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生死危境
    近了,更近了

    一百丈,五十丈,三十丈,二十丈,十丈

    两者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到触手可及。

    就在此时,厉寒一声沉喝:“杨晚,动手!”

    “好。”

    杨晚也不犹豫,这一次,她一出手,就是她的最高绝技,万山飞雪。

    只见她将弄玉引凰箫竖于唇边,神情微肃,用尽全身力气,吹出了第一个音符。

    “嗤!”

    半空中,似乎有惊雷炸响,天地陡然变得黑暗起来,一股冷风,簌簌然,飘飘然,莫名而至。

    天地间,竟然下起了雪花。

    那头捕鲸蚊飞至厉寒等人身前十丈,就不再前进,那一对绿色的复眼,仔细地打量著杨晚四人,仿佛面对四头最鲜美的肉食,神情中充满了兴奋和期待。

    它根本没有把眼前这四个渺小的人类放在眼内,在它眼中,这还不是手到擒来,马上就能吸干食尽的食物。

    然而,就在它大意的这一瞬间,却蓦然感觉,四周的天地,陡然变得寒冷了起来。

    耳朵中,充满著一种奇怪的啸音,这啸音普通人听不见,但在它耳中,却似重锤擂鼓,让它不大的脑袋,瞬间一阵晕眩。

    然而,那时间,不过千分之一个刹那,它瞬间就恢复了清醒,气穴境凶兽的精神思感何其强大。请百度一下谢谢!

    杨晚的箫音没有让它受到任何挫折,反而激怒了它。

    翅膀一振,一道道血红薄雾,就朝厉寒等四人疾罩而来。

    而与此同时,捕鲸蚊的身躯也一个疾闪,就到了厉寒等四人的面前。

    它长长的尖吻,一个伸缩,就如同闪电一般,刺向刚才使它受创的杨晚。

    “快,太快了!”

    厉寒心头微震,嘴角更显苦涩了。

    恐怖难挡的攻击,肉眼莫追的速度,这就是捕鲸蚊吗,感觉比他们上次对上的紫电灵猫还要更可怖,更难缠。

    但是,厉寒不能不挡,不能不救!

    如果他不出手,只这一下,杨晚就要当场死亡!

    半步气穴境和气穴境,差距实在太大了,好在还有厉寒。

    风雷轻剑瞬间缠绕起无数紫色电花,电花蔓延,如同雷蛇,瞬间朝著捕鲸蚊的身躯击去。

    厉寒双眼中,亮起淡淡的绿芒,这是破魔瞳全力催发而至的情况,绿芒之中,甚至有一道浅浅的蓝色星线,不断闪烁。

    破魔瞳极限,终于,捕鲸蚊的速度在厉寒眼前,似是慢了下来,慢,更慢,不断放慢

    终于,让厉寒捕捉到了它的身影。

    它庞大的身躯,在厉寒眼前,就仿佛是一座小山。

    厉寒一剑拍了出去。

    这一剑,已用全力,更运上了涅磐寂静剑的力量。

    “轰!”

    如同两列火车对撞,“砰”的一声,厉寒一声闷哼,整个人仿佛被一辆疾驰而行的火车头,迎面相撞,直接朝洞穴内部飞了回去。

    人在半空,已经一口逆血,飞吐而出!

    然而,那头捕鲸蚊也不好受!

    它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四个人类,居然可以看穿它的速度,所以根本未做多少防护。

    它全身上下,虽然坚若金铁,但它那长长尖吻,可没有那个能耐,而厉寒这一剑,从上至下,恰恰是拍在了它这长吻之上。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咔嚓”之声,这根足有一枚象牙长短的尖吻,就从中断为了两截,露出一层细密的黑色。

    断口切痕崭新。

    一种恐怖的声音响起,捕鲸蚊彻底怒了。

    此时,在它眼中,面前的这四个人类,不止是食物,更是仇人。

    只见它翅膀一展,掠过眼前的三人,直朝洞穴内飞回的厉寒追去,要致他于死命。

    就在它飞入洞穴之中的一刹那间,蓦然,它的脖颈猛然一缩,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不好的物事,飞快一扬翅,朝上飞出。

    “嗤!”

    在它离开的那一瞬间,一支银蓝色的长箭,从它身下疾掠而过,“呜”一声,重重地钉在它身后的石面上,露出一截短短的箭尾。

    箭尾犹自在不断颤动。

    正是牧颜北宫眼看不好,出箭相助。

    然而,他没有想到,捕鲸蚊的感应这么灵敏,速度这么快,明明是背对著他们,居然也能迅速反应过来,而且避开。

    捕鲸蚊飞回头,一对绿色的复眼,瞬间盯住了牧颜北宫。

    那一刻,明明已经达到混元巅峰境界的牧颜北宫,竟然一瞬间感觉浑身有些寒冷,明明他距离这头捕鲸蚊还有一大段距离,但他却只觉得手足无措,没有任何闪避的余地,只能任其宰割。

    这是一种奇异的直觉,没有任何理由可讲,牧颜北宫心头顿寒,他明白,如果不出意外,今日四人,都要死在这里。

    这,就是外面的世界吗?

    果然可怕,才出来不过一个月,就要死了,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继续留在谷中,陪伴母亲,虽然苦寂,枯燥一点,但终究不同如此面对死亡。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不论如何超脱的人,在真正面对生死的时候,身心之中都会自然产生一股怯懦感。

    这无关心性,而是人的本能。

    就在此时,倒飞而出的厉寒,居然又回来了,虽然脸色苍白一些,但神色依旧坚毅,而且,是四人中,最为冷静的。

    他神色看不出一丝慌张,反而像是在打量一尊难得的对手,眼神之中,虽有郑重,却并不绝望。

    “四剑归一!”

    风雷轻剑轻挥,涅磐寂静剑前四剑,在这一刻,被他融汇归一,化于一剑。

    黑色,红色,绿色,蓝色,四道剑光,融合在一起,化为一道无匹洪流,径直朝著捕鲸蚊的腹部要害攻击。

    捕鲸蚊感觉到了愤怒。

    它就像一尊通天巨人,眼前这四个渺小的人类,就像四只渺小的蚂蚁,然而,它不断踩下脚步,那几个渺小的人类,却像蚂蚁一样滑溜,不断避开,而后又不断回来,骚扰于它。

    这让它感到不耐烦,甚至感觉到受到了屈辱。

    “噗!”

    它无暇去收拾牧颜北宫,回过头来,面朝厉寒,张口一吐,吐出一道白色的气波。

    这气波仿佛一个圆球,与厉寒轰出的四色剑光在半空中轰然相撞,山石顿时崩塌,承受不住如此巨劲,向下垮塌。

    无穷碎石飞溅之中,厉寒等四人,纷纷闪避,就连那头捕鲸蚊,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也无处躲避,只有不住闪避掉下来的巨石。

    谁也没有注意到,随著山洞的不断震动,地下熔洞中,也随之不断崩解,无数巨石,纷纷四溅,砸在那个熔洞中心的紫色巨茧之上,紫色巨茧随即爆出一团奇异的彩光,一闪一闪,里面隐隐有一股绝强的气息,在愤怒的波动。

    “弱水三千!”

    牧颜秋雪虽然实力最弱,根本不可能对这头气穴境的捕鲸蚊产生什么影响,但也尽全力延缓一下它的脚步。

    一道道蓝色流水,仿佛银河,朝捕鲸蚊涌来,四周的空气顿时变得有些粘稠,捕鲸蚊虽然感觉到有些不适,但却并不在意。

    它周身,闪过一道道奇异的震荡,那些蓝色水流,就仿佛冰河破碎,烟消云散。

    反而是牧颜秋雪,脸色一白,“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蹬蹬蹬”,连退数步,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掏出一粒“回生丹”塞入口中,这才感觉好了一些。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

    杨晚看出不好,虽然知道万山飞雪也对那头捕鲸蚊造不成什么影响,但还是尽全力,再一次竖箫于唇,吹动了万山飞雪第二重境界。

    一道道冰刀,结合刚才牧颜秋雪发出的弱水三千之力,天地之间寒意更盛。

    蓝色的冰刀,锋利闪光,一枚枚如同薄片,切割向捕鲸蚊的全身上下,空气之中,响彻著“嗤嗤嗤”一声声,连绵不绝的破空声。

    捕鲸蚊眼睛中露出不屑之色,轻轻一振翅,一股大风卷起,所有向她席卷而来的冰刀,就纷纷倒飞而回,全部激射进了四周的石壁之中,寒光闪闪。

    看到这种情况,知道三人在这里,不但帮不上任何忙,反而只会阻碍自己,厉寒急忙传音喝道:“你们先退出去,这里交给我!”

    听到厉寒的传音,杨晚,牧颜秋雪都是大急,道:“但是”

    “相信我。”

    这一刻,厉寒的声音,变得前所未有的严厉,他目光中,闪烁著一种谁也看不懂的光芒,沉声说道。

    “嗯”

    杨晚,牧颜北宫,牧颜秋雪,从来都没有听厉寒这样说过话,知道此时他决心已定,虽然仍有担心,然而,杨晚一拉两人,开口道:“相信厉大哥吧,我相信他不会把自己置之险地。”

    “我们走!”

    闻言,牧颜北宫也终于下定决心,拉起妹妹,和杨晚一起,三人飞速掠出洞口,朝一旁飞遁,但也并没有走远,仅仅离开数十丈距离,就在一片丛林边停了下来,紧张的朝这边窥望。

    看到杨晚等人已经离开,厉寒松了一口气,他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一物。

    那是一个红色的小布包,打开,里面仅静静躺著三枚同样大小,漆黑色的方形丹药。

    一股厉烈之气,从这三颗丹药之上散发而出,仅仅只是闻一口,就感觉到一股惨烈的味道。

    “夺心丹”,又名“爆血丸”,一旦使用,燃烧自己全身气血,实力瞬间激增一倍不止。

    不过,这种丹药,后遗症也十分严重,使用一次,几乎半年之内,算是废了。

    厉寒想过使用天罚之力,不过,外面还有杨晚等人在,他不愿暴露自己这个最大的秘密,而夺心丹的药效,虽然强大,但其实并非无解。

    至少,他就知道一种解方,所以,此时,面临一生中最大的危险之一,他毫不犹豫,取出了这三枚珍藏已久,却一直没有机会动用的夺心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