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阴手,援兵
    短短片刻间,差距就分了出来。

    排在第一梯队的,是天工山的那名黑衣年轻人,葬邪山的血衣年轻人,伦音海阁的冢圣传,隐丹门的懒散悠闲弟子,名花楼的蓝衣青年,长仙宗的养雁风,神王陵的那名麻衣年轻人。

    等,七人。

    七人的实力,远较其他人为高,所以甫一冲出,就冲在了众人的最前面,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隐有把所有人都抛在脑后的感觉。

    不过,除了他们之外,还另有几人,也不可小看。

    比如伦音海阁的灵离歌,唐飞仙,左神京,应雪情,还有葬邪山那个一直跟在血衣年轻人身后的脸嫩十六七岁少年,还有之前一直站在养雁风身后,不知姓名的一名白衣少女,以及隐丹门的那名绝世女子,万璇纱。

    这几人的实力也都非常强悍,即使比之第一梯队相差少许,也差之不远,仅落后他们几十步距离,算是第二梯队人群。

    随后,就是厉寒,林元思,周紫鹃,柳元白,南平修,阮际之等等,八宗的其他人员,实力都是比较低的,所以落在最后。

    伦音海阁的潮音大会,和别人想的并不一样。

    它的拼斗,并不在陆地,而是在海面之上进行。

    而且也不是打什么擂台战,而是在无穷的大浪中,奋勇前行,劈波斩浪,夺得头筹,十分艰难。

    而且,要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天灾,还有别人的暗手,所以最后最终能抵达对面潮音绝壁,在上面留下自己名字的,都是真正的高手,而且智计绝出,心性过人。

    这些人,最后再依到达的先后顺序,来排定名次。

    之所以不弄成擂台战,是抱著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想法,以另类的方式竞争。

    只是,真到了比赛中,谁又会让著谁?

    所以说,这种比赛,远比在他们熟悉的陆地上更困难。

    不过,能来这里的都是天之骄子,也没有一人会说出畏难的话来。

    之前那名使用“凌霄七转”的弟子,速度很快,是神王陵的一名紫衣年轻人,名叫张昊,腰间缠著一条血玉尺,实力达到半步气穴境,确实是一名非常强大的高手。

    而他这凌霄七转,也是神王陵藏武楼中,一门不可多得的人品顶阶身法道技,接近半地品。

    然而,他不过在前面一瞬,后面就被冢圣传等人追上,冢圣传还未出手,人群中,一声冷哼,排在第一梯队的那名背剑黑衣年轻人,猛然朝他拍出一掌。

    轰隆。

    仿佛一片滔天血海卷出,那名年轻青年,还未来得及欣喜自己躲过身后众多竞争对手的围攻,便被这一片血海怒涛卷没,身形一个跄踉,顿时再也维持不住身形,“砰”的一声摔下海面,灰头土脸。

    等他再爬起来,即使是第二梯队,也超过他许多,更不要说第一梯队了。

    “呸!”

    恨恨地吐了一口嘴里的血水,然而他也知道惹不过那人,对方只要看上一眼,就有让人一阵心惊肉跳的感觉,他只能奋力起身,朝著众人身后追去,隐隐与第二梯队持平。

    刚才向他出手,但被他避过的几人,顿时发出“嗤”的笑声,兴灾乐祸。

    ……

    “呵呵。”

    厉寒身边,是那名使用“燕子千翻步”的蓝衣年轻人,明显出自名花楼。

    他感觉到厉寒渐渐超越了他,眼睛一转,忽然“呼”的一掌,也学之前那名黑衣年轻人,朝他拍来。

    然而,厉寒见状,却只是微微一笑,身形一扭,便即避过。

    蓝衣年轻人正自意外的瞬间,脚下海面猛然结冰,他只注意厉寒,没注意脚下,瞬间一滑,“扑通”一声,摔入万丈海水之中,等他爬起来,第三梯队的人,都已经无影无踪。

    知道自己已与这届潮音大会彻底无缘,蓝衣年轻人恨恨地捶了一下海面,就在此时,一道大浪打来,如同平地起了一座高山,挟雷霆万钧之势。

    他吃了一惊,知道此时不能硬抗,勉力提起一丝力气,身形一滚,如同灵燕翻身,绕过另一边,避开海浪,朝回游来。

    没有人关注到这名年轻人的失败,潮音大会上,失败的事情见多了,更重要的是,谁能攀越顶峰,勇攀第一,所以,即使是后面看台上的人,此时也大多把目光紧紧地注视在第一梯队。

    显然,他们认为,即将分出胜负的,必定是这七个人。

    ……

    冢圣传一身蓝衣,飘浮在海面之上,就犹如一叶浮萍,任何大风大浪打来,他都能随之起舞,仿佛浑身没有丝毫重量一般,端的惊人。

    半地品身法道技,清虚四重影,被他发挥到极至,而且似乎犹有余力,再加上他的修为,也远超众人,达到了准气穴地步,所以即使没有尽全力,依旧牢牢地把持著第一梯队的速度。

    不过,看了后面一眼,冢圣传的眼神多出一丝阴沉。

    这届潮音大会,他当然知道十分重要,但是,后面那个幻灭峰的白衣年轻人,却让他杀心更炽。

    寂静废墟,幻梦山试练,屡次失手,屡次从他的手中逃脱,再加上玄冥真渊中,他十分有理由怀疑,李成东的死,跟他有关系,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他就有是这样的直觉。

    宗门中,找不到人替自己查证,他只能自己来。

    “这小子,成长速度太快了,将来必是一劲敌,绝不能留。”

    抱著这样的想法,心念一动,他竟然忽然一滞,似是道力运转不畅,被一个浪头吞没,等到再出现时,赫然掉队到了第二梯队。

    目光趁著身形歪斜的瞬间,打量好厉寒所在的位置,冢圣传眼中阴阴一笑,衣袖连挥,无比隐蔽地朝身下的海面点了六指。

    没有任何声响没出,没有任何异样产生。

    发出六指之后,他身形一动,再次加快脚步,朝前追去,慢慢又追上第一梯队的速度。

    厉寒一直关注著冢圣传的行动,见到此幕,虽然不解其意,但也不由无端心中一凛。

    他刻意绕开刚才冢圣传行走的方向,就要朝另一边遁出。

    但就在此时,猛然间,他只觉脚下一动,一股滔天的大浪,无端生成,直朝自己足下冲来,来得是那样劲猛,无声无息。

    “这,怎么可能?”

    知道一定是冢圣传捣的鬼,但他实在无法理解,在那样急速奔行之中,而且又是这样的海面之下,他是怎么做到引起海浪冲击自己的,而且连方位都那么准确。

    但此时,已经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了,厉寒身形一动,整个人凭空拔起,直往上冲,眨眼间,整个人如同一只银鸢,冲霄而起,避过这一道海浪。

    但就在此时,在他身体四周,另外五道海浪,围成一圈,带著阴寒森冷的气劲,将他围在其中。

    就犹如突然之间,厉寒身周出现了一座海浪五指山。

    “还有?”

    厉寒脸色一变。

    此时,无论他左冲右突,都无法突围,而且上冲之势已尽,势必落下,眼看已是死局。

    厉寒闷哼一声,左右开弓,双掌连环击出。

    “砰,砰!”

    数声巨响,浪花飞溅,然而,四周的浪花却不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因为他这几掌,渐有狂暴之势。

    “不好,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以将它击溃!”

    “没有其他办法了。”

    就在此时,厉寒身形一动,整个人仿佛陀罗一般旋转而起,衣袖带风,浩然心镜之中,心神一片安宁,四周的一切,甚至方圆几十里的所有动作,风吹草动,全部进入他的心中。

    在他的感应之中,就见左面一道大浪,凭空而起,直冲向自己左边,他心中一动,正欲施展其他方法,破开这五道浪花。

    就在此时,他忽生感应,一道人影飞速接近,心念一动,他瞬间装作力竭,整个人朝下掉去,眼看就要被五道巨浪打得粉身碎骨。

    就在此时,此人已到,一袭黑衣,身背白玉剑匣。

    只见她清啸一声,双掌立划,而且当胸一拱。

    一道如同奔雷般的剑气,从她的双掌间蔓延而出,眨眼间,劈至五道浪花中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