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神秘老妇
    “咕咚!”

    却是少女听到厉寒的叫声,当即伸手自腰畔解下一个随身鹿皮囊,打开木塞,缓缓给厉寒倾饮了一口。

    厉寒一口饮尽,却是呛到,鲜血混和著清水,溢出嘴角,被少女温柔擦去。

    粗眉青年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眉眼微微一跳,似想发作,最终却又忍住了。

    厉寒一连足足喝了六七口之多,这才再次沉静下来,感觉全身上下舒服了很多,又察觉危机已失,当下心神一松,再次毫不犹豫地晕倒了过去。

    “这……”

    少女抬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哥哥。

    粗眉青年本待转身欲走,但看到少女恳求的眼神,只得重重冷哼了一声,道:“算了,我今天就不去火焰山了,替你帮他背回去。”

    他知道自己若不帮忙,妹妹必定要一人背著这个人回去,凭妹妹的体质,他怎么肯让她做这样的事情。

    所以虽是不愿,青年还是走过去,一把捞起厉寒的身躯,随即随便就往肩头一甩,就像扛著一只捕猎回来的野猪一样,将厉寒挂在肩头上之后,就当先迈步,朝著一个方向走去。

    “哥哥最好了。”

    少女见状,欣喜得跳起来,满眼都是喜悦崇拜的眼神。

    见状,青年心中本来怒气充盈,终究不由心中一软,但还是没有好气,冷哼了一声,速度更快了。

    身后,少女看著哥哥胡意往那些凹凸不平的路上走,而厉寒就随著他一上一下,阵阵起伏,脸色更加苍白了,忍不住欲言又止,一脸担心。

    不过她也知道青年的脾气,看到他此时脸上不愉的神色,犹豫了数次,终究没有鼓起勇气,只得收起鹿皮囊,急忙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

    转过一个小弯,跨越一座小竹林,一男一女,来到谷中,一处依崖而建,掩映在一丛明丽花海中的小竹屋。

    这些小竹屋都做得极其是简陋,整体不过用茅草竹片建成,既不美观,也不结实。

    不过在这等荒僻的山谷中,能建造这两座小屋,已经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了。

    青年将厉寒扛到其中一间,直接放下,少女急忙抢过,过去仔细看了看,发现厉寒未醒,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经过这一路颠簸,厉寒伤口又再次裂开,嘴角亦呛出几口鲜血。

    少女奔到外面,从另一座茅屋中取来一块兽皮,蘸过水之后给厉寒细细擦拭,一分一毫,十分谨慎细心。

    直到把厉寒面上的血迹污渍全部擦洗干净才罢休,而后又拿出另一块白布,把他胸口的伤口包扎了一下,这才重新给他披上了一件自己哥哥的宽大麻衣。

    她请自己哥哥帮忙,把厉寒身上原本那件破破烂烂,粘满血迹的白色长袍给脱下来,拿去清洗,缝补。

    这其间,少女哥哥一直一脸不善地站在旁边,看著自己妹妹不断忙碌,最后还得替她帮手,满脸都是不情愿的表情。

    直到她离开那座小屋,拿著厉寒换洗下来的那件血衣前去清洗,这才跟著出来,来到另一间屋内。

    随即,屋中传来另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十分严厉生冷,青年解释的声音随之响起。

    “落崖者,青年,男子,伤势颇重,雪儿……”等等字眼,随之飘出,只听那老妇冷冷一哼,似是甚为不满,但倒也未再有其他动作。

    随之,青年退出,崖底恢复寂静。

    ……

    当厉寒再一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一缕阳光,斜斜地打在竹塌上,竹塌十分简陋,不过就是几根普通的圆木棍,塔上几根竹片,铺成一层茅草,上面再随便加块兽皮,就组成了简陋竹床。

    房间也很简陋,一副弓,几支箭羽,一个黑漆漆长了两只角的,状甚奇怪的巨大牛头,还有两块阴干的兽皮。

    可以看得出,这一家的生活环境并不富裕,十分贫寒,不过厉寒此时,哪里还顾得这些,急忙调息运气,却发现自己体内,真气空空如也,什么也不存在了,忍不住脸上,瞬间滚下豆粒大的汗珠。

    一颗心,更是沉到谷底,心死如灰。

    就在此时,那名少女再一次走进自己哥哥的房间,手中端著一个木盆,似是要来为厉寒擦拭。

    当看到厉寒已经睁开的双眼,开始时不由自主吓了一跳,木盆一晃,差点水就全部倒出。

    不过,随即她又想起了什么,却是急忙奔过去,满脸惊讶地看著厉寒,喜道:“咦,你醒啦?”

    她的声调,比较奇怪,有些偏向北方之音,不似正常真龙王朝的人。

    不过想来也是,在这山谷中,她从小只与她哥哥,母亲相依为命,平时说话的机会极少,所以语音不类真龙大地,也说得过去。

    厉寒静静地凝视著她,其实自从醒来,他便已经将一切全部在脑中过滤了一遍,已经知道是这对青年男

    不过此时那名猎人青年并不在屋中,不知去了何处,有事离开,或是继续前往火焰山猎杀他的雪鸟了。

    看向站在身前,那名端著木盆,布衣襟衩,容颜虽不算绝世美丽,但难得的却有一股纯朴,善良之气,温柔清秀的女孩,厉寒眼睛中,也不由带上了一丝赞叹。

    “谢谢你们,救了我!”

    他右手一撑木床,勉力想要坐起身,向少女致谢,却发觉全身酸软无力,胸口顿时一阵剧疼。

    手肘支动,伤口顿时再次破裂,伤口的绷带沁出血迹,厉寒“扑通”一声,又重重地摔倒在床上,脑袋落在一方石枕之上,顿时“砰”的一声,发出一声重响,有些眼冒金星。

    他不禁苦笑,这一战,后遗症太严重了,自己此时,简直连一个普通农家青年都不如,哪里还是昔日飞天纵地,无所畏惧的那名八大宗门高高在上的道修弟子。

    少女见状,顿时急了,急忙放下木盆,抢过来扶住厉寒,让他好好躺著,而后道:“你不用起身,要什么东西我给你拿,等伤好了再说不迟。”

    她的手温软冰凉,鼻中闻到一阵淡淡的香气,这谷中并无胭脂脂粉之物,想必是天然体香了。

    厉寒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比兰花幽静,比麝香清远,十分好闻。

    少女看到厉寒的动作,顿时有些羞红了脸,她拿起一块毛巾,飞快地蘸水,给厉寒擦了一下额头,而后端著水盆,仿佛逃也似的奔出了房门。

    在他走后,房中顿时再次恢复一片清寂,厉寒这才有空,仔细地回思著自己这一战的成果。

    看来,灵翼飞舟是彻底赶不上了。

    冢圣传既然敢出来找自己麻烦,必然准备了万全的说辞,再加上临走之时告诉杨晚的话,灵翼飞舟显然不可能还停留在原地等自己了。

    而且,就算他们还在那里,自己也赶不过去了,甚至,接下来,能不能出这座谷底,都说不一定。

    直到目前为止,昏昏沉沉,短短这一两日的功夫,自己总共清醒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时辰。

    除了当初刚醒来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哪里都没去,自然也不知道这谷中有没有外出的道路。

    想来即使是有,也没那么容易走的,不然谷中这对母女三人,怎么可能在谷中相依为命,那么多年,却宁愿在这做一个野人,也不出去。

    而且……

    想到自己体内的伤势,厉寒的脸色更加严肃了起来。

    ……

    补昨晚第二更,这两天有点事,更新不是很快,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