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一百章、半年之期
    一层淡白的雾气,包裹厉寒,这一次,他确实感觉到了修炼的进展,比平时快上少许。

    虽然这一少许或许不明显,但日积月累,经年累月之下,也是一个不小的进展了。

    通神玉佩,果然有效,下等已是如此,不知比这更珍贵,更神奇的,中等,上等,又是如何?

    转眼,又是数月过去,春去夏来,伦音海阁虽然地处海底,温度也变得明显上升了起来。

    自那次昆墟回来,厉寒就再未外出,在幻灭峰,安心修炼,修为,渐渐逼近纳气第十层。

    所谓纳气十层,外化之境,即是将道气显化的一个手段,也就是道气外放。

    这一阶段,并不如何困难,甚至略微逊色于突破纳气第八层,生死玄关,第九层,内感的难度

    不过这一层当然也没有那么容易,厉寒困于九层已经偌久,到现在,也只是渐渐感受到了那一层薄膜。

    而随著时间的流逝,当初与他约定,半年之期,也终于到来。

    这一天,冷幻过来,告诉他,炼龙窟开启再则,她即将启行,让厉寒在宗门中安心修炼,等她归来。

    如果顺利,快则半月;如果不顺利,慢则一月有余。不管能不能成功找到上古束气环,她都一定归来。

    师傅冷幻离去了,虽然厉寒有所犹豫,曾经劝说,不用冒险,但是她却说,既然准备工作已经完成,而且下了那么大功夫,现在就放弃,太过半途而废。

    而且,有了那些准备的东西,她有八成的信心,找到上古传说中那物,平安归来。

    厉寒实在劝阻不得,也只能在心中为她祈祷了。

    “不知道,师傅是不是真的能找到?”

    “还是,一无所获,空手而归。”

    “不管如何,只希望,师傅不要有什么变故,不然,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了!”

    “师傅,您一定要平安归来,不管有没有所获!我恨当初为什么要让你察看,无法阻止您呢?”

    厉寒心中自责,然而,现在再多的自责,也弥补不了,只能等待。

    就在这样忐忑而刻苦的修炼时间中,厉寒隐隐突破到纳气九层巅峰,距离纳气十层外化,只差半只脚的距离。

    就在这时,他开始每天等待在外,等待著师父冷幻的归来,因为距离她所说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一天,两天。

    转眼,半个月时间过去。

    一天天,师傅的倩影皆未出现。

    厉寒心中担忧日深:“师父,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就算拿不到上古束气环,也一定要归来,一定要平安,千万别出事。”

    又过去半月。

    厉寒依旧枯坐广寒殿顶,很快,一月之期都过去了。

    又过三天。

    厉寒一脸失望,走回房间,整个人失魂落魄,竟然连日常的修炼都放下。

    第二日凌晨,当他再一次走向铜殿之顶,却赫然发现,一道白衣身影,清然若仙,站在平时她最喜欢站的地步。

    听到动静,白影回过头,看到是厉寒,勉强笑了一下,却难以掩饰脸上的倦容和疲惫。

    不过,她还是举起手,手掌心,一枚锃黑瓦亮,古拙玄奇,心处映著一道雷电残影的奇异指环,在阳光下,散发著莫名的光芒。

    “是,上古束气环?”

    厉寒心一动,接著,眼眶却不由微红,迎了上去:“师傅!”

    “幸不辱命,总算找到了,给,拿回去好好修炼,只要不失落,相信你应该也能修炼那些凝聚攻击类的法门了。”

    冷幻一脸倦意地道。

    “是,谢谢师傅。”

    厉寒真诚的接过,实在没有想到师父真能找到。

    他随手将之放入袖,没有多看,反而一脸担心地看向冷幻:“师傅,你,受伤了?”

    冷幻微微笑笑,摆摆手:“没事,一点小伤,将养数月即好,反正我也无甚要事,你不用为此担心,戴上之后,好好修炼,便算报答吧。”

    言毕,却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神情虚弱,气息涣散,差点从檐角之顶掉落下去,明显受了重伤,却不想历寒担心。

    见状,厉寒脸上忧色更重,却不知如何抚慰起。

    冷幻见状,一摆手,制止他的询问,反而道:“对了,我走这一个月,宗门中发生了什么大事没有?”

    厉寒明知冷幻心意,但却也只能随之转移话题,恭恭敬敬地道:“回师傅,大事倒无,只是偶尔听宗门之内有人在议,大师兄回来了!”

    “大师兄?”

    冷幻一愣,随即似是反应了过来,一脸不可思议:“秦天白?”

    “是的。 ”

    厉寒恭恭敬敬地道。

    “怎么会?”

    冷幻原本只是随口一问,不想竟然问出如此震憾人心的消息,她皱眉疑惑问道:“他们议论什么了?”

    厉寒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冷幻的神色,还是不忍隐瞒,开口道:“听人说……秦天白师兄,在……在跨界障壁处受挫……修为全失……狼狈退回宗门,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就是宗门内一些长老,都在找他,但足足过去一个多月去了,还是没有人找到秦天白师兄的踪影,所有人都说,这条消息是假的,秦天白秦师兄,怎么可能被人废掉修为,灰溜溜退回宗门,他可是天之骄子,我们伦音海阁的第一骄傲,堂堂五君之首。”

    “是啊,这个消息,的确估计很难有人相信。”

    冷幻也不由一阵奇怪,道:“无风不起浪,按说,如果没有一定的来由,是没有人会莫名传这事的,但即使连我,也不怎么相信。”

    说到这,她忽然转头,望向厉寒:“寒儿,你可知,你这位秦天白秦师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相信在宗门中,你多多少少听过一点,但你对他的事迹,又真的知道多少呢?”

    厉寒一阵愕然,过了半久,方道:“我只知他是我伦音海阁首席大弟子,五君之首荒天君,真龙群星榜第三,寂静浮尸榜也是第三,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

    “呵呵。”

    冷幻轻轻一笑:“秦天白,是十余届伦音海阁顶峰弟子中,最杰出的一人,十年前,他便是半步气穴境的修为,一举战胜当时另外五大天才,夺得内宗七脉剑比第一,晋升顶峰弟子。

    在他的手下,基本无一合之将,就是当时号称‘五大天才’中的另外几人,也不过勉强支撑了两三招,就不敌而败。

    剑比过后,他直接突破气穴境,前往跨界障壁之处了,如今这么多年过去,即使未突破法丹,至少也是气穴中期,甚至气穴后期,堪比一般内门长老。

    这样的一位存在,仿佛皓月群星,又如何能是这么容易中途夭折,还被人废掉修为?

    不说整个真龙大陆,能废掉他的人有几个,就算有,他不会束手就犯,就他那高傲的性子,如果如此,宁愿自杀,也不会修为尽废,灰溜溜回到宗门的。

    所以,此事应该纯属谣传,不用在意,好了,先不说这些,我有些倦了,先回去修息,你拿上此上古束气环,回去好好修炼,争取早日入手,将其掌握,突破到纳气第十层。在这段时间之中,无事不要来打扰我,等我出关,再论其他。””

    “是,师傅。”

    厉寒答应道。

    闻言,冷幻身形一晃,不再停留,直接在厉寒的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一阵轻风,来也突然,去也突然。

    望著冷幻离去的背影,厉寒冰冷的心中,忽然涌过一丝暖流。

    他明白,师傅这是为了给自己取得上古束气环,才受伤的,却不愿在自己面前显露,让自己愧疚,所以强行压下,直接离开,怕自己看出。

    厉寒心中愧疚,眼露坚毅,暗暗下了决定:“师傅,您放心,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想到办法,救治好您的伤势。”

    “请您等我。”

    “对了!”

    猛然想到一事,厉寒眼前一亮。

    宗门宗务殿那里,不是常年挂著一个前往圣药阁,为‘神药老人’打下手的任务吗,任务报酬好像还不低,近万宗门贡献点,鉴灵药鉴大全一本,“驱阴辟邪丹”两颗,现在的任务级别,足足达到了紫色五星的地步。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简单的任务,却高达紫色五星,而且一直没有人愿意接。

    但厉寒还是暗下决定,不管如何,明天先去宗务殿看看,如果这个任务还没有人接取,自己就将其先接下来。

    也许,从“神药老人”关不善那里,可以知道治疗自己师傅伤势的秘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