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隐丹门,风无鞘
    “既是我发起的赌约,为求公平,自然殇兄先选。”

    谁知血衣年轻人却不回答道,反而不咸不淡地道。

    “也好,免得你又说我占你便宜,跟你风。”

    黑衣年轻人再次低头,往下看了一眼,见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四人已经离峰顶不远,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

    而即使四人身形都已加快,目前也依旧还是那名长仙宗的白衣年轻弟子——养雁风暂居第一。

    其身后不远处,名花楼的弟子风追寒不疾不徐,保持著和他差不多的速度,仅仅落后其一丈之身的距离,差不多是并驾齐驱。

    再之后,才是冢圣传,风无鞘。

    不过别说风无鞘,就是排在第三位的冢圣传,离养雁风风追寒二人,也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更不说排在第四位,和冢圣传相差近二十丈距离的隐丹门弟子风无鞘了。

    “如果直接说养雁风,你岂不是直接说我丝毫没有眼力见,如此明显的事情,这场赌约也就没有丝毫的意义了。”

    “既如此,如果不多一些变数,哪来趣味?这样,我就选风追寒吧,如何?”

    名花楼首席大弟子,既使不如五君七侯,亦相差不远。

    风追寒的地位,在名花楼中,就如秦天白之于伦音海阁,邪无殇之于葬邪山,梵空冥之于梵音寺,荆枯叶于之长仙宗。

    都是标志,都拥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这样的人,如果说他没有一点隐藏的手段,谁信?

    更何况,养雁风虽然看起来现在表现惊人,但毕竟只是长仙宗一名新近崛起普通弟子而已,要说他能直接拿到第一,黑衣年轻人不信。

    “好,风追寒就风追寒。”

    血衣年轻人丝毫不现被人拔了头筹的郁闷,反而微笑开口:“那既然这样,为保分别,总不能你说赌风追寒,我也赌风追寒,如此还有什么意思。”

    “那我就换一个人,这样,我就赌他吧……风……”

    “嗯?”

    黑衣年轻人诧异地望向他,凡此赌局,第一个赌的人,都有一份便利,因为先赌,别人如果和自己一样,就是跟风。

    即使赌对了,同赢也是输。

    如果赌别人,最有可能获胜的被抢走,那么,第二个人输的场面也要大上许多。

    所以,黑衣年轻人对于血衣年轻人一定会换一个人,倒是不那么惊讶。

    但是,对于血衣年轻人口中所说的名字,却十分惊奇。

    依他所见,如果要说有五成胜算,那么,血衣年轻人赌养雁风,还有一定希望。

    毕竟此时,的确是他尽占优势,而且不是说风追寒是名花楼首席弟子,就一定获胜。

    谁也不知道这名长仙宗无名弟子养雁风,是不是有什么惊人绝招。

    但现在,血衣年轻人却说:“风……”

    除了风追寒,四人中,就只有一人姓风了。

    黑衣年轻人似是想到什么,眼睛中流露不可思议之色,望向血衣年轻人:“你不会是想赌……”

    “不错,就是他!”

    血衣年轻人微微一笑,伸手一指,赫然是四人中,排在末尾,隐丹门那名懒散悠闲弟子——风无鞘。

    “怎么可能?”

    此时,就连山巅之上的长老,闻听到他们的声音,也不由一齐加入起来。

    他看了一眼远远缀在最后的那名隐丹门弟子,眼睛中也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奇,随即柔声开口:“有趣,那我就先看一看,最终到底谁获得第四名!”

    他说的第四名,是刨除这上面已经出现的前三而拥有的第四名,也就是四人中的第一。

    听到他的发话,黑衣年轻人虽然依旧有其他话要说,但最终没有说出口。

    “哼,那就看著吧。”

    黑衣年轻人没再发话,山巅之上,四人一齐低头,看向下方快速朝峰顶攀升而来的四条人影。

    眼看,距离峰顶近了,更近了……

    养雁风距离峰顶,已经只剩二十多丈距离了,头顶四人的身影,隐约可见,他的眼中,掠过一抹灼热。

    前四,自己这个进入长仙宗不过一年多的新人,居然就能进入前四,这已经是旷世难寻的好成绩,他已经满足。

    不过,还是不能骄傲大意,虽然看似前四已经隐约在握,但身后,可一直有一个跟屁虫不紧不慢,一直跟著自己,可不能让他最后关头翻盘。

    想到此,速度再提,化为一道白烟,直冲峰顶的他,眼看距离峰顶已经只有三丈之遥,而身旁,风追寒似乎也感同到峰顶已近,速度忽增,“唰”的一声,人如残影,马上就要追至他的身后。

    就在此时,养雁风身形一动,却一个横移,不是上升,而是陡然挡在了风追寒的前面。

    同时,指尖一旋,一道无匹银练,仿佛漫天大雪,就朝旁边已经快要越过他的名花楼蓝衣弟子风追寒刺去。

    “嗤嗤嗤嗤……”

    如此高空之中,加之重力又隐异平常,所以养雁风此刻发出的剑招,更加诡异莫名,充满著一种奇异的尖颤,如同灵蛇在低鸣。

    然而面对这一招,风追寒似乎早有预料,他就知道不可能如此轻易让他穿过,所以,早有准备。

    就在养雁风剑招方出的那一瞬间,他蓝衣一抖,掌心间,多出一道薄如蝉翼,透明的三十二骨折扇。

    折扇当胸一张,“唰”,扇面打开,蝉翼一般的银白色扇面之上,雕刻著山水,还有十二具美人的画像。

    养雁风的剑尖,就那样无巧无不巧的,点在其中一道美人之上,然而,却如刺金铁。

    那柔软如丝帛的轻薄扇面,看似一剑可穿,但真实点到其上之后,养雁风才陡然发觉,那扇面竟然柔韧之极,而且有一股莫大的绵柔力量,将自己的剑尖顶住,任他如何使力,都无法穿透半分。

    而趁著这个机会,名花楼蓝衣弟子风追寒,眼睛一笑,身形一翻,竟然就越过了长仙宗白衣弟子养雁风,朝著峰顶疾扑而去。

    “成了。”

    黑衣年轻人虽然早有预料,然而真看到这一幕,眼睛中也不由露出一丝得色。

    他虽然对胜负之分并不在意,但是,当真胜利了的那一刻,他还是一丝欣喜的,高峰上,那名长老,和应雪情,同样对这一幕感到略微意外。

    但就在此时,血衣年轻人却微微一笑,丝毫不觉得沮丧,只听他淡淡开口道:“未必!”

    话声方落,异变突起!

    ……

    风能羁住吗?

    风有形态吗?

    风,无形无相,甚至很多时候,是连影子都没有的。

    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这四个字的意义,但到了这个时候,众人感受到了。

    就在养雁风和风追寒两人,距离崖顶只有一步之遥,眼看就要率先登上峰顶的时候,令不论是山上,还是山下,所有人吃惊的一幕情况发生了。

    只见原本排在第四位的隐丹门弟子风无鞘,在刹那之间,速度疾增,整个人如同一团毫无重力的轻风。

    他吐掉嘴中的青草,身形一纵,整个人竟然仿佛飞机一样,扶摇直上,毫无重力一般朝著峰顶飘来。

    本来,拉前他二三十丈的距离。平常这点距离对于四人来说,自然不算什么。

    但在这重力隐异平常,道力流逝极速加快,加之众人又都是十分疲惫的情况下,二三十丈的距离,也不亚于天堑了。

    然而就在此时,这些距离,对于风无鞘来说,却似全然不存在一般。

    他身上的气势,依旧是那样悠闲而懒散,但是他的速度,却一瞬间提升到了连残影都看不见的地步。

    “唰”的一声,不过两个眨眼,他就已经超过了冢圣传,逼近了养雁风。

    再一个眨眼,他已经超越了养雁风,追过了风追寒,再一动,“砰”一声闷哼,他已经堪堪先风追寒一步,踏上了潮音绝壁的峰顶。

    整个峰顶,四人虽然都是绝世高手,但就在这一瞬间,全部哑然。

    所有人怔怔地看著这个突然纵上,一袭布衣洗得发白的隐丹门年轻弟子,一个个呆住了。

    而风追寒随之,翻上峰顶,原本以为自己是第四的他,只感觉身边一阵风声一过,到了台上,才发觉自己面前多了一个人。

    他怔了一怔,倒也不以为忤,没有丝毫诅丧难过的神色,反而微微一笑,向那名隐丹门的弟子行了一礼。

    “兄台好高明的身法。”

    “呵呵。”

    年轻弟子微微一笑,不知何时,他嘴中又重新多了另一根青草,叨在嘴巴中,微微一笑,目光既不激动,也不热切,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养雁风随后攀上峰顶,先是狠狠朝风追寒对视了两眼,不过随即,却又沉默下来,他败了,而且失败的很惨。

    先是风追寒,压过他的剑法,将他阻挡在后,随后,又是风无鞘异军突起,胜过风追寒,将他更往下一压。

    就这么短短片刻间,兔起鹘落,他从原来的稳稳第四名,落到了如今的第六名,差距之大,不可以道理计。

    他心中充了沮丧,不过,他毕竟是个修剑之人,加上在场又都是各大宗门的一时喻亮,实在不适宜做妇人之态。

    因此表面上,他却是丝毫未露,冷哼一声,沉哼著,走到应雪情身后,一块干净的地面上,盘膝坐下,打坐恢复道力。

    ……

    第三更,求1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