,风雨飘摇,随时都可能要熄灭之感。

    而不远处,石壁金篮之中,那枚暗红色的拳大头珠子,散发著淡淡香气,也同时进入他的精神思感。

    “嗯,是驭兽珠,得來全不费工夫。”

    “嗯,不对,是有琴师姐她撑不了多少时候了”

    厉寒瞬间焦急起來,风雷轻剑已经赫然入手,下一时刻,他沿著石道,旋风一般卷入石室,下一刻,风雷轻剑已经紫芒大作,一瞬间将围攻有琴诗霜的所有凶兽全部逼退。

    而后,剑光再起,数十只靠在最前的凶兽,瞬间眼中光芒黯淡下來,下一刻,身体四分五裂,已是死的不能再死。

    “有琴师姐。”

    厉寒急忙一把抄住有琴诗霜,却见她此时,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脸色苍白,面如金纸,浑身上下,气息虚弱至极。

    “师弟,你快走”

    然而,即使如此,有琴诗霜仍鼓起最后一点力气,用力一推厉寒,想让他快离开,不要也像她一样,陷入无穷无尽的苦战。

    一时虽然不怕,但是,人终有力竭时,即使气穴境强者,号称永动机,但是,也不能支撑超过自身能力的输出,而刚才,有琴诗霜便是连续如此做,所以最终,恢复也及不上输出,终于力竭。

    但是,却见厉寒微微一笑,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微微道:“有琴师姐,你就看著吧,今日,我必要为你夺得驭兽珠。”

    说完,转身把有琴诗霜平躺放在地上,而后回过头來,面对万千凶兽,眼睛中沒有丝毫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