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出发,仙妖战场
    看到两人到来,即便连玉权真,脸上也不由露出微笑。

    一成气穴,他们便是同一境界中人,虽然气穴初期,和气穴巅峰,仍是天壤之别,但已可以以“道友”相称。

    不过,玉权真是内宗长老,他们不过顶峰弟子,自然还是有尊卑之别的,但这并不能妨碍,他迎向两人,微笑道:“恭喜!”

    语气挚诚,声凋温和,一改他平日的冷静肃杀画风,显然,对于伦音海阁再添两员大将,他比谁都高兴。

    内刑殿本就掌管宗门对外,气穴境强者也是一宗之中真正的主力,所以,宗门荣,他们就荣;宗门衰,他们在外面,也将全无地位。

    “见过长老!”

    应雪情,冢圣传都抱拳为礼,不敢怠慢,虽然突破气穴境,但他们也非完全不知事的人,玉权真的身份地位,可都和他们的师父差不多。

    即使是天剑峰峰主原道真,现在也不过和玉权真平起平坐,内刑殿大长老,在伦音海阁,可是一个拥有特殊身份的人,不受六峰节制,自成一系。

    “好,归队吧!”

    玉权真一扬手,微笑道,应雪情,冢圣传闻言,都再次躬身一礼,这才退后,朝人群中走了过去。

    玉权真目光一扬,看到厉寒的身影依旧未曾出现,当即淡淡道:“算了,上船,不等他了,如果最后一名弟子上船,他依旧未见,就当他自动弃权吧!”

    说完,也不废话,身形一纵,便即跃上身后一座巨大的白色楼船。

    那楼船,高达十丈,阔有三十余丈,通体全用白色巨木搭建而成,两侧各排列四十余个疾风龙翼,雕刻符阵,能用灵石驱动,飞上高空。

    这就是修道界赫赫有名的大型运轮船,名叫“灵翼飞舟”,而且,还是最上等的灵翼飞舟,比当初载厉寒等人从玄冥真渊飞回来的“白云飞舟”还要珍贵,稀罕得多。

    这次是远行,要跨越大半个真龙大陆,行程足有半月之久,普通飞舟根本坚持不住,也无法抵御北海之处的恶劣天气,冰寒极境。

    普通飞舟面对极其寒冷的环境,如果甲板不坚固,就会直接龟裂,而妖风恶浪,再加上时不是时会出现的小股妖潮,更是防不胜防。

    没有安装了灵能炮弹,或灵能护罩的普通飞舟,根本无法胜任,所以才出动这艘巨型的“灵翼飞舟”。

    随著玉权真的上船,其他四位内刑殿的长老,以及五峰长老,同时跃起身躯,落向船首。

    其余弟子,则没有这个特权,只能老老实实从木板之上走上去,灵翼飞舟之上,缓缓放下一道百余级的长长弦梯,众人以冢圣传,应雪情为首,缓缓一步一步朝著飞舟之上走去。

    随著众人纷纷登舟,“嗡”,灵翼飞舟的运转符阵顿时亮了起来,灵能运转,两侧的四十余道巨翼纷纷张开,仿佛翅膀一般扇动。

    一道道巨大的灵能波浪,散向四面八方,吹得宗务殿前的广场上,沙石和树叶纷纷离地而起,一时蔚为壮观。

    不到一刻钟,一共十名内宗长老,加上数百名内宗弟子,悉数登舟,弦梯缓缓升起,灵翼飞舟也慢慢离地,开始升上高空。

    飞舟之顶,一名内宗长老小心翼翼地问道:“真的不等那个弟子了吗?”

    “不等了,走吧!”

    玉权真面色不变,神色冷淡,一挥手道。

    “是。”

    那名长老见状,正要挥手,下令启行。

    就在此时,远处,一道人影如电飞来,上一个影子,还在数十丈外,下一刻,已经到达近前,速度竟然快得惊人。

    “这是?”

    灵翼飞舟之上,不少内宗弟子,纷纷露出诧异的眼神,这种速度,只怕就是内宗前十弟子中,也少有人能及。

    就是那几名内宗长老,也不由纷纷露出惊叹的目光,“这速度……”

    玉权真也不由回过头,目光盯著远处,他的眼力何等锐力,即使远隔数百丈外,也能将一个人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早就瞧清楚,那就是厉寒。

    “嗯?”

    本来准备不搭理他,直接启动飞舟飞走,不过,当看到厉寒此刻显露出来的惊人速度,心下微微迟疑了一下,他终于还是止住了飞舟的启行。

    片刻后,“唰”的一声,厉寒直接一个飞跃,就跨越过数十丈的距离,整个人如同一只轻鸢一般,跃上飞舟,站在船头。

    看清他的身影,不少内宗弟子,纷纷露出震惊,震撼的目光:“居然是他,厉寒,他的实力,何曾如此厉害了!”

    “上一次的内宗大比,他也不过才二十几名,现在表露出来的,可至少有内宗前十的速度!”

    不提这些内宗弟子的惊叹,人群中,倒是有不少人,知道厉寒在试练塔中疯狂试练之事,此时再看向厉寒的眼光,只剩惊叹,倒没有多少怀疑,嫉妒。

    因为他们明白,那样高强度的修炼,换作一个普通人,不,就算换作他们自己,也根本坚持不住。

    但厉寒,硬是坚持下来了,如此,实力有如此一个长足的进步,也不足为奇。

    “还知道过来,我以为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玉权真虽然并没有让飞舟立即启行,而是站在原地等了厉寒一瞬,但是,还是对厉寒没有什么好脸色,走上前,对他冷声道。

    “抱歉,有点事情,耽搁了。”

    厉寒并不以为意,向玉权真举手拱了拱,以示歉意,他当然不会告诉别人,他是因为中途又去了真丹峰一趟,错过了时间,以致于才晚了这么一瞬。

    “哼。”

    冷哼一声,玉权真犹豫半晌,终于还是将训斥的话语吞回了肚中。

    厉寒毕竟是他们伦音海阁的内宗弟子,而且看情形,即使这一个月他没有去水月潮音洞参悟,实力也有了一个巨大的进步,并未被其他弟子落下太远。

    他对厉寒的观感,也终于微微好转了一些。

    目光一转,他问道:“冷峰主没来?”

    厉寒闻言,知道他问的是自己的师傅冷幻,因此当即摇头道:“抱歉,师傅有患在身,尚未痊愈,所以这次,派我一人,代表幻灭峰而来。我,就是此届仙妖战场之行的幻灭峰领队!”

    听到前面的话,玉权真还没有什么反应,并不意外,但听到后面,却猛然睁大了眼睛,一双威猛的双眼,猛地一瞪厉寒:“你说什么,你是这一届幻灭峰的领队?就算你?”

    前面一句话,是疑问,后面一句话,很明显是质疑了。

    然而,厉寒并不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一伸手,掏出一枚黑色的令牌,高举在头顶,看向玉权真道:“玉长老,看完这个,您还有什么疑议吗?”

    和试练塔中那名白发长老一样,看到这枚黑色的幻字令牌,玉权真的脸色也是猛地一变,似是想起了什么,接著惊疑道:“幻神令?”

    接过令牌看了两眼,他神色略有些烦燥,又有些不满地道:“算了,管你们幻灭峰搞什么怪,反正你们峰也只有你一个弟子,兼任领队也无不可。

    罢了罢了,你们幻灭峰的内务,我不管,但等到了仙妖战场,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少言,多听。”

    “是。”

    厉寒也不反驳,恭恭敬敬地点头答道。

    他知道玉权真这是不让他参与七人诀议的意思,不过,对于这些,他并不在乎,而且,还省得麻烦,这本来就是他的意思。

    他之所以想通,又突然答应承担这个身份,并不是为了大权在握,坐镇中枢指挥,而是为了避免被别人当炮灰,沦为别人的棋子而已。

    “走吧,出发,仙妖战场!”

    玉权真没有再看向他,缓缓一挥手。

    随著他的大手挥动,灵翼飞舟四侧,各喷出一前强劲的烟形气流。

    随即,烟形气流托著飞舟,缓缓升上高空,而后振翼一扬,头部转向,偏向东北,朝著远处飞去。

    慢慢地,化为一个小黑点,最后消失在所有人眼前不见。

    而在下方,巨大的水蓝色光幕穹幕之下,伦音海阁所有留守的人,皆站在下面,仰头祈望,暗暗祈福,希望他们平安归来。

    这一船载去的,不止是他们的希望,更是他们的未来。

    而厉寒并不知道,在幻灭峰之上,同样有一间石门打开。

    一身白衣的冷幻,站在广寒殿顶,抬眼望著渐渐远去的灵翼飞舟,眼睛中,带著一丝淡淡的担忧。

    “寒儿,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

    第二更,求鲜花,求月票。刚才悠哉游哉了好久,以为晚上到不了十张月票的,所以我就准备晚点码字,只要再写一更即可。结果居然真到了……

    感谢落辰雨心的贵宾打赏和月票,感谢国际警察001的月票。继续去码今天的第四更,大概在十二点前后会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