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冢圣传的约战
    很久以前,浮屠镇不过是真龙大陆上一个十分偏僻的荒隅,是一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小村。

    但是,自从真龙王朝和紫魂王国立国以来,在此立界,这个本来十分偏僻的小山村,一夜之间地位变得重要了起来。

    后来,因为双方都不允许对方在自己边境建立威胁性太重的大城,所以只能建镇,于是,浮屠镇应运而生。

    再后来,这里就慢慢变成两方互通有无,甚至联通南来北往的一处重要交通枢纽,商业中枢了。

    所以,此处虽名为镇,其实除了没有城墙,几乎没有任何一处,是输于真龙王朝一些小型城市的。

    甚至在某些方面来说,还犹有过之。

    厉寒,杨晚脱离了灵翼飞舟之后,不过片刻功夫,就顺著众人所指的方向,来到了浮屠镇内。

    一进入镇内,首先的感受就是热闹,非常热闹。

    大街之上铺著厚厚的青石板,整齐划一;四处店铺林立,食肆,酒楼,茶栈,草药店,武器铺,灵兽堂等,应有尽有。

    厉寒和杨晚边走边看,他们其实也没有一定的目的地,随便乱走乱看,就当散心。

    反正飞舟明天中午才起行,他们今晚可以在此休息一晚,明日午间再回去。

    刚开始时,什么都新鲜,然而走上大半个时辰之后,即使厉寒,也有些吃不消了。

    他发现逛街比他修炼还累,尤其是陪女孩子逛街,正好走到一家酒楼下面,于是厉寒提议,上去吃饭。

    先吃饭,吃完饭回头再继续逛。

    杨晚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点头同意了。

    两人在店小二的招呼之下,慢慢走进酒楼,沿著一侧的红木楼梯,缓缓朝二楼走去。

    就在此时,“唰”的一声,一道白光,从窗外直袭而来,直击厉寒左肩要穴,风声嗖忽。

    厉寒耳朵何等灵敏,早在白光破窗的那一时刻,就已有所察觉,当即一回头,瞬间左手向外一抄。

    “啪!”

    一枚闪著白光的纸张出现在他手中。

    厉寒将其打开,看了两眼,发现这是一张写满小字的纸团。

    本来漫不经心的他,将纸条上的字看了两眼,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回过头望去,却见不到丝毫人影。

    “什么东西?”

    杨晚好奇地问道。

    自从成为一个小队之后,两人的关系明显亲密了许多,虽然不算多年的好友,但至少也算同荣同辱了。

    然而,不想厉寒却没有回答,反而看著她,郑重其事地道:“抱歉,杨师妹,今天估计无法陪你继续逛街了,等下你吃完自己先回去,我有点私事要处理。”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开口道:“如果明天中午之前,我没有回到舟上,你就跟长老说,不用等我了,我自己会赶到仙妖战场。”

    “嗯?”

    杨晚一愣,看著厉寒面色郑重,猜到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正要拉住他详询一番,却见厉寒已经身形一动,整个人直接翻身而出。

    仿佛一只特大号的蝴蝶,直接跃出酒楼,几个闪烁,已经在街道中消失不见。

    背后,杨晚追之不及,手伸到半空,恨恨地跺了一跺脚,然而,她也无法可想,只得匆匆吃过午饭,而后也没有心思继续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直接返身回到灵翼飞舟。

    这一夜,厉寒并未回来,她心中越想越是不安,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只能以打坐缓解心情。

    第二天,天尚未亮,她就已经起身,来到厉寒门前,却见他的房门依旧紧闭,大门紧锁,根本不曾回来的样子。

    ……

    厉寒出了酒楼之后,就一路朝浮屠镇东方飞行而去,片刻之后,即出了小镇,来到镇东头的一座十分巨大的血红色山峰。

    血红山峰一边环水,一面是千丈高的悬崖峭壁,只有两面稍平,可以上人,山势十分险峻,所以素有浮屠第一险峰的美称。

    然而,厉寒却毫不停留,一路攀援而上,根本无时间欣赏这沿途的风景。

    不片刻间,厉寒就上得峰顶,举目一望,果然,那里,已经有一名蓝衣青年,衣袍猎猎,站在一株松树之上,朝他看来,微微一笑。

    “砰!”

    蓝衣青年跳下地面,站在他对面。

    “够胆气,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呵呵,你都这样说了,我能不来吗?”

    厉寒扬了扬手中的那张白色纸张,脸微微一笑,眼神却变得冰冷。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想知道你体内那点阴毒怎么怎么也除不掉吗,如果这阴毒不除,你是永远别想晋阶气穴境的。”

    厉寒抬头,看向冢圣传,淡淡道:“所以,我来了!”

    “但我不能不说你愚蠢,不来,最多还只是无法晋阶气穴境;来了,只怕你就永远也回不去了,你就不担心吗?”

    厉寒神色不变,淡淡地道:“担心?呵呵,你就认为,一定能留下我?”

    “你!”

    冢圣传嗤鼻冷笑:“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有几分实力,但是你还是没有看清现实。以为自己混元境时,能越阶挑战,就一样能对付气穴境了?就凭你,还不配。”

    “如果说,之前,我也只是半步气穴,你还是混元后期,或许的确有被你逃脱的机会,但这次嘛……”

    他嘿嘿冷笑,声音中带著一种说不出的讥冷和嘲讽:“你可知道,混元和气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可以说不可同日而语也不为过,当然,我忘了……”

    他一拍脑袋:“你还没有突破气穴,当然不知道,可惜,你今日,就要为此一时刻的愚蠢,而付出惨重的代价了。”

    厉寒神色依旧不为所动,淡淡道:“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谈下事,我想你也不愿在我身上浪费太多的时候,既然如此,不如就直入正题吧。”

    “我来此,可不是来听你废话的,说吧,你种在我体内的阴毒,如何解除?”

    冢圣传看了厉寒一眼,忽然哈哈大笑:“也好,你还存了饶幸之心,如此也好,这样战斗起来,才更有趣味,到时候看你失败的样子,必定更有欣赏的价值。”

    他眼睛眯起了起来:“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可知,我种入你体内的,并不是一道指劲?你是不是感觉,无论用什么办法,真气驱除,道力逼出,或者灵丹药炼化,都无法将它驱除?”

    厉寒沉默,的确如此。

    他当初试过许多种办法,却也皆无法将那道阴劲驱除,即使现在,他实力突破混元后期,那道阴劲依旧存在,顽强无比。

    虽然一直在潜伏状态,如同沉睡,却不知何时会再爆发。

    所以,这也是他看到纸条上,冢圣传说会在浮屠峰之上,将这道阴劲的化解之法告诉自己,虽然明知危险,却也一定会来的原因。

    他没有开口说话,但只是看向对方的冢圣传。

    冢圣传心中冷笑:“困兽犹斗,最是可怖,虽然我已气穴,你仍是混元,但是也不可小看。不过,如果我告诉你这阴毒的解方,你再战斗时,必定没有拼死之心,如果一来,我只要抓住机会……你就永远也走不出这座山峰了。 ”

    “嘿嘿嘿嘿……”

    他心中阴笑,表面上,却并不显露,淡淡开口道:“此物并不是普通的阴毒那么简单,这是蛊?南疆百年前一个小门小派,鬼蛊门传下的‘夺生阴蛊’,不吸食光你的血肉真气,永远不会消除。”

    “你是不是觉得你压制了,不,那是错觉,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压制得越厉寒,将来反噬便会更猛,这灰毒潜服,吞噬血肉真气,无所不融,无物可毁。”

    他有意引动厉寒的绝望之情,所以开口哈哈大笑:“不过,当然也不见得没有这阴蛊惧怕之物,那就是佛门至高三大绝学之一,如来本世经。不过,你可不是梵音寺弟子,这一辈子也没有机会修习这门佛门至高经典。不过不要担心,除此之外,还有几物可解,那就是拥有佛门气息的九瓣金莲,只是,这可是三品灵药,只怕你这一辈子,也是找不到的,哈哈哈。”

    厉寒听完,果然心中一沉。

    他当时就觉得此功法诡异奇特,居然怎么也驱除不去,如果只是一点真气,理应不是如此。

    但却没想到,它居然不是一团真气,而是一种闻所未闻,听所未听的残忍蛊毒,没有佛门功法,或者佛门圣物,九窍金莲,无法解除。

    联系到体内那潜伏在深处,不死不灭,一点灰色,厉寒相信了冢圣传的话。

    “很好,不管那是什么东西,我相信,总有一日,我能找到解除之方。至于现在,就让我们来一战,以还你让我受的这一指之辱吧!”

    “呵呵呵呵呵,年轻人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既然如此,那我便成全你,小子,记住我的名字,阎王殿上,别报错了冤屈。”

    冢圣传也害怕夜长梦多,身形一纵,已经直直地朝厉寒欺近而来,月光下的身躯,仿佛一道蓝色的闪电,充满著一种模糊的感觉,赫然又是玄道峰不传绝学,半地品身法道技,清虚四重影。

    到达气穴境以后,他的身法速度更快了,而且,赫然已经获得了完本的清虚四重影秘笈,虽然时间尚短,但也将其修炼到了第三重影的地步,随著他身法的飞动,身后出现三道一模一样的残影。

    这残影,并不是纯粹的虚影,一旦需要,可以随时变幻,变成可以真正攻击敌人的分身,虽然这分身存世时间极短,而且攻击力不高,但是,战场胜负,就在一瞬间的变化之间,有这一线之差,往往就是决定一场胜负的关健。

    “枯骨圣手!”

    冢圣传伸出手,双手十指,枯干瘦小,气穴境的实力,爆露无疑,所过之处,空气出现一道道黑色的焦痕,这要是按在人身上,那得还了。

    ……

    第二更,求鲜花,求月票。晚上还有,不过可能比较晚,大家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