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神秘斗蓬人
    犹豫了一下,还是厉寒率先站了出来。

    当初,在邪神秘窟之中,搜出邪神哭的是他,最后,这本秘笈,八人也没有保留,将其献给宗门,换成了贡献点平分。

    这件事,知道者并不多,除了当初进入邪神秘窟的八人,其余人并不知情。

    所以陈耀阳虽然后来递补进了外宗前十之一,却不知道此事,还以为邪神哭依旧在厉寒手上。

    再加上他与厉寒等人的仇怨,即使知道厉寒已经把邪神哭上交了宗门,他还是会这样做。

    祸水东引,自己对付不了厉寒,唐白手等人联手,但是,在内宗前三的弟子“枯骨圣手”冢圣传面前,厉寒,唐白手三人,却不算什么了。

    内宗可是一直有传闻,内宗五大弟子,排名第一的虽是“破剑”蓝潭,但最难缠,最不好惹的,却不是他,而是排在第三的“枯骨圣手”冢圣传。

    他,可是最记仇的。

    曾经,有一名无意得罪过他的内宗弟子,后来在外出执行一件任务时,无声无息消失,所有人都说是冢圣传干的,但谁也没有证据,后来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即使是一些长老,也知道此事,但谁也没有深查,因为,涉及到伦音海阁骄傲之一的冢圣传。

    谁愿意为了一名已经失踪的普通弟子,去得罪一名如日中天,将来可能要成为气穴,甚至法丹境强者的冢圣传呢。

    想到这,陈耀阳不由得意的笑了,看著厉寒,唐白手三人,眼睛中,满是冷意。

    其实,不管他有没有中途挑拔,有冢龙这一层关系,冢圣传,都不可能轻饶厉寒,唐白手三人。

    这一点,他知道,厉寒三人也知道。

    所以,他们才觉得难办。

    “怎么办?”

    三人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厉寒,站到三人前面,硬著头皮开口道:“冢师兄,邪神哭已经上交宗门,此为邪功,只有宗门能够处理,如果冢师兄一定需要,还请向宗门执事殿查询。”

    “嗯,你说什么?”

    蓝衣青年猛然一瞪双目,眼睛中,透出一股彻骨的寒气。

    “邪神哭已经上交宗门,这一点有宗门执事殿立贴为证,冢师兄如果不信,尽管回头查证便是。”

    厉寒虽然心中担忧,然而表面上,仍是不卑不亢地道,说话间,伸手一招,一张淡黄的方纸,飘飘然而出,落到对面那蓝衣青年的手上。

    “嗯!”

    只看了一眼,蓝衣青年便勃然大怒,脸上现出一股难以遏制的冷意,阴沉得似欲滴出水来:“好小子,居然敢将我们冢家的东西,上交宗门换成贡献点平分,你们活得不耐烦了吗?

    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在这寂静废墟中,我要杀三名违规进入的内门弟子,根本算不得什么,也没有人知道,查得出来。

    而且,即使我不出手对付你们,我只要将今日之事上报上去,你们三人,未达混元境,私闯寂静废墟,已是大罪,按道律,可是要禁足三年的。”

    “呵呵。”

    厉寒一笑,虽然知道已将面临真正的生死危机,然而还是不愿退缩,淡淡地开口道:“冢师兄不会的。”

    “为何?”

    “因为你们,也带了一名纳气境弟子进来。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更何况,还是内宗前三之一的冢圣传冢师兄,相信此事对你应该没多大影响,最多只处罚陈耀阳,以及另外四人,但是,相信以冢师兄的骄傲,仍然不愿一点污水沾在身上,我说的对不对,冢师兄?”

    “好,好一个伶牙俐齿,你真是说到我心坎上去了。既然如此,那就不用上报宗门了,就在此解决你们,不正好?”

    冢圣传阴阴地盯著三人,嘿嘿冷笑,语声中,有一种近乎病态的疯狂。

    另外四人,加上陈耀阳,见状,也一起嘿嘿的笑了起来,笑声中,带著一种难言的冷意,不知不觉,已经将厉寒,唐白手三人,围在了中间。

    见状,厉寒,唐白手,陈胖子三人,俱是心中一沉,一个冢圣传就已经难以对付,更别说再加上另外四人,即便是六人中实力最低的陈耀阳,也有纳气九层的修为,比之陈胖子还高一层。

    “怎么办,拼了!”

    “与其坐而等死,不如率先出手,抢占先机,能突围一个是一个。 ”

    “好。”

    只眨眼间,厉寒三人就计较完毕,根本没有多作交流,只是眼神一个交汇,便看出对方心中所想。

    三人不约而同,同时开启了身法道技,身形“唰”的一声,就齐齐朝六人包围圈中最弱的陈耀阳击去,务求一击必杀,而后远遁。

    “呵呵……雕虫小技耳!”

    六人中,一名混元中期的内宗弟子,不屑一笑,身形一闪,只是“唰”的一声,就到了陈耀阳的面前,而后,一刀斩出。

    此人手中持的,是一柄十分奇特的大刀,刀身仿佛蜘蛛网一样,布满细细密密的纹路。

    ——凡级八品刀器,太岁音刀,只差一步,便接近小名器的范畴。

    此刀一出,四周立即充斥一股奇异的啸音,啸音飞翔间,厉寒三人耳鼓俱是不由微微一痛,刹时流下血来,身形顿时为之一顿。

    “不好,这还是音攻道技!”

    厉寒三人看出此人不可力敌,身形急退,退步身中,竟然恰好飘至另一名混元中期弟子身边。

    原来,他们早知攻击陈耀阳,会在对方预料之内,真正的目标,竟然是另外一名实力最弱的混元境中期弟子。

    “妄想!”

    那名混元境中期弟子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一伸手,双拳顿时变黑,“人品上阶攻击道技,怒蛟黑拳!”

    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厉寒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管紫色晶莹透明的玉笛,一缕笛音,瞬间飘入他的耳朵。

    他身形一顿,攻出的拳法顿时微微一滞。

    就在这时,陈胖子的金元宝,唐白手的暗器,已经齐齐攻到,“噗嗤”数声轻响,这名混元境中期弟子,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著厉寒,身形缓缓软倒。

    浑身上下,多了七八个血窟笼,竟然是被一击必杀!

    “走!”

    没有犹豫,厉寒带领唐白手,陈胖子两人,朝著被打开的一道缝隙,疯狂地朝前奔去,直闯那五彩光幕外围。

    “该死,走得了么!”

    突然的一幕,震惊了包括陈耀阳在内的四人,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堂堂混元境中期弟子之一,居然在厉寒,唐白手,陈胖子三人一击之下,立即倒地身亡。

    虽然有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之感,但也不至于如此不堪一击吧,然而,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阻拦厉寒三人才是正理。

    四人一起从身朝厉寒等人围上。

    然而,他们起步晚了一些,眼看追之不上,厉寒三人就要遁入那些五彩的光雾中。

    就在此时,一声冷笑,一道蓝色的身影,仿佛鬼魅一般,陡然出现在厉寒等三人身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想走,呵呵,等你们回去再修炼五百年再说。”

    冢圣传面色冷峻,一只左手猛然从袖子中抽出,这是一只怎样的手啊,枯干得就像是一截松树枝,布满皱纹,整个就如同只剩几根骨头。

    然而,就是这样一只手,随随便便一掌拍出,一股铺天盖地,浓重得就仿佛是天压下来的恐怖气劲,就到了厉寒等人面前。

    三人身形一个跄踉,身形瞬分,“噗通,噗通……”三声轻响,三人砸落尘埃,皆是忍不住,“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只是一击,三人俱已重伤。

    唐白手,陈胖子眼中,不由露出绝望之色,就是厉寒,也不由心中一沉,暗暗叫苦。

    若是以往,他还可以再次召唤天罚之力,但现在,死亡任务都靠延时才能拖著,再召唤天罚之力,损失的,可将直接是自己的寿命。

    最重要的是,只要召唤一次,自己的骨龄,就将直接突破二十岁,到时,再晋阶混元境,这毕生的前途,也就那样了,走不到哪里去。

    “怎么办?是不是要强行召唤,不顾一切?”

    就在他犹豫的光口,猛然间,一声轻笑,在他们与冢圣传等五名追兵之间,陡然多了一名身穿银衫,斗戴雪笠的枯瘦斗笠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