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正文 第二十八章、寂静废墟
    时光悠悠,转瞬飞逝。

    一眨眼,已是七天之后。

    夜晚的伦音海阁,景色十分优美。

    从海底巨峰之上,抬头往外看,那清幽的月亮,似乎也蒙上了一层紫纱。

    清幽,梦幻,朦胧,绝美。

    如水的月光下,广寒殿内,一间简陋干净的石室中,厉寒盘膝而坐,掌心中,是一枚透明的石珠。

    石珠中,五彩斑澜的气息不住乱窜,根本不受控制。

    厉寒额头之上,滚出豆大的汗珠,脸孔开始变得通红。

    过了片刻。

    “啪”的一声轻响,手中石珠之上,五彩之气蓦然一淡,随后红光一闪,石株整个变作透明,最后碎裂。

    厉寒睁开眼睛,眼神之中,尽是掩藏不去的疲惫和失望。

    “又失败了,这是这七天以来,第二十五次失败了吧?”

    他一扬手,将掌心中那些碎裂的石珠粉丝随手扬去,一边转头,却不由望向窗外的明月。

    “不知道师傅那边,现在又如何了?”

    “可有遇到危险?或者找到那些辅助进入宗门秘境之物?”

    心中烦乱,厉寒根本不能静下心,干脆走到屋外,身形一转,来到殿顶,默默盘坐,一个人呆呆地看著月亮。

    “师傅此去,危险重重,不说那上古束气环已经消失数百年之久,就是宗门秘境,只看师傅离去之时的表情,显然也不是什么善地。”

    “而且这一行,还不一定必能找到,所以,如果想让师傅避免这一趟危险之行,还是要靠自己,努力试验,看看能不能想到其他解决办法,自己学会刀道剑道。只可惜,最后还是一一失败了。”

    “一次不行,两次不行……三次,十次……一直到如今,我已经一共炸毁了二十五枚‘纳气珠’,最后还是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吧,或许,这条路,我真的是走不通了,天资所限,人生转变,真的如斯么?永远看不见希望!”

    厉寒心中,满是自责,仅仅只相离七日,他竟觉得似是有隔了数年之长,心中满满的都是愧疚。

    师傅那缥缈清冷的身影,不断浮上心头,不知不觉,他仰望著头顶那轮圆月的身影,竟然也带上了一分和师傅平常坐在这里时一样的寂寥。

    蓦然间,一阵冷风吹来,带来一阵寒意。

    厉寒莫名的,竟然打了一个寒颤。

    他猛地惊醒过来:“我这是怎么了?已经过去七天,多想无益,师傅还未归来,而且即使归来,还有半年的缓冲期,到时无论我如何做,现在都无须多想!”

    “那这两个多月,难道我就在这干坐著,什么事也不做?”

    “不能再拖了!”

    “足足七天,基础幻术我竟一次未翻,若师傅归来,三个月后,我竟一事无成,拿什么跟她交待?”

    想及此,厉寒心中,自责更重。

    这七日时间,他只想著看看自己是否能够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却根本忘了师傅冷幻离去时交给他的任务了。

    所幸,此时终于回想起来。

    “从今天起,放弃试验,一心修炼。”

    “绝不让师傅回来之时,艰辛准备了一堆东西,最后看到我时,却一脸失望!”

    “回屋!”

    身形一动,厉寒已经瞬间飘下,重新落回殿底的石屋中。

    他再次在床塌之上盘膝坐好。

    掌心一翻,一蓝一绿,两枚丹瓶,以及一卷用五色丝绦束起来的斑澜卷轴顿时出现在他面前。

    蓝色丹瓶中,是洗气易脉的清秽丹,绿色丹瓶中,是消除杂念,斩绝心魔的斩念丹。

    厉寒毫不犹豫,手掌一拍,两枚丹瓶同时跳起,瓶塞自动打开,而后各有一蓝,一绿两粒丹丸从中飞出,跳入厉寒张开的嘴巴。

    随后,他缓缓伸手,摊开面前的这具五色斑澜卷轴。

    卷轴摊开,顿时,仿佛是一幅彩色斑澜,色彩持久的隽永画卷,突兀地出现在厉寒面前。

    画卷中,从左到右,依次是十大基础幻术的名字。

    “隐遁,水中分沙,枯木逢春,海上生明月,绿野仙踪,梦幻空花,万木青霜,画中流水,鹅光幻影,心灵镜像……”

    “此便是十大最基础的幻术招式名称了么?”

    厉寒心头微动,目光沉静下来,继续慢慢看去,手指也随之一动一动,仿佛在演练。

    片刻后,他的目光,落到其中的‘鹅光幻影’,以及‘万木青霜’,两大基础幻术之上。

    “鹅光幻影”讲求的是利用光线的折射,来制造你想要的残影,最后达到海上蜃楼,甚至梦中楼阁一样的效果。

    如果用在实战中,甚至能达到无声杀人,让人沉眠在真实如梦境的感觉之中,死亡却毫无知觉。

    而“万木青霜”则不同,这是一个少有的直接以幻功杀人的手法。

    冰雪霜寒,冻彻十里。

    此即是这门幻术的八字要旨。

    厉寒的双眼,慢慢地亮了起来。

    他一字一字地阅读著其中修炼的要求,过了片刻,烂熟于心后,随之,手指慢慢地随之舞动了起来。

    片刻后,一个个奇幻的指法在他的双手十指之上跳出,越来越快,越来越疾,最后竟然形成了一道一道幻影。

    穿花引线,飞花走蝶,种种灵指诀之上记载的高超技法,在他的手上得到延伸。

    片刻之后,四周陡然一静,整个石室中,仿佛突然变得寒冷了起来,石室四周栽种的所有树木,仿佛同时结上了一层青霜。

    青霜幽美,透明轻薄,看似美丽,却藏著致命的杀机……

    同时,一道道奇异的树叶,仿佛幻影,在旁边飘落,如梦似幻,看似不真实,却又仿佛触手可及……

    ……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厉寒一边修炼师傅冷幻留下来的灵指诀,破魔瞳法,以及修炼自己的精神力。

    一边,则开始尝试修炼这基础幻诀之上记载的十大幻术。

    初始之时,进展缓慢,成就几无,有几次甚至屡屡失败。

    但是,慢慢地,随著他灵指诀的进步日益明显,精神瞳力也随之提升,眼睛仿佛多了一层青光。

    双手十指,也更加变化由心,越来越灵活,仿佛能与自己的心灵相感应。

    意念所动,指法即出,行云流水,百花争放,相得益彰。

    渐渐的,头两个幻术,‘鹅光幻影’以及‘万木青霜’,被厉寒练得纯熟无比,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一眨眼,又是一个月过去!

    这一个多月中,厉寒终于将十大幻术中近半,全部研究熟透,完全掌握,相信,再用接下来的这一个半月,一定能将剩下五诀,也一起全部练成。

    这一天,他终于决定出去透透气,好好欣赏一下这伦音海阁的风景。

    说起来,自从他正式加入伦音海阁开始,还没有好好出去观赏过一下呢。

    走出铜殿,下得幻灭峰,厉寒信马游缰,随走随看,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那日刚进宗门时看到的那处巨大黑色城池废墟之畔。

    城池残破,毫无人迹,仿佛空旷寂寞了数万年的岁月,整体被一个巨大的黑色护罩挡著,仿佛城中藏城,墙内藏墙。

    即使只是在外围,厉寒依旧感觉到了昔日这巨大城池的庞大以及兴盛。

    难以想像,当初到底是怎样一个旷世宗门,在此立宗,大收门徒……而如今,却又衰落到如此一种地步。

    空旷寥落,门人全无,成为了别人的一处试练试点。

    可悲,可叹!

    感受著其中那凄凉而悲伤的气息,厉寒慢慢绕著它游走,他想看看,这黑色城池废墟,到底有多大。

    走著走著,厉寒不辩来时路,忽然,他心中一动,前面传来人声喧哗。

    面前,一座巨大的黑色石碑,高高耸立,即使隔著数千步远,依旧清晰可见。

    石碑之顶,八个鲜红大字,触目惊心,散发著无穷霸气与威凌,仿佛君临天下,俯瞰人间。

    ——伦音禁地,寂静废墟!