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三十章、炼霓阁,游可可
    “连身份令牌都不知道,又不穿各峰道服,说,你是不是奸细,来人,给我抓起来!”

    那名黄衣执事,顿时一声怒喝,喊道。

    “慢,慢……”

    厉寒一头冷汗,这才终于知道了没穿道服,令牌的坏处,急忙拉住那位一身黄衣的执事,道:“我不进去,我不进去好了吧。先问一下,这令牌,道服分别是个什么东西?”

    “连令牌,道服都不知道,你还说你不是奸细。伦音海阁六峰,各有各的独门服饰,如天剑峰,一袭紫衣,袖纹银剑,真丹峰,黄衣道袍,肩绣丹炉。”

    “也就是说,道服就是你们六峰各自的标志,而身份令牌,则是一入宗门皆能领取,日后在宗务殿接取任务,存储积分等,都要靠它,是进入宗门任何重要地点的绝对钥匙,决不可少。”

    “这些东西都没有,你敢说你是我伦音海阁的座下弟子?”

    厉寒满头大汗地道:“请问,这道服,令牌,去哪里领?”

    “执事楼啊,这也要问?”

    黄衣执事一脸不耐。

    厉寒这才想起,之前在寂静废墟黑石碑旁,也听人议论过自己没有身穿道服的事情,还一脸讥笑。

    现在他才明白,身在宗门,这些东西还真不能少。

    不然,没有这些,像宗务殿,禁执阁,宗武阁,还有等等重要地方,皆不能进入。

    他没有再跟这黄衣执事纠缠不清,问明白执事楼的方向,转身就走。

    身后,那名黄衣执事倒是一愕,看著厉寒离去的背影,犹豫了一下,没终究有再追。

    片刻之后,厉寒来到一间黑色的大殿前。

    大殿面阔三进,雄丽森严,充斥著一派大宗风范。

    “执事楼”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悬挂其上,煞是醒目。

    “终于到了!”

    厉寒看了里面一眼,确定自己没有走错,随即昂首走进。

    这一次,倒没有谁来阻拦他,毕竟,每年新入门弟子,皆要从这进进出出,不穿道袍拿令牌的,比比皆是。

    一名绿衣执事,正在那里低头处理事务。

    厉寒目光一扫,见其他人都距离得比较远,当即朝他大踏步地走了过去。

    “请问,你们这里是可以领取道服,令牌的地方吗?”

    “嗯。”

    那名绿衣执事抬起头,一脸错愕:“不错,不过这种东西,不是应该一个多月前都已经领完了,你是哪一峰的?”

    厉寒回答道:“幻灭峰。”

    “幻灭峰?”

    绿衣执事先是一愣,不过随即哈哈大笑:“编谎话也要有个限度,幻灭峰几百年都没有收过弟子了,你是幻灭峰的?”

    “是!”

    厉寒还是不焦不燥,盯著对方的眼睛,以无比认真的神态回答道。

    见状,绿衣执事不由一愣,看厉寒的样子,不像是说笑。

    他当即抬起头,仔细地端详了他两眼,忽然想起了什么,“哈”的一声,有些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看著他:

    “你就是最近盛传幻灭峰新收的那个废物……哦,不好意思,一时说漏嘴了……”

    厉寒脸色一冷:“我只是来领取幻灭峰道服和宗门身份令牌的。”

    那绿衣执事打断他:“没关系,我明白,不过这里没有幻灭峰的道服,都好几百年没有人过来领过了,你自己去找人制作一件吧。不过幻灭峰的身份令牌倒是有留下的,你等一下,我去给你翻翻,找一块!”

    “自己制一件?”

    厉寒脸色顿时一黑,就要发作。

    但那绿衣执事没理他,径直去了。

    过了片刻,翻箱倒柜,那绿衣执事捧回一块满是绣迹的白银令牌。

    令牌沧桑古朴,充斥著一股岁月尘封的气息,然而依旧难掩其昔日的绝世风华,尊贵古老。

    令牌之上,镌刻云雾银河,银河中,一个拇指大小的“幻”字若隐若现,仿佛银龙在腾飞。

    “诺,给,这就是你们幻灭峰的身份令牌,我已经将你的信息输入,你只要注入一丝精神力,便可查看了。”

    “另外,这就是以后,你在宗门内宗务殿领取任务,或者进入一些重要禁地的身份证明,万万不可遗失,你可要记好了。”

    不知为何,刚刚准备反驳什么的厉寒,在看到这枚白银令牌的一瞬间,却陡然心中一动,有一种水乳相融的错觉。

    到了嘴边的话,他竟然再也没有说出来。

    他珍而重之地接过这枚白银令牌,而后用衣袖轻轻擦去其上的灰尘,顿时,古朴的银光冲霄而起,刺痛眼目。

    “这枚令牌,昔年代表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厉寒将其悬挂在腰间,暗暗地道,没有再计较道服要自己制作这件事,只是询问道:“如果我要制作道服,到哪里为佳?”

    那绿衣执事闻言,眼睛一亮,眼珠子转了几转,忽然满面笑容地道:“

    这个你还真问对了人了。”

    “这样吧,宗门坊市那边,有一座炼霓阁,专门替人裁剪衣物,设计各种护甲,手技不错。”

    “你去那里,让说是我介绍的,让她们给你量身定做一套吧,想做成啥样就啥样,只要一眼能认得出你是幻灭峰弟子,区别于另外六峰就行。至于费用,当然你自付了,我可没有这个功能。”

    “好。”

    厉寒也不计较,转身就走。

    心念一转,他朝著执事楼另一边走来。

    “炼霓阁吗?”他在心中暗暗地道。

    片刻后,经过一段青石板铺成的坊道,越过两座广场,一间黄色三层小楼出现在他面前。

    小楼正中,悬挂著一块五色绣匾,竟然整体是用五色丝线织成。

    绣匾之上,“炼霓阁”三个斑澜大字,出现在他面前。

    “就是此处了。”

    厉寒一仰首,看了一眼,随即没有犹豫,直接走了进去。

    和他预料中的情形完全不同,此阁进去,人丁寥落,冷冷清清,竟然一个客人也没有。

    柜台后,只有一个绿衣少女在那百无聊赖地打盹。

    “喂!”

    厉寒拍了拍桌子,叫道。

    “嗯。”

    柜台后,那名绿衣少女终于醒来,回过神,抬起头,一脸迷茫地问厉寒:“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你不是这炼霓阁的掌柜的吗?”

    厉寒看著四周的环境,又看了看面前这一脸迷糊,样貌虽还清秀,却明显一幅没睡醒样子的绿衣少女,皱了皱眉,反问道。

    “哦,不是,我只是这掌柜的伙计,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绿衣少女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不好,一转眼珠,立马转口道。

    厉寒闻言,这才心中一松,开口道:“哦,我是过来想请你们帮我设计一件道服!”

    “道服?”

    绿衣少女眼睛一亮,问道:“什么模样?什么款式?”

    厉寒按照执事楼那名绿衣执事的要求说了,再说了一下自己的愿望,比划道:“就是一身普通宗门道服,和六峰弟子其他身上穿的一样,只不过标志略改一些。 ”

    “哦,改成什么?”绿衣少女满是好奇地问道。

    “改成幻灭峰标志!”

    “哦,幻灭峰?”

    那名绿衣少女听完之后,上下将厉寒打量了很多遍,似乎在看一只稀奇动物。

    厉寒这一天这样的眼光也看得多了,倒也不觉得有多新鲜,只是依旧有些尴尬,毕竟,这样的目光,任谁一直被人这样看,久了也会吃不消。

    他也不客套,直接询问道:“怎么样,这要求你们能不能做?”

    “能,能。 ”

    绿衣少女忙不迭地答道,似乎也不愿意错过面前的这位客人,不再纠结幻灭峰的事,鬼知道炼霓阁多少天才会出现一位客人。

    她开口问道:“你是说,只要能体现你是伦音海阁一员,幻灭峰弟子一身份,其他就并无其他要求?”

    “嗯。”

    厉寒回答道,不过心中一紧,隐隐约约总有一些被那绿衣执事坑了的感觉,这绿衣少女怎么看,怎么也不像太靠谱的样子啊。

    不过既然来到了这里,总要问过一下,他也不会立即就走。

    毕竟,他对道服的要求也并不高,只要平常可以穿,能识别身份即可。

    “这简单。”

    绿衣少女直接道:“预付费三百道钱,总价钱六百道钱,三日后来取。”

    “啊,这么贵?”

    厉寒有些惊讶地道。

    “不贵,这可是请我们阁主亲手设计的衣服,怎么能太便宜?而且你也不想你幻灭峰在七峰之中被人说显得特别低档不是?如果想做到最好,自然要贵上一些!”

    “像什么人工费,设计费,材料费,寄存费,材料运输费,坊市租金费等等等等……再加上我炼霓阁在这,独一无二的招牌,六百道钱,真的不多了。”

    “这……”

    厉寒被那句不想幻灭峰沦为七峰之底打动,但还是有些尴尬,摸了摸口袋,道:“可是我只有六十道钱……”

    他以前只是长仙宗一名低等杂役,哪有多少道钱剩余,而且还要遭受那些高等弟子的盘剥,所剩更少。

    来到伦音海阁之后,也未做过任何任务,发放过任何福利,所以身上的道钱自然是来时几多,现在还是几多,没有任何变化。

    “嗯,没钱,免谈!”

    绿衣少女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冷淡下来,直接开口说道,并且站起身,似乎要开始驱遂厉寒。

    见状,厉寒自己也是一摸鼻子,有些尴尬。

    不过,被这绿衣少女一说,他顿时想起了什么,道:“你稍等一下,我去去即回。”

    说完,转身就走。

    见他这般匆匆忙忙的样子,绿衣少女一愣,随即不屑地啐了一口:“没钱也敢来此坑大娘,订做衣服,呸……”

    只是,待厉寒走后,她又不禁有些犯愁:“可是,我这炼霓阁,到底要多少时间,才可以开工一回呢?”

    “好不容易有个客人,又是个穷鬼,难道是我刚才报的六百道钱价格,真的太高了,把人家给吓跑了?”

    “可是那可是人家游可可亲手设计的衣服哦,怎么能以大路货的价格卖出?”

    如果厉寒还在这,一定听得目瞪口呆,这名自称“炼霓阁”所请伙计的绿衣少女,竟然就是这间“炼霓阁”真正的东家。

    传说中,毁尽天下布料,最喜制作奇装异服,一丑遮百美的裁缎毁灭师——“魔剪惊魂”游可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