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踏花之侯
    &bp;&bp;&bp;&bp;热门推荐、&bp;、&bp;、&bp;、&bp;、&bp;、&bp;、

    &bp;&bp;&bp;&bp;“哦,原来是八大宗门之一伦音海阁的高徒!”

    &bp;&bp;&bp;&bp;闻言,暗金长袍的儒雅中年男眼睛中闪过一抹奇怪之色,忽然开口道:“各位,此处祭坛之上,封印有一只远古邪魔,因封印松动,即将出。

    &bp;&bp;&bp;&bp;我们几位家散人,联合起来,欲消灭此邪魔,趁其封印未开之前,将其击杀。只是,没想到,这地底竟然还存著无穷凶兽未灭,反而使我等两死一伤。

    &bp;&bp;&bp;&bp;不知几位兄弟可否帮忙,抵挡这只‘狮睛兽’,等事成之后,我们必有重谢!”

    &bp;&bp;&bp;&bp;“哦,邪魔?”

    &bp;&bp;&bp;&bp;白木仙等人并不轻信,不过,联系到之前在石门之上看到的那些封印符纹,再想到此行的任务,是为探寻魔气源头,也知道此地必不寻常。

    &bp;&bp;&bp;&bp;再看看祭台之上那道冲霄而起的紫光,几人隐隐约约都有所悟,必是此物无疑了。

    &bp;&bp;&bp;&bp;只是,到底是什么邪魔,被封印于此处,而这名儒雅中年男两人,真是为封印邪魔而来吗?

    &bp;&bp;&bp;&bp;怎么看外面石门被挖开的样,倒像是为了解放邪魔而来。

    &bp;&bp;&bp;&bp;“呵呵。”

    &bp;&bp;&bp;&bp;白木仙心念电转,表面上却并不显露,轻笑一声开口道:“不知两位高姓大名?在下等可都是报了名字了,但两位的来历,在下等现在还心有未知呢。”

    &bp;&bp;&bp;&bp;“哦,也是,是衣某失了礼数了,抱歉抱歉。在下衣轻欢,这位是在下的一位后辈,衣可儿。”

    &bp;&bp;&bp;&bp;“衣轻欢,衣可儿?”

    &bp;&bp;&bp;&bp;白木仙喃喃念了几句,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再看向中年男手中握的那柄奇异铁剑,铁剑上柄绣的那个火焰形“衣”字,忽然猛然脸色一变:“‘踏花侯’衣轻欢?”

    &bp;&bp;&bp;&bp;“一门两侯,之无双,江左第一家,衣家衣轻欢?”

    &bp;&bp;&bp;&bp;“不错,正是衣某,薄名,不足挂齿,倒让几位见笑了。”儒雅中年男一笑,也不反驳,算是正式承认了。

    &bp;&bp;&bp;&bp;“啊……”

    &bp;&bp;&bp;&bp;这一下,不止是白木仙,就是李成东,风高俊,还有厉寒人,脸色也不由全都变了,继而,就是震惊,膜拜。

    &bp;&bp;&bp;&bp;真龙大陆,才俊辈出,然而年轻一代,以“五君七侯”为,成名多年。

    &bp;&bp;&bp;&bp;其中,五君之一,“荒天君”秦天白,就是伦音海阁席弟。

    &bp;&bp;&bp;&bp;所以,但凡是伦音海阁弟,甚至不需要是伦音海阁弟,只要是修道界的人,就没有人没听过“五君七侯”之名。

    &bp;&bp;&bp;&bp;而七侯之中,有一门最为显贵,那就是江左衣家。

    &bp;&bp;&bp;&bp;江左衣家,一代之中,连出两侯,那就是,“烈日侯”衣南裘,“踏花侯”衣轻欢。

    &bp;&bp;&bp;&bp;其中,“烈日侯”衣南裘,是七侯之,地位不在“荒天君”秦天白之下,而且成名更早,实力也不相上下。

    &bp;&bp;&bp;&bp;而“踏花侯”衣轻欢虽然略有次之,排名仅在七侯之五,但也是七侯之一,而且威名卓著,是整个真龙大陆上的名人。

    &bp;&bp;&bp;&bp;四人任谁也没有想到,在这玄冥真渊深处,地下祭台前,竟然能碰到五君七侯之一,而且是大名鼎鼎的衣家“踏花侯”衣轻欢。

    &bp;&bp;&bp;&bp;看其两鬃霜白,手握铁剑,再一对比“踏花侯”衣轻欢年少成名,华发早白,俱是不由黯然,心中对其原本的那一点怀疑,烟消云散。

    &bp;&bp;&bp;&bp;“好,我们愿助踏花侯一臂之力,至于酬劳,那就不必了,伦音海阁弟,还不至于如此浅薄。只要几位真是为除魔而来,我们甘当骥尾,愿作陪衬!”

    &bp;&bp;&bp;&bp;白木仙眼神沉静,开口回答道。

    &bp;&bp;&bp;&bp;而听到白木仙的回答,另外人都没有开口,都默认了。

    &bp;&bp;&bp;&bp;有“五君七侯”之一的“踏花侯”在这里,一只绿阶凶兽,又能如何?纵然不济,众人齐心合力,亦能将其击杀。

    &bp;&bp;&bp;&bp;“好,那就这么定了,有赖各位配合,只要四位能牵制它成行动,我的‘寻花问柳剑’就能轻松将其击杀!”“踏花侯”衣轻欢微笑开口。

    &bp;&bp;&bp;&bp;“好,既如此,那便行动吧。”

    &bp;&bp;&bp;&bp;白木仙等人也没有犹豫,白木仙第一个出手。

    &bp;&bp;&bp;&bp;“奇花六神诀,第式,惊蛰春雷!”

    &bp;&bp;&bp;&bp;朵朵绚艳红花开放,如同天飞红雪,罩向对面那只狗一般大的“狮睛兽”。

    &bp;&bp;&bp;&bp;知道对面的是绿阶凶兽,白木仙不敢怠慢,这一次直接就使用了全力。

    &bp;&bp;&bp;&bp;那些红艳的花朵飞落下来,空气都如同要被压塌,呈现一种虚空不稳的现像。

    &bp;&bp;&bp;&bp;每一朵红花之中,都包含著一道压缩到至的真气,只要击中目标,就会爆炸,可怕至。

    &bp;&bp;&bp;&bp;“神龟出洛!”

    &bp;&bp;&bp;&bp;李成东也不怠慢,八鼎玄功运起。

    &bp;&bp;&bp;&bp;这一次,和先前不同,红光竟然变成了蓝色,如同涛涛大水,绵延不绝,一只神龟,从其中冉冉升起,昂起头。

    &bp;&bp;&bp;&bp;他不求伤敌,只求能困住它行动半分,所以这一次使用的,是绵密厚重的水炼丹法第一式。

    &bp;&bp;&bp;&bp;红花碧水,包围那头“狮睛兽”全身上下,它的身躯转动果然缓慢起来,然而,不待白木仙与李成东欣喜,只听它昂发出一声咆哮。

    &bp;&bp;&bp;&bp;“吼……”

    &bp;&bp;&bp;&bp;“嗤,嗤,嗤……”

    &bp;&bp;&bp;&bp;白木仙发出的奇花六神诀,李成东的八鼎玄功,全部被破,红花纷纷在半空爆炸,碧水还没靠近,就被狮睛兽击退。

    &bp;&bp;&bp;&bp;就在这时,厉寒与风高俊也动了。

    &bp;&bp;&bp;&bp;“涅磐寂静剑,第一式,才人无行!”

    &bp;&bp;&bp;&bp;暗霜展开,冰寒之意蔓延,笼罩狮睛兽全身上下,而风高俊横琴于膝,左手翻飞,指尖如蝴蝶点过琴弦。

    &bp;&bp;&bp;&bp;幽兰之声再起,空气中,充满著一种奇异的魔力,让人晕晕欲睡,波弦如同实质,罩向对面的狮睛兽。

    &bp;&bp;&bp;&bp;他也是求的困敌为主,伤敌为辅。

    &bp;&bp;&bp;&bp;狮睛兽如同被激怒,身体猛然动弹了起来,瞬间击散厉寒发出的剑光,以及冲破风高俊琴音攻击的范围。

    &bp;&bp;&bp;&bp;随即,身体化为一团红光,瞬间朝厉寒这边飞扑而来,速快到眨眼难及。

    &bp;&bp;&bp;&bp;即使以厉寒开启了“破魔瞳”的速,也追之不上,他心中顿时一凛。

    &bp;&bp;&bp;&bp;就在这时,那个一直旁观,等待机会的“踏花侯”衣轻欢,终于出手了!

    &bp;&bp;&bp;&bp;只见他手中的那柄奇古长剑,如同飞花逐叶一般,斜斜扬起,一瞬间点出十七剑。

    &bp;&bp;&bp;&bp;只见这十七道剑光,一道道如同春风拂柳,又似春明花,春意明媚,总之,充斥著一股春天的气息。

    &bp;&bp;&bp;&bp;然而,狮睛兽却似感觉到危险,全身毛发瞬间炸开,而后第一时间放弃厉寒,朝“踏花侯”扑去。

    &bp;&bp;&bp;&bp;“呵呵……”

    &bp;&bp;&bp;&bp;这时,一直在“踏花侯”旁边,那个被众人忽视的女孩,伸出了一只纤纤如白玉似的手。

    &bp;&bp;&bp;&bp;“风之动,风之速,风之缚!”

    &bp;&bp;&bp;&bp;那双白玉兰似一般的手,一瞬间连接个手印,而后瞬间合在一起。

    &bp;&bp;&bp;&bp;原地狂风大作,一道半透明的蓝色风旋,呈现在狮睛兽与踏花侯中间,将其困住,即使以“狮睛兽”绿阶的实力,居然也一时挣之不脱。

    &bp;&bp;&bp;&bp;“这……”

    &bp;&bp;&bp;&bp;对面,厉寒,风高俊等,俱是惊愕难言,这名女孩的实力,竟然似乎高过白木仙,即使四人联手,也才勉强匹敌。

    &bp;&bp;&bp;&bp;而趁此,踏花侯终于寻到机会。

    &bp;&bp;&bp;&bp;他手中的那柄奇古长剑,再次连续颤动十六次,又是十六道剑光,斜斜飞出,手中之剑忽然变得如柳枝般柔软,又似鲜花般动人,只一个眨眼间,就穿过了女孩衣可儿故意露出的破绽,穿透了风旋,刺到了狮睛兽的面前。

    &bp;&bp;&bp;&bp;措手不及,骤不及防,狮睛兽虽然努力移动了一下身,但碍于被衣可儿的风环束缚,一时竟脱身不得,只避过了要害,胸腹之间,一瞬间多了四十余个孔,血迹斑斑,再次受到重创!

    &bp;&bp;&bp;&bp;……

    &bp;&bp;&bp;&bp;第二更。

    &bp;&bp;&bp;&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