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一个月
    不过一个时辰左右,厉寒等人便在有琴诗霜的带领下,到达一处有些奇怪的地方。

    这个地方,被一大片茂密的丛林遮挡著,远处的红黄雾气似乎不能侵入这里,被远远的遮挡在外面。

    有琴诗霜似是对这里的情况非常熟悉,带著厉寒等人七拐八拐,转瞬來到一处瀑布下面。

    她身形一纵,竟然直接朝著瀑布之中纵去,厉寒等人略一犹豫,还是选择了相信她,也随之朝瀑布中心冲去。

    “噗,噗……”数声,几人都有护身真气,水不能侵,安全到达里面。

    这时才发现瀑布后面,竟然有一处颇为宽阔的石洞。

    石洞中,从内往外看,流水轰隆,鸣珠溅玉,从天头垂下,如同条条白线,十分壮观。

    将厉寒等人带到洞穴之中后,有琴诗霜便开口道:“这接下來一个月时间,你们便在这里面度过吧。如果沒有什么十分必要的情况,最好不要出去。”

    厉寒等人点头,也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他们好。

    坐下之后,厉寒想到什么,问道:“有琴师姐,为什么这岛上,会无缘无故,升起那么多红雾?这底下从土壤之中升起的黄雾,又是些什么?”

    “为什么那些凶兽,一接触到这些黄雾,就立马疯狂起來,似欲择人而噬?”

    这是他一直埋在心里的一个问題,自从看到那些黄雾升起的一瞬间,便有这个想法,只不过一直找不到答案。

    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对这里熟悉的人在这里,自然不愿放弃求询。

    “哦,原來你问的,是这黄河妖雾啊,这个,我倒是可以回答你。”

    有琴诗霜闻言,微微一笑,开口道,“其实不用你们问,过上一段时间,只要你们沒死,在这岛上迟早都会知道的,因为习惯了。”

    “这是这岛上的一个规律,但凡在这岛上待过一段时间,又沒有死亡的人,最后都会知道的此事。”

    “宗门之所以沒有在你们上來之前立即便告诉你们,也是让你们知道,凡事并不能全部依赖宗门。”

    “这岛上未知的危险太多了,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所以,要学会自已判断,自己探查。”

    “这黄河妖雾,是由于这里的土壤之中,蕴含著一种令妖兽疯狂的因素,而产生的。”

    “每天下午时分,这土壤之中的物质,便会在太阳的久晒之下,蒸发而出,形成这黄河妖雾。”

    “这黄河妖雾一旦产生,所有妖兽,凶兽,便会同一时间变得暴虐百倍,疯狂百倍,而且极容易产生变异。”

    “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在外面待著,因为一旦不慎,就会遇上一些强大到沒有理智的凶兽,十分容易产生危险。”

    “所以,在这岛上待久了的人,都知道,如果沒有必要,在这黄河妖雾升起的一瞬间,最好就地找一个石洞,隐藏起來,直到黄雾散去,红雾铺开,再出來。”

    “至于这些红雾,想必大家都不陌生,那是妖兽之气产生的。”

    “当某一个地方,妖兽的数量多到无法计数的时候,它们呼息而出的妖气,便会上升到空中,产生妖雾。”

    “那是比黄河妖雾,更为危险,奇特的一种雾气,不过一般不会侵入到山林,所以对我们沒有什么危险,知道就好,不用管它。”

    “另外……”

    她看向四人,皱了皱眉道:

    “第一,你们还真是胆大。当初我就说过,你们居然敢在纳气期的时候,就敢深入宗门禁地,寂静废墟,而现在,刚刚來到这仙妖战场,就立即进入到中级妖区。”

    “虽然我不但不承认,你们的实力不错,但是,有些队员,实力却太过低了一些,居然才混元初期……”

    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牧颜秋雪,明显话里的那名队员,说的就是她。

    牧颜秋雪闻言,惭愧地低下头。

    她也知道,自己明显拖了这支小队的后腿,所以时常感到不安。

    不过平时都一直沒有人提,她也不想自己一个人落单,所以强忍著跟在队伍之中。

    但此时被有琴诗霜如此当面毫不留情的说出來,她顿时有些难过。

    厉寒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算做安慰,却并沒有说什么。

    大家同生共死,这点默契,已经不需要多说。

    见状,有琴诗霜眼睛中闪过一抹微微的诧异,倒是有些高看了厉寒一眼。

    若是其他的队伍,遇到这种情况,往往是群起而攻之,对队员不满,而不会像这名队长,遇到此事,却是安慰居多,丝毫沒有被拖累的感觉,倒是有些与众不同。

    她沒有再说此事,另外又开口道:“第二,我等下还有事,就先走了,可能不能在这里陪你们。”

    “这里是我的一处临时据点,虽然我回來得比较少,但也偶尔会回來一次。”

    “你们要记住的是,这处洞穴,深处有我平时储存的干粮和清水,相信你们自己也有带,就不用我多事,自已看著取用。”

    “一个月后,你们若恢复过來,就自行离去,不需要向我多说。若是有事,日后也可以來这里寻我,如果寻找不到,留下信息,我也会前往寻找你们。”

    “嗯。”

    厉寒等人都点点头,答应下來,知道这是有琴诗霜临走之前对他们的嘱咐。

    杨晚又好奇地问道:“对了,诗霜师姐,为什么刚才那只蝴蝶,那么厉寒,到底是什么品种,我从來沒有见过。”

    闻言,厉寒也不由猛然抬起头。

    他虽然从有琴诗霜的口中听到此蝶名为‘紫芽蝶’,但其实对它的其他资料,也是一无所知。

    听到杨晚的问題,也不由关心地望向有琴诗霜。

    闻言,有琴诗霜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回答。

    不过犹豫半晌之后,看著四人一脸渴望好奇的眼神,最终还是回答道:“此蝶,名为紫芽蝶,这个名字你们可能沒有听说过。”

    “但它能进化成的终极状态,紫冥血蝶,你们却一定都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紫冥血蝶?”

    厉寒等人闻言,顿时齐都睁大了眼睛,一齐张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置信,更有些大吃一惊。

    紫冥血蝶,是修道界之中一种神奇之蝶,据传一出生,就有气穴境的实力,如果生长到成年期,更是有可能突破法丹境。

    这样的一种蝴蝶,无疑十分强大而可怕。

    而它的神奇之处在于,它是靠吞噬火雷法晶为生,也就是厉寒等人之前见到的那处地下熔洞中的火红怪石。

    只有拥有火雷法晶的地方,才有可能拥有它们的存在,而且存世十分稀少,非常罕见。

    紫芽蝶,就是紫冥血蝶的幼体?

    这一下,厉寒等人恍然明白,为什么那头已经突破到气穴境中期的捕鲸蚊王,居然如此畏惧它了。

    原來是妖兽体内,天生的血脉威压。

    而它在紫芽蝶的攻击下,居然坚持不了一瞬,这也足以说明,此蝶的可怕,如果一旦让它进化到完全形态,将來的威能,难以预见。

    那一定是宗门长老,都要远远为之避开的存在。

    “可是最后关头,为什么在师姐的几个手势之下,那只紫芽蝶,就逃走了呢,难道说,师姐有治服它的办法吗?”

    杨晚闻言,眨了眨眼睛,又不由再次好奇地问道。

    这一次,面对杨晚的第二个问題,有琴诗霜沉吟更久。

    良久,方才一声苦笑,说道:“你们说错了,这只紫芽蝶,并不是逃走,而是我向它引导了一些错误的信息,将它向其他地方引去了而已。”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才道“其实,说出去你们可能有点讶异,这个紫芽蝶幼茧,早在三个月前,我就在这洞穴中发现了。”

    “不过你们可能不知道的一个事情是,我的家族,有琴家族,昔年曾经是一个靠驭兽为生的家族。”

    “我们家传的神兽三生诀,就是让我们拥有与兽族沟通的能力,尤其是蝶类妖兽。”

    “当我发现这只紫芽蝶幼茧,认出它是紫冥血蝶之后,我的第一想法,不是毁灭它,而是准备收集一些东西,辅助将它收服。”

    “所以,我不但沒有第一时间将它毁去,反而将它移到了那块火雷法晶之上,并且,计算出它的诞生之期,这才离开。”

    “我出去,是为寻找一些辅助灵物,帮助我将其收服,成为我的宠物。”

    “成年期的紫冥血蝶,自然沒有这个可能,但是幼生期,尤其是刚一出生的紫芽蝶,却是有这个机会的。”

    “虽然要冒一点风险,但是一旦成功,我就有一只气穴境的宠物,将來,甚至有成长到法丹期的一天也说不一定。”

    “所以,我内心的惊喜,不问可知。”

    “可惜的是,我明明计算好了时间,不知为何,这只紫冥血蝶,却提前出生,打乱了我的计划,差点酿成巨大的灾难。”

    “所幸,终究赶上了,虽然來不及,但是,至少还是保住了你们。”

    “我的神兽三生诀,虽然能短暂的混乱它的思维,引导它向其他地方而去,但却也维持不了多久。”

    “所幸,它还只是初生,意识不强,这才能如此轻易的被我引走,不然,我们五人,只怕将无一幸免,全部死在那里,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啊。”

    听闻此言,这时厉寒等人才知道,原來这只紫芽蝶,还有这么大的來历。

    而若不是刚好有有琴师姐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若是换作其他一个顶峰弟子來,即使同为气穴境修为,可能也讨不了好。

    而厉寒等人更是明白,这只紫冥血蝶,之所以提前出生,很大的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剧烈战斗,影响到了紫冥血蝶的幼茧,造成的,心中更是不由生出一股强烈的愧疚。

    ……

    有琴诗霜走了,是解答了厉寒等人的疑惑之后走的。

    虽然厉寒千恩万谢,总是想要找办法报答她一下,不过很明显,她并沒有在意。

    出了洞穴之后,便辩准一个方向,朝著东南边去了,显然,她也有她的事情要做。

    而厉寒等人,则都安静起來,即使牧颜北宫再不愿,此时也知道,这血河岛,并不是之前他们之前待的妖兽荒原可比,危机处处,生死倾刻,而不得不变得安份起來。

    接下來,厉寒便在洞穴中一边休息,继续恢复自己的气血实力,一边继续炼化赤帝长生火,修炼大日炎身。

    同时,也对自己的各项道技,进行更深一层次的领悟和开发。

    这次与捕鲸蚊之间的战斗,虽然最终他战胜了,但是,也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弱点。

    而牧颜北宫等人,因为沒有了厉寒这个主力,也不敢再到处乱跑了,最多在附近,猎杀一些低阶妖兽,过过手瘾。

    同时,厉寒也给他们下达了一个任务,趁自己休养这一个月,他们也要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所学,并同时,努力巩固之前提升略微显有些快速的修为。

    力争在一个月后,厉寒恢复之时,四人能再有一个大的突破。

    就算境界不能提升,实战能力也要向前迈进一大步。

    中级妖区不同于原來的初级妖区,若还是他们之前那种能力,似乎已略嫌不足了。

    听到厉寒的话,牧颜北宫等人也都知道这是当务之急,反正闲著无聊,也就都点头称是。

    杨晚,牧颜秋雪更是为这几次战斗中,屡屡受挫,而沒能帮上忙而变得有些愧疚,修炼起來更是疯狂,努力在洞穴之中磨练著自己的道技。

    转眼,一个月时间过去了。

    杨晚的黑白源音以及万山飞雪,两大高阶道技,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威力比原來提升不少。

    而牧颜秋雪,经过一个月的苦修,也终于突破到了混元中期。

    她的弱水三千,也进入了第二大小境界,实力大增,在这危机遍地的血雾连岛上,不再毫无自保之力。

    而最值得称道,值得一提的是,牧颜北宫,经过这一个月时间的调养,苦修,终于突破至了半步气穴境。

    如此一來,厉寒小队,顿时有了三名半步气穴境,再加上混元中期的牧颜秋雪,这支小队的成份,终于不再那么显眼,怪异了。

    可惜的是,这一个月中,有琴诗霜并沒有回來,这让即将要离开的厉寒等人,都有些失望,但也正常。

    她们这些顶峰弟子,在这岛上待了不知多久,肯定不止一个补给点,知道他们在这里,不回來也正常。

    而厉寒,也终于彻底恢复了他服用夺心丹之前的修为,而且似乎经此一事,还变得更精纯了一分。

    但他也明白,这次纯属饶幸,下次就沒有这种机会了。

    这一天,一月之期已到,厉寒坐在洞穴之中,翻出他自己的身份令牌,看起之前他们來此之前,接的两个蓝色任务,翻看起來。

    中级妖区,最低都是蓝色任务,沒有黄色任务了。

    因为,这里大多都是气穴境凶兽,甚至气穴中期,后期凶兽。

    混元境凶兽,在这里,不过是炮灰,垫底的存在,击杀它们,沒有任何价值。

    黄色任务,自然也不可能在这里出现,甚至最高的,还有紫色的任务,不过也十分稀少就是了。

    厉寒等人暂时,还沒有接取紫色任务的能力。

    这一天,厉寒已经决定,傍晚时分,如果有琴诗霜还不回來,就要出关。

    明日一早,继续出发,前往猎杀他们的任务妖兽了。

    他们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实在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和初级妖区一样,这里的计算时间是三月一次,想要进入高级妖区,至少需要接取过一个紫色任务,而且小队仙功突破三十万。

    三十万仙功厉寒暂时不想,但他们接的这两个蓝色任务,却实在已经不能再拖了。

    之前因为捕鲸蚊和紫冥血蝶的原因,导致厉寒受伤,休息一个月,他们已经落后别人太多了。

    至于冢圣传等人,经过这一个月,更是已经不知变什么了什么样子。

    ……

    第二更,二合一章节,近五千字大章,求订阅,求鲜花,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