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碧鳞流火蛇
    “逃,能逃到哪里去呢?”

    体内的道气,在以飞快的速度不断消耗,虽然厉寒途中,又再次服下数枚回气的丹药,但终究比不上紫府回气丹的速度,最多只能算杯水车薪。

    而身后的小女孩,至今依旧没有显露出脱力的迹像,而厉寒,可并没有第二枚紫府回气丹。

    “这样下去不行,迟早会让她追上。

    而且,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那名踏花侯可能随时追来。

    难道,真要不顾一切,再一次强行召唤天罚之力?”

    就在厉寒犹豫的当口,猛然间,秘境头顶上空,猛然开裂,无数碎石纷纷扬扬,仿佛雨点一样落下,砸得两人一阵头晕。

    “嗯,这是?”

    追逃之中的厉寒和衣可儿同时一愣。

    随即,厉寒脸色就是一变。

    “莫非,那名‘踏花侯’已经解决完狮睛兽,将祭台之上的东西得手,才造成如此动静?

    不好,那岂不是说,他已经快要追上来了?”

    厉寒的心中,瞬间布满绝望。一名气穴境强者,尤其是在自己体内道气十去其六的情况下,自己,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而身后,那名杏衣小女孩衣可儿开始也是陡然一惊,不过随即,就想到了什么,脸色随之大喜。

    “是二叔得手了么?那么,他很快就会追来,这个该死的小子,还真能跑,不过,你的幸运也就此到头了。”

    “小子,还不束手就缚,说不定,我们还能饶你一命,再跑下去,等下让我抓到,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明明自己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但说出来的话,却是老气横秋,反而叫厉寒作“小子”。

    而且,那样阴森森的话语,由这样一个长相甜美,不过十余岁的小女孩口中说出,说不出的诡异阴森。

    然而,前方的厉寒,虽然感觉心中一片冰凉,却并没有停留下的脚步的想法,依然保持自己最高的速度,朝前纵去。

    头顶的巨石,依然不断砸下,有时砸在厉寒之前,迫使厉寒不得不暂停一下,而有时砸在两人中间,却让两人随之分开。

    所以两人之间的距离,忽近忽远,看到这一幕,猛然之间,厉寒心中一动。

    “对了,怎么不趁这个机会,甩脱这名小女孩。只要甩脱了她,后面的踏花侯,也就无法轻易锁定自己的位置,追寻上来。

    自己就有机会,逃出这玄冥真渊。”

    心念已定,厉寒瞬间就想出办法,再追一阵,猛然间,两人已经到达石门的入口。

    就在这时,厉寒猛然一扬手,扔出三粒暗红色的铁质圆球,飞向身后的小女孩,同时口中道:“看我的真武霹雳子!”

    三枚暗红圆球,火焰蒸腾,烈火气息弥漫,一枚枚大如鸽卵,散发著一股股淡淡的铁腥之气,的确是货真价实的真武霹雳子无疑。

    这三枚圆球,都是当初,在九虺蛇峡谷中,厉寒从死去的空手男子智空使手中搜到,一直没机会使用,却在此时使了出来。

    身后,小女儿衣可儿先是一愣,接著就是不屑。

    大内神武阁的真武霹雳子,的确是不凡,不过,顶多能伤到混元中后期,对混元巅峰后期的影响,已经不是很大。

    更何况,有了防备,就更加不可能对她产生伤害了。

    她一扬手,就欲朝那些朝她飞来的暗红圆球击去,欲将其击偏,扫空阻碍。

    然而,就在此时,那三粒真武霹雳子,其中两粒,猛然在半空中轰然相撞,就在她接近的瞬间,自行爆炸了开来。

    而最后一粒,却一个急转弯,斜飞向上,掠向头顶的石洞壁顶。

    随著一声“轰隆”巨响,石洞壁顶,原本就已摇摇晃晃的石块,猛然如同坍塌一样崩落,无数碎石巨块,纷飞而下,犹如天塌地陷,整个方圆数十丈范围内,全部都是灰尘四溅,再也看不清半分人影。

    厉寒身形一纵,已经出了石门,根本不敢向身后看上一眼,已经朝著茫茫无尽的红雾中心飞奔而去。

    而身后,因为巨石的阻挡,和无数灰尘的扬起,那杏衣小女孩衣可儿原本可以同样追出石门,却陡然被这股爆炸余波一挡,弄得一头灰头土脸。

    等她回过神来,破开石门之中堆积的碎石,飞出一看,厉寒那可恶的身影踪迹,早已在她的视线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所向。

    “可恶……”

    她原地跺了跺脚,那粉雕玉琢的脸上,却尽是一片阴沉之意。

    片刻之后,一身暗金长袍的“踏花侯”衣轻欢飞出石门,却看到衣可儿一个人站在那里,而厉寒,李成东的身影,皆已不见,他沉声问道:“怎么,你已经将他们解决了?”

    小女孩衣可儿闻言,沉默半晌,才摇了摇头:“没有,被他们逃掉了。”

    “两个都逃掉了?”

    “踏花侯”衣轻欢满脸的不可思议,他可是清楚这名小外甥女的实力,不曾想,一名混元中期,一名混元后期,居然能在她的追杀下,逃脱出去。

    “是。”

    虽然难堪,但是小女孩衣可儿还是只得硬著头皮,开口道。

    “哼,此事麻烦大了,看回去大人怎么处决你。走,他们先逃得了一时,又岂逃得了一世,我们只要在玄冥真渊的出口处等著,他们就一定会出来。”

    “走。”

    小女孩衣可儿眼睛一亮,随即,就是一片恶狠狠的杀意。

    “小子,让我抓住你,必让你痛不欲生,能从我的手中逃掉,是你的幸运,但也是你的不幸。”

    ……

    玄冥真渊。

    茫茫无尽的红雾之中,厉寒飞速前行,不敢有丝毫怠慢,哪怕他体内的道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但是,他还是在跟时间赛跑,不愿意停留一分一毫。

    他知道,每多停留一分,他的危险就越大,虽然暂时甩脱了少女,但他可不敢确定,那名“踏花侯”就没有其他追寻的手段。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嗯,接下来,如果踏花侯找不到我,只怕会出去,在玄冥真渊的出口处埋伏,等我们自投罗网。

    此事重大,他们绝不可能让我等将消息报给伦音海阁知晓,所以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两人,只怕会不惜一切代价,困杀我们两人。

    与其如此,那就不如往玄冥真渊深处而行,反其道而行之,只要躲过这最初几天,宗门长老一定会前来,到时候,我们就有救了。”

    思绪电转,转瞬间,厉寒就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不但不往玄冥真渊的出口处而行,反而直奔最危险的玄冥真渊中央。

    滚滚红雾,很快把他的身形掩盖,他尽挑最危险,最偏僻的道路而行,到最后,连自己都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

    “呼,呼,呼……”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身后,终于不曾传来衣袂的风声,厉寒心知计划凑效,终于脱离了那名小女孩的追杀。

    这时,体内的空虚才不断传来。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觉整个人如同脱力了一般,浑身大汗淋漓,全身没有一处不湿的,额头之上,汗水沾上发丝,粘呼呼一片。

    然而厉寒却顾不上这些,他找了一处背风之地,盘膝而坐,就运转起浩然心镜,探查起体内情况。

    这一探查不要紧,让他吓了一跳,体内原本如同一片平湖一样的丹田,此刻空荡荡一片,如同陡然干枯,空荡荡一片。

    浑身经脉,也同几乎已经再也榨不出一丝道气的痕迹,竟是用得干干净净。

    显见,刚才那一段距离,厉寒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毅力奔跑过来的。

    不敢犹豫,一伸手,厉寒就掏出一个蓝色小瓷瓶,倒出三粒普通的小回气丹,吞服了下去,而后再次闭上眼睛,静静的运功,吸收著药力起来。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足足三个时辰过去,厉寒体内,终于遂生一股小小的道气,这股道气一形成,接下来就容易了,药力一分分散发,化为一滴滴小水滴,在厉寒丹田,经脉中,不断渗出。

    就犹如万川归海,无数水汽,慢慢又汇成小溪,小溪壮大成江河,江湖汇就成湖海。

    厉寒开始外向的吸收起天地灵气,如此一来,恢复速度就更快了。

    又是一个时辰过后,厉寒终于恢复了六成以上的实力,他身形一动,又再次朝前奔去,不敢停留,直到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深入,四周渐渐已经死寂一片,连白骨都看不见了,他才知道,自己可能已经进入到玄冥真渊的最深处了。

    玄冥真渊的最深处,又有什么?

    厉寒之前不觉得,只是一心奔跑想著逃命,此时看著四周空荡荡的一片,红雾不减反增,心中突然激零零地打了一个寒颤。

    如果红雾是之前祭台之上的那道紫光发出,那么,紫光可能已经被那位“踏花侯”取走,为什么,这玄冥真渊中的红气,却不曾见减少多少呢?反而似乎到了这玄冥真渊深处,反而更多了。

    难道,那处祭坛,并不是唯一,而是这玄冥真渊深处,真有十五座这样以上的祭坛,每一处祭坛,都是一处魔气的泄漏之口?

    就在厉寒这样想著的瞬间,猛然,他耳朵一动,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声音。

    “嘶嘶嘶,嘶嘶嘶……”

    在厉寒四周,一片黑暗之中,忽然冒出无数绿色的光点,如同一双双绿色的眼睛。

    随著不断靠近,厉寒骇然发现,那无数道绿色的光点,其实并不是眼睛,而是一条条长约儿臂,暗红色蛇身,却生有无数碧绿鳞片的异蛇在靠近。

    随便一看,身周至少有四五十条。

    “黄阶五品,碧鳞流火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