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武祖遗墓
    三人到了之后,听说湖底下面,有可能是武祖遗迹,一个个都激动了起來。

    即使是武痴裂红裳,一生清心寡欲,对什么都不太在乎的有琴诗霜,都控制不住。

    他们听说过,武祖一生,共有六大奇宝。其一,是一卷旷古绝今的古阵图;其二,是一颗能掌握万兽的奇珠,驭兽珠。

    其三,是一卷残缺的地品下阶刀法,日虹刀法;其四,是一门借光遁影的身法,九龙影身。

    其五,是一柄上品名器级的宝剑,北斗紫霄剑;其六,是一枚包含了他一生感悟,风水二道的终极奥义,风水麒麟佩,下品秘宝。

    既然他的遗迹在下面,那么,这六大奇宝,肯定也随之葬在了其中,还有沒有其他的物品,不得而知。

    如果他们能得到,不说一夜暴富,将來,能突破气穴境中期,后期,都是完全可以预见的事。

    甚至,有很小的几率,能突破进入法丹境。

    想到法丹境,哪怕知道这个概率很小,但四人,仍然再也无法淡定,又怎么可能克制得住。

    当即,四人冒险,联手下湖探过一次,结果却发现,想要进入洞穴,一共要打开五道暗门。

    这五扇暗门,以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建设而成,缺一不行。

    只可惜,其他凶兽也不是笨蛋,在发觉四人的目标后,纷纷群起而攻,四人都受了一些轻伤。

    借助一些护身秘术逃出來,四人回到这里养伤,却又不甘心,于是轮流派人监视,如果发现有信得过的顶峰弟子到來,就邀请他们一起,共探秘地,共享宝物。

    而今日,正好是有琴诗霜轮值,她沒有发现其他顶峰弟子,却看到了意外追寻食尸虎,來到湖畔,却又正准备退去的厉寒一行人。

    想到他能与捕鲸蚊王一战,这才把他引了过來,于是出现上面一幕。

    “怎么样,现在知道了具体情况,你也明白其中凶险,只要你不把今日所知告诉别人,立下誓言,你还有一次可以选择退出的机会。”

    “但一旦选择了加入,就生死各安天命,到时侯,后悔就來不及了。”

    裂红裳四人都看向厉寒。

    厉寒苦笑,都这个时候了,还如何退出,怎能退出?

    而且,从有琴诗霜几人话中,他也听得心中微微一动。

    驭兽珠,风水灵佩

    其他东西不论,光这两样,就是他必得之物。

    目前,他,杨晚,牧颜北宫,三人都正处在晋级气穴境的最后关头,而四人中,实力最低的牧颜秋雪,凭她的资质,这个时间,只怕也不长。

    而晋升气穴,有三大难关,他早已知悉。

    其一,是心魔;其二,是凝聚气穴的方法;其三,则是感悟大道奥义,尤以风,水二系的奥义最佳。

    厉寒有风影魂铁,但到时,也最多帮他领悟一丝风之奥义,在水上,却缺了一分。

    而现在,得知这武祖遗墓中,居然有一块武祖遗留下來的风水麒麟佩,他如何能不心动。

    有此一物,他们三人,这一次进入冰火九极洞,突破气穴境的概率,就将大增。

    而且,凝成高品阶气穴的概率,也远比现在为大。

    这样的宝物,他当然不能放弃。

    另外,驭兽珠,这是对有琴诗霜有大用之物。

    不管是因为她三次救命之恩,还是因为愧疚,弥补自己等人,因为激战捕鲸蚊王,而使她失手的紫冥血蝶,驭兽珠也一定要帮她拿到。

    这是唯一,厉寒暂时能想到,弥补她的方法了。

    所以,不管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杨晚,牧颜北宫,将來的牧颜秋雪,以及现在就在身边的有琴诗霜,这武祖墓地,自己也必须要闯一闯了。

    另外,厉寒有自信,虽然算表面的境界,他可能逊色于众人一筹,但论真正的战力,四人中,可未必有一人,能超过他。

    五道暗门,他一定是最保险的一道。

    “好,既然都沒有异议,那么,就再休息一晚,明夜,正好又是月圆之时,湖水下降,到时候,那些凶兽也会疯狂,武祖墓地的五道暗门,也会露出來。”

    “到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

    “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明夜,是生是死,就看这一关了。”

    “好”

    五人都点头答应,随即,全部闭目不言,各自找了一处安全之地,闭目休息,准备著明夜的大战。

    很快,一夜过去,白天來临,红日跳出地平线,又慢慢下降,一轮明月,悬挂在天空之上,是无比的皎洁。

    不过丛林中,因为那些树木太高大茂密的原因,挡住了光线,依旧显得有些昏暗。

    “出发。”

    随著某一处,一处轻声发出,五道人影,仿佛五道跳丸,踏著隐蔽的轨迹,悄悄朝绿湖旁边靠近。

    而随著月亮越升越高,绿色的大湖,开始莫名变浅,湖水变得透明,里面浮现出,一道一道,幻动的波影,如仙如鬼。

    大湖边缘,那些蹲伏在此,已经不知过了多久的凶兽,全部沸腾起來,一只银色大狼,站立在一处山丘之处,仰天长啸,啸声渗人至极

    夜风吹起,空气中,多了一些凝重的味道,还有一股隐隐的,肃杀气味。

    “走”

    树林边缘,看了一眼已经降至湖畔一半的水面,裂红裳一声轻喝,道。

    随即,五道人影,分成五个方向,一齐纵出,各扑向一处方向。

    那里,各有一道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暗影,暗影形成门户的形状,在來此之前,五人早已分配好自己的方向,厉寒扑向的,正是正西,西方庚金之向。

    感受到五道陌生气息的靠近,所有凶兽一齐回过头來,眼睛中,冒出幽幽的绿光。

    “吼”

    裂红裳的速度最快,眨眼就靠近一头大蛇。

    只见他身形不停,手中的赤红短刀,连鞘挥出,一道红光一闪即逝,那只紫色的大蛇,只來得仰一下头,随即就无声无息,被一分两半。

    冰凉的鲜血,喷涌而出,洒满地面。

    另外四个方向,厉寒等人,也与这些凶兽,短兵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