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大日炎身,赤帝长生火
    清风微拂,阳光正好,然而,厉寒却无暇欣赏。

    这已经是他决定,留在小屋中的最后一天了。

    今夜,今夜子时,就是他决定,独自一人,悄悄离去,寻找一处葬身之地的时机了。

    莫名而来,不告而去,虽然无礼,但至少不会让青年男女兄妹,因为自己这个突然到来的客人,又突然辞世,而感到悲伤,悲恸。

    抬头仰望,头顶山峰,笔直如剑,耸入高天,初秋的季节,无尽枯叶,开始飘落,翩翩起舞,如同一只只悲伤的蝴蝶。

    似乎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同寻常,这一天,罕见的,青年男女哪也没去,尽皆陪伴在了厉寒的身边。

    只是,每当少女想要开口说话,厉寒今日却再不似往常热心,马上接话,而是怔神良久,才突然回上一句,“哦!”“什么?”等之类,似是神游天外。

    如此数次,少女也知厉寒心不在此,也就不再提问,静静地陪著他看著山谷秋景。

    青年觉得沉闷,闲来无事,又开始在旁边,自顾自地练起一套拳法。

    他的拳法,赤红如火,带著一股闷雷之音,似是十分不凡,厉寒不知道他从哪里学的拳法,但很明显,比他自创的那什么劳什么子斧法,要强大得太多了。

    看著看著,厉寒忽然好奇起来,他难得地开口询问道:“你们是怎么,得到修炼之法的?我看你哥哥,修为不俗,只是不懂运用,没有技巧,所以才威力大打扣折。”

    难得听到厉寒今天肯开口讲话,少女精神一振,眼疾口快,毫无心眼地一指东南方:“那里,有一个小山洞……山洞里,画著一些奇怪的壁画,还有一个石莲台,我哥哥就是从那壁画上学的?”

    “壁画?”

    厉寒正自一怔,青年已经收拳回头,听见少女所说,眼神扫了她一眼,略有不悦,但也没说什么。

    看见厉寒有些好奇,青年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那边有一个石洞,洞内有一些壁画,还有一朵奇特的火焰,我就是按照壁画修炼的。”

    “那火焰太可怕,连金乌石都一烧就没,我不敢碰,所以就让它呆在那了。”

    “壁画,火焰?画的是什么,火焰是什么颜色,形状?”

    厉寒陡然激动起来,控制不住,一把抓住青年的手,焦急地问道。

    “怎么了,你很好奇?”

    青年并未多想,只以为厉寒想看,他看了一眼四周,笑道:“反正今日无事,我就带你和妹妹一起再去看一次吧。”

    厉寒的身躯微微颤动起来,那是因为激动的,他抬头望天,喃喃地道:“如果真的是那物,如果真的是……那么,我厉寒洪福齐天,或许,也许不用在这里死亡也说不一定!”

    他的声音太低,青年和少女都未听清,不过,青年也不啰嗦,回头向自己娘亲告罪了一声,随即,便编了一个竹制藤椅,让厉寒坐在上面。

    他一把扛起,负在肩头,而后,就带著自己的妹妹,和厉寒三人一起,朝著山谷东南,一座奇异的石洞走去。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三人才来到一块掩映在无数藤萝竹蔓之间的巨石下,巨石之上,隐隐透出微异红光,红光之下,正是一方巨大的方形石洞。

    青年负著厉寒,牵著妹妹的手,小心翼翼进入其中。

    ……

    月升月落,潮涨潮消。

    转眼,三天过去了。

    三天后,从石洞中回到茅屋的青年男女一家人,正在吃饭,而厉寒,却盘坐在自己的木屋中,静静打坐,脸色忽红忽紫,闪烁著奇异的红光。

    他没有死。

    是的,他并没死。

    大难之下,忽有奇遇,在那方石洞之中,厉寒看到了一幅画,仿佛佛祖证道似的画面。

    画面中,是一个和尚,正在熊熊烈火之中,修炼一种金身。

    旁边,还有四个青年男女并不识得,却不妨碍厉寒辩识的四个微小字体:“大日炎身!”

    这是一门佛门秘功,大日炎身,壁画上所画的,就是大日炎身的修炼之法。

    看这功法程度,至少达到半地品,难怪……难怪青年拥有一身不错的修为,却发挥不出多少威力,原来是不懂运用。

    难怪,他明明修为惊人,斧技却那么弱,仿佛坐拥金山,却连个包子都买不起的人。

    而旁边,最让厉寒惊喜的,还不是发现了这幅大日炎身的修炼功法,而是旁边的石莲座上,还燃烧著一朵奇异的火焰。

    这火焰,红中带紫,燃烧起来,没有任何声音,就像是一幕无声电影。

    但是,四周的虚空,却发出“噼啪”的微微破裂声,不断碎合重组,看过去,有一种模糊的感觉。

    而最特的是,这种火焰,居然是透明的,也就是说,你从中看过去,能看到对面的景像,但是,如果你真的认为这火焰不存在,拿手去摸,那就绝对中大奖了。

    因为听青年所说,厉寒待意拿石洞中一块长长石条去试过,结果,只是刚刚靠近,石条就仿佛液体一样融化,分解,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番结果,让少女吓得脸色一白,她虽然也来过此石洞几次,但因为听从哥哥的劝诫,从来不敢靠近这座石莲台,这朵火焰。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洞中,会有这样一座石莲台,这样一朵火焰,不过,这不妨碍她对它的畏惧。

    如果这次,不是厉寒一定要来,她怎么也不会再来到这里的,因为这洞中,有一种炙热的气息,是她十分不喜欢的。

    只有她的哥哥,能忍受这种气息,并且在这里,修炼石壁上的武功,还小有所成。

    但是,对于别人,这火焰是避之唯恐不及的,但是厉寒看到,却是满脸惊喜。

    因为他明白,这火焰,对别人,可能只是一种奇火,但是对于此刻的他,却比任何功法,异器,宝物,来得珍贵无数倍。

    因为他明白,在这谷中,寻不到九蕊金莲,太一混元草等物,自己只能等死。

    但是,若有一种中高阶灵珍,也许,可以替自己,慢慢驱除体内的蛊毒。

    自己,有救了。

    ……

    自那之后,厉寒就固守在山洞之中,哪也没去。

    他知道,不能直接吸收这火焰,因为,如果一个普通人,随便就将这朵品阶足以达中阶巅峰的火焰吞服下去,只怕一瞬间,就会燃烧成一个火人,烧成飞灰,连骨头渣子也不剩。

    这也是这对青年男女,不愿靠近这朵火焰的原因,即使青年,修为不弱,也绝对不敢触碰。

    不过厉寒不一样。

    他的修为,足足达到混元后期,虽然现在道力全失,但根基仍在。

    而最重要的,他有炼化这火焰之法,那就是,临走之时,自己师傅交给自己的,那本高阶幻技修炼之法——神火罗网。

    原本,厉寒以为,自己短时间内,根本没有学会这高阶幻卷上,任何一种幻技的可能。

    因为这些高阶幻技,学起来也许不见得如此艰难,但是,在寻找与它们配套的灵珍上,却实在太过不易。

    一定需要有天大机缘,或者花大价钱收购,才有一定几率见到。

    但是,此时,他见到了,而且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他生命的最后关头,在他最绝望的时候……看到了!

    虽然不认识这种红紫异火,但并不妨碍,厉寒对它的猜测,能有如此特征,如此怪异,只怕,至少达到了六品,是六品巅峰灵火。

    天地有数,玄妙无穷,但凡拥有灵性之物,一致共分为一到九品。

    一至三品,为低阶灵珍;四至六品,为中阶灵珍;七至九品,为高阶灵珍。

    再往上,就不分品,只论阶了,只有极品,顶阶之别,无第十品,第十一品之说。

    厉寒见到的这朵红紫色的火焰,虽然没有达到第七品,距离高阶尚有一段微小的距离,但也是一朵六品极限火焰。

    状似传说中的一种高阶灵火,赤帝长生火。

    只是此时,这朵赤帝长生火并没有发育完全,还处在它的幼年时期,所以未入七品,只能列入六品巅峰之列。

    但是,也足可见它的弥足珍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