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隐藏之秘
    两天后。

    依旧是同样的大石前,厉寒已经虚弱得仅剩一息,这时,就连傻子都看得出厉寒的情况十分之不好了,更何况青年男女兄妹?

    这一天,青年从外面带回来一块人形的根茎,长椭圆形,黑褐色,块根肥厚,茎须缠绕,竟是一块成形的何首乌,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挖来的。

    少女将其分作数碗,熬成汤汁,给厉寒服下,厉寒顿时感觉好了许多,精神竟然振奋了几天。

    第三天,青年再从外面猎回一只黄獐鹿回来,拖到厉寒面前,忽然少见的过来,坐到他面前的石凳上:“你学过道法?”

    道法是这个世界道技的统称,武人只能叫武者,所练为功法,道法却是近乎仙人才能接触的东西,难怪他如此表情。

    “嗯。”

    厉寒想了想,没有否认。

    青年沉默,随即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夜晚。

    厉寒又坐在那块大石上,仰头看著天上明月,这几日,他虽然感觉身体恢复了许多,但知道这只是因为那何首乌之因,回光返照。

    最多再过四五天,他体内的蛊毒就会全面爆发,到时候,会比之前更加凶猛,更加险恶,他只怕难逃一劫。

    所以,他更加珍惜这仅剩下来的四五天时光。

    突然,仰头沉思的厉寒,听到了那间大屋中,隐隐传来少女的哭声,还有一个老妇的声音,恶狠狠地响起:“我恨你,我恨你,恨……”

    厉寒明白,这是这一家真正的主人了,那位神秘的牧颜老夫人,也不知道她在恨谁。

    自从来到这山谷至今,厉寒也并没有见过这对牧颜兄妹的母亲,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从不出屋,是因为身有不便,还是畏惧阳光?

    心中忧虑少女,厉寒听出这哭声,似是少女所发,不过他此时听力大不如前,因为蛊毒已经破坏了他的五脏六腑,耳识眼识鼻识等六识,都远不如平常,所以听不清晰。

    心中一动,厉寒悄悄掏出了临走之时,自己师傅冷幻交给自己的那串合银小铃,通天彻地铃,放在耳边。

    精神思感无限蔓延铃上,似乎有圈圈蓝色涟漪在脑海中炸开,瞬间厉寒感觉精神无限延伸,如一张大网铺了出去,原来已经奄奄一息的精神思感,猛然一涨,扩充到数十丈开外。

    厉寒终于听清了茅屋中的交谈。

    “那个青年人还没好?如果他好了,赶紧让他走,外面的人阴毒残忍,靠不住,指不定是来谋夺什么的呢……”

    “娘……”

    少女辩驳的声音响起,但是,老妇重重一哼,少女吓得顿时不敢再说,眼泪直流。

    如果是以前,青年一定举双手双脚赞成,但是现在,有过厉寒的指点之恩,再加上这几日的相处,却知厉寒绝不是那样的人。

    虽然不敢违逆母亲的心思,但他还是站起道:“娘,他毒伤未愈,时日无多,现在浑身无力,便连一只野鸡也抓不住。请娘放心,留在这里并无危险,别说您,就是小妹一个人,也足以制服他。”

    “而且他能帮我改良斧技,让我这几日猎杀猎物的速度大增,以后我可以渐渐去更远的地方,说不定,穿过那片危险的地带,我们真能找到出去的道路也说不一定。”

    “嗯?”

    老妇的声音终于沉寂下来,过了片刻,木门打开,青年推开门出来,看了看那边躺在大石上和衣而卧的厉寒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回自己的小屋。

    而屋内,少女的哭泣声也渐渐止息,一切恢复了原来安宁详和的样子,只是,大石上的厉寒,心中却并不如外界一般平静。

    “看来,自己这个客人,并不受这位老主人的欢迎啊,只是眼下,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默默地收起通天彻地铃,将其放入怀中。此铃果然奇妙,有通天彻地之能,只要贴近在耳边,方圆数十丈之内的动静,就皆瞒不过自己的耳识。

    这还是自己修为全失,精神不济的情况下,如果实力恢复,只怕接近百丈都不成问题,果然是一件异宝。

    不过可惜,以后说不定也就没有使用到它的时候了,等到自己在这谷中,变成尘泥一堆,这些宝器,又有何用呢?

    明月渐渐高升,青年,少女都已睡了,但是,陡然间,厉寒怀中的通天彻地铃又是一动,厉寒精神思感中,竟然感觉那间大屋中,一个佝偻的身影,缓缓坐直身子,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物品,放在眼前,不住诅咒。

    那个小小的物品,透过帘幕窗影,有些像是一个小布人的样子,不过此时上面扎满了细孔,阴森可怖。

    不但如此,老妇还一边诅咒,一边又拿出一根根银针,不断扎在小布人身上,同时口中喃喃地道:

    “衣郎,你好狠心,为了那个小贱人,居然把我推落悬崖,我要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厉寒双目陡然一瞪,心中感受到,一个绝大的秘密,在自己面前展开。

    他闭上眼,仔细去听,不放过一丝一毫,老妇喃喃议说,厉寒耳中,听到一则则故事。

    这些故事,让他心寒,让他胆颤,又让他感觉到,自身更陷入了一重更深的迷雾中。

    直到后来,声音止歇,大屋中,那位老妇不知何时也已睡去,厉寒这才睁开双眼,望著头顶的星空,满面苦笑。

    “就算知道这些,又如何呢?自己还是出不去,不管这老妇的遭遇如何凄惨,如何不幸,自己似乎也没有帮她查明真相,帮她复仇的能力。她的那位衣郎,到底是谁?”

    “衣?”

    厉寒脑海中,迅速出现一柄剑,还有一个人的名字,不过随即,又被他摇头,苦笑抹去。

    怎么可能,这世间,怎会有如此巧合?不,一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一定是一个意外。

    对,意外。

    只是同样姓衣的一个人而已,不可能是自己心目中所想的那个人。

    天空,又渐渐亮了,繁星隐去,又是新的一天来临。

    距离那一天的事情后,又过去两天。

    这两天中,厉寒再一次在夜间,“见”到了大屋中那位神秘的牧颜老夫人在屋中,拿出一个小布娃娃,一边诅咒,一边扎针,口中喊著“衣郎”这个奇怪的名字。

    第三天中午,忽然,青年进过大屋一次后,忽然出来,抬步走到厉寒面前,神色有些复杂,又有些犹豫,过了半晌,方才沉声道:“厉大哥,我娘要见你。”

    因为厉寒的指点之恩,而且知道他学过道法,知道不是自己能比,青年也开始学妹妹一样,叫厉寒为大哥了。

    厉寒拒绝过,不过没成功,最后也就由得他们,反正自己生命已经到达尽头,也不在乎这些。

    他感觉这两天,身体又在走下坡路了,知道真正的大限就在这几日,也知道那老妇必定有一天,肯定会接见自己,所以也不迟疑,直接淡淡微笑开口道:“请带路!”

    “请……”

    青年带著厉寒,缓缓走进屋中。

    屋门一打开,厉寒感觉到了不同。

    这是他第一次进这间大屋。

    屋中充满了儿女风情,地上还铺著一层厚厚的白虎王皮,走在上面,光滑,柔软,充满了弹性,生前必定十分强壮,不是一头普通白虎。

    想来这必是这青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猎杀到的,猎杀完后,将兽皮洗净,销干,再用药物去除异味后,铺在了这屋中,冬天为母亲和妹妹驱寒保暖,夏秋则则用作装饰。

    除了这些之外,屋中,还有一大一小两张竹床,大的竹床之上,此时正端坐著一位鸡皮鹤发的老妇人。

    老妇人半张面孔,如同被火烫伤,到处是阴森可怖的毒疮,脓泡,坑坑凹凹一片,早已看不出原来颜色。

    而她的一双手,一双腿,也似乎是十分不便。

    双腿蜷曲在一起,用一块蓝布盖著,看不清原来的样子,但是,在里面,厉寒也感觉不到丝毫的生气。

    想必,这就是她足不出户,从来不曾踏出这大屋一步的原因了。

    而她的一双手,也软软垂著,似乎不能使力,但大前天和昨晚,厉共亲眼所见,她拿著一个布娃娃,用针扎,扎得很用力。

    厉寒在打量老妇,老妇也在打量厉寒。

    互相看了良久,厉寒才终于省起这是哪里,弯身恭恭敬敬向老妇人行了一礼,道:“厉寒拜见老夫人!”

    “你叫厉寒?”

    老太太终于开口,她的声音十分干涩,如同是从牙齿缝里迸出来,也给人一种十分生冷的感觉,听得人心中生寒。

    不过,厉寒还是听清楚了,他恭恭敬敬的向老夫人点头答应道:“是,姓厉,名寒。”

    老妇人问了第二个问题:“你来自何方?”

    闻言,厉寒下意识就想回答伦音海阁,犹豫了一下,却忽然改口:“真龙玄京。”

    “哦?”

    老妇眨了眨眼:“你知不知道一个名叫伦音海阁的宗门内,有一个名叫冷幻的女子?”

    “冷幻?”

    厉寒心中掀起滔天大浪,对方怎么知道他师傅的名字?而且,看样子,对方只怕在这谷中都存在了不知多少年,而她师傅,却是这些年才隐居伦音海阁。

    “不知。”

    实在不知道这老妇询问他师傅的名字有何意义,厉寒多了一份心思,摇头回答道。

    老妇眼露失望,最后问了一个问题:“你修炼过道法,听没有听说过,修道界有一个有叫衣南裘的人,如果他现在没死,应该很有名!”

    “衣南裘?”

    厉寒心中再次重重一震,他感觉,一个秘密在他心中渐渐展开,他犹豫半晌,还是点头回答道:

    “有,听说过,江左第一世家,衣家大公子,从小丰神俊朗,天赋过人。”

    “传说他七岁纳气,十二岁混元,十八岁就突破气穴境,是年轻一代最杰出的数人之一,名列五君七侯七侯之首,人赠雅号‘烈日侯’。”

    “不过不知为何,据说在十年以前,就已入魔,与衣家决裂,不知所踪了。”

    “江左衣家,天赋过人,五君七侯,烈日侯……”

    “呵呵呵呵呵!”

    陡然,老妇疯狂大笑起来,笑声近乎癫狂,旁边,那对青年男女见状,俱是大惊,急忙上前扶住老妇人,焦急叫道:“妈!”

    “入魔了,入魔了,他怎么会入魔,呵呵呵呵呵,他本就是天底下最大的魔头,何需再入魔?”

    说到这里,她似乎清醒了一些,感觉到说出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她的神色再次变得冷淡下来,淡淡朝厉寒一挥手道:“好了,我没事了,你出去吧。”

    “是。”

    厉寒虽然对她心中的那个秘密十分好奇,但是,听到老妇人的逐客令,他还是很恭敬地行了一礼,在青年的带领下,走出大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