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奖励
    sun apr18:23:33 cst 20br />

    第一名:“枯骨圣手”冢圣传,玄道峰弟子,半步气穴境修为,距离气穴境也只有一步之遥;

    第二名,“清风吹雪”灵离歌,圣琴峰弟子,同样半步气穴境修为,距离气穴境一步之遥;

    第三名,第四名,“谁人不识”唐飞仙,“一掷千金”左神京,同样半步气穴境修为,距离气穴境一步之遥。

    这四人,都是原来前五之中的几人,除去第一名“破剑”蓝潭不见,第二第三顺序对调了一下,并进步成第一第二,倒都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第五人,却变成了原来的第六名继任,也就是惯常一身鲜红衣裳,满身都是杀气的“天刀修罗”党血烟。

    他的修为,只到混元巅峰,但相信,离半步气穴也不远。

    第六,第七,依次下推,分别为:“罗霄剑神”傅一羽,“六指公子”燕龙花,同样是混元巅峰修为。

    到了第八位,排名再次出现重大变化,内宗前十,首次出现了一位新人的名字。

    ——天剑峰绝世弟子,天剑峰主原道真亲传弟子,“一剑千丝”应雪情。

    她的修为,赫然也已经达到了混元巅峰,距离半步气穴,不过一步之遥,而排名递升之快,更让人感到惊骇莫名。

    这让人不得不感叹她的实力提升之速,也不得不赞叹她的天赋与努力,远超普通人。

    而且还有人说,这个排名,并不是她全力以赴的结果。

    第九位,“雷手”千幻真,第十位,“魅影千蝶”白木仙,修为都差不多,没有什么可提及之处。

    至此,前十之中,再无大的变化,不过,第一消失,新人闯入,排名变更,光只这三项,平时出现在一届就是大动作,一届连出三件,就是足以让人骇人听闻的大事了。

    至于其后,厉寒没有细看,不过略略看了几个关注的名字。

    那个神秘莫测,一身诡异的百花峰低级弟子林元思,在胜完一场之后,第二场因为一个失误,惨败于对手之手,同样无缘于前十强,排名仅在二十三。

    “紫寒光剑”周紫鹃实力强劲,虽是新人,但也打到了第二十五。

    厉寒的排名,正在他们中间,比林元思还略高一点,但也高不到哪里,二十一。

    不过,这等排名,已是足够骇人听闻了,不是每个人,都有应雪情那样的天赋与变态的修炼速度。

    至于当初厉寒的那名对手,百花峰弟子杨晚,因为第一场就失败,反而排名只排在了第二十九名,比她的真实实力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对此,厉寒略感遗憾,不过也没有多作关注,这名弟子,虽然略让他有些好感,不过,却明显不是一个世界中的人。

    据说,曾经有人就“万山飞雪”的事情想上门强逼她说出这门功法的来历,以借此找出上古六大剑道之一,“天下有雪”的秘密,可惜,被她的师傅挡下。

    至此,厉寒才知道,这名百花峰弟子杨晚的师傅,就是百花峰的副峰主之一,一身实力,惊天动地,至少达到了气穴境后期。

    后来,也就再没有人敢找她的麻烦了。

    而听完唐白手的解说,厉寒也终于明白,蓝潭去哪了。

    按他的实力,如果真正参与战斗,不可能排不到第一之位。

    但是,在战斗中,他意外突破,直接晋升气穴境,据说当时整个伦音海阁上空,风起云涌,天降甘霖,动静格外的大,导致许多长老大惊失色。

    随后,蓝潭就被破格提升为顶峰弟子,直接被赐予了一整套的玄道峰半地品绝技,这内宗第一的排名,对他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从此,他与内宗,已经是两个境界的人。

    至此,厉寒除了感叹,也只剩感叹,看,这就是人家的成就,让内宗长老都纷纷失色,而后直接得传一部半地品秘笈,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如果厉寒能突破到气穴境,同样能得到这样的待遇,那倒也怪不得别人。

    蓝潭能有今日,都是他努力修炼,付出比常人多一百倍,一千倍的汗水换来,谁都无法说什么。

    倒是林元思,居然会在前三十之战中,意外失败,让他略有些惊讶,这名弟子修为诡异,人更诡异,说他会就止步于此,厉寒反而是不信的。

    只是事实已经摆在面前,要么对方是为了隐藏实力,要么对方是另有目的,不过不管如何,这些暂时之间,都跟厉寒没有什么关系了。

    倒是“清风吹雪”灵离歌与“枯骨圣手”冢圣传的一战,让他起了警惕心。

    “清风吹雪”灵离歌能从下三峰之一脱颖而出,成为内宗前二,实力可见不凡,然而这一次,他却惨败于“枯骨圣手”冢圣传之手,让他摘得第一。

    那只能说,“枯骨圣手”冢圣传隐藏得更深,修炼得更快,人更可怕。

    他只怕,一直等的就是今日,一朝反覆,直登第一,荣耀一宗。

    而这,可是目前自己最大的对手。

    “嗯?”

    厉寒感觉到左胸痛起来,那不是普通的痛,而是一股钻心刺骨的疼痛,仿佛是冰块割过,凉,沁人,寒冷,他无由莫名地打了一个寒颤。

    “这是?”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这不应该是擂台之上造成的伤势,倒更像是一种暗伤。

    “难道,最后关头,我仍然中招了?”

    顾不得理会唐白手与陈胖子,他急忙闭目,气行八脉,一寸一寸搜索起体内的异状起来。

    开始时还没发觉,后来,他开始“破魔瞳”内视,这才隐约发觉,丹田部角一角,有一个小小的绿点,正在不断散发出一丝一丝的凉意,仿佛烟雾,散入自己四肢百脉。

    而就这短短片刻间,自己体内经脉,已经至少有数道坏死,更多的,在不断消失生机,变得枯萎,黯无光泽。

    就连里面运行的道气,都带上了一丝绿色,仿佛产生了霉变。

    “这是?”

    尝试了四五次,都根本无法驱除之后,厉寒心中一沉,猛然想到了晕迷之前最后一刻,他感觉到一道冰凉的指劲,点中在了左臂之上的事情。

    “冢圣传!”

    这一刻,他无声呐喊道,心中第一次有了杀人的,这名对手,不除不快!

    今日中此暗招,还好还只是擂台之上,下一次如果是在偏僻无人处,说不定就是直接身陨。

    岂有不闻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等自己有空,有机会,这个对手一定要处理掉。

    然而,表面上,他却只能装作略无其事,睁开眼睛,看著唐白手,陈胖子两人,强笑了一下。

    “怎么了?”

    唐白手与陈胖子不解地开口问道,同时又带有一丝担心:“你的脸色好差,难道伤势还没有开始复原吗?”

    厉寒不愿他们担心,因为担心也无济于事,他只能自己想办法,因此故作轻松,勉强道:“没事,放心吧。”

    “对了,你之前说奖励已经发放下来,在哪里,可有给我带过来?”

    “有,都在这里了。”

    闻言,唐白手欲言又止,最终看著厉寒的脸色,没有细问,一伸手,掏出一卷薄薄的黄册,一个方形的玉盒,还有一块小小的铁片,向厉寒面前一推。

    ……

    晚了一些,抱歉,继续去码字,上午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