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神秘灵殿
    不过,话虽如此说,但厉寒还是毫不犹豫的将其收入到了储物道戒之中。

    开什么玩笑,名器级别的宝物,如果厉寒也不收,那才是见鬼了呢。

    仔细打量了一下,没有再发现其他物品,厉寒转身离去,继续前行。

    这枚玉梳,最多短时间内不要使用,不露面人前那就是了,只要保密工作做得好,没有人知道,身怀名器,和没身怀名器,又有什么差别?

    第九座大厅。

    第十座大厅。

    一直到第十六座大厅,厉寒又在棺中发现一物。

    这一次,厉寒得到的,是一块小小的矿石。

    矿石不大,不过婴儿拳头大小,但是,拿在手中,却沉得像是一座巨山。

    其通体黝黑泛紫,紫中又带著一丝血光,隐隐透出一股强烈的鱼腥味,仿佛鱼胆。

    厉寒不认识此物,不过不妨碍他将其带在身上。

    以他的认知,现在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能在这十几座空棺中,少有的出现一两物,没有可能是差东西。

    第二十四座大厅。

    厉寒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寂静废墟哪一处了,他只知道他已经深入地下很久很久,而且这些连绵不断的大厅依旧没有尽头。

    厉寒看不到尽头。

    这一座大厅中。

    他再次得到一物。

    这一次,是一道仅长约一指,淡黑色的木块,木块轻薄若无物,与先前的矿石天壤之别,上面雕刻著一道火焰的图案,不知道什么意思。

    厉寒没有多管,将其收在储物道戒之中,继续前行。

    第三十三座大厅……第三十四座大厅……

    终于,当走到第三十五座大厅时,厉寒发现了异常,这漫长的地下通道,似乎终于走到了尽头。

    在最后面,原本应该是开辟第三十六座大厅的地方,出现了一座小小的漆黑色灵殿。

    灵殿整体用木头制成,历经千百年而不朽,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神龛,人类根本不可能钻入。

    神龛中,再不见太柩伏龙棺的身影,却有一枚小小的水晶玉盒。

    玉盒中,装著一枚透明的水晶球。

    厉寒正要伸手向著那神龛之中伸进,拿出那枚水晶玉盒,却发现,一道奇怪的光幕,阻挡住了他。

    无论他如何使力,那道光幕都纹丝不动,连点波纹都没有泛起。

    正在他犹豫,要不要使用蛮力,如之前进入寂静废墟时,强行打破光幕的瞬间,光幕之上,陡然金光幻化,浮现出一行字体:

    “寂静遗宝,留赠有缘。得此因果球,则必承担因果,替我寂静宗查出当年八宗灭寂静宗的真正缘由,以及幕后的黑手——魔祖的消息!”

    “恨恨恨,魔魔魔……对天立誓,不然,强行开启,因果球将会启动自毁程序,此地将倒塌!”

    “这?”

    厉寒犹豫了。

    是拿到已经到手的三宝,直接离开,还是强行破坏禁制,试试拿一下那奇怪的水晶球,抑或听从这神秘人留下的嘱咐,为他们彻查八宗灭寂静的真正原因。

    难道,当年寂静宗被灭,不只是因为他们行事太过嚣张霸道,而是还有更深层次的内幕原因吗?

    恨恨恨,魔魔魔……这又是什么?

    莫非,这寂静宗的覆灭,身后还有著什么了不起的大秘密,这金字之中的“魔祖”,又是谁?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犹豫半晌,厉寒正欲转身离开。

    虽然从来没有听过“魔祖”之名,但一看涉及到八宗这种庞然大物,而且还有自己所在的伦音海阁,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连八宗都要联手,才能覆灭的寂静宗,又岂是易尔?而且光只听一下那“魔祖”两个字,就知道至少涉及法丹境,甚至是法丹以上,引雷,甚至化芒期的存在。

    虽然知道寂静遗宝,留赠有缘,这寂静遗宝四字,一定不平凡,那枚看似普通的水晶球,绝对是天地间的一样异宝,远超过自己之前获得的那些什么玉梳,矿石,木片,但是,厉寒仍然不愿担这样的因果。

    他可是知道,在九天刑印面前,发下誓言,如果违背,那后果是什么的。

    不过就在此时,蓦然,之前他刚进寂静废墟时,那种感觉又出现了,而且这一次,比之前更加强烈,更加清晰千百倍。

    在他识海中,那本得自寂静恶僧身上的无名剑谱所化光人,一个个剧烈地跳动起来,而且露出欢欣,喜悦的表情,似乎是与那“因果球”之间,有著什么十分神秘的联系。

    “因果球?寂静宗,寂静恶僧,无名剑谱……”

    “这!”

    厉寒一时间脚步钉住了,眼露思索,头脑急剧旋转起来。

    “难道这几物之间,居然有什么难以割断的联系?”

    “据说,现在八宗所有地品以上的秘笈,都出自寂静宗的藏经楼,而寂静和尚,却拥有这本没有封面的秘笈,却又出现在寂静宗的范围内,难道,当初他并不止是为了要修炼他的血海魔功,还有为了探索出这本秘笈的秘密?

    这本秘笈,到底是什么?难道,曾经出自九宗之首的寂静宗?”

    正在厉寒疑惑间,他的眼神无意间接触到玉盒之中的那枚水晶球,陡然,他的眼神一阵恍惚,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悲伤情绪。

    不止是悲伤,还有一种大道得脱,一种众生寂静,一种涅磐归返,心如死灰的意境。

    是意境——

    陡然间,脑海中,九天刑印似乎感受到了侵犯,微微一动,一股庞然可怕,如同皇者的威压,陡然自厉寒的身体之外发散出去。

    “噗!”

    厉寒身体一震,“蹬蹬蹬”连退数步,脸色惊骇,眼睛与那枚水晶球的凝视连接登时断裂,回过神来。

    脑海中,刚才那种万籁俱寂,天地安宁的感觉,迅速如同潮水一样褪去,但就只这片刻间,他感觉,自己对脑海中那十一个小光人,其中第一个小光人的理解,感受,和以前已经有了一些截然的不同。

    他再看向这个小光人时,似乎已经能暗合其持剑的轨迹,慢慢地一剑一剑地刺出,所向之外,居然十分虚无缥缈,却又诡异玄奇,充满了一种大道的意味。

    这是……我缺的那种剑意!

    没错,就是剑意,这枚水晶球,居然可以助我得到学习这本“剑谱”的意境。

    也莫如说,是心境!

    难道,这本“剑谱”,真的跟这枚“水晶球”,有什么不清不楚,剪不开割不断的联系?

    犹豫了一瞬,厉寒再回头,打量身前的光幕时,眼神已经变得犹疑不定。

    这了半晌,他一咬牙,举起左手,向天立誓道:“我厉寒,今日在此立誓,必替寂静宗找出当年真正覆灭之因,查询出那魔祖的下落。九天神灵在上,若是有知,替我打开面前禁制。

    若敢有违,天打雷劈,生不能安乐,死不能轮回。”

    就在此誓言一出的瞬间,厉寒感觉,九天刑印微微一动,瞬间多了一些什么。

    而后,就在他目瞪口呆地凝视中,面前的那层紫色光幕,仿佛潮水消涨,一寸一寸褪出,眨眼露出后面神龛的全貌。

    那个透明雪白的水晶球,就静静地摆放在其中的玉盒之内。

    厉寒一寸一寸,缓缓将手伸出,将那个透明的玉盒拿了出来,这一瞬间,不自主地,他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千百个文字。

    这千百个文字,不断旋转,最后凝缩为五个,呈现淡金,在他的识海上空不断盘旋。

    ——涅磐寂静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