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陨落高手
    应雪情五人对视了一眼。

    “打开墓碑,进入一探真相。”

    和厉寒等人一样,五人也没有选择退缩。

    ……

    第六小组的领队,是在幻梦山中曾和厉寒有一面之缘的“罗霄剑神”傅一羽。

    此刻,他凝望著不远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座黑红山峰,表情讶异。

    山峰如同凭空漂浮在玄冥真渊上空,下面一半,露在傅一羽五人面前,上面一半,则插入了那无尽的红雾波浪之中,如同天峰倒悬。

    “这是?”

    “我们的任务就是此地,可是,这样一座山峰,凭我们的实力,怎么可能凭空虚度,飞跃上去?”

    忽然,一名一直走在人后,低眉垂目的绿衣百花峰弟子,缓缓走了出来,他苍白的脸上,闪烁著莫明光芒,开口道:“队长,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从侧面,进入此山峰。 ”

    “嗯?”

    傅一羽打量了来人一眼,队中四人的身份资料他早已知悉,都属正常,唯有这个名叫“林元思”的弟子身份,有些古怪,不过他也没有在意。

    此刻,反正束手无策,闻言之后,看了另外三人一眼,傅一羽当即点头道:“也好,那就按你说的办,带路。”

    “是,请随我来……”

    林元思眼睛中,那两道淡淡的绿圈,再次一闪浮现,不过随即,又再次隐去。

    因为他一直低著头,做伸手牵引状,众人都没有发现。

    五人离开山峰之底,朝著另一边山壁攀援而去,片刻后,竟然来到一个蛇形的巨大洞口面前。

    洞口阴森,不知几深,一股冰冷,阴寒的气息,从中蔓延而出。

    即使是傅一羽,韩星纬等第六小组中,最强之者,见状都不由心中一寒,莫名打了一个冷颤。

    “要进入吗?这……”

    第六小队中,另一名队员,江忘真,有些退缩地道。

    她是一名女子,一身黄衣,身材纤瘦,容颜虽不十分出众,但也十分耐看,修为约摸在混元境中期巅峰左右,是真丹峰弟子,这次内宗排名,第四十五。

    “林元思,你确定没问题吗,这里真的可以通向山峰之上?”

    傅一羽闻言,沉声道,转头望向林元思。

    “我以性命保证。”

    林元思点头道,见状,傅一羽看向另外两人,韩星纬犹豫片刻,点头道:“反正也没其他办法,先一试吧,遇有危险再撤出即可,更何况,林师弟也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好,那走!”

    傅一羽也是果断之人,没有犹豫,直接挥手下令道。

    随即,五人呈防御姿势,护身气罩全开,慢慢走向蛇形洞窟入口。

    ……

    其他小队,也各有际遇,但都不是什么善地,众人或犹豫或坚决,最终都一一进入其中。

    而转眼之间,一夜时间已经过去。

    第十小队,诡异石门前。

    沉寂了一夜,石门没有丝毫要打开的迹像,里面的人,也没有出来。

    “走吧。”

    白木仙缓缓站起,凝视了另外三人一眼,开口道。

    “嗯。还惧他不成。”

    李成东冷笑一声,同样站起,走到白木仙身后,同时不屑地看了风高俊,厉寒两人一眼。

    在他眼睛中,冷色一闪而过:“就算遇到危险,也还有这两个炮灰挡著,只要报出我们是伦音海阁弟子,再将这两个炮灰送出去,我们就有脱身之机。”

    一举两得,既完成了冢师兄的心愿,又能顺利逃生,何乐而不为。

    他心中冷笑,混元境后期的境界,让他碾压除白木仙之外的另外两人,他有信心,在遇到危险时,逃生,而这两人,却会留在里面。

    厉寒,风高俊对视了一眼,他们实力,在四人中最低,但是,事已至此,不容退缩。

    而且,厉寒也从来没有想过退缩,这些人中,论真正实力,他的确最低,但若论拥有的手段,只怕没有一个人能超得过他。

    “进入!”

    几人没有犹豫,转身走向石门之前。

    到达石门之前,才发现这座石门远比想像中高大,壮观。

    石门之上,雕绘著繁复古老的花纹,两边各有一片绿叶,左边一人持斧,右边一人持杵,俱是三头六臂,狰面獠牙,气象森严。

    而那些封印符纹,就环绕在石门边沿,如同将这两人包围。

    伸手一推,石门“嘎吱”一声,纹丝不动,李成东脸色一红,吐气开声,“砰!”狠狠一掌推出。

    然而,可怕的掌劲,袭击在石门之上,除了溅起一些灰尘,石门甚至没有半点损伤的迹像。

    “这……”

    李成东脸色略有些难看。

    “我来吧!”

    白木仙走上一步,仔细打量,发现此门既无钥匙缝孔插入过的痕迹,迹无机关密钥之类的解决之法。

    “莫非!”

    她心中一动,看来,正常手段是不行了,这石门非蛮力能破开,那就不如,以镇魔珠一试!

    想到此,她手一招,那枚昨夜已被她收好的镇魔珠,再一次出现,托于掌心。

    幽幽绿绿的光芒,再次亮起,镇魔珠之上,原来黯沉的银白色泽,如同水波一样流转,转眼,再次发散出可怖的金光。

    金光照耀在石门之上,忽然“轰”的一声,石门轰然破碎,露出一个大洞,白木仙四人脸色一喜,李成东毫不犹豫,当先一步跨入。

    “走。”

    厉寒,白木仙等三人,也随即跟上,跨过门洞碎屑,进入其中。

    一入此中,白木仙脸色便不由微微一变,镇魔珠随时握在掌心,准备运起,看向左侧方向。

    那里,有一座高高的石殿,石殿上首,悬挂著一个分而两半的尸首,血迹淋漓,头颅也缺了一角,似乎是被什么重物所伤,然后撕裂,悬挂在这里。

    “这……”

    “是那批先入者,他们这么快,就遭到危险,陨落了一人!”

    李成东也不由停下了脚步,身子微微往后靠了靠,四人围在一起,俱都没有说话,默默地打量著那具尸首的穿著。

    只见它一身绿衣,尊荣华贵,左手戴著一枚硕大的碧绿玉板指,掌心间,握著一口铁剑。

    只是,此刻,这枚铁剑已经断了半截,而且多所缺口,认不出来历。

    至于其他,衣衫之上,未纹任何能辩别出他身份的标志,所以,四人只有看向他残缺不全的头颅。

    就其血迹斑斑的另半边头颅,厉寒四人能勉强辩认,此人年纪约在三四十岁之间,平时应该养尊处优,面孔之下,有一道青气至今未散,显然修为不弱,至少也在混元境后期以上。

    这样的一尊人物,这样的一位强者,放在凡世,至少是王公贵族一流,如今竟然无声死于此处,他的那些同伴呢,都将他放弃了吗,他又是为何被杀,为何要进入这里?

    白木仙四人面面相觑,都感觉到了心中,掠过一丝淡淡地寒意。

    “那座古殿,看来,不能轻入!”

    “走,绕过古殿,继续前行!”

    虽然殿中可能有秘宝留存,但只看先来者都无法将其打开,反而折损一人,狼狈而逃,他们就明白,自己等人,更加不可能了。

    四人远远地避开古殿,继续朝著大门后面的秘境空间,缓缓而入,一路小心翼翼,心神皆提到了最紧绷的状态。

    ……

    补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