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风影魂铁
    “疯了,都疯了!”

    唐白手和陈胖子坐在那里,看著一堆堆疯狂的人群,喃喃地道。

    每一个人的眼睛都发红,很多人已经被如此高昂的价格吓退,无力再争。

    但是,仍然紧紧地盯著台上,仿佛一匹匹饿狼。

    而他们,现在就仿佛是待在这群饿狼群之中,随时有被撕裂成碎片的危险。

    整座拍卖大厅之中,充斥著一股暴风雨欲来的气息。

    “四百五十万!”

    当三楼,一名红脸老者,报出这样一个惊天动地的数字之后,所有被魂铁冲昏了头脑的人,终于略微清醒了那么一瞬。

    “是气穴境强者!”

    有人喃喃地道,从那名红脸老者身上,感受到了可怕的气息。

    “哼,气穴境强者有什么可怕的!”

    一名绿袍老者,同样开口:“四百八十万!”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又是一名气穴境强者,而且还是三十五十万的加。

    这价格……

    最后能加到多少,没有人心中有底了。

    然而,虽然出现了两名气穴境强者,但并不代表没有人敢与他们相争。

    蓝衫青年终于也按捺不住,试探著开了一次口:“四百九十万!”

    然而,他的价格很快就人压过,麻衣青年开口:“五百万!”

    见状,蓝衫青年无奈地笑笑,摆摆手,放弃了竞拍。

    然而,麻衣青年并不是最狠的,那个之前买下半地品身法道技的血衣年轻人暗间中,再次传来他冷漠低沉的声音:“五百二十万!”

    “嘶!”

    倒吸冷气的声音不断响起,到最后,众人都麻木了,一个个数字,仿佛不要钱一般说出,但是,价格却没有终止。

    一名半步气穴境的锦袍大汉,脸上肌肉抖了抖:“五百三十万!”

    “五百五十万!”

    红脸老者冷哼一声,显出一些不满,瞬间,庞大的气场,仿佛飓风潮水,淹没向四面八方。

    底下一些实力不足的人,不由闷哼一声,瞬间重伤。

    然而,与此同时,那名绿袍老者,不屑一哼,同样一股气场升出,两相抵消。

    “五百六十万!”

    整个拍卖会场嗡然一震,似乎经历了一场可怕的风暴,东西七零八落,不少坐在下面的竞价人,一个个坐得东倒西歪。

    就在此时,从拍卖大殿之后,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还请诸位克制,否则,不要怕修罗城无情。”

    话声方落,一股比之之前两股,更加庞大的气势,笼罩全场,瞬间,所有人心中一个激零。

    就是连之前那两名比拼的气穴境强者,也不由闷哼一声,脸色有些苍白。

    两人瞬间安静下来。

    “五百八十万!”

    红脸老者脸色阴沉,看了一眼绿袍老者所在的方向,淡淡开口:“风老鬼,你只要高于这个价格,我就不争了,如何?”

    “哼,怕你不成,五百九十万。”

    全场寂静。

    价格到此,终于开始出现静止的状态,所有人都没有竞价,即使是之前那两名财大气粗的麻衣年轻人,血衣年轻人。

    整个拍卖会场,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知道,这件风影魂铁,到此,终于开始出现最后的竞夺了。

    花落谁家,就在那两名气穴境的老者中间,其他人虽然身家也算丰富,只怕万万比不过他俩。

    头顶,那名气穴境强者,红脸老者,脸上阴沉得滴出水来,听到绿袍老者的声音,虽然有些不甘,但还是一声冷笑:“算了,风老鬼,我老熊不跟你抢,但你也不要得意,狭路有相逢,咱们总有再会面的时候。”

    说完,身形一纵,竟然整个人直接穿窗而出,一袭大大的红袍,在底下拍卖会上所有人头顶一掠,竟然直接破空而出,眨眼消失在拍卖会场之外的夜色之中。

    “呵呵,算你失趣。”

    那名被称之为“风老鬼”的绿袍老者,一脸得意,望向楼下的拍卖主台,“黄鉴定师,你还不下锤吗?”

    事到如今,所有对手已经全部服软,只有他一个人报价五百九十万,如此天价,也让所有人感到胆寒,无法可想,只有看著他嚣张的模样。

    “是,是,是,风前辈,请放心,黄某马上就做。”

    说完,走到台前,目前扫视了底下拍卖会场所有人一眼,眼睛再落向二三楼的几十间包厢,开口道:“风前辈报价五百九十万,风影魂铁,五百九十万,还有没有人再报价的,我数一,二,三,如果再没有人报价,那我就宣布,这枚风影魂铁,归属‘独臂疯剑’风孤鸾老前辈了。”

    风孤鸾,真龙王朝赫赫有名的独行修士,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据说已经达到了气穴境中期,不输于一些大门派的执事,长老。

    这样的人物,行事孤僻,全看心性好恶,动辙狠手,纵使还有些人心动,然而在气穴境强者那无可匹敌的威压下,谁敢造次。

    最终,有人张了几次嘴,又无奈放下。

    而且,此枚风影魂铁虽然珍贵,但毕竟需要用魂魄精血祭炼百年,在座中人,还能活过百年岁月的虽有不少,但是,等到快死的时候再祭炼出一柄飞剑,又有何用?

    再加上五百九十万,的确超出了大多数的人预想,已经出乎了他们可以支付的范围,所以,那些人纵使不甘,亦不得不选择了放弃。

    “哈哈哈……”

    见此,那名名叫“独臂疯剑”风孤鸾的绿袍老者,哈哈大笑,笑声中满是得意。

    “一,二……”

    与此同时,拍卖主台之上,那名黄衣拍卖师,也开始了报数,同时高高扬起了手中的拍卖锤。

    便连他,也认为此次拍卖已经结束,不会再有变数了。

    然而,就在他“三”字出口,就快要落下拍卖锤时,一个绝对想不到,却是从拍卖大厅中传来的声音,落入他的耳朵,让他下锤的动作,不由生生一顿,而后诧异地望向台下。

    “且慢。”

    “某出价,六百二十万!”

    整个大厅,静了静,随即,所有人皆是以不可置信的目光,望向拍卖大厅一角。

    那里,静静坐著一位白衣年轻人,漆黑面颊,高冷淡漠,身上气息虽然不甚强,只得混元中后期,但是,坐在那里,却似独静红尘,身上有一股诡异的气场,让所有人心中不由一凛。

    便连楼上,不少拍卖包间的人,都不由朝他望来,见到此,皆是不由心中一愣。

    “是什么人,连风老鬼都敢惹?”

    “连气穴境都不到,此人是想找死吗,不知道素来独臂疯剑便有‘疯’之一称号吗,所有敢得罪了他的人,都不死不休,绝对跟你纠缠到底,更何况,牵彻到了风影魂铁的事。”

    “这下有好戏看了!”

    所有人不觉担心,反而纷纷露出隔山观火的神情,不怕有变故,就怕没变故,他们自己得不到,能看到一场好戏,也是不错的。

    “呵呵,年轻人,你就算拍得下,带得出去吗?”

    三楼,绿袍老者怒极而笑,眼睛微微眯起,身上顿时充斥起一股极度的危险,如同毒蛇欲择人而噬。

    然而,楼下,那名端坐在那里,气息不过混元境的白衣年轻人,却依然无所畏惧,淡然开口:“某已开价六百二十万,如果前辈还欲再争,不妨再行加价。”

    说完,抱臂一眯,竟然闭上了双目,不与他对视。

    “哼!”

    风孤鸾猛然一声冷笑,浑身的衣袍猛然鼓起,可怕的气势倏然一动,朝那名白衣年轻人压去。

    然而就在此时,拍卖后殿,一声冷哼,那道幽然如鬼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说过,任何人,不得在此动粗。”

    说完,一道更加庞大的气势,猛然横阻而来。

    “砰。”

    两者在半空中轰然相撞,空气中,明显出现一道白色的水波纹,拍卖大殿猛然一震,那道幽然的声音,纹丝不动,绿袍老者却不由脸色一白,嘴角溢出一丝细细的血丝。

    “血老魔,你!”

    绿袍老者怒极而狂,猛然站起,但是,就在这时,那道幽然的声音,陡然变冷:“风老鬼,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再敢在我这拍卖会场捣乱,让你尸骨无存。出了这拍卖会,你想做什么,没人拦你,但不得在此生事,否则,恕我不敬!”

    “你……”

    一声冷哼,绿袍老者面色阵青阵红,有心想挑战,却似是知道这背后的主人实力有多强大,犹豫了半晌,忽然一拂袖,冷笑而去了。

    “希望你真有足够的钱财,买下这枚风影魂铁,年轻人,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绿影一闪,他竟然如同一只大鸟,同样破窗而出,从高空掠过,进入茫茫的殿外黑夜。

    见到他离去,大殿中一阵嗡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样的变故,就连高台上,以为已经结束的拍卖师黄尚安,也是一阵如在梦中,怪异地盯著那名最后发话的白衣青年。

    “六百二十万,第一次,第二次,最后一次,还有人再出价的吗,没有,那好,成交,此枚风影魂铁,就由这位小兄弟拍下,请到后台,与我们的服务人员结交!”

    说完,黄衣拍卖师手中的铜铁小锤,重重锤出,发出“砰”的一声轻响。

    整场拍卖会,最重要的一件物品,终于尘埃落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