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八宗大会
    “出招吧!”

    那名长仙宗内宗弟子南平修淡淡地开口道。

    “来者是客,理当客先出剑!”

    “啰嗦!”

    名叫南平修的长仙宗弟子懒得再跟厉寒废话,只想速战速决,手中长剑一抽,顿时一道白光冲霄而起,刺目之极。

    他一晃手,抬剑便刺,七道一模一样的剑光,同时朝厉寒胸口攒来,犹如七点寒星。

    “好剑法!”

    “南师兄的修为越来越精进了,这一招剑式七星映目,端的是玄无比,看来对方一招就要败了!”

    一众长仙宗弟子欢呼赞叹,然而,面对这一招,厉寒却不移不动,只是双目中精光一闪即逝,多了一些奇异的星点。

    “破魔瞳。”

    当剑光就要刺到他眉心的瞬间,他一操手,“砰”的一声闷响,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咔!”

    长仙宗弟子手中的长剑,端端正正地被他卡在二指之内,而对方,使力抽去,纹丝不动。

    “这……”

    “怎么可能,是巧合吧?”

    一众长仙宗弟子瞠目结舌,个个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有那为首的白衣年轻弟子,在厉寒伸出二指时,目中异色一闪而过,却没有开口说话。

    “嘿!”

    南平修没想到,自己竟然剑都被对方夹住,脸瞥得通红,他用力向后抽去,却毫无反应,自己的剑竟然如夹在两块巨石之间。

    如此三次之后,最后一次,厉寒手猛然一松。

    “砰!”

    他一个闷跄,差点当场跌倒。

    所幸他修为毕竟不弱,反应及时,后退当中,脚步一个横扫,尘沙飞扬,他的身形咧跌了两步,终于趁著这一扫之力,安稳站平。

    “我不服,再来!”

    眼中厉色一闪,他手中长剑,瞬间布满一层淡淡的银芒。

    “剑芒之境!”

    长仙宗弟子眼睛一亮,重新升起期待。

    然而,对面,厉寒见状,仍是不为所动,就在万分之一个刹那的瞬间,他再次伸出了左手。

    微微一操,“砰”,又是一声闷响,南平修的剑,就仿佛是生了根一般,在他的两根手指之间,稳稳停住。

    “不用打了。”

    长仙宗的那名年轻白衣弟子养雁风,以异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厉寒,随即开口对应雪情微笑道:“贵宗弟子修为惊人,我这师弟不是对手,还请让他停手,见笑了。”

    “哪里哪里。”

    应雪情眼睛中,也露出一丝异色,挥了挥手,厉寒当即松手退去。

    那名之前一脸嚣张,不把厉寒放在眼里的长仙宗弟子‘南平修’,满脸通红,也退到一边,面红耳赤,再没敢多说一句话。

    应雪情看向养雁风,淡淡地道:“现在,可以请各位出发,去观景了吧?”

    谁知白衣弟子养雁风却微微一笑,摇头道:“不必,‘风景’我们前几天皆已经看过了,也就不需要再去什么别的地方了,我们直接去观景台,等待潮音大会的正式开始吧!”

    应雪情也不是一个善于跟人打交道的人,这次任务本就有强派的嫌疑,所以闻言,生性清冷的她也没有什么表情,淡淡地道:“如此也好。”

    当即,带领养雁风等人,朝著伦音海阁后山而来。

    ……

    伦音海阁的观景台,设在了伦音海一边的‘观潮崖’。

    这里,平常普通弟子是进不来的,必须通过一处禁地,有卫士时时把守。

    不过每年这个时候,此处禁地都会开放一次,凡是伦音海阁弟子,都有机会进入,一观沧海之潮的盛景。

    不论普通,外门,内门。

    观景台之上,被用红木栅栏,分成了九个巨大的区域,八个,是八大宗门弟子各自的观景区,最后一个,最是八大宗门的首领们,才能进入的观景台。

    同时也是视野最开阔,地位最佳的一个观景台。

    不过对于这个,也没有人表示反对,厉寒,应雪情等人,直接把长仙宗一群弟子,带到了第四号看台。

    这里,也就是伦音海阁,专门为长仙宗弟子准备的看台。

    随著站在台上,一股巨大的腥潮之气扑面而来,脚下,便是云飞雾涌,波翻浪滚的伦音海。

    “哗,哗……”

    浪潮不断涌起,随著时间的流逝,越升越高,如同层层叠加,最后竟然激出了风雷之势,打到他们脚下。

    巨浪飞溅上来,几人身上同时多出一道无形的气劲,微微一震,所有浪花便便仿佛碎屑,烟消云散。

    鸣珠溅玉,巨大的声响,震人耳膜,白色浪潮卷起数十丈高,几比一座楼房,那庞大的声势,直如一座巨山压来,让人心惊。

    即使是一些久历此景的伦音海阁内宗弟子,也不由面色微变,两股颤颤,更不要提那些第一次前来观潮的其他七宗弟子了。

    不少人只得紧紧扶住周围的栅栏,面色变得惨白,甚至感觉脚下坚硬若金铁的红木栅栏,都在一晃一晃,似乎随时都有倒塌之危险。

    不过,仅此一事,也可以看出,各宗主事之人在哪里,因为,但凡此刻,面不改色,一如往常,甚至站在浪潮最前沿的,一定都是各宗修为最精深之人,而且,往往也是心性最坚定之人。

    这些人,多半就是七宗这次前来参加潮音大会,最顶尖的弟子了。

    比如长仙宗所在的这第四号看台上,站在最前面的,便是那名面容普通,然而始终一脸温和笑容的白衣弟子——养雁风。

    不知何时,他身上已经多了一柄剑,这柄剑不如从何而来,忽然出现,就那么完美如一的被他握在手中。

    他忽然盘膝坐下,就坐在那潮湿的台面之上,膝上横著这柄怪剑,碧青泛红,身上的气势,慢慢的一寸一寸升腾。

    一股可怖的剑势,慢慢在从他头顶生出,最后竟然变成了一柄虚幻的白色小剑,迎著海浪,轰然击下。

    “砰!”

    海浪随风而卷,瞬间分散,如同被一剑从中两半,轰然跌下。

    那可以摧山毁石的巨大浪潮之力,被这名看起来毫不出众的年轻白衣弟子,竟然一剑击溃,如同不堪不击,瞬间溃不成军。

    “这是,剑道第三境,剑心境!”

    厉寒眉毛微微一动,脸现讶然,看向为首的应雪情。

    应雪情眼睛不变,只是淡淡地望著栏外的浪卷浪涌,一如她身后的剑匣,纹丝不动,所有浪花溅到她的身边,便自动被一道道细细的剑芒,分割成了无数小水滴,最后又同时蒸发。

    “这境界……”

    厉寒心中微微一叹:“只怕,我这位应师姐的剑道,比之这位长仙宗的养师兄,更加可怕啊!”

    “天剑峰,这一次的确出了一个妖孽啊,就是不知道,另外几处看台,现在又是如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