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落幕,上
    “唰……”

    他身形动了,犹如走一种奇怪的诡步,每一步都是一道虚影,三道虚影一过,他整个人竟然越过了漫长的擂台地面,到达了那名圣琴峰弟子风之娟面前。

    手中长刀斜举,如同隔空斩出,但那种锋锐之气,即使相隔尚远,却仍已吹得风之娟的眉毛齐齐而断。

    “啊~”

    风之娟显然没有料到有此异变,脸色顿时变得惊恐:“这是什么步法?”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但很明显,这是一个达到了她前所未有,不敢想像的高度。

    她慌乱地抬起琴身,就要挡住这一刀。

    然而,刀身却在这一刻,仿佛流水一样烟化了,随之,一柄新的碧绿雀翎长刀,却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噗!”

    护体气罩仿佛玻璃一样被击碎,散作点点白烟烟消云散,一柄碧绿长刀,横在了她的颈上,仿佛只要她稍微动上一动,就要立即划破她的咽喉,香消玉陨。

    “你……”

    惊愕之极,不能置信,然而脖子之上那冰冷的触感,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可能?”

    她睁大眼睛,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明明是混元初期与混元后期的差距,为什么自己却败得如此冤枉,倒好像是自己才是刚进入混元初期,而对方进入混元后期很久一样。

    “百花峰,林元思胜!”

    擂台之上,不待她的质疑,裁判已经不愿浪费时间,直接开口道。

    “哗!”

    不止是她,整个擂台下,这一刻都是一片震惊,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而只有少数几人,自始至终,目光一直盯在他的身上,见到他烟化刀法的那奇异一幕,眼睛变得凝重。

    而这些人其中,厉寒,唐白手,陈胖子,正是其一。

    ……

    林元思收起长刀,向银衣少女风之娟恭恭敬敬行了一礼,不骄不燥,仍然低眉垂目,一如之前。

    但是,却再也没有人敢小看他了,那神奇虚影一般的步法,那可以将长刀陡然虚化,而后出现在对方身后的刀法,都让他们感觉到了惊奇,和震憾。

    没有人,再能无视这名小小的百花峰弟子。

    风之娟失魂落魄地收起银琴,走下擂台,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关注她了。

    随后的比赛,继续一轮一轮的开始,值得一提的是,第十二场,出现了一场意料之外的战斗。

    天剑峰弟子,一剑千丝应雪情,对天剑峰弟子,紫寒光剑周紫鹃。

    两人都是同一峰弟子,而且全是这一届新进入宗门的弟子,而且同为惊才绝艳,两人的战斗,吸引了一大堆人的目光。

    站在擂台之上,应雪情神情如常,静静站立,对面的紫衣少女周紫鹃,却略有一丝紧张。

    “雪情师姐,紫鹃自知不是你的对手,原本应该直接放弃,免得浪费了雪情师姐的时间,只是这场比赛太过重要,虽然明知道会输,但是我仍想尽力一战,了无遗憾。”

    “做的很好,来吧!”

    应雪情表面不变,不过眼神深处却闪过一抹赞赏,如果周紫鹃真的因为她的原因自动放弃,她反而看不起对方。

    “好的,请师姐指教!”

    周紫鹃恭恭敬敬向应雪情行了一礼,而后这才拔剑出鞘,一道薄薄的紫光顿时如同虹霓飞出,闪烁擂台之上。

    她自知若等对方先出手,自己根本没有出剑的机会,所以,也不多话,直接一上手,就是紫光剑诀。

    “紫锋十三飞!”

    一道道紫光如同星虹飞出,在半空中连成一串,梦幻,美丽,锋利,却藏著致命的能量。

    如同一道星河,紫光飞至应雪情面前,绕圈一匝,如同环带,每一圈的转动,就是一式剑诀。

    然而,面对这样无孔不入,连环不断的杀招,应雪情却依旧表情不变,微微一笑,伸起双指,猛然往前面半空中一戮。

    “噗!”

    仿佛闷雷之间爆起,太虚之中,响起一声轻鸣,似有什么东西被击中,随即,一把紫色长剑弹了出来,一声悲鸣,飞回周紫鹃的手中。

    “太虚逸剑诀?”

    这一刻,擂台下的所有人终于将其认了出来,显然为了尊重周紫鹃,应雪情虽然依旧未曾拔剑,但却使出了让她名动大震,成名内宗的顶尖绝技,太虚逸剑诀。

    整个天剑峰,四大秘剑术之一,而且是排在之首,位列半地品。

    应雪情身为一个内宗弟子,原来是没有这个资格的,但她的天赋,让她得以破例,被天剑峰主例外传授。

    “师姐好剑法!”

    被看破了虚实,弹飞了宝剑,周紫鹃却不见丝毫沮丧之色,仿佛早有预料,“如果再这样藏著掖著,反而让师姐看不起了,那就最后三招判胜负吧。”

    “一莺之鸣!”

    紫剑撩起,紫光成形,形成一只紫色飞莺的形状,活形活现,朝著对面的应雪情飞掠而去。

    双翅展开,翅如利箭,尖锐逼人。

    “好。”

    应雪情嘴角微现一丝赞赏,左手一抬,平平一剑抹出,以掌代剑,虚空中,掠过一道细微的白痕。

    “砰。”

    飞莺与白痕在半空中轰然相撞,而后同时消散,应雪情脸色不变,只是发丝微微波动了一下。

    倒是周紫鹃,脸色微微一白,蹬蹬蹬退后三步,嘴角一丝逆血流溢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