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出谷
    随后的事情,就变得轻而易举,水到渠成了。

    大日炎身小成,厉寒体内,不由自主沾染上了一层佛气,再炼化驱遂起这蛊毒起来,就变得十分容易。

    看这模样,最多三五天,则能蛊毒尽去,比原来预料的七八天,还要快上一倍。牧颜北宫花费十年才能学成的东西,厉寒不过花了短短一日。

    不过,这都是赤帝长生火的功效,如果换作平时,只怕就是厉寒,至少也要四五年才能初步入门的。

    而且,以后随著厉寒将体内的赤帝长生火转化得越快,运用得越熟练,厉寒的大日炎身功法,还会更加进步,远超小成。

    而蛊毒一去,厉寒的功体,自能恢复完全,而且只怕还能更进一步,向上稍微提升那么一两个小境界。

    毕竟,经此刺激,厉寒体内各种经脉,穴道,甚至连血肉骨骼,都算完全新造,再加上吞服赤帝长生火,练成大日金身,厉寒的修为,自然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一日之后,厉寒这才睁开眼睛,双眼之中,也似有两道金光,一闪即逝,如同两支刺目的金箭。

    他手掌一挥,石洞之中的地面,凭空多出一道由赤色火焰组成的火墙,火墙将下面的地面,无声炼出一道巨大的裂缝,触目惊心。

    而片刻之后,厉寒精神思感蔓延,手掌一拉,第二道火焰之墙形成,两者一左一右,如同并行,中间的高温,冲上高空,炙若雷霆。

    相信,若是有人困入其中,别说普通人,就是一头实力强劲的妖兽,只怕也会瞬间飞灰烟灭,除非遇上绿阶以上的妖兽。

    三大高阶幻技之一,神火罗网,小成!

    高阶幻技的修炼之法,并不困难,难的是灵珍的寻找,厉寒既然得到赤帝长生火,又修成大日炎身,这神火罗网,便自然而然修炼成功。

    本来厉寒以为,三大高阶幻技,自己首先的学会的,应该是前面两种,土神囚笼或者水光切割球,因为这两种相对简单,神火罗网则是最难。

    但厉寒没想到,因缘际合,自己首先学会的,却是这神火罗网,世事变幻,繁如棋局,真是谁也预料不到。

    在石洞中,足足待了两日,厉寒体内的蛊毒已去小半,而他体内,原本所有的浩然真气,也全部转化成了大日真气,经脉中,流淌的,全是淡金一样的色泽,仿佛云雾一样翻滚,除了那些蛊毒还没有退去的地方,其余所有地方,已经全部变成了金色。

    所以,徒留在洞中无益,这一天,厉寒自己走回小屋,继续在小屋之中闭关,炼化蛊毒,继续修炼大日炎身,同时琢磨熟悉神火罗网的应用之法。

    第三天时间,厉寒体内蛊毒已去大半,而这一天夜晚,在他茅屋中,忽然升起耀眼红光,那红光冲天,如同一日自他茅庐中升起。

    当第二天天明时,厉寒顺利驱遂完所有夺命蛊毒,整个人恢复正常,脸色也由原先的苍白,变回红润。

    同时,他的修为也经过这三天不间断的炼化,达到了顶峰,一举突破到混元后期中段,距离后段,不过一步之遥,相信,随著他继续的炼化赤帝长生火,突破混元后期后段,也不过就在这四五天之内。

    于是,这一天,厉寒起身,要去向青年男女一对兄妹,以及他们的母亲,牧颜老夫人辞行。

    在这谷中耽搁了这么久,仙妖战场上已经不知道变成什么情形了,还有宗门中关于自己的失踪,是如何定性的,厉寒急需赶到仙妖战场,了解情况,同时……冢圣传将自己击下悬崖的这一笔帐,也是时候该清算的时候了。

    虽然厉寒暂时还没有突破到气穴境,但是……拥有了大日炎身,神火罗网的厉寒,全力爆发之下,再也未必不是冢圣传的对手了。

    最重要的是,此时,他已经不再拘泥于是不是会借助外物了,修道者,本来就是借天而行,身周所有能使用的东西,如刀,如剑,如枪,如棒,甚至如朋友,如仇敌,都是外物,都可以借用。

    如果有机会,这一次,厉寒一定不会错过,一定会动用天罚之力,将冢圣传诛杀,报这一掌之仇,同时,为过去的种种,做一个了结。

    ……

    得知厉寒要离去的消息,牧颜老夫人神色镇定,似乎早有所料,并不以为意。

    而青年眼中闪过一抹亮光,随即黯沉下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有少女,却垂下头,变得沉默了许多,一语不发,再无往日的活泼。

    青年开口道:“要想出谷,十分艰难,我也试过无数次,东南西北都试过了,都被封死,或是上入云霄的崖壁,或是下坠无间的深渊,如果要说唯有一处,有可能被通行,那就是星极原。”

    “那里,原本是一处湖泊,后来不知怎么的湖水干枯,变成了沼泽,里面,高阶凶兽汇聚,根本不是我能力敌,甚至有不少绿阶凶兽,我一直勤练斧技,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往那里打通一条道路,出去看看。”

    “不过以厉大哥如今的实力,或许,可以通过那里也说不一定,也许,可以走出去!”

    话虽是这样说,不过,他眼睛中的羡慕,却是怎么藏也藏不住。

    很明显,哪个年轻人愿意一直困在一个无人的小山谷中,最近这段时间,厉寒也经常跟他们聊外面的事情,外面的世界那么大,以前不知道,或许还能忍住,以前是出不去,也还没有关系。

    但现在,知道了外面的世界如此精彩,知道了厉寒或许有带他们出谷的能力,他们却还要困死在这里,也许十年百年,最后到老,化成飞灰,也一直待在这谷中,他们却怎么忍受得了。

    最重要的是,一直困守此谷中,他们连一个外人都遇不到,也别说生儿育女,延续香火了,最终的火苗,只能慢慢灭去,什么也不剩。

    厉寒看了他们一眼,欲言又止。

    这是他们自己要做的决定,在此之前,他也隐晦的提过一次,可以带著青年男女兄妹三人,一起出谷,只不过,被他们的母亲婉拒了。

    此时,离别在即,厉寒心头,也不好受,不过,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还有太多的牵挂未断,却不能和这对青年男女兄妹一样,一直留在这里。

    知道了离开的道路之后,厉寒没有多留,起身向青年男女母亲告辞道:“如此,晚辈就先离开了,此去仙妖战场,若能完成使命,活著回来,一定再前来叩见老前辈!”

    说完,再向青年男女一抱拳,就要转身往外离去。

    他只能狠心,因为他怕一时犹豫,以后,就再也提不起离去的决心了,看著少女那凄婉的眼神,他十分不忍,但是,青年母亲不愿出谷,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青年踏上一步,伸手欲留,少女更是身躯重重一震,抬头飞快的看了厉寒一眼,又很快低下头去,面上的神彩,似乎是一瞬间剥落下来,变得什么也不剩,只剩一具空灵的躯壳。

    就在此时,令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厉公子且慢!”

    “嗯?”厉寒回头,奇怪地看了一眼上首的老夫人,开口问道:“请问老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没有,只是请厉公子稍等一下。”

    “嗯!”

    厉寒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上首的老夫人,眼神微动,有所猜测,当下也安静起来,静静地站在一旁,再未问话。

    牧颜老夫人并没有看向他,只是淡淡地道,说完,则把目光,转向旁边待立的自己的一对小儿女,眼睛之中,尽是透彻入骨的威严。

    “你们,想跟他一起去?”

    青年闻言,犹豫了两下,终于还是外面精彩的世界,战胜了对这小谷的依恋。

    他走上一步,开口道:“母亲……孩子想去外面的世界见一见,我们一起去,也许,在外面,能寻到什么名医,治好母亲的腿脚手腕,甚至,脸上烧伤也说不一定呢……我们,能在外面重建一间小屋,幸福安乐,何等开心?”

    “呵呵。”

    老夫人并没有立即回答,转头望向自己的小女儿:“秋雪,你也是一样的心思?”

    “啊?”

    少女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低垂著头,看向自己的脚尖,虽然没有再说话,但只看她的表情,也能很明白,她非常赞同自己哥哥的意见,只是一直在自己母亲养成的畏怯习惯,让她不敢发声。

    “好,好啊!”

    老夫人似是有些失神,喃喃了两句,忽然一挥手道:“既然如此,我也不拦你们,你们可以跟他出去,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青年男女兄妹都是不可置信,踏上一步,眼神热切地道,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青年一惊道:“母上不跟我们一起出去?”

    “不了。”

    老夫人意兴澜珊的叹了一口气:“孩子长大了,翅膀也就硬了,想飞了,我早料到有这一天,只是没有料到会这么早而已。”

    她目光慈祥地看著两人,淡淡道:“你们的这位客人说得对,外面的世界,比这方小谷,精彩广阔百倍,万倍,但是,我也得告诫你们一句的是,人心险恶,这谷中的凶兽,或许同样凶残,可怕,但是,却远不如外界的心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出去之后,一定要小心。”

    “不过我看你们这位厉大哥是位有心人,跟著他,或许不会让你们吃苦。”

    “我身躯已废,这些年,火毒早已入毒,是彻底治不好啦,我这样一个残废的老太太,出去也没什么作用,反而平白让别人歧视,那种种眼光,我或许不在乎,但却不愿他们以同样的眼光来看你们,让你们因此受苦。”

    “放心,在这谷中,你们早已储备好足够的吃食,而且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再加上,谷后的野果,黄精,再过半月,就能开始采摘了,我早就为这一天做准备,所以做的这一切,你们都不知道。”

    “我只有一个要求,等你们出去,一定要找到一个人,然后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杀死,因为这个人,就是你母亲我一切悲剧之源。他挑断了你母亲的手筋脚筋,将你母亲的整个家族一把火烧成灰烬,牧颜家上下百余口,一个不剩,仅我一人,饶幸逃出,却被他知晓,最终,推下了这万丈断崖。”

    “此人名叫衣南裘,你们记住,一定要记住这个人,这是个魔鬼,魔鬼,不惜一切代价,不要放过他。厉公子,我也请求你,如果你有机会,帮北宫他们一把,老身不胜感激。”

    “我会的。”

    或许,牧颜北宫兄妹,也不知道他们母亲口中说的衣南裘是何人,对他们拥有怎样的身份,在外界,又是怎样一位存在,但厉寒,那天夜晚,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此时,他心中只感悲痛,他从来没有想到,五君七侯之一里面,竟然会出现这样一位人物,而另外一个猜测,更是让他的心不断下沉。

    就算老夫人不说,此次出去之后,他也不会不惜代价,查询衣南裘的下落,查探当年牧颜家族灭门之谜,而后,再决定对付衣南裘的方针。

    毕竟,虽然老夫人现身说法,多半不假,但是,厉寒毕竟不能只听信一人之言,谁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夫人所说,是真是假?

    而现在,又为了牧颜北宫兄妹,这个人,就更要去查了。

    “好,好。”

    老夫人端坐在轮椅之上,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去吧,记得,三年之后,老身寿元将近,你们若是能赶在之前回来,带回那个人的人头,就是母亲的最大安慰。”

    “母亲……”

    青年男女一下子跪了下来,眼泪止不住的流出,少女心中凄惨,脱口而出:“娘亲,我留在这里陪你,让哥哥出去寻人!”

    “呵呵,傻孩子。”

    牧颜老夫人温柔地抚摸了一下她的头,“最近这些年,我也累了,也想休息休息了,是该静静的时候到了。傻孩子,你还有大把的春光未览,还有你想跟著的人……何必为我这样一个半身入土的残缺之人,留在这里。你们离去之后,我就会闭关,将这谷中封锁,进来之路,你们自知,也就不用我多告诉你们了。去吧,去吧,如果你们能达成我的愿望,这才能使我死得瞑目。”

    一边说完,老夫人转动轮椅,背朝众人,萧索地挥了一挥手。

    厉寒也伸手拉起了少女:“是啊,秋雪姑娘,如果你愿意,厉寒愿意陪你一路同行,而且,并不是说这一去就不回头了,等仙妖战场之事完毕,不管能不能寻得衣南裘这个人,我都一定陪你们回来一趟。到时候,是去是留,再由你们自己决定。”

    “厉大哥。”

    少女仿佛瘫焕一般,无力地软倒在厉寒身侧,被他一把扶住,看到这一幕,青年沉静地道:“我们继续留在谷中七日,这七日,厉大哥,求你帮忙,我要多准备一些肉干,留给我娘,七日之后,我们陪你一起,前往星极原,打出山谷。”

    厉寒闻言,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好。”

    虽然时间宝贵,但是,如果不是这对青年男女兄妹,自己此时只怕已经死在了这里,又何有还能出谷之一日。

    所以虽然心下焦急,但面对青年的恳求,厉寒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身旁,少女眼中露出感激之色。

    她自然知道,厉寒是为何答应。

    于是,这七天之中,少女一直陪伴在自己母亲身边,凡事亲历亲为,珍惜这最后的几天光阴。

    而厉寒则和青年牧颜北宫一起,两人上山下湖,到处捕捉凶兽,七天时间,足足储存了一大石室的干肉和食粮,七天之后的清晨,阳光垂下,厉寒一身白衣,站在一旁,静静等待。

    不一会儿,小屋中传出人声,过了足足一个时辰,青年男女兄妹才再次走出,显然老夫人又对他们嘱咐了一遍。

    青年身披劲装,背挂猎弓,少女拿著一个小包裹,腰间缠著水囊,三人对视了一眼,青年再不犹豫,大踏步朝前离开,开口道:“走吧,我带路。”

    “好。”

    迎著晨光,三人缓缓走向星极原的方向,身后,木屋中,老夫人的眼睛,一直追随著他们的脚步,直到三人已经彻底离去,消失不见踪影,也久久没有回过头。

    ……

    第一更,补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