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再遇李成东
    “二十九点。”

    厉寒正自苦笑的瞬间,一连串的声音再次响起:

    “击杀黄阶中级凶兽,碧鳞流火蛇五条,获得善功六百二十五点。”

    “击杀黄阶中级凶兽,碧鳞流火蛇四条,获得善功五百点。”

    “击杀黄阶中级凶兽,碧鳞流火蛇十二条,获得善功一千二百五十点。”

    “击杀……”

    一连串的声音,不绝于耳,片刻方停,当一切声音结束,厉寒下意识地朝那玉质卷轴上看去,便见不过片刻间,卷轴上的数字急剧跳跃,眨眼已经变成了五千六百五十四点。

    扣除原来剩余的二十九点,增长是五千六百二十五点,一百二十五一条,等于厉寒是一下子击杀了四十五条黄阶中级的凶兽碧鳞流火蛇。

    “好强的攻击!”

    厉寒也只剩惊叹了,一招,秒杀四十多条黄阶中级凶兽,也就是差不多相当于四十多位混元境中期强者。

    这份成绩,说出去,只怕都没有人相信,就是气穴境强者,只怕都很难做到。

    这就是中级天罚之力的威力吗?果然震憾!

    厉寒终于明白,为什么中级天罚之力能威胁到气穴境了,如此强大,普通混元,根本就不是其一合之敌。

    只可惜,使用代价也略大了些,不然,价值更高。而且,总共只有九次机会,用一次少一次。

    也就是说,用完这一次,下面厉寒在晋升气穴境以前,总共只余八次以上的机会了。

    而且,除去最后三次半价,后面的,都要三千善功才能启用一次。

    不过也是值了,至少像这次,就赚了,花出去一千五百善功,赚回来五千多。

    当然,如果扣除掉损失的一次那天罚之力,是赚是亏,那就难说了。

    但此生死存亡之际,哪里还顾得是赚是亏,厉寒也管不得那么许多了。

    他从地上爬起身,看向四周。

    只见这片刻间,地面上已经布满了碧鳞流火蛇的尸体,刚才那些气势汹汹,可怕至极的碧鳞流火蛇,此时已经一个人全部躺下了,有几条还没断气,在地面上不断的扭动,可怖至极。

    有些最惨的,同一时间被数十道利剑所穿,血肉模糊,尸骨都不全。

    当然,仍有几具,只是稍微破坏,没有伤到根本,仍然有极大的价值。

    十方杀界,果如其名,此阵一出,只怕相当于气穴境中后期强者的全力一击了。

    而且还是少见的群攻技能。

    厉寒盘膝在地,从怀中掏出小回气丹,服用了几粒,片刻之后,他起身,提起暗霜,将那些还有扭动的碧鳞流火蛇一个补了一剑,又收获了六百多善功。

    随后,他将其中一些犹有价值的材料,蛇骨,蛇皮,蛇筋,蛇血,还有它口中的那两颗毒牙,全部拔了下来,收入一个储物道戒中,便转身朝另一方离去。

    此地诡异,虽然这些碧鳞流火蛇已经全部被他所杀,但保不准还有什么其他的危险,还是趁早离去为上。

    一边走,厉寒继续一边吞服回气丹,终于,数个时辰之后,他的实力终于恢复到巅峰状态,道气全部恢复,还归充盈,心中更是一时大定。

    他也不辩方向,只求躲过这几天就行,所以随意而行,看哪里危险就朝哪边钻。

    走著走著,不知不觉,厉寒来到一片高崖之下,高崖之下是一片丛林,丛林中,红光一闪而过。

    “什么东西?”

    厉寒心中讶异,趁著此时实力恢复,又有数千善功在手,遇上气穴境也不害怕,当即身形一闪,朝著那处红光闪烁处追去。

    “咦,有点眼熟。”

    前面的东西似乎受了重伤,走路一拐一拐,大小如同一只小狗,全红通体似血,竟然是一只血红色的小狮子。

    “嗯,是那头受了伤的狮睛兽!”

    只一眼,厉寒就将其认了出来。

    这不是在祭台中央,和踏花侯一战,又被五人联合一击,受了重伤的那只绿阶初级凶兽,狮睛兽吗?

    原来,当初厉寒等人走后,它居然没有被杀掉,反而逃走了啊,只是看它这样子,在厉寒等人走后,它身上的伤势又更加严重了。

    猛然,厉寒眼睛一亮。

    “等等,绿阶,狮睛兽,受伤!”

    一瞬间,厉寒就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天罚死亡任务,此时时限将至,如果再不完成,厉寒真不知去哪找第二只气穴境凶兽。

    真正的气穴境凶兽也没那么好找的,只有深入那些极端危险的丛林,秘境,而且,那等地方,厉寒现在的实力,虽然有所倚恃,但也十分危险。

    而一只受了伤,单独行动,周围又没有其他厉害凶兽,还早已被熟知了它战斗方式的气穴境凶兽,就更加难得了。

    “一定要解决它,完成那个该死的任务,把一直悬在头顶的那柄利剑给摘下。”

    只这一瞬间,厉寒就已经下了决心,脚步加速,朝那头狮睛兽离开的方向追了下去。

    天罚死亡任务虽然说不可找人联手,但却没说虚弱,重伤的就不行。

    因为厉寒与踏花侯等是敌对关系,而九天刑印又没有智慧,所以这样做,它多半并不会判定厉寒违规。

    因此,只要杀了这头气穴境凶兽就行,更何况,就算不提任务,一头濒死的气穴境凶兽,也没有放过,这等机会,有多难得。

    一头气穴境凶兽,可全身是宝,在极缺贡献点的厉寒看来,这就是天上掉馅饼,给他送钱。

    轻鸢剪掠全力展开,厉寒的身形仿佛一道苍鹰,在红雾诡林中极速掠过,仿佛一道小小的黑点,飞速的朝著前方那头狮睛兽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近了,更近了。

    然而,似乎感应到了厉寒的气息,或者,这头狮睛兽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在发现身后的动静后,整个脖子处的鬃毛顿时根根直立,晶红的双眼回头望了一眼,随即速度陡然加快,化为一团红光,朝红雾更深处飞速逃离。

    “不好,被它发现了。”

    厉寒一拍脑袋,不过可不愿放弃,自己是全盛状态,而对方可是重伤疲死之躯,看它能逃到哪里,逃不逃得过自己。

    只要坚持一段时间,一定能将它追上。

    抱著这样的信念,厉寒不急不徐,只要不追脱它的踪影就行,力求使对方脱力。

    这样,等下战斗起来,也更轻易,说不定还不需要使用天罚之力,便能完成任务。

    这样,任务评价一定更高,而且,还节省了一道天罚之力和数千善功,一举多得的事,何乐而不为。

    就这样,厉寒追著追著,猛然之间,前方红光一闪,那头小狗一样的狮睛兽,竟然钻入到一片石林,眨眼消失了踪迹。

    “嗯!”

    厉寒脸色一变,急急追入,然而,却似乎已经消失了那头狮睛兽的踪迹,四处尽是林立的怪石,森然如鬼,到哪里去寻?

    “该死!”

    厉寒明白,是自己小觑了那头狮睛兽的智慧了,它在此地生活了不知多少年,早已对此地地形熟识之极,自己被它带著跑,它是故意往此石林而来,借机逃脱。

    又找了一阵,依旧没有收获,厉寒愤怒的一掌,拍在身旁的巨石之上,忽然,耳朵轻轻一动,他神色严肃起来,收起手掌,附耳在石边,朝另一面听去。

    那里,隐隐传来一个嚣张得意的狂笑声:“哈哈哈哈哈,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功夫。原本以为这次玄冥真渊之行,就这样只能躲著等时间过了,没想到,居然让我捡到一只受伤的狮睛兽,这下回去,不会缺贡献点了。”

    厉寒心中一动,悄悄自刚才被自己拍出一个大洞的石孔缝隙中,朝另一边一看,随即,便是一阵意外。

    一名黄衣青年,堵在自己追脱的那只狮睛兽对面,满脸笑容,却不正是在秘境中,和自己走脱的伦音海阁真丹峰弟子,李成东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