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黑白源音
    sun ar23:27:43 cst 20br />

    第三天。

    清晨。

    当厉寒再一次来到内宗广场,迎接的,是一双双羡慕嫉妒的眼睛。

    前三十已经全部决出,厉寒正是其中之一。

    此时,站在中间的,都是天之骄子,这一届整个伦音海阁最强之人,在所有内宗弟子注视的目光中,围绕在一座最大的青石擂台之下。

    此时此刻,整个内宗广场,其余擂台皆已拆卸,唯剩这最后一座擂台,是昨晚内宗执事们加班加点,制作出来的。

    内宗前十,将在此擂台之上见分晓。

    此轮比赛,三人一组,先决出前十,前十决出之后,如果有人不服,每人皆有一次挑战的机会。

    胜,取代原来前十的名次,失败,将再无机会。

    所以,一般而言,每人皆有三场战斗,当然,正常情况下,可能只有两场战斗就已结束。

    少的,甚至只能进行一场战斗,就已完毕,因为,第一轮比赛如果也过不去,那后面的,如果掂量实力,也没有进行的必要了。

    除了少数人,是因为第一轮战斗遇上了远超自己实力的对手,所以失败得冤枉,才有进行第二场比赛的需求。

    厉寒分得的号码,为二十七号。

    蓝潭,一号。

    灵离歌,二号。

    冢圣传,三号。

    ……

    下面依次类推。

    应雪情,十五号。

    周紫鹃,二十一号。

    林元思,二十六号。

    ……

    “开始!”

    随著擂台之上,一名蓝衣执事走上台,左手一挥,宣布开始。

    顿时,两名弟子跳了上去。

    这两人,一名是“罗霄剑神”傅一羽,一名是普通的内宗真丹峰弟子。

    两人的战斗,没有持续几个回合,傅一羽一式“罗霄一羽剑法”,无数白色羽毛飘飞,对手不敌,立即叫喊求饶,退出比赛,灰溜溜地离去。

    第二场战斗,“清风吹雪”灵离歌,对一名圣琴峰内宗弟子。

    同样只有数招,对手便不敌败退,败得心服口服。

    第三场,第四场,第五场……

    内宗前十纷纷上场,“天刀修罗”党血烟,“谁人不识”唐飞仙,“枯骨圣手”冢圣传。

    党血烟还没亮刀,对方便被他身上的血气吓退,自动求饶,退出比赛。

    党血烟一招未出,就赢得今天的比赛第一场。

    “谁人不识”唐飞仙一上场,对手口花花本来想调戏几句,唐飞仙一脸冷色,一掌飞出,将对方轰下擂台,灰头土脸,同样狼狈不堪的离去,惹来一片嘲笑奚落声。

    “枯骨圣手”冢圣传脸色冷淡,走上擂台,只是三步,对面那人便心惊脸颤,脸色发白,逃一般离开了擂台。

    仅从气势,他就将对手压得毫无防御之力。

    战斗一轮一轮的进行下去,慢慢的,“破剑”蓝潭,“一掷千金”左神京等,也纷纷上台,他们的对手,要到自动弃权,要么一招被击下擂台,没有一人是他们的对手。

    甚至,连坚持超过三招的,都没有几人。

    终于,第九场。

    擂台之上,随著蓝衣裁判一声高歌,“第二十七号,幻灭峰,厉寒,对第二十五号,百花峰,杨晚。”

    杨晚是一名清丽脱俗的绿衣女子,她一跳上擂台,就拿出一管白色玉箫,上面洞孔宛然,四周雕琢花纹,十分精美秀气。

    “音攻弟子?”

    厉寒走上台之后,不由略略一愕,伦音海阁音攻弟子虽然不少,但大多集中在伦音峰,圣琴峰二峰之上,百花峰,还真不多见。

    “既然如此,那便让我也用笛声与你一较高低吧。”

    厉寒一挥手,掌心间,顿时出现一管紫玉晶莹,剔透生香的紫晶玉笛。

    “嗯?”

    对面,绿衣女子杨晚眼神微凝,看得出厉寒手中这管玉笛的厉害,不过她倒也不会畏惧,微微一笑,如靥如花:“师弟,小心了!”

    “请——”

    厉寒也没有失了风度,微微一躬身,将玉笛竖于胸前,表示让对方先出招。

    “好。”

    随著裁判一声宣布开始,杨晚竖箫于唇,轻轻一缕箫音吹出。

    仿佛春日的细雨,又似开尽的繁花,大日春雷震动,天地混沌初显,整座擂台之上,猛然分为两重天地。

    上黑下白,如同阴阳分晓。

    “黑白源音!”

    厉寒脸色微微一凝,先是感觉自己浑身一沉,而后又陡然消失,自身如同脱离了擂台,出现在无垠的星空,四周尽是茫茫不绝的黑暗与寂静。

    远处,星飞月落,流星拖曳横尾而过,划过五颜六色的光痕。

    “这……”

    “不好!”

    厉寒感觉到自己心境的极度流失,仿佛整个人变得迷茫,空虚,意识陷入朦胧,欲睡的心境,眼睛之中,慢慢地只剩黑白两色,最后黑白二色不断旋转,化为一片混沌,塌缩入厉寒的双眼。

    他脑袋一晕,差点立即就要昏倒。

    “好强大的音攻道技,黑白源音,至少也是人品顶阶,这名百花峰女师姐,果然强大。”

    “不行,必须立即阻止!”

    “嘟……”

    他不敢怠慢,横笛于唇,一曲似凤鸣九天,如龙吟苍海的笛音,顿时飘出,仿佛明月升于海面,又似百星划过夜空。

    厉寒没有修炼过音攻道技,但是,这不代表他不能使用音攻攻击,在此一刻,他福至心灵,从对方的黑白源音道技之上获得启发,忽然把心境沉浸入涅磐寂静剑的心境中。

    将对剑法的理解,化入笛中,使得他的笛声,多了一种空灵,寂寞,冷清,悲伤的意境。

    这道笛声一出,顿时青石擂台上空,无数白纹波动,仿佛鱼纹,两种音波在半空中此起彼伏交缠,你争我夺,一时间,四周风旋暴转,形如两条龙卷。

    所以在擂台下方的弟子,都再也看不清。

    “嗯?”

    人群下,本来毫无兴趣的蓝潭,灵离歌等人,忽然都惊讶地回头,看了一眼。

    而冢圣传依然冷漠站立,脸含微笑,但谁也没有发现,他眼睛中,却闪过一道淡淡的杀意。

    唐飞仙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惊讶,不过也只是惊讶,一闪而逝,很快就回过头。

    这等攻击,还不足以让她重视。

    至于其他人,表情不一,有不屑,有凝重,有惊讶,有好奇,有羡慕……

    尤其是其中,有几个人的表情最是不同。

    其中,应雪情,周紫鹃,就是其一,应雪情略带惊讶地看了一眼台上的厉寒,似乎在想他是何人。

    周紫鹃则是眼睛微亮,显然想起了幻梦山中的一幕。

    而人群后,一身绿衣,站在最角落处,毫不起眼的一名百花峰弟子,则不由眼睛微微一闪,但似乎怕别人发现,又马上低下头,装作毫不在意。

    只有唐白手,陈胖子在人群最外面,看到这一幕,大声叫好,声竭力嘶,为厉寒助威。

    不过这一切,都对擂台之上的两名对手,厉寒与杨晚毫无影响。

    两人的交锋,已经到了最后的激烈地步。

    ……

    补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