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夺命蛊爆发
    厉寒知道厉害,不敢硬接,轻鸢剪掠身法掠动,朝后退去。

    同时,左手一招,风雷轻剑入手,第一式便是涅磐寂静剑第一式,才人无行。

    恐怖的剑气,撕裂大地,摧毁树木,无尽的狂风,如寒涛席卷,怒潮拍崖。

    然而,对面,冢圣传却脸露不屑之色。

    “雕虫小技!”

    他淡淡地道,那双枯白的手,燃烧起一层橘白的火焰,一缠一绕,便将厉寒的风雷轻剑荡向一边,剑招也无攻而返。

    “枯骨十重狱!”

    同时,手掌再次一翻,掌指间,竟然带出一片隐隐的红色,如同血肉被翻开,撕裂,阴森可怖。

    这正是冢圣传赖以成名的绝学,枯骨圣手中三大绝招之一,而且是其中最具攻击力的绝招。

    此时,经他施展,气穴境的实力加持其上,威力只怕已经接近,甚至达到半地品攻击道技的程度了。

    厉寒顿感压力倍增,混元后期,和气穴初期,的确是一个天,一个地,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

    以前他跨越数个小境界作战,都没有感觉到吃力,但如今,只面临一个关卡的差距,却像是天壤之别,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厉寒感觉到气息不畅,身形受阻,四面八方,似乎全是冢圣传的身影,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他一咬牙,扬剑再转,使出了涅磐寂静剑第二式,红颜薄命。

    凄红的剑光,仿佛一朵莲花,突然绽放,与冢圣传击出的枯骨十重狱,在半空中轰然相接在一起。

    “砰”,一声巨响。

    冢圣传身形不动,面色如常,然而厉寒却是脸色陡然一变,身躯急退,“哇”的一声,仰天一口逆血喷涌而出。

    刹那间,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如纸。

    “呵呵呵,这就是你的自信,也不过如此嘛?既然如此,再接我一招,送你下黄泉!”

    冢圣传面露讥笑,神色转冷,一双手,血肉瞬间长出,竟然再次一变,施展出一门厉寒从来没有见过的功法。

    “青魔紫手印!”

    他的手,变成青紫交加,一半青色,一半紫色,如两条不同颜色的蛇交缠一起,十分诡异刺眼,只看一眼,就给人一种眼花的感觉。

    而后,他一掌捏印拍出,厉寒瞬间感觉整个天地,都被笼罩在其中,难以摆脱,四下充满了一种风雨交加,无孔不入的感觉。

    “江浪不息!”

    涅磐寂静剑第三剑无奈发出,厉寒体内的道力迅速被抽走,但与此同时,他也感觉身周一松,巨大的白浪,如千百道剑光,冲天而上,挡向冢圣传的青魔紫手印。

    然而,下一时刻,这些剑招,便仿佛梦幻泡影,在冢圣传的掌指之下,纷纷破碎,烟消云散。

    厉寒心中一凛,眼前一花,冢圣传又是一掌拍来,巨大的掌印,在半空中滴溜溜旋转,如同一方巨大的印玺,充满了一种毁天灭地的感觉。

    厉寒只感眼前一黑,整个视野中,仿佛只剩紫色,那一片迷蒙的紫色,将自己的心神都惑得微微迷乱起来。

    四周压力凭空而生,仿佛一座大山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厉寒知道不能迟疑,若再迟疑,生死倾刻。

    下一刻,他脸带郑重,一剑庄严肃穆,使出了自己还不能纯熟运用,要看运气的涅磐寂静剑第四剑,也是他能使用的涅磐寂静剑最后一剑。

    ——世态炎冷。

    整个世界,似乎陡然之间变成了灰色,风雷轻剑急挥,剑身之上,竟然缠绕上一层薄薄的雷电,呜呜风声大作。

    在这一刻,厉寒已将他对剑道的理解发挥到极限,同样达到半地品攻击绝技的威力,淡灰色的剑光,不见一丝彩色,仿佛在嘲讽著这个世界的无情。

    只剩寒冷,寂静的寒冷,刺入人心。

    “嗯?”

    冢圣传眼神微变,似乎没料到厉寒竟然能发出如此厉害的剑招,不过随即,就变成了杀意:“既然如此,就更留你不得了。若是境界相同,说不定这一剑就要被你重伤。”

    他脸现狠色,再加两分力,丹田深处,忽然涌现一团强烈的黄光,一股可怕的气势,自他身上发出,如接天临地,威慑苍穹。

    ——专属于气穴境的可怕气势。

    厉寒本来这一剑已经达到巅峰,但是,在此气势威慑之下,却不由心灵一震,瞬间有了一丝破绽。

    手中的风雷轻剑,也微微一晃,这涅磐寂静剑第四剑,竟然再也挥不出去。

    下一时刻,“砰”的一声,虽然他及时升起了一层水蓝色的护罩,却仍然被那方巨大不断旋转的紫色手印,正中胸膛,一股血雾爆出,他整个人向后飞跌而去。

    “小子,纳命来!”

    冢圣传不给厉寒丝毫喘气之机,脸现狠色,邪魅的双眼,闪过浓烈的杀意,这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绝不容有失。

    “阴玄冰元掌!”

    漆黑的手掌,如同融纳世间万千变化,天地变作混沌,所有色彩一瞬间全部消失,如归于混洞。

    那种恐怖的死意,让厉寒不寒而栗,瞬间有一种要被吞没的感觉,生命在这一时刻,变得无比脆弱。

    厉寒知道,这是决定生死的一招,如果这一招他挡不下,下一刻,他就要被冢圣传这一掌彻底摧没,连一点血肉都剩不下。

    一咬牙,厉寒知道不能力敌,脸色一狠,手掌一挥,体内残余道气,全部催动,掌指一瞬间变作赤色,而且布满一层细细密密的鳞片。

    他的左手,化为一只摩天之爪,仿佛巨龙的手掌,向上迎去。

    四周空间,竟然发出一阵阵“嘎吱嘎吱”的碎裂声,如同承受不住,镜面要碎裂,被这只魔爪破封而出。

    ——半地品攻击绝技,赤洞蛇牙爪!

    “咦!”

    冢圣传见状,微微轻咦了一声,似乎没有料到,厉寒竟然还有如此一门功法,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赤色的巨爪与阴寒的手掌在半空中轰然相撞,“砰”,一声巨响,整个浮屠峰都震颤了两下,沙尘籁籁而落。

    赤色的气流,瞬间贯通阴玄冰元掌,厉寒一掌轰至冢圣传面前,创造出一个难得的机会,

    冢圣传微微一愕神,厉寒已经转身逃走,朝山下奔去。

    他知道,他根本不是对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能逃过今日一劫,等他化解了体内蛊毒,突破气穴境,再对上冢圣传,他就可以丝毫无惧了,到时一定报得今日之仇。

    “呵,逃得了么?”

    冢圣传先是一愣,接著,却不禁又微微笑了起来:“你以为,你能兑换到一招半地品招式,就是我的对手了,就能逃得过我精心准备的杀局。”

    “你表现出的实力越强大,我越是留你不得,明年今日,依然是你的祭日。”

    他闭上眼睛,似乎在全力感应著什么,根本没管厉寒的逃走,默默倒数:“一,二,三!”

    “发作!”

    随著“发作”二字出口,在他掌指间,瞬间出现一个晶莹的玉盒。

    玉盒中,一只灰色,仿佛指甲瓢虫大小,通体却有数十余血色斑点奇异小虫,身体迅速枯萎,四肢一阵傻硬,弹跳了两下之后,随即“啪”的一声,翻转过身,死亡。

    与此同时,远处,厉寒体内,那个绿色的斑点,如同陡然受到什么牵引,再也无法被玄冰雪莲的药力所控制,“噗”的一声,直接爆发。

    “轰!”

    可怕的毒气,瞬间蔓延厉寒全身,真气不受控制,顿时开始在体内乱窜,厉寒身形一个跄踉,直接朝山下滚去。

    就在这时,冢圣传清啸一声,已经再次如电杀到:“你以为,我没有防备你逃走的准备么?我之所以不在意,就是因为……这,才是我真正的杀手锏!”

    “蛊虫蛊虫,呵呵,连心之蛊,一方死亡,另一方决不独活。只要我灭掉手中这只母虫,你体内的那只夺命蛊就会瞬间引爆,真气爆冲,道力逆行,你离死也就不远了。”

    “不过,我还是不能放心,不能亲自让你死在我的手下,我一辈子难安。所以,小子,后悔吧,忏悔吧,下辈子,不要再遇见我!”

    话声方落,他一掌拍出,深黑色的掌印,恐怖阴森,不断变大,又是一招“阴玄冰元掌”。

    “轰”的一声巨响,厉寒身体一震,双眼急剧发黑,根本无力反抗,只来得及勉强支撑开一个水蓝色护罩,随即,胸口中招,如受铁锤重击。

    他仰天一口血雾如泉喷出,随即,“砰”的一声,如断线风筝,远远地抛跌开去,不料竟已到千丈山崖之侧,顿时一足踏空,疾滚而下!

    冢圣传身形如风,一掠而至悬边探首下望,却见数千丈高的山崖,底下是黑茫茫一片,根本看不清任何情形。

    而厉寒,身受重伤,又受夺命蛊在体内爆开,余毒已经侵入他的四肢百腑,根本不可能再有活路了。

    看一看天空,日已西斜,今日如果再不回去,明天厉寒一失踪的消息传回船内,只怕就要引人疑窦了。

    虽然有心下去探查一下,不过时间实在来不及,冢圣传面色一冷,快速回头消去山上大战过一番的痕迹。

    随即,身形疾闪,朝著灵翼飞舟的方向疾奔而去。

    ……

    第三更,求1朵鲜花,一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