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风水灵佩
    “唰!”

    梦幻沉浮,光影破碎,厉寒五人,一齐出现在一处泛著蓝光的洞口。

    然而,洞口之前,却赫然有一道不断闪烁奇光的光幕,五人走近,仔细一看,都不由沉吟了一下。

    见多识广的裂红裳,直接开口道:“这是随机传送阵,也就是说,一旦我们进入其中,可能都会分开,到时候”

    下面的话,但没有多说,但大家都听得懂他的意思。

    “这样吧!”

    有琴诗霜看了一眼四人:“我们五人,一同进入,各凭机缘,如果得到什么好东西,也不用告诉别人,但有一点,如果对某一顶物品,势在必得,可以提前说出来,到时候,拿到的人,可以跟你更换,当然,你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或者,用另外的形式补偿而已。”

    “好。”

    “好。”

    另四人目光都闪烁了一下,都没有反对。

    对于裂红裳几人来说,他们自认为自己实力较高,拿到好东西的机会要比其他人大得多,自然不会反对。

    而厉寒,有琴诗霜等,也别有手段,未必会差于他们,所以也是各怀心思。

    再说,这世上,如果不是单纯拼斗,只比运气,眼力,谁也不会服谁,在真正结果到来的那一瞬,没有谁会说出自己运气不如其他人的说法。

    “既然如此,夜长梦多,那我们就走吧,能拿到什么,在里面,各安天命。”

    “理当如此。”

    “走吧。”

    五人闻言,当即,没有再说话,各自对视了一眼之后,随即,一齐踏入了那层蓝色光幕之中。

    水光泛滥,随即,五人的身影,一齐消失。

    一阵天旋地转,等再出现时,厉寒赫然发现,自己独自一人,立于一处有些狭小的赤红色洞穴中。

    洞穴中,空无一物,只有一道不断闪烁著蓝光的晶圈,似乎正是把自己传送来的随机短距离传送阵。

    “走!”

    知道另外四人,也同时进入了洞穴,武祖墓地一共就那么多东西,得到什么,可全凭运气了。

    对于其他物品,厉寒虽然眼红,但是却不一定非得不可,只是,那枚风水灵佩,却一定要拿到手;而且,若有闲暇,最好能帮有琴诗霜找到驭兽珠,也算还她一个人情。

    这,就是此行,厉寒甘愿付出两道天罚之力的代价,进入的原因,所以,他也不敢怠慢,当即走出洞穴,朝前方搜寻而去。

    出了赤红洞口,迎面,是一道道仿佛迷宫一样的通道,这些通道,纵横交错,有如棋盘,厉寒真不知道,这是真的武祖死亡之前,自行开辟的,还只是他刚好发现,结果用来借用,然后做成墓地的。

    不过厉寒更倾向于后者,因为,如果这是他自己开辟的,以当时他的能力,早可以遁出,妖族根本追杀不到他,根本不可能最终在此坐化。

    那么,一定就是上古已存,只是刚好被他发现,发现可以作为隐藏的洞口,就顺手借用,最后,就成为今日武祖墓地了。

    那么,昔年,这里就是谁开辟的呢?

    能在深湖之底,开辟出如此复杂壮观的迷宫图,开辟这个石洞的人,一定也不简单。

    不过现在也不是猜测这一切的时候,还是尽早找到风水灵佩要紧。

    想到这,厉寒心头微微一动!

    风水灵佩!

    谁也不知道武祖最后,把他的六大宝物,藏在了何方?

    是分别放置,还是直接全部留在了一起。

    如果留在一起,岂不是被最先赶到的一人所得;如果是分别放置,他又会按照什么方位,放置这六大遗宝?

    厉寒又该行走哪一条通道,去把它们寻得呢?

    毕竟,武祖都已经死了上千年了,谁也不知道,他临死之前到底是什么心情,再说,厉寒想要的,是风水灵佩和驭兽珠,其他东西虽然重要,但是,相对于这两物来说,却又是次一等的,能得到固然好,不能得到,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风水灵佩,到底存放在哪里?

    想著想著,忽然,厉寒干脆不走了,直接盘膝坐下,而后,闭上眼睛。

    如果是别人,这时候不是急急而奔,仿佛一头到处乱撞的苍蝇才怪,而他,却因为想到了这风水灵佩的特性,想起了另外一个方法。

    如果到处乱撞,只能碰运气,这是厉寒所不允许的,但是,既然风水灵佩,蕴含的是风水二道的奥义,那么,同为风系灵物之一,风影魂铁,有没有可能,找到风水灵佩的下落呢?

    更何况,厉寒还有通天彻地铃,这也是他,有别于别人的一个方向之一。

    想到就做,盘膝坐下的厉寒,只感觉脑海中,一块奇铁不断旋转,散发出淡淡的青芒。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厉寒意识慢慢靠近魂铁,随著接近,一股奇异的气息传来,开始时是推拒,后来,却慢慢融合,最后,唰的一声,厉寒整个人的意识,终于彻底进入了风影魂铁的本体。

    顿时,呜,呜,呜仿佛一道道风声,不断响起在耳畔,厉寒眼前,到处都是风,风旋,风刃,风团,风流

    这里,仿佛就是一个风的世界,大风,小风,龙卷,各种形状,各种颜色。

    厉寒仿佛一日之间,观遍风之全部形像。

    以前,他虽然也将风影魂铁吸纳入了识海,进行蕴养,等待其彻底融纳,化成飞剑的一刻,但是,从来不曾这样,认真的,仔细的,深入的去观察过它。

    可是这一刻,厉寒仿佛化为了风的一份子,他成了风中的一缕精灵,不断遨游,天地就是大海,而他,就是大海中的一尾鱼儿,随波而动,任性而行。

    偶尔,有风的气息传来,那就是同伴,然后欣喜靠近,再碰撞消散,厉寒玩得不亦可忽,仿佛忘了时间的流逝

    如果这样沉浸下去,也许厉寒一辈子也不会醒来,但就在此时,在他意识海中,似乎感受到了危险,虚空之处,蓦然慢慢浮动,九天刑印再次出现,泛著耀眼的紫金异芒。

    九天刑印微微一震,厉寒意识海一动,随即迅速从风影魂铁中清醒了过来,这才不由脸色一白,微微感到一阵后怕。

    如果不是九天刑印,自己只怕已经回不来了,这风影魂铁果然不愧是天下奇物之一,里面的风之世界,果然可怕,仅仅只是一丝,就让自己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正好,此时厉寒意识海之中,已经感受到一丝风的味道,而这味道,就是能让他比别人快出一步,寻找到风水灵佩的关健。

    “通天彻地铃!”

    没有犹豫,一瞬间,手一翻,厉寒就将师傅冷幻送给自己的那对合银小铃,抓到了手中,随即,精神思感蔓延其上。

    瞬间,天地间,变作一片蓝色,仿佛一片蓝色的大海,哪里有风,哪里的风柔和,哪里的风灵动,哪里的风暴烈,哪里的风肆意厉寒都一一感受得到。

    他体会著刚才进入风影魂铁感受到的那一缕气质,瞬间把那些劣风,山风,自然风,水风,石洞风,全部排除,终于,万千迷宫,在他眼前,迅速定格,缩小,然后指出一道崭新的道路出来

    那条道路前方,仿佛有一面小小的水灵玉佩,正散发出强烈的风水二道的奥义,波光粼粼,风声隐隐,仿佛,那里藏著一面湖迫,一处风源。

    “就是它”

    一瞬间,厉寒站起身,目光亮了起来,他再没有管身前的另外万千道路,而就顺著刚才感悟的那一条,快速前进。

    忽进忽退,左冲右突,如同走在奇宫八卦之中,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转了多少次弯,足足一个时辰之后,终于,厉寒眼前一亮,意识海中,那股风水灵气的气息,更加浓郁了起来,如同就在眼前。

    “这是”

    再次一转,厉寒出现在了一处沧桑斑驳,古老的石室,石室之内,静静地呈放著一枚巴掌大,青绿色,晶莹剔透,不沾丝毫灰尘的圆形玉佩。

    玉佩之上,雕著一只活灵活现的麒麟,如同在昂天咆哮,足下,还有四朵火焰,在不断燃烧。

    它的眼睛,却是紫色的,如同洞穿外界,望向星空。

    “就是它,风水灵佩!”

    这一瞬间,厉寒难掩激动,走上前,一把把其抓在手中,仰天哈哈狂笑起来。

    即使心性如他,这一刻,也难掩激动。

    为此付出的两道天罚之力,值得了,武祖遗墓此一行,即使后面什么也找不到,也不枉了。

    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