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九十八章、名花楼,风追寒,中
    “不,不要!”

    四名恶奴脸现惊恐,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慌,一个个脸色大变,不住哀哭求饶,眼泪鼻涕横流。

    然而,李七七却视同未见,脸色木然,悍然击下。

    她那精致秀美的玉掌,宛如一道开锋之刃,自四名恶奴脖颈之上一掠而过,血花溅起,四名不忠不义的李家恶奴,同时闷哼一声,不支倒地,眼睛中,犹有不可置信,怨毒等色。

    显然,他们至死也没有预料到,自己等人竟然会死在这样一名柔弱少女掌下,而且死得是如此的憋屈,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然而,这种不可置信,怨毒等神色,落在白纱少女眼中,却视如未见。

    她盈盈转倒,向厉寒的方向屈膝跪下:“七七谢过公子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日后但有所命,必不敢辞!”

    “呵呵,呵呵……何必客气!”

    厉寒有些干笑一声地道,对于面前少女,一时竟有种不知如何处之的模样。

    要说四名恶奴,背主欺孤,确实该杀,没有一点值得同情。

    然而这样一个柔弱少女,面对四名背主恶汉,下起手来,却丝毫手软也无,下手得如此干脆利落,仿佛面对四根杂草,同样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或许,这跟他的天性有些差别吧,也或者,是他自己的思考方式有问题,相信如果他面对这种情况,同样不会手软。

    犹豫了一下,他决定略过这节不提,反而道:“对了,听说,你需要玄天雪莲?”

    “嗯,恩公怎么知道?”

    白纱少女李七七好奇地问道。

    厉寒一笑:“先前路过,听见声音方知,不知你要玄天雪莲所谓何用?”

    一听此言,李七七顿时炫然泣下,沉吟良久,方才低头向厉寒一一道来。

    原来,李家,原是风陵一个十分巨大的家族,‘蓝王方李’四家,为风陵四大名门望族。

    而李家家主李昆仲,也是急公好义,广收门客,座下无论鸡鸣狗盗,还是真正拥有真实本事的人,都有不少。

    李昆仲无论他们出身,实力,只要愿意悔改,忠心为李家办事,都一概不拒,久之久之,门下三教九流混杂,确实容易生乱。

    一次,李家门下一位门客,惹上了当地臭名昭著的黑巫教,黑巫教找上门来,那名门客心惊胆颤,向李昆仲求救。

    原本这样的情况,应该是那名门客的私怨,他不远离是非,反而为主家招祸,已是罪大恶极。

    而且,祸患上门,不思解救,反而引火上身,扯上主家,更是难容。

    然而,面对这样的情况,李昆仲不但没有把那名门客交出,避过是非,反而一肩揽下,从此与黑巫教结怨,门下那些忠心门客在与黑巫教的战斗中,死的死,伤的伤,十去。

    渐渐的,李家门庭冷落,所有人都知道李家与黑巫教结怨,昔日亲朋,一朝散尽,座下大多门客,也露出真面目,患难当头各自飞,纷纷离去,就连那名本来是替他担下黑巫教仇怨的门客也一样,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李家所剩,竟然只有寥寥十余来普通门客。

    这些门客中,就以刚才死在李七七手下的那四名恶奴实力最高,为纳气六七层。

    原本,李七七还以为他们是忠心耿耿,危难关头不背弃主家,不想竟然是为了夺她身上的三粒“夺心丹”。

    “夺心丹”,又名“爆血丸”,一旦使用,燃烧自己全身气血,实力瞬境激境一倍不止。

    不过,这种丹药,又遗症也十分严重,使用一次,基乎半年之内,算是废了。

    不过,饶是如此,这种丹药,依旧十分珍贵,李家倾尽全家之力,才换得三颗,原本是准备用作对抗黑巫教,后来,李父李昆仲,误中黑巫教毒计,中毒瘫焕,晕迷不醒,李家瞬间急转直下。

    李七七为救父,听说唯有玄天雪莲可解其父之毒,于是偷偷将父亲珍藏的三粒“夺心丹”取走,召集了门下最为强大的四五位门客,随她一起前来,就是为了准备在昆墟之中,服下夺心丹,击杀那头三眼凶兽,寻得玄天雪莲,救醒其父。

    只是谁也不曾想,那四名在昆墟之外,还忠心耿耿,一副要为李家肝脑途地,死而后已的侍卫,到了昆墟之中,眼见四下无人,而越往前遇上的凶兽越是强大,越危险,竟然起了退缩之意。

    不但妄想退缩,而且还想要夺取李七七手中的三粒“夺心丹”,拿去售卖,并且污辱主家小姐。

    这三粒夺心丹,已经是李家最后的财富所换,价值数十万金,何其珍贵,李七七怎么可能让出?

    更何况,对方四人目的不纯,更有欺辱自己之意,她自然拼死反抗,奈何双拳难敌四手,自己又不是那些经验丰富的小人对手,竟然当场被制住,连服下夺心丹的机会也没有,正要咬舌自尽,幸好厉寒赶到,制住四人,救了她。

    如此救命大恩,她自然感激莫名,因此面对厉寒的询问,也不曾隐瞒,一一说出。

    听完,厉寒也只有无言。

    虽然只寥寥数语,他已听得出一个家族的兴衰,这其中几点最让人触动心灵。

    其一,自然是为李家家主李昆仲的高风亮节,大难当头,却不思自保,反而力保门下,只可惜遇上了一个负心之人。

    其二,则是为眼前这位李家小姐的孝心可嘉,明明只有纳气八层左右的修为,竟然为救父亲,就敢闯这龙潭虎穴一样的昆墟重地。

    其三,却是又为那四名恶奴感到愤怒,现在觉得,李七七下手虽狠,但也算死得不冤了。

    唏嘘感叹之毕,他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沉吟一番,他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盒,在李七七面前打开:“你看,你要的玄天雪莲,可是此物?”

    李七七先是一怔,接著目光望向厉寒手中玉盒,一时不明所以。

    直到厉寒打开,李七七目光落到厉寒手中那玉盒之上,里面,一朵纯白,无缺无暇,冰清玉洁的雪莲花,正散发著微微的白光,扑鼻香气,沁人心脾。

    “这,这是,后天灵药,玄天雪莲?”

    李七七一时樱唇微张,满是震惊,继而,又是大喜过望,一脸激动,看著厉寒,久久无法言语。

    厉寒看著她的表情,微微一笑,知道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当即笑道:“我看你救父心切,孝心可感,如此,我愿分你一片,救你父亲,应当足够了吧?”

    “够了够了,黑巫教之毒虽然强大,但玄天雪莲的药力更为强大,一小瓣便足够!”

    李七七不虞朝思夜想之物,如此轻易便到了眼前,一激动,忽然当场流下泪来,“扑通”一声,再次向厉寒跪倒。

    “恩公救命之恩,尚未曾报,又赠以雪莲救父,七七不知如何报答,还

    请恩人留下姓名,来日做牛做马,必有所报!”

    “不必了。”

    厉寒一笑,指尖轻轻一划,就在掌心玉盒之内,划出小小一片,而后盛装入另一个玉盒中,递到李七七面前。

    “姑娘还请起,昆墟凶险,就及早离去吧,相遇是缘,若是机缘未绝,自然会再会。”

    说完,身形一纵,便欲转身离去。

    李七七双手捧著掌心玉盒,一时激动难以自已,此行本以为生死之险,机会渺茫,不曾想先是遇到人救自己一命,救完之后,自己父亲需要之物,竟然也在他的身上。

    而且,不待自己动口询问,他就仿佛知道自己心意一般,切割相赠,这一刻,李七七呆立原地,双手颤抖,不能自已。

    直到听到厉寒要离去,她才回过神来,急忙喊道:“恩公且慢,暂请留步!”

    厉寒一怔,听到声音,回过头来,道:“怎么?”

    李七七面现毅然之色,伸手将那装有半片玄天雪莲的玉盒收入怀中,却反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红色布包,递到厉寒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