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厉寒爆发
    人群之中,最不能释怀和相信的,不是那名打赌输了的黑衣年轻人,而是随之攀上山峰,满怀失望与讶然之色的冢圣传。

    他原本以为,自己前六在望,虽然没可能夺得更高的名次,但在场之人,的确一个个比他实力更高,他也无可奈何。

    所以,能夺得前六,他就已经知足。

    想必,就是当年半步气穴境状态的蓝潭过来,也不过如此,最多提升一两名,差不到哪里去。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本来一脸淡然,似乎被自己甩得远远的,遥遥跟在后面,那名一直没有被自己放在眼内的隐丹门弟子,居然一马当先,瞬间超远了自己,而且,把前面几人都远远甩在身后。

    这是什么身法,什么速度?

    什么时候,一个靠炼丹起家的门派,拥有如此出色的强者了?

    这名名叫“风无鞘”的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

    为什么,他竟然可以比自己快那么多;而且,似乎竟然可以丝毫不受这绝壁重力的影响。

    如果不是知道,他不是伦音海阁弟子,甚至冢圣传都怀疑,这是不是伦音海阁高层,故意如此,给了他什么秘宝,以助他抵御这潮音绝壁的重力了。

    不过,再怎么失望,再怎么不甘,都改变不了既成的事实。

    那名八宗长老,在四人齐齐攀登之上之后,就含笑在其身后的石榜之上,刻下了七个名字。

    其中,隐丹门弟子风无鞘,赫然高据第四,仅在黑衣年轻人殇璃易,血衣年轻人血无涯,以及应雪情之下。

    而他冢圣传,才不过勉强排在第七,现在人数中的倒数第一。

    如果不是那名麻衣年轻人被拍落下了海面,落后一步,现在,他只怕连第七都不可得,可能只得进前八也说不定。

    ……

    盘膝坐下,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最后的结局,最后的胜负。

    前十的位置至关重要,每一个宗门中,有多少弟子闯入前十,在前十中排名第几,都将决定最终一个门派的名次。

    这是荣辱与共的时刻,没有人会轻心,所以,都一个个眼睁睁地望著壁下,希望自己宗门的人能快些,再快些,越过所有挑战者,快点把前十剩下的这最后三个名额抢走。

    冢圣传不抱希望,因为他知道,伦音海阁之中,除了自己和应雪情,其他人只怕谁也没有这个能力,挤进前十。

    就是应雪情,也是意外之变。

    他本来以为,只有自己能进入前十,就算不能把宗门名次拉升一些,至少也不要垫底。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应雪情竟然隐藏了实力,而且,明明那黑衣年轻人不愿别人赶超他,却任由应雪情,血衣年轻人追至身后,直到要超越他第一名时,才出手相攻。

    反观自己等人,却是一步不让,只要稍稍靠近,就会受到他的攻击,这才让自己等人落到了第六第七的原因。

    应雪情能夺得第二,有实力,更有运气的成份。

    不管接下来伦音海阁其他弟子的成绩如何,前十中出现一个第二,一个第七,至少,宗门整体排名前五总跑不了。

    甚至,前四,前三,也不是没有机会。

    就看其他宗门的人,如最后,天工山,葬邪山,后面的弟子成绩如何了。

    和大部份弟子想的一样,现在,排列第八,至第十,最有希望的三个人,分别是,神王陵的弟子冷昊空,梵音寺的弟子萧继扬,以及那名隐丹门的绝世女弟子万璇纱。

    如果按照这个进度的话,神王陵,梵音寺不至于面子太难看,至少总有一个进了前十。

    倒是隐丹门,略有点让人刮目相看。

    一个炼丹的门派,历来从来都是敬陪末座,这一届,却能有两名弟子杀入前十,这在整个八宗大会上,都是无比让人惊叹的成绩了。

    尤其是其中一个,竟然杀入了前五,排行第四,即使如此,依旧没有尽到他的全力的样子,似乎藏有无尽的奥秘。

    而另一个,也不简单,赫然只有混元境中期境界,而且是一名女弟子,却竟然也能在这强者如云的阵仗中,杀入前十,这已经是让人无比惊讶的事情了。

    就看,最终结果,是不是如此了。

    “砰!”

    神王陵的麻衣年轻弟子冷昊空,虽然被天工山的弟子黑衣年轻人殇璃易击退,但第二梯队的首位是怎么也跑不了的。

    片刻后,他身形一纵,上得峰顶,落实了他第八的地位。

    不过,对于这个排位,他却脸色一脸阴沉,什么也没说,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黑衣年轻人殇璃易,一言不发,走到一边盘膝坐下。

    但身后,那个巨大的布囊,却有红光闪烁了两次,似乎是他的杀意无意间散发。

    ——地皇弓,名器地皇弓,麻衣年轻人在修罗城拍卖会拍到的绝世宝弓。

    此弓的杀意,即使在场众人,也莫不胆寒,那名黑衣年轻人,却仍似不以为意,冷冷一笑。

    当麻衣年轻人发出的地皇弓杀机降临他身边时,他袖中一个九彩方盒,陡然一震,随即便将这来自麻衣年轻人的杀意抵消。

    而一股庞然巨大,则依旧余势不减,朝麻衣年轻人冲去,只一刻,“唰”的一声,麻衣年轻人浑身一震,脸色瞬间变得通红。

    黑衣年轻人见状,脸含微笑,仍然站在那里,不言不动,似乎根本不知道这一幕一般。

    而反观麻衣年轻人,却脸色血红,仿佛大病初愈,看向黑衣年轻人的身影,满是不可思议,却再也不敢妄自挑战了。

    场中一时寂静下来,所有人都没有再管两人的事情,继续朝下看去。

    片刻之后。

    “哼。”

    “唰!”的一声,又一道人影跃上峰顶。

    是那名梵音寺的倒霉英俊青年,萧继扬。

    当他上得峰顶,感受到那个黑衣年轻人袖中九彩方盒散发出来的气息,脸色猛然一变,顿时一片雪白。

    杀入前十的喜感荡然无存,萧继扬颓然坐倒原地,一脸失魂落魄,全然不顾全场有那么多高手存在。

    黑衣年轻人见到他的背影,冷冷一笑,却没有丝毫怜悯的表情。

    他手指一动,袖中的九彩方盒顿时发出一阵灿烂斑澜奇光,透过掌心,直入他的五脏六腑。

    随即,他体内的道力运转,顿时加快了三分,体内气息,也隐隐有所增长。

    这看起来古朴斑澜的九彩方盒,明显是一件不世出的奇宝了,只怕,便与那天修罗城中,他抓住萧继扬威胁有关。

    ……

    “最后一个名额了!”

    其他人,并没有关注到黑衣年轻人与梵音寺青年之间的恩怨仇恨,所有人都望向峰下。

    那名隐丹门女弟子万璇纱,衣袖飘飘,姿态绝美,如同乘虚御空,终于已经快要接近潮音绝壁峰顶了。

    五十丈……四十丈……三十丈。

    二十丈……十丈……五丈……

    眼看就在所有人以为尘埃落定之时。

    此时。

    在她后方……不,在她后方更多人的后方……

    灵离歌,左神京,唐飞仙……

    尚寂风,李七七……

    本来,尚寂风,李七七是在厉寒之前,但到达崖下之时,却陡然一变,变成了厉寒在前,尚寂风,李七七在后。

    随后,厉寒一鼓作气,连续超越,竟然超越了灵离歌,左神京,唐飞仙,而后,飞至了隐丹门女弟子万璇纱之后。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拥有了如此速度,其实厉寒自己也一阵奇怪,因为,当他刚到这紫色山崖之下时,也和别人一样,觉得四周重力奇异难挡,浑身实力十不存一,就算要勉强攀登也难,更不要说这样一步登天,如同飞升一般向上冲去了。

    但是,当他靠近第二处凸点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他只觉脑海中,那枚被他炼化进入识海中的风影魂铁,陡然一动,爆发出一股奇异的音波。

    这股奇异的音波,瞬间抵消了四周的重力引力,而后,在他周身,形成一层诡异的防护罩。

    在此防护罩中,厉寒丝毫不受四周的空气重力影响,一如平常,甚至速度隐有提升之感,所以,一路超越灵离歌,左神京,唐飞仙,追至隐丹门女弟子万璇纱之后。

    而后,在万璇纱就要飞越最后五丈距离,冲至峰顶的那一刹那,他大袖飘飘,如同腾云驾雾,从她的身边冲过,在最后一刻,堪堪到达峰顶,恰恰快了那名隐丹门弟子万璇纱一步。

    全场愕然!

    别说上首的黑衣年轻人殇璃易,血衣年轻人血无涯,应雪情等,就是下首的灵离歌,左神京,唐飞仙等,也一个个张大嘴巴,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这怎么可能?”

    随后,就差一步同样翻上峰顶的隐丹门女弟子万璇纱,一双目在他脸上注视了半晌,随即嫣然一笑,走到一边盘膝坐下,对于失去前十之位,并不生气。

    而其他人,除了那名隐丹门男弟子风无鞘,可能有点不满之外,其余人,对于谁夺得第十,都不怎么在意,最多只有点意外罢了。

    但是,人群中,却有一个人,脸色阴沉得欲滴出水来。

    这个人,别人绝对想不到,但却的确如此,正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此时,他却没有丝毫荣耀感觉的,伦音海阁内宗第一弟子——“枯骨圣手”,冢圣传!

    此时,他盯著厉寒的眼睛中,已经满是杀意,甚至,还有一丝微不可及的忌惮了。

    一次能创造奇迹,可以说是运气,两次也是运气,但三次四次五次,连续如此,那就不是奇迹,而是可怕了。

    这样的人,不能留!

    在这一刻,他心中已经悄悄引动了杀机,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只怕就要一言不合,立下杀手。

    但很明显,在他心中,厉寒已经排在了必杀之列,而且,是绝对危险的对像,即使对方,实力明显比自己低不是一筹两筹。

    ……

    第一更,求1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