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落幕,下
    无尽神域最新章然而,这无数重水幕,落在冢圣传的那只枯手面前,都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只发出一声声轻轻的“波,波,波……”之音,所有水浪,瞬间破碎,烟消云散。

    就仿佛是一座大厦垮塌,瞬间散作水珠点点,落满一地,枯骨圣手毫不停留,继续朝著厉寒的心口按来。

    “嗯?”

    这一下,厉寒终于不由脸se微变。

    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清楚,虽然只是混元境初期境界,但是,突破之时,先服烛阴果,再服混元金花,一身实力,远超普通刚突破不久的混元境初期,无限接近于混元境中期。

    而且,因为武元转化道力时的纯粹,他现在的道力,无论在攻击力上,还是防御力上,都要远胜别人一筹。

    然而,就是这样的实力,落在冢圣传这位内宗前的弟面前,依然是如此不堪一击,由此可见,众口传闻,果然不假,内宗前五,已经远超出普通内宗弟的范畴了。

    不过,既然上台比试,厉寒自然不会束手就缚,他今ri来此,就是为了在最小的压力下,试探一下冢圣传的真正实力,免得当他背后真下阴手时,自己一时措手不及,铸成大错。

    在这种场面下,他纵使有诸多阴手,只要防御得当,终究他还是需要有一丝收敛的,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就有更大的可能,全身而退。

    那些内宗执事,长老,可都是火眼jg金,不是摆设的。

    “才人无行!”

    知道不能再等,亦无法再等,厉寒轻抽身后木剑,平平一剑拍出。

    仿佛最灿烂的烟花,突然燃烧,冲上高空,明明只是一柄木剑,此刻在擂台下所有人的心目中,却仿佛变成了一把利剑,紫辉闪耀,晶光遍地。

    “砰!”

    火星四溅,擂台之上,无数碎石,高飞而起,溅射向四周的防护罩,打得一晃一晃。

    厉寒手中的木剑,无声折断,断裂为两截,他闷哼一声,脸sechao红,往后退出,xiong口衣衫,无声多出一个漆黑掌印。

    而对面,冢圣传身形都没有摇动一下,一脸冷笑,第二掌已经应接而来。

    掌风吹过,厉寒的衣衫无声破碎,xiong口多出一个掌印形状的凹痕,原来地方的布料轻轻化为飞灰。

    明明已经被厉寒这一剑挡去五六成劲力,剩下的,依旧可怖如期。

    横举著手中半截木剑,厉寒不为所动,强压著xiong口翻腾不休的气血,和近乎断折的经脉,他脸se肃然,轻轻吹出一口气。

    “嘘!”

    这口气如同滚珠一样滚过剑身,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叮当声响,而后,厉寒手中这口断裂的木剑,再次无声延长,多出一截淡白的剑芒,两者相加,附合在一起,长和原来的木剑相当。

    “红颜薄命。”

    厉寒身上,那种孤冷,清寂,死亡般的感觉,再次诞生,而且这一次,更加浓烈,更加癫狂。

    一剑,最后一剑,试试对方到底多少斤两,试试自己与对方的差距到底多大。

    这是厉寒试验的最后一剑,充满了决死无悔的气息。

    花虽美,却易凋零。

    红颜薄命,凄美如斯。

    红se的剑光,从木剑之上延伸而出,整个擂台,完如被笼罩在一个神奇的梦境,这一刻,厉寒将幻术与剑术结合,发挥出了自己自从会这第二剑以来,最强的一剑。

    “轰!”

    整座擂台,无声翻覆,而后与冢圣传发出的第二掌在半空中相撞在一起,防护罩第一时间破裂。

    随即,“咔嚓”一声!

    经过修复的青石擂台,再一次崩裂,底下的青金石,如同粉末一样扬起,对面,冢圣传的双眉终于不由微微一凝,多出一抹凝重之se。

    这一剑,已值得他高看一眼。

    然而,也只是一眼。

    “砰!”

    厉寒手中的木剑,终于承受不住如此巨力,寸寸碎裂,化为木质蝴蝶飞舞。

    他闷哼一声,倒飞而出,xiong口肋骨已断大半,口中一口逆血汹涌而出,意识瞬间变作模糊。

    “这么强?”

    他喃喃地道,下意识的就要一展轻鸢剪掠,离开这座擂台,却发现自己已经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

    就在这时,朦胧中,他看到一根漆黑的手指,在漫天尘烟中,悄然临近,他有心想避,却浑身无力。

    下一刻,这隐晦的一指,点中在了自己左臂。

    没有任何声响,没有任何痛楚,仅仅只是感觉身体一凉,随即,就再无任何其他感受。

    厉寒晕迷过去,飞跌下擂台。

    隐隐地,晕迷前,他看到冢圣传阴冷和得逞的笑容。

    “失算了……”

    这是他心中的最后一个念头,随即,身体一沉,就被两个人抱起来,虽然不知是谁,但他明白,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身体附近,并能将自己救起的,除了唐白手,陈胖两人,再无他人。

    ……

    擂台下,看著依然站在其上,一身蓝衫,冷眉如剑,邪异逼人的内宗五大弟之一,“枯骨圣手”冢圣传,擂台下,响起如chao的欢呼声。

    没有人为厉寒著想,没有人为他担心。

    擂台下,都是一片的歌功颂德,说冢圣传如何如何不凡,厉寒如何如何自讨苦吃,不自量力,找死。

    见状,擂台之上,看著唐白手,陈胖怀中已经晕迷过去的厉寒,冢圣传嘴角,牵起一抹阴沉的笑意,随即,一摆手,根本不待裁判宣布,已经一掠而出,回到擂台之下,自己的位置。

    四五人立即朝他围了上来,大声赞美,没有人再看向厉寒这边一眼。

    所有人都明白,中了冢圣传那最后一指,这个幻灭峰的无名弟,恐怕即将要除名了。

    除了他们,没有人知道,冢圣传这一指到底有什么玄奥。

    ……

    另一边,擂台下。

    唐白手与陈胖看著脸如金铁,嘴角血迹斑斑的厉寒,一脸焦急。

    “厉寒,厉寒!”

    然而,无论两人怎么呼喊,怎么摇晃,厉寒依旧一动不动,仿佛尸体,若非鼻息之下,还隐隐有那么一丝气息留存,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去了。

    “走,快带他去医治,快……”

    “走!”

    抱著厉寒的身体,唐白手,陈胖飞速离去,没敢一丝耽搁,没有人阻拦他们,也没有人多看他们一眼。

    仿佛他们,已经只是一个局外人。

    ……

    i734无尽神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