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阴鬼王
    “呜嗷!”

    然而,就在此时,千钧一发,一只恐怖的白色巨影飘了出来。

    这巨影披头散发,脸色苍白,没有面孔,双脚离地一尺多长,胸口处有一团淡绿的光芒,不断闪烁,张牙舞爪,眼睛凸出。

    他,莫如说“它”,一出现,立即扑向陈胖子,带起一股劲风。

    陈川海虽然早有预料,或者说有所预料,但也绝对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等情况,眼角余光稍微一瞥之下,差点立即吓傻,“妈呀”一声,跄跄踉踉朝旁边跑去,正好将那只白色巨影带了出去,偏离巨树的范围。

    厉寒见状,身形一闪,“唰”的一声,整个人在半空中带出一道长长的残影,一下子就飘到了陈胖子的面前,而后凝气运息,张口一吐,“引流归元”

    一条巨龙虚影,陡然在他身前出现,挡在那白色巨影的双爪之上,同时,厉寒脸上现出一层血色,“暴元烈血诀”毫不犹豫的展开,身上气息暴升,隐隐接近混元境。

    “噗,砰!”

    一声闷响,厉寒身形倒退,嘴角溢血,毫不犹豫转身便退。

    这只阴鬼,至少是里面“王”之一级,差不多达到了半步气穴境,绝非自己所能抗衡。

    “走!”

    他毫不犹豫,转身便朝另一个方向奔去,而陈胖子见机得早,又有厉寒挡住这一击,早已跑到另一边。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一条淡灰残影,仿佛疾电风灯,一下子掠上巨树之巅,将那颗“烛阴果”采下,而后身形一闪,朝远处急遁而去。

    白色巨影似有感应,转回头来,猛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转身朝唐白手追来。

    然而,千钧一发之际,唐白手左手猛然向怀中一摸,掏出三颗暗红圆球,圆球一出现,立即扔出,“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原地顿时弥漫起一层绿色的烟雾,将那白色巨影,巨树,甚至整个古殿都笼罩其中。

    唐白手看准时机,一个斜纵,掠入一棵横梁之后,再一纵,人已经在数十丈开外。

    然而,那白色巨影毕竟不是等闲,绿烟虽然将它整个笼罩起来,然而它竟然似乎凭著感应,很快从中钻出,“唰”的一声,紧追不放,依旧朝唐白手的离开的背影追了下去。

    唐白手速度不如它快,不过他身上各种保命的东西不少,每当那头白色巨影要接近,就立即再次扔出数颗圆球,制造烟雾,而后身形朝另一边纵去。

    唐白手,厉寒,陈胖子三人,亡命奔逃,各奔一个方向,很快,皆消失不见了踪影。

    ……

    一个时辰之后。

    厉寒东躲,总算确定自己躲开了那头恐怖阴鬼的追杀,藏于一处废弃的小楼之上。

    这处小楼,早已腐朽不堪,吱吱呀呀,真不知道怎么能坚持到今天还不倒塌。

    他藏身于那已经倾斜了一半的窗户之下,不时朝外看去,眼神中闪烁著思索。

    自己出面抵挡它一击,不止是因为自己实力最高,其实也是想试一试,唐白手,陈胖子这两个朋友,值不值得一交。

    相信,一颗烛阴果,已经足够了。

    “噗!”

    猛然间,他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来,刚才那阴鬼王的一击,他终究还是抵挡不住,人品中阶的防御道技,终究是略微低劣了一些,在那阴鬼王的一击之下,立即砰然破碎,连抵挡都没有能抵挡一下。

    如果不是最后他使用了“暴元烈血诀”,强行提升实力,又急速远遁,消去了其三分之二的力道,只怕这一下,就不是骨骼断裂,而是胸骨尽碎,命不久矣了。

    闭目凝神半晌,确定四周不会有阴鬼靠近之后,厉寒一返身,艰难地从怀中掏出一枚红色的丹瓶,倾斜出一粒“中品回生丹”服了下去。

    “中品回生丹”价值一百贡献点一颗,比普通回生丹效果好很多,如果是以前厉寒绝舍不得服用,但这次为了探险这寂静废墟,他咬牙忍痛买了五颗,以防万一,不想这么快就有机会用上。

    这寂静废墟中,还真是步步凶险,寸寸死域啊,仅仅第一天,就遇上这么强的阴鬼,真不知道那寂静废墟中心,可怕到什么程度。

    厉寒也听说过,寂静废墟中心,都是禁地,即使是混元初期,中期弟子,都不能随便进入,不然动辙就会有性命之危。

    一般只有那些混元后期,甚至混元巅峰,半步气穴境的存在,才敢进去闯一闯,不过饶是如此,这些人的陨落率也极高,几乎达到了四分之三。

    当然,如果能饶幸从那里面活著回来,所得的收获,也绝对比外圈强大得多,所以每年伦音海阁混元境弟子试练,仍是有不少弟子,怀著侥幸的心理,往里面冲,但最终,能活著出来的,却少之又少,十去六七。

    闭目运气,打坐半晌之后,虽然胸口依旧隐隐生疼,但中品回生丹的效果的确不是盖的,厉寒已经感觉好了许多,至少,发挥平常一半以上的实力,总是没有问题的。

    他已不准备继续在这待下去。

    小楼虽然安全,却不是久留之所,谁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危险,越是安全的地方,越是要提高警惕,这是厉寒父亲以前教导他的警戒,他虽然年幼,却将之牢牢记住了,因为越是美的地方,越是危险,越是安逸的地方,越可能藏有埋伏。

    “接下来,便是准备留下暗号,等他们前来汇合了。”

    厉寒看准时机,轻飘飘一纵,下了小楼,而后,沿途不断洒下一些淡红色的花粉,这是他与唐白手,陈胖子等两人早已约定的暗号,只要闻到这种有别于寂静废墟的花香味,便知道他在哪里了。

    而后,他顺著一条路径,径直向前摸去。

    他已经决定,趁著唐白手,陈胖子赶来的这段时间,自己察看一下附近,摸清楚环境,省得到时两眼一摸黑,误中陷阱,又浪费时间。

    而且,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没有陈胖子,唐白手在身边,一些不方便露面人前的东西,他也可以在这寂静废墟中随便使用了。

    悄悄绕过一道月牙形的拱门,迎面是一座已经颓毁半边的假山,假山后,原来应该是一片巨大的池塘,不过此时,里面却早已干枯,不见荷叶,凌乱堆砌著一具一具的白骨,白骨之中,红的绿的,各色衣裳,居然还栩栩如生,没有被时间腐化。

    一些残断的兵刃,摆放在那,显示著岁月的无情。

    厉寒正要往前走去,忽然心中一动,看向左边的那座假山之底。

    那里,原本应该是一只鹦鹉的石雕,不过因为假山断裂,现在仅剩它右边的一个鸟头,鸟头之上,是一个小小的暗红色圆点。

    原本,这里应该是鹦鹉的眼睛,不过现在,因为岁月日久,鹦鹉眼睛上的红漆脱落,竟然露出一枚圆润的石珠,似乎不是雕刻而成,而是镶嵌进去的。

    “这是?”

    厉寒心中一动,好奇走过,反正也是探索,如此异常岂能不察?

    他走到鹦鹉石雕附近,伸手按上那枚“眼珠”,只感入手微沉,但用力一按之下,果然,石珠向后微微一陷,立即多出一个凹坑。

    “嘎吱,嘎吱……”

    那布满尸骨,布衣,残兵断刃的枯湖,猛然无声裂开,多出一个大洞。

    厉寒略一犹豫,随即走了进去,身后,那干枯的湖面,在他进入后,又慢慢的一寸一寸合拢,而原本那摆放鹦鹉石雕头的地方,也无声粉碎,裂为两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