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食尸虎,荆棘林海之变,中
    “裂师兄,颜师兄,张师姐,你们怎么说?”

    有琴诗霜一脸喜意,盈盈轻笑,话语中充满了喜悦。

    她相信,三人虽然有一些傲气,面对内宗弟子不屑,但也并非代表,他们没有眼光。

    此时此刻,在这血河岛上,想要找到一名和他们同样境界,同等修为的顶峰弟子,十分不易。

    如果要找,最终当然还是能找到,但只怕要去往中央的生死岛,以及尾部的长蛇岛。

    更多的顶峰弟子,是待在这两个岛屿之上,血河岛,反而不多。

    不过,时机稍纵即逝,等他们从那两个岛屿回来,只怕这场机缘,就此与他们告别了。

    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哼!”

    赤刀裂红裳不好说自己眼力不行,只是,他也明白,如果有这样一个人加入,他们方有一定的胜算。

    “好,我承让我小看了这小子。不要,想要加入我们小队,也没有那么容易,先接我三刀,只要能接下我三刀,我便直接同意,他加入我们小队。”

    “厉寒?”

    有琴诗霜看向厉寒,有些担心。

    原本,她以为厉寒露出这一手,一切水到渠成,没想到,赤刀裂红裳还非要搞这一出,她也不好反驳。

    毕竟,想要让众人诚心接纳厉寒,只有厉寒通过他们的考验,到时候才能齐心合力,完成计划。

    只能,刚刚厉寒已经露了那一手,这三刀,要不要接,还要询问厉寒自己的意思。

    如果他肯,自然万事可喜;如果他不肯,那也只能她再从中斡旋了。

    虽然,她对厉寒的实力,是百般信任,但是,对于赤刀裂红裳的刀法,却也不无担忧

    毕竟,对方可是连她也要畏惧的一位顶峰弟子,能排在顶峰前十的存在,没有一个简单的。

    “好。”

    谁知厉寒都不曾犹豫片刻,直接回答道。

    随即一挥手,就让牧颜北宫三人退开,他走到中央草场上,面对这一届排名前十的顶峰弟子之一,赤刀裂红裳。

    也是前十之中,号称刀法第一人的存在,秦天白,风清绝,燕离川等,可都是用剑,没有一个用刀的。

    他也想看看,这名排名前十的弟子,刀法到底如何厉害。

    “哼!”

    见状,赤刀裂红裳反而眼中露出了一丝赞叹之色,不过也没有迟疑什么,按刀走出。

    刚一进入场中,瞬间,他的身上,爆出一股可怖的气势。

    这股气势,如同横扫,镇压八荒,四周的草地,如同被一股大风吹过,瞬间全部低伏下头。

    下器名器,勾陈红刀!

    一股股厉烈的刀气,瞬间扫过全场,嗤嗤嗤嗤,刀气纵横,所有野草一瞬间全部拦腰斩断,飞舞在半空中,漫天飞舞,如同静止。

    赤刀裂红裳淡然一扫厉寒,开口道:“你能出来,我已经承让你的勇气。如果你害怕接不下,可以退下,我现在依旧允许你加入我们小队。”

    “嗯,啊!”

    人群中,一片惊愕之声,所有人都想不到此变。

    谁知,厉寒却只是一声轻笑,双足微分,不丁不八,淡然开口道:“不用,来吧!”

    “好胆子,那就接我第一刀,勾陈双星,烈日!”

    随著他的话声,他手中的赤红短刀,连柄带鞘,横扫而来,一道赤红色的光华,如同烈日,朝著厉寒横扫而来。

    刀未出鞘,却已充满了一种霸烈,横扫万物的气势,果然不愧是顶峰刀道第一人。

    “来得好。”

    厉寒身形轻纵,避开正面刀势,双掌一圈一缩,不敢怠慢,直接就打出了自己的最强攻击之一,半地品攻击爪技,赤洞蛇牙爪。

    第一式,无间长情!

    掌指赤红,鳞片暗生,天地陡然一震,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可怖的事物,正自破封而出,一只擎天巨爪,横空迎上,与裂红裳的勾陈红刀在半空中轰然相撞。

    “嗤溜”

    一系列的紫色火星窜起,厉寒手臂之上,所有鳞片,一瞬间全部撕裂,鲜血流了出来,但也成功挡住这一刀。

    这让对面的赤刀裂红裳微微错愕。

    要知道,他手中的可是下品名器,整个伦音海阁中,即使是顶峰弟子,拥有名器的,也没有几位,而他,恰恰是其中之一。

    可是,一柄下品名器,配合上他无往而不利的勾陈刀法,居然被面前这名青年用一种诡异的爪技挡下。

    “至少是半地品!”

    赤刀裂红裳眼睛一亮,眼睛中闪过兴奋之色,舔了舔嘴唇,开口道:“刚才我不过用了两分力,看好了,下一刀,我要出四分力!”

    “尽管来吧!”

    厉寒不为所动,淡然开口道,浑然不管手臂上肆意横流的鲜血,眼中也闪过一抹兴奋。

    他很少跟气穴境强者如此正面相撞,上一次跟冢圣传决战,事先还中了夺命蛊,冢圣传胜之不武,所以,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感受气穴境强者的强大。

    “厉大哥!”

    身后,牧颜秋雪等人的面色都变了,刚才那么气势汹汹的一刀,居然才出了两分力,而现在,要加近一倍,这

    “没事。”

    厉寒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担心,而有琴诗霜站在一侧,眼睛也不由露出一丝担忧之情。

    她可是知道,赤刀裂红裳是一个武痴,对什么事都不太放在心上,但唯独对战斗,却是充满著饱满的热情。

    难得碰上一个让他起了好胜心的对手,她可不认为,这一战能如此轻易了结。

    如果真出现她不能预料的情况,即使不敌,她也会出手。

    总不能因为自己把人带过来,结果却要伤在赤刀裂红裳的刀下,即使这次计划失败,也顾不得了。

    “好,第二刀,勾陈破武,乱兵!”

    赤刀裂红裳眼睛中露出一丝赤红的光彩,随即,依旧藏刀于鞘,一刀挥出。

    “轰!”

    随著他这一刀挥出,整个天地间,似乎陡然昏暗了下来,如同多出无数兵霾,纵横交错。

    一个个红色小人,身披甲衣,持刀横枪,如同走在血的战场上,密密麻麻,朝厉寒汹涌而来。

    这就是勾陈刀法,第二式乱兵?

    即使是厉寒,此时也不由脸色微微一变,感受到了可怕的威压,可怕的不是刀法,而是刀法之中,隐藏的天地大势。

    万兵齐发,独面一人,光是那股横扫一切的气势,就是他所不及。

    “看来,不出真格是不行的了。”

    虽然知道这只是比斗,裂红裳不可能使出生死杀招,但是,厉寒仍旧不敢怠慢,暗运暴元烈血诀,将气息拔升到气穴境初期境界,随即,风雷轻剑入手。

    紫色雷电弥漫,厉寒脚步一跳,猛然纵起半空,手中长剑如乱星挥洒,落下万千剑光,密密麻麻,同样落下那些兵丁的身上。

    涅磐寂静剑,第五剑,月台易漏!

    以前厉寒受限于半步气穴境修为时,最多只能发出第四剑,但是他一旦运动暴元烈血决,勉强将自己修为提升到气穴境初期时,就可以强行使出这第五剑。

    当然,也不会轻松就是了,毕竟,这是一招十分恐怖的剑法。

    天地间,如同陡然升起一轮明月,洒下万千光华,如雨,如纱。

    与对面的暗红之色,截然不同,完反相反。

    一阴,一阳,一蓝,一红。

    红甲兵丁如同遇上了最可怕的天敌,一片片的消散,但砥不住量多,依然不断的朝厉寒冲来,厉寒四周,到处都布满了这些蚂蚁一般的兵丁。

    但就在此时,厉寒一声轻喝:“爆!”

    轰!

    所有月华,如同陡然之间变成了炸药,剧毒,猛然爆炸开来,一片片阴寒的气流,席卷整个草场,瞬间,原地变得一片荒芜,只剩枯黄的泥土,也多出了一个大坑。

    而所有红甲兵丁,一扫而空,涓滴不存。

    “好,我的确小觑你了,第三刀,六分力,勾陈神芒,天河!”

    似乎一颗星辰突然爆炸,天地间,多出无数蓝色的刀芒,一道一道,万川归海,如同形成一条刀光之河,席卷向拧立于对面的厉寒而去。

    一股庞大的威势,是比前两刀可怕百倍的能量,厉寒立身不住,瞬间向后倒退而去。

    他毕竟是依仗秘诀,不是真正的气穴境初期,在赤刀裂红裳这招明显强出不止一筹的刀法压制之下,瞬间有些坚持不住脚步。

    不过,他也不以为意,反而借退为进,身形一旋,整个人如同旋风般舞起,双手交错,风雷轻剑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却多了一丝诡异的味道。

    一道道奇奥的法诀打出,天地之间,猛然起了薄雾,变得朦胧起来。

    厉寒的身影,站立原地,似乎不知所动,但也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蓝色的刀河劈过,厉寒的身影,应声消散,仿佛自天地间,彻底消失。

    裂红裳猛然一怔,他的刀明明打中了,但是赫然,对面又出现了一道厉寒的身影。

    刚才那道,不过是幻影!

    “幻技?”

    裂红裳微微怔了一怔。

    刀河消散,赤刀裂红裳眼中露出意犹未尽之色,不过还是控制住了自己,见势收刀,还归腰间,微笑道:“很好,我承认,你有暂时加入我们之间的实力了。”

    “欢迎你。”

    他向厉寒伸出手。

    第一更,补昨晚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