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任务狂魔
    时如逝水,流光无声。

    终于,这一天,到了厉寒在圣药阁任务的最后时限。

    当傍晚时分,厉寒满头大汗,将一枚散发著无穷腥臭味的丹药,放入口中,然后信手写下药性,晕倒过去之后。

    待他醒来,便发现天光已经大亮,已是第二天凌晨。

    关老头正一脸和善地盯著他,脸上微带笑意,手中拿著一本淡白色的古册。

    “恭喜你,顺利完成任务,一万一千宗门贡献点自去宗务殿领取。

    同时,原定给你的‘鉴灵药鉴大全’,因你的任务完成得我比较满意,这次我私下决定,提升一下给你的任务品级,送你一本我珍藏多年的‘万灵药鉴’。

    此鉴,可是比‘鉴灵药鉴大全’这种大路货高级许多,外界根本没卖。给,便宜你了!”

    说完,就把手中这本淡白古册递了过来。

    厉寒听完,一脸惊喜:“谢谢关师!”

    在这一个多月中,他虽然受关老头荼毒甚多,但其实也收获蛮大,不但知晓了许多药理,药性,药物知识。

    而且,在关老头的指点下,初通炼药,炼丹之术,这些,都为他将来,进入真正残酷的修炼界,打下基础。

    而此时,看著关老头手中的这本《万灵药鉴》,他久在其手下,自然知晓其不凡。

    此可以说,是关老头一生中的经验领悟,独门思考,还有各种稀奇灵药的辩认和采集方法,价值连城,以前从来都是秘而不宣。

    却不想,今日,他居然舍得,拿出一份,送给自己。

    厉寒自然明白,此物的珍贵,因此毫不犹豫伸手接过,恭恭敬敬。

    “除此二物之物,最后一件奖励,便是那两粒驱阴避邪丹了。”

    说完,神药老人关不善伸手,伸怀中不舍的掏出一个奇特的丹瓶,丹瓶半黑半白,通体透明,里面只有两粒同样奇特的丹药。

    “驱阴避邪丹!传说中,可以提气升运的丹药,虽然药效只有一个时辰,而且,药效无人能够打包票,但是,其价值,却的的确确是不言而喻。”

    如果在探索秘境,打开宝盒,闭目赌运气时,这两枚丹药的价值,就难以言喻了,多少人千金欲求一粒而不得,不想今日,厉寒竟然一瞬间得到两粒。

    即使是“神药老人”关不善这等炼丹大师,在拿出这两粒丹药时,也有些不舍,得可知其珍贵了,显然就是他,这样的存货也不多。

    “好了,你离开吧。”

    关不善拿出那两粒驱阴避邪丹之后,明显神色有些不愉,再看向厉寒时,也没有平常的和言悦色了,显得十分不耐烦。

    “这个……”

    虽然心中大喜,同样急切想离开,但是,厉寒可没有忘记来此的目的,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

    “关师,离别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您,不知道可不可以解答一下,感恩不尽?”

    “嗯,怎么这么麻烦?”

    关不善不善地看了一眼厉寒,不过略一沉吟,还是道:“说来吧,能说就说,不能说的,你问我也没有用。”

    “是是是,晚辈怎敢逾越,只是一个小小的问题。“

    厉寒忙不迭地回声道。

    “好了,说吧!”

    关不善已经明显露出不耐的语气了,不耐烦地挥手道。

    厉寒不敢怠慢,连忙将师傅的伤情说出,以及她受伤的地方,种种情状,一字无余。

    关不善沉吟了片刻后,淡淡说道:“如我所料不错,你师傅应是中了炼龙窟之中的阴火毒,名为‘九蚀离火’,此毒无药可解,如果要说此毒还有唯一的解方,那便是——九死换生草!”

    “九死换生草?哪里有?”

    闻言,厉寒脸色大喜,先前的心中一沉顿去,不管九死换生草是何等珍贵之物,自己一定要拿到。

    只要有解方,就有希望。

    “呵呵。”

    关不善冷笑地看了一眼厉寒:“我就知道哪里有,而且很近,因为就在宗门中。”

    “不过要想得到,那可就十分不容易了。”

    “还请前辈告知!”

    厉寒深深一揖,直垂至地。

    关不善看了他一眼,最终,沉默良久,还是开口道:“天换阁,价值,四十万贡献点。”

    厉寒的心陡然沉了下去。

    “四十万贡献点。”

    一刻钟后,厉寒失魂落魄地离开,回到宗务殿。

    在宗务殿上交完任务,领取到自己的任务报酬,一万一千宗门贡献点,而后,转身离开,回到幻灭峰,立即把自己一个人锁在独室中。

    他脸上,已再无当初听到九死换生草可解火毒时的喜悦,而是一片凝重,忧虑。

    “四十万宗门贡献点!”

    他喃喃地道,声音中,带著一丝难以掩饰的苦涩,如此庞大的数目,别说是他,就是宗门中的一些顶峰弟子,甚至宗门长老,都难以凑齐。

    不过,随即,想到师傅的伤势,是因何而起,厉寒犹豫的心,又瞬间坚定下来。

    他的双眼中放出光。

    “师傅,您放心,我一定会完成这个任务,为您兑换到九死换生草的,一定!”

    “哪怕即使是四十万宗门贡献点,迟早有一天,我也会换到。”

    “您等我。”

    ……

    时光飞逝,岁月如流。

    伦音海阁中的所有弟子都发现,宗门中最近多了一个任务狂魔,只要是任务,不管难度,等级,只要奖励高,都照接不误。

    几次,宗门中弟子们发现,很多平时悬而未决,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做的困难任务,慢慢一个一个消失了。

    又有很多人发现,有几次,一个浑身是血,满面伤痕的年轻人,带著一身伤势,回来交任务,任务交接完成后,不片刻,又匆匆而走,根本没有多停留半分。

    他似乎是极为匆忙。

    他似乎是在跟时间赛跑。

    整个宗门中,几乎是一切能换取贡献点的他都有,后来,有人把他叫“财迷”,也有人把他叫“疯子”。

    就在这样的时间中,转眼,又是一个月时间过去,这一天,所有人再一次在外宗宗务殿外,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一身伤痕的身影。

    是那个年轻的“疯子”,“任务狂人”,又叫“小财迷”。

    突然,所有人一起仰起头,神色震动,看向天外。

    一道道流光形的剑气,仿佛三千白发,从远天边延亘而来,直接穿插至伦音海阁穹顶上空。

    这些剑气,有形有色,足足有上千道,每一道,都如同绳网,将天空割裂开一个个新鲜的创口,虚空破碎成渣,暗流起伏激荡。

    一个冷漠,高傲,嚣狂的年轻人声音,陡然响起:“秦天白,你既然已经回来了,可敢出来一战?”

    随著话声,三千流光剑气上空,慢慢浮现出一个身穿五彩颜色,头戴玉冠的年轻男子身影。

    他身躯伟岸,如鼎立日月,背后背负著一柄苍蓝古剑,古剑之中,仿佛有阵阵波涛之声在喧哗,在流动。

    整个伦音海阁,受到此声音一激,猛然之间,陡然大哗!

    “秦天白,秦师兄,真的回来了?”

    “传闻是真是假,他真的在跨界壁障处受挫,修为全废,从此沦为一介废人?”

    “来人是谁,为什么要找秦天白师兄,并发出剑气挑衅,激他出来?”

    猛然间,有一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震惊道:“我想起来了,此人是——鬼君丁寒侯,这三千道剑气,是他的成名绝学,半地品攻击道技,三千流影剑!”

    “五君之一,鬼君?”

    “半地品攻击道技,三千流影剑?”

    所有人同一时间变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