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任务前夜
    “由谁执掌?”

    突然之间,李成东问了一个所有人都想到,但都不敢提出来的问题。

    镇魔珠这等珍稀之物,不亚于半件名器,这样的宝物,谁人不想拥有,可此为五人共同发现,不可能一人贪墨。

    白木仙看了几人一眼,没有说话。

    论实力,她是众人中最强,论地位,她是第十小队的领队,论身份,她是内宗十大弟子之一,整个伦音海阁宗门核心中的核心,将来极有可能进入顶峰弟子。

    若她要强行占为已有,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她明白,如果真如此做了,人心直接就散了,这趟玄冥真渊之行,只怕要多生变故。

    而且……

    她的目光隐晦地落到众人之中,最先提出这个问题的东成东身上,快速一瞥,而后回过头来。

    这些人中,没几个没背景。

    就像之前柳元白,认出此为镇魔珠,并且直接表明,他在他爷爷的手上见过一枚。

    柳元白的爷爷是谁,是玄道峰一位掌权长老,地位不亚于副峰主,这样的人物,她怎么敢惹得起。

    而另外一人,同样难缠,甚至可能比柳元白还棘手,那就是李成东。

    他虽然毫无地位,但是,他是冢圣传的人。

    整个内宗,大家虽然明面上从来不提出,但是,却都已早有默契,有跟著冢圣传的,有跟著蓝潭的,也有跟著左神京的。

    唯独她白木仙,拥者寥寥,就算有,实力也差得可以,最强的都不过混元中期,大部份才混元初期。

    而冢圣传,却恰恰相反。

    低于混元中期,他都不屑一顾,大部份是混元后期,甚至混元巅峰,只有少数,极有潜力的混元中期,才能入得了他的法眼。

    那是连她都要忌惮的存在,此刻,她想的不是独占,而是,如果李成东将此事告诉冢圣传,这枚珠子,她还保不保得住。

    所以……

    她的目光落在一直没有说话的风高俊和厉寒两人身上。

    这两人实力最低,平时都不会高看一眼,但此时,却极有拉拢的必要。

    只要五人之中,有三人保持一致的意见,另外两人,就很难推翻。

    然而,很明显,她想多了,她不笨,厉寒与风高俊也不会傻。

    一身银衣,斯斯文文的风高俊,忽然开口道:“我看我们五人中,只有白师姐一人能控制镇魔珠,而此趟我们玄冥真渊之行,危险重重,不如先由白师姐执掌。

    等回到宗门,将此物上交给宗门,兑换成贡献点平分。若者,如果大家想自己保留,就拿出一件同等值之物,用以交换,也可以,大家看如何?”

    “嗯?”

    柳元白与李成东看了他一眼,随即保留沉默。

    两人虽有独占之心,但都明白,这个可能性并不大,第一,别人也不是傻子,尤其是,队伍中有两个都极有背景的人的情况下,很难达到统一。

    二,另外三人也不可能同意,本次历练,是由内刑殿大掌老玉权真负责,他们可不敢在此人负责的项目下弄出任何幺蛾子,不然,惹恼了他,破坏了任务,两人吃不了兜著走,就算他们背后的冢圣传,柳元古,都难以说上话。

    最重要的是,任务之中,五人还需合作,犯不著现在,就为此事闹分僵,而且有一点,风高俊说的没错,五人之中,的确只有白木仙一人能掌控此珠,为了此行安全起见,最终两人都没有说话反驳。

    而厉寒,白木仙一听,便闻弦歌而知雅意,很快点头。

    三比二,镇魔珠的分配方式便已决定,五人都没有异议,白木仙见状,也就将镇魔珠收入袖中,问了四人一声,准备离开祠堂。

    离开之前,李成功,柳元白还不死心,认为此地既然有“镇魔珠”这等奇物,说不定也有其他宝物存在,把此地翻了个底朝天。

    可惜,当初那位外宗执事,虽然身份尚可,但能拥有一件接近名器的宝物,已经算不错,就算还有其他东西,肯定也大多分给了后续亲近之人,不可能留到几百年,留给他们来拿。

    最终,五人只有失望离去。

    出得祠堂大门,白木仙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只见太阳已渐渐西坠,却是他们赶到的时候,已快黄昏。

    “天快黑了,现在赶过去玄冥真渊,目不能视,危险性要狂增数倍,所以我们在此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再在此出发。

    好了,今晚我们就在此各人自寻一间空房住下,明日辰时,在此集合。 ”

    “好。”

    另外四人,都没有拒绝,于是,五人四散,各自朝一个方向遁去,寻找自己的休息之所。

    此地魔气既然已被镇魔珠吸收,自然再无危险,再加上艺高人胆大,所以虽然分散,但都并不担忧。

    厉寒选择的方向,故意远离李成东,所以他最后,又回到了当初进入村子的那个方向,这里死尸最多,味道最难闻,所以另外四人都避开了这一部份,而他,恰恰就选的此处。

    见状,另外四人表情各异,不过这是各人自己的选择,倒没有人说他什么。

    查找了片刻,身形一纵,厉寒来到一间比较宽阔的庭院。

    此处处在村东头,较为偏僻,与村中心隔了数百米的距离,想来,任何动静皆能听见,但却不会受到吵闹,厉寒就在其中,寻找了一个干净的房间,住了下来。

    天空渐渐黑暗了下来,转眼,夜晚已经来临。

    厉寒从房中抬头往上望,只见数十里之外,就是玄冥真渊那道巨大漆黑到形如魔鬼的深渊地带,犹似有道道魔气,不断从中逸出,张牙舞爪,形同厉鬼。

    而玄冥真渊上空,原本应该银白色的月亮,也诡异的带上了一层红气,如同一轮血月悬空。

    “难怪这里叫血月村,是古已如此,还是最近才形成,才有此奇诡现像?”

    厉寒暗暗琢磨,不过却猜之不透,“算了,明日下去一探便知,现在情况,还是努力恢复实力为要,不然,明天危险重重,随时有可能有性命之忧,尤其是,旁边还随时有一个李成功在旁窥伺的情况下……”

    “嘿,你以为我恢复不了实力,所以任人揉捏么,之前故意如此,就是为了等你轻心,而现在,却是该服下此物的时候了。”

    关闭门窗,探查过附近,确保无人靠近之后,厉寒这才从储物道戒中,小心翼翼倒出一物。

    此为一只巴掌大的纯白雪莲,清香透明,玉洁无暇,唯一遗憾,是其中一角,稍缺一瓣。

    雪莲刚一取出,整个屋内,立即升腾起一团白光,柔和清圣,照耀方圆数丈。

    这也是厉寒宁愿离开众人,独自来到如此一处偏僻居所的原因,这就是当初他在昆墟之中击杀那两头三眼恶兽,意外得到的一物,后天二品灵药,玄天雪莲!

    此莲一直存放于厉寒储物戒之中,后来只是偶遇李七七,赠过她一瓣,拥有著转化道气,驱除百毒的功效。

    若非不对症,对厉寒师傅冷幻的伤势无效,厉寒都想将此莲献给师傅,替她滞病了,只可惜,玄天雪莲比不上九死换生草,所以最终,厉寒还是留了下来。

    而现在,虽然不知道体内那道阴气到底是何物,但想必,这玄天雪莲,也一定有一定的压制功效。

    只要暂时将自己体内的阴气压住,让自己恢复到混元境的实力,那么,区区一个李成功,便不足为患了。

    想及此,厉寒没有犹豫,伸出手指,轻轻一划,在原来其上那边的缺角之上,再次划下一瓣,而后小心翼翼纳入口中,闭上眼睛。

    ……

    第二更,继续码,稍后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