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风云汇聚
    一块巨大的红页岩之上,围著几圈简陋的栅栏,冢圣传一身蓝衣,站在其上,身畔站著几名紫衣年轻男女。

    这些人,都是八大宗门之一,神王陵的弟子。

    神王陵座落在东海之滨,离伦音海阁倒是不远,所以来得挺早,为首者,是一名面目英俊,时有诡异笑容的麻衣年轻人。

    他姿容懒散,穿著特异,即使站在人群中,也是一脸没睡醒的表情。

    在他身后,背著一个鼓鼓囊囊的布袋,似乎装了什么重物,形状有如一个弓形。

    忽然,他靠近冢圣传,微微一笑道:“冢世兄,不知道你们伦音海阁,这一届有什么出色的女弟子没有?如果没有,我可以替你引见引见几位我们神王陵不错的;如果有,不要独自一人藏著掖著,拿出来分享分享啊……”

    “呵呵……”

    冢圣传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不带丝毫表情:“神王陵的冷公子,还怕没有女人吗,何必需要我来介绍。”

    “话不是这么说……”

    麻衣年轻人还要凑上去,然而冢圣传已经身形一纵,直接飘到了一道栅栏之上,懒得理他。

    巨浪打来,他衣襟飘拂,却不曾让半滴水珠溅上自身,这一幕,看得不少伦音海阁弟子赞叹不已,即使是那些神王陵弟子,眼睛中也露出不少惊叹羡慕之色。

    而再看向那为首的麻衣年轻人,想到他之前的淫、秽词语,不管是伦音海阁,还是神王陵弟子,俱都皱眉,似乎想离他远一些。

    见状,麻衣年轻人眼中的笑容却反而深了起来,没有刚才那样淫邪,反而多了一丝清明。

    他盯著冢圣传的背影,嘿嘿一笑,却没有说什么,神情一变,又很快变回了那种懒散张扬的表情。

    ……

    三号看台。

    灵离歌银衣飘飘,站在山崖之前,任脚下巨浪吻著鞋底,神情不动,也不动用护身真气挡住水浪,任它们打温面颊。

    在他旁边,立著一名血衣年轻男子。

    此人气质阴邪,满脸冷漠,嘴角微微翘起,眼神阴沉地盯著远处的水浪,似乎处于无声之境。

    没有人敢靠近他身周三尺之内,就是那些同样身穿血色衣袍,葬邪山的弟子,也俱都离他四五尺,只有一名看起来十分年轻,拥有一张婴儿面颊,大概十六七年的年轻人,紧紧站在他身后,一脸崇敬。

    “灵离歌,还没有开始么,我都已经快不耐烦了!”

    蓦然,一道大浪打来,血衣年轻人猛然一挥手,“砰”,一声巨响,一道血掌飞出,当空将那道巨浪打散,血衣年轻人却猛然回头,朝站在一侧的灵离歌开口问道。

    “快了,快了,血兄何必著急,最美的风景,总是需要等待才能得来。”

    灵离歌不卑不亢,淡淡回答。

    “呵呵……”

    血衣年轻人阴阴一笑,不过,听到灵离歌的回答,倒是没有再说话,脸上依旧是那一脸不耐烦的表情。

    ……

    五号看台。

    唐飞仙被十数名天工山弟子围在其中,然而,却有一人例外。

    此人一身黑色长袍,除了一张脸,几乎全身都被罩了起来。

    他身后背著一柄奇古的长剑,双目微闭,就那么站在那里,如同独处于另一片空间。

    在他所站之地,阴影似乎都比其他地方重了一些,如果仔细去看,甚至能看到无数阴魂鬼魅在其上跳舞。

    大浪打到他面前,还有数十尺的距离,便仿佛受了惊吓,自动分散了开去,如同一尾尾受惊的游鱼。

    唐飞仙目光落在这名黑衣青年身上,脸色也是一片郑重,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直袭心头,她虽然不惧,但其他普通弟子,却连看那边,都不敢看上一眼。

    “这名年轻人……天工山,怎么出了这样一个人物?”

    她喃喃地道,似是问自己,又似问别人。

    然而没有人能回答她。

    ……

    六号看台。

    左神京一脸无神的表情,看著一个人。

    此人一身蓝衣,风姿玉骨,手中捏著一柄三十二骨折扇,正饶有兴趣地看著左神京。

    在他身后,跟著几名龄女子,俱是一身白纱,其中两名,正是之前在魔神山脉中出现,后来又参加了修罗城拍卖会的那两名少女。

    ——沐琪琳,李七七。

    “左兄,你还没有追到你那位飞仙一般的妹妹么?”

    “嘿,嘿嘿……”

    左神京懒得搭理他,双手一枕,不知何时,竟然变出了一个锦澜软垫,他向后一靠,淡淡地道:“什么时候,你‘追风公子’风追寒,有兴趣管起别人的闲事来了?”

    名左神京称呼为“追风公子”风追寒的年轻蓝衣男子哈哈一笑道:“别人的闲事我当然不管,不过左兄的闲事,我却是有兴趣知道一二的。 怎么,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靠……”

    左神京难得地向他竖起了中指,身后,那两名白纱女子掩嘴而笑,看著两人打趣,乐不可支。

    ……

    七号看台。

    八号看台。

    七号看台之上,党血烟一脸冷峻地站在那里,一股生人勿近的表情,根本没有半点接引人的自觉。

    反观旁边的那些梵音寺弟子,似乎也没有要他介绍的打算,一个个盘坐在那里,就地念佛,阿弥陀佛。

    唯有一人,比较奇怪,他生有头发,面容英俊,只是此刻,面色灰败,浑身虚弱,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一般。

    如果有那日在修罗城的人在侧,就会认出,此人就是被那名煞神黑衣人抓走的,名叫“萧继扬”的那名倒霉英俊青年。

    不知为何,此时却又被放过,反而出现在了梵音寺的这群弟子之中,而且看样子,地位还不低的样子。

    ……

    至于八号看台,也就是倒数第二处看台,承担接待身份的,是伦音海阁内宗弟子中,排行第六的“六指公子”燕龙花。

    他身形枯瘦,面容纯青,最特异的,生有六指,所以天生擅长音律

    伦音海阁第六层几大传奇音技之一,龙吟八音,已经多少年没有人学会了,但到了他手中,却不过花了两个多月,便即融会贯通,炉火纯青。

    这样一个天才,平时自是万人敬仰,但此刻,就连他,也不禁目光悄悄地盯著人群中一名女子。

    这名女子,一身青衣,容貌普通,然而,站在那里,却自有一股幽美怜人的感觉,仿佛一朵绝世之花,幽幽开放。

    “她”实在太美了,美的不是容貌,而是每一次呼息,一次抬头,一次蹙眉,一次举手……

    甚至,就连走一步路,也是莲步款款,有如莲花开放,那真是美到极至,美到无法形容。

    如果真要形容,就只有一个字,这是一个像“纱”一样,笼罩在一层迷雾中的女人,朦胧,梦幻,融纳了所有男子心目中,最美好的渴望。

    隐丹门第一弟子,“罗绮素手”万璇纱。

    她实力并不高,只不过混元中期,然而站在一群隐丹门弟子中间,却如鹤立鸡群,即使是那些隐丹门的天才弟子,望著她的眼睛,也是一脸仰望,和痴迷的表情。

    这名女子,实在太美。

    整个平台之上,只有另外一个人,没有看向她,只是,这名男子,赫然也是一名隐丹门的弟子。

    他一身青衫,只是这袭青衫,洗得有些发白,显得十分陈旧了。

    他斜躺在一根绳索上,这根绳索吊在燕龙花他们所在的这处平台悬崖边上的两株小树之上,随风摇晃,而他丝毫不觉得危险。

    他目光空茫,望著天空,嘴中叼著一根打湿了的野草,不知在想些什么。

    野草的苦汁,滴落到他嘴中,然而,就是这样一名落拓不羁的年轻弟子,却赫然是这次隐丹门,除万璇纱之外,真正的领队人。

    有人叫他——“风神”。

    ……

    第三更。求1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