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生死危境,下
    “该死,还是让他擒足先登,晚了一步。”

    黑暗之处,一双眼睛紧盯著这一切,白须白眉,精神瞿烁,正是那名白发鉴定师。

    他面带懊恼,满心不甘,然而犹豫半晌,却没有闪身出现。

    ……

    其他,如麻衣年轻人,血衣年轻人,各怀有诡异心思,但都没有出现,静静看著这一幕。

    红脸大汉站在树梢林中,一片隐僻的阴影中,目露讥笑,并没有开口话说。

    但就在此时,他们见到了诡异的一幕。

    一道从天而卷的白浪,从天而降,因为没有防备,即使强如气穴境中期的绿袍老者,也在一瞬间,被白浪淹没。

    滔天大势,浩浩荡荡,从天而来,无所防备,无所阻挡,摧毁一切,横扫一切。

    “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绿袍老者身周升起无数绿紫色的奇光,奇光幻化成一只只蝴蝶的形状,阻挡在他周围。

    然而,这门人品顶阶的防御道技,在第一时间就被撕拉成碎片,一声闷哼,绿袍老者倒退数十步,额头上青筋突起,血管几乎欲爆烈。

    “怎么可能?”

    他不敢置信,身形一旋,一股无形的旋风巨力,托著他不断上升,欲脱离白浪的范围。

    然而,在那一瞬间,白浪陡然增加,可怕的劲风随之形成,青色的罡风如同自九天冲来,在一刹那之间冲刷到他的身上。

    “噗噗噗噗……”

    一刹那之间,绿袍老者全身衣衫陡然碎裂,浑身皮肤,纵然坚若金铁,但是也在一刹那之间,就渗出无数细细密密的血珠。

    他面色狰狞,神情恐怖,猛然间一声大喝,反手抽出了一柄绿金带血的长剑。

    “喝!”

    绿袍老者长剑指空,剑尖之上,冒出恐怖的气劲罡风,他手臂一轮,无数紫色的剑光,如车轮一般旋动而起,扫向四周的滔天白浪。

    “轰!”

    剑光扫过,绿袍老者四周的白浪顿时为之一空,多出一个圆形的空圈。

    他四周压力顿时一减,然后一股飓风出自他的脚底,托著他的脚底急剧上升。

    “独臂疯剑”,剑字岂可小视,疯剑二字,完美的体现了他的实力,剑光一出,瞬间凑效。

    不过这时,厉寒的其他攻击已到。

    “无影指!”

    在这一刻,无影指被厉寒催动到了极至,真的是做到了无影无形,没有气劲,没有风声,混和在无尽白浪之中,真的是防不胜防。

    即使是绿袍老者,因为从来没有把厉寒这个小小混元境中期放在眼内,所以根本没有防到他这一招。

    当无穷白浪到来的时候,他仍然不认为这跟厉寒有什么关系,反而觉得是暗中有人出手阻挠。

    在他的感知中,早就知道四周有无数道人影隐遁在侧,其中,就包括那名之前被他气走的红脸老者。

    而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气穴境强者,也在旁边,对此,他早有感觉,不过并不认为他们能对自己造成多少威胁。

    因为,他觉得只要自己抢先出手,按照在拍卖会场上的事情,他是最有资格找厉寒报复,并抢回风影魂铁的。

    而只要他抢先抢到,凭他气穴境中期的实力,即使另外几人联手,他纵不敌,也能轻松遁走,带著风影魂铁离去。

    要不然,凭厉寒一个小小的混元境中期后辈,他不可能一来跟对方啰嗦那么多,想让对方自动交出。就是为了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如果能直接拿到手,自然不用再费那么多的事情。

    而只要不动手,那么自然就不会有害怕被人偷袭的危险,只是没有想到,厉寒这么不识趣,而他说反攻,竟然真的有攻击到来,而且是从天而至,让人防不胜防。

    而且这威力……

    所以,他认定是暗中的几名气穴境强者出手,目的不是为了帮助厉寒,而是为了阻挠自己抢先得到风影魂铁,再趁乱出手,混水摸鱼,自己抢到拿走。

    “混帐!”

    “该死!”

    绿袍老者气炸了肺,全部心力都在抵挡那滔天白浪之上,就没有注意到厉寒突然发出的这无数指劲。

    顿时。

    “噗噗噗噗噗……”

    一连串指劲,毫无征兆的全部轰在了他的身上,而且全是护身要穴,绿袍老者浑身绿光一阵闪耀,瞬间破碎。

    而后,他浑身一颤,身形朝后退去,身上多了十几个不大不小的孔洞。

    鲜血从中潺潺不断流出。

    “哼!”

    冷哼一声,他面现怒色,咬牙一催功法,太阴真劲再次运起,一层淡蓝的光幕在他面前形成。

    “雕虫小技!”

    纵使厉寒这无影指修炼到大成之境,纵使这门功法高达人品上阶,甚至纵使厉寒是偷袭他毫无防备。

    但气穴境强者就是气穴境强者,纵使不刻意运起,肉身防御也远非普通人可及。

    厉寒坚可摧金铁的无影指气劲,落在他的身上,竟然也只是一点皮肉之伤,再想向内,就仿佛有一道恐怖的粘稠气劲阻挡,他浑身的血崩,筋膜,骨骼,仿佛都同一时间向内缩,变成了钢铁巨兽的内脏一般,厉寒的指劲在这股绞动般的力量下,仿佛顽童比之巨人,瞬间烟消云散。

    但是,厉寒岂会料不到,凭如此一点攻击岂能耐何得了一位气穴境强者,纵使趁其一时不备,有所受伤,但也绝对对他造不成多大的影响。

    所以就在绿袍老者脸现讥笑,一脸不屑的时候,厉寒手中,陡然出现了一枚紫色血迹斑斑的铃铛。

    “铃,铃,铃……”

    他轻轻摇动手中铜铃,刹那之间,绿袍老者脸色陡然一僵,心中升起一股莫大的惊恐。

    “怎么……该死,把这事给忘了。”

    在那一刹那之间,他体内自形形成的防御力,仿佛烟雾一般瞬间消散,一股沛然莫御的可怕巨力,如同同一时间急剧震荡著他的神魂和血肉。

    就仿佛庖丁解牛一般,他体内的筋肉,骨络在一瞬间错位,震散,一股血雾,随之爆出。

    就这一顿,之前被他强行撑开的白浪,瞬间再次把他淹没。

    而这一次,他没了防备,甚至措不及手,刹那之间,一股滔天的巨力,在一瞬间把他这座钢铁城堡摧毁,冲垮。

    在四周阴影之中,无数围观的人眼中,一刻钟之后,白浪消失,整个密林如同刚经过一场可怕的洪灾。

    绿林倾颓,山石崩毁,地面上出现坑坑洼洼的孔洞,有水浪濡湿过的痕迹,还带著一些小兽的尸体。

    真的是世间末日,如同世间末日,而白浪过去,绿袍老者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原地,只留下一只断臂,和著血水,在水浪中随波流去。

    “这……”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再看向那个几乎脱力,全身虚白,额头冒出苍白冷汗的白衣年轻人,一个个眼色都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